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公路上的女杀手
    山上大雨磅礴,山下小雨淅淅。的小说

    那棵草,那朵花,模模糊糊,摇摇欲坠。

    肖遥的脚步很慢,他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身上,莫名的寒冷卷席而来。他裹紧了衣服,却依然感受不到片刻的温暖。

    他将吊坠从脖子上取了下来,看了许久,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他不禁想着,自己的爹妈到底是什么人,又是因为什么要把自己扔掉。要是自己缺胳膊断腿的,也能理解,但是自己长得这么好看,他们还把自己丢掉,这就有问题了啊!

    高峰曾经和肖遥说过,在高峰捡到肖遥的时候,襁褓都是金丝绸缎,肯定是富贵人家出生,那就排除了家里养不起这样的原因,可不是这样,又会是什么原因呢?肖遥想不明白。

    这一次来天龙山,肖遥是开着宋逸霖的那辆路虎来的,至于驾照,是李老爷子给他的,也不知道李老爷子用的是什么样的手段。不过,肖遥开车的技术还是不错的,毕竟以前在海外执行一些任务都需要用车,总不能每次都去打车?

    下了山,来到停车的地方,肖遥朝着路虎车走去,却又惊愕的发现,在路虎车边上还站着两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一个麻子脸,身材比较消瘦,但是却很高,大概有一米九左右,他抽着一根烟。

    另一个身材有些肥胖,三角眼,蒜头鼻子。

    “小子,这车是你的?”蒜头鼻子看了眼肖遥,斜着眼睛问道。

    肖遥微微一愣,疑惑不解,还是点了点头。

    “车钥匙拿来。”蒜头鼻子说道。

    肖遥笑了笑,问道:“有什么事情吗?我为什么要把车钥匙给你们啊?”

    蒜头鼻子和麻子脸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他们看着肖遥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

    “我说小子,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哥们是干什么的,你还看不出来吗?”麻子脸丢掉手里的烟,并不是他不想抽了,也不是抽没了,主要是烟已经被雨水打湿了。肖遥真是不明白了,这下雨天你也没打伞,非得抽烟干什么啊?难道就是为了营造出装.逼的气氛吗?

    肖遥笑眯眯看着麻子脸和蒜头鼻子。

    他又不是真的傻,怎么可能不明白对方想要干些什么呢?不过肖遥又想不明白了,这些人想要打劫,找个僻静点的地方是没错,但是这一块简直是鸟不拉屎,他们是怎么想到来这里蹲点的呢?

    肖遥掏出了口袋里的钥匙,在手指上摇着:“你们说的就是这个?”

    看到车钥匙,蒜头鼻子和麻子脸都是眼前一亮。

    其实他们也就是路过而已,不过看到边上停着一辆路虎车,就起了歪心思,这里荒无人烟的,正是抢劫的好地方啊!其实在肖遥没下山之前他们也都想好了,如果对方人多的话,他们也就闪了,要是孤身一人……这不是送上门的豪车吗?

    作为一个职业劫匪,哪有不抢的道理啊!

    “小兄弟,我实话告诉你,要不是因为今天我们专业工具没带,早就把你的车门弄开开走了。”麻子脸笑着说道,“不过也好,现在你下来了,就赶紧给钥匙,免得我们砸了车窗你还心疼。”

    蒜头鼻子哈哈笑道:“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们砸我们的车,他心疼什么嘛?”

    好家伙,感情现在他们都觉得路虎车是他们的了。肖遥也真是被气笑了,他在想,这两个家伙到底是哪来的自信。

    “行了,一边玩去,我还有事情,没时间和你们墨迹。”肖遥摇了摇脑袋,很是认真地说道。

    “嘿嘿,小子,你是不打算把钥匙给我们对?”蒜头鼻子阴笑道。

    肖遥微微一怔,愕然道:“你到现在才发现?”

    蒜头鼻子和麻子脸都是一脸的愤怒。他们这才发现,其实对方就是在玩自己呢。

    “妈的,你就是找死!”说完,蒜头鼻子就朝着肖遥冲了过来,他的身材有些肥胖,所以跑起来的速度也有些缓慢,肖遥原本想等着他到了跟前再出手的,但是最后耐心实在是被耗完了,索性直接冲了上去,一脚踹在了肥胖的身躯上,麻子脸竟被这一脚直接踹飞了出去,栽进了水洼子里,水花四溅,等他爬起来的时候,满身泥水,看上去很是滑稽。

    “妈的,你……你敢对我动手?”蒜头鼻子说话的语速很缓慢,肚子被人踹了一脚,他半天都没回过神。

    “废话。”肖遥说完,又是一脚踹飞出去,蒜头鼻子的身体就像圆滚滚的皮球一样,又在地上滚了一段距离。

    这时候,麻子脸已经冷着一张脸冲了上来。

    他的速度很快,脚下步步生风,眼神锐利仿佛带着某一种杀气,看上去很有高手风范。如果不是因为肖遥一脚就把他踹飞出去的话,他的装.逼几乎是完美的。

    麻子脸的身体化成了一道优美的弧线,重重砸在了蒜头鼻子的边上。

    “啊!”麻子脸疼的龇牙咧嘴,抱着被肖遥踹中的肚子到处打滚。

    肖遥也懒得搭理这两个家伙,打开车门上了车,发动引擎,奔上了回李家的路。

    劫车事件,对肖遥而言也就是个小插曲,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下雨路滑,肖遥开的也不是很快,黑色的路虎车在公路上奔驰着。

    肖遥估计了一下,等回到李家的话,估计已经天黑了。

    忽然,一道倩影挡在了车前,肖遥赶紧刹车,为自己前一秒的失神感到后怕。

    挡在路虎车前的,是你一个穿着白色拉链外套的女孩,穿着一条黑色的牛仔裤,手里还举着一把红色的小伞,背着白色的背包,看她的年纪,似乎也就二十一二岁。

    肖遥一阵疑惑,这时候,那个女孩已经走到了驾驶位的窗前,敲开了车窗。

    看着窗外那张不施粉黛的俏脸,肖遥稍微愣了愣,等着对方先开口。

    “帅哥,你是要去海天市市区吗?”女孩的声音很好听,就像黄莺吟唱。

    “恩?”肖遥点了点头,“是,有什么事情吗?”

    “你能带我去市区吗?”女孩长舒了口气,说道,“我是坐客车来的,但是现在客车在半路上抛锚了,我又有急事,你能带我进市区里吗?”

    “不能。”肖遥认真说道,“等会应该会有客车来接你们的。”

    “但是我很赶时间啊!”女孩更加着急了,可怜巴巴看着肖遥,“你就行行好,可以吗?我可以给钱的!”

    肖遥叹了口气,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女孩感激一笑,赶紧上了车。

    车里多了一个女孩,让肖遥觉得气氛都有些古怪。

    “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裴小雅。”女孩把自己的包放在了后座,随后问道。

    “我叫肖遥。”肖遥说道。

    裴小雅微微一笑:“恩,好听的名字,肖遥……你是不是一个非常洒脱的人啊?”

    肖遥哭笑不得,语气淡漠道:“照你这么说的话,叫庞紫的人,是不是就是个胖子呢?”

    裴小雅似乎也意识到肖遥不是个话多的人,于是赶紧闭上了嘴巴。

    没多久,这个叫裴小雅的女孩竟然还睡着了,可能是睡得不舒服,还发出了一阵低声的鼾声。

    肖遥又有些哭笑不得了。

    他长舒了口气,慢慢加快了车速。

    忽然,一阵冰冷的寒意将肖遥整个人都裹住了一般。

    接着,他猛地低下脑袋,头顶上一道冷风吹过。他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朝着边上的裴小雅砸去。

    此时的裴小雅,眼神中寒光闪烁,匕首收了回来之后,又朝着肖遥的手腕刺来。

    “妈的,就猜到你不简单!”肖遥怒骂了一声,一只脚踩着刹车,身体微倾。

    其实,在看到裴小雅的时候,他就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这是个看上去非常清纯,笑起来也非常甜美的女孩,但是肖遥总觉得,她的目光有些冰冷。

    就像……就像一个猎人看着已经掉进了陷阱里的猎物一样。

    那段路口人烟稀薄,笔直的一条大道,肖遥也没看见哪辆客车抛锚了停在路边,否则,肖遥一开始也不会拒绝了。

    不过肖遥也有些担心,万一对方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呢?所以,肖遥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同意对方上车了。现在肖遥才明白,裴小雅先前那就是装睡,目的就是让自己的警惕性松懈。还好自己的危险意识不错,及时躲开了那致命的一刀,否则的话,现在的肖遥就是一具被割了喉的尸体了。

    别的肖遥不敢说,但是这个女人的演技,真的很好,绝对是专业的杀手。

    “你是龙凤的人?”肖遥停了车,掐住了裴小雅的手腕问道。

    “哼,去地底下问阎王爷!”裴小雅冷笑连连,手中匕首脱手赚了个刀花,等裴小雅重新接住的时候,匕首已经调转了一个角度,她的手腕往下一拉,匕首锋利的刀刃就朝着肖遥的手腕划了过来。

    肖遥心里一惊,立刻松开了裴小雅的手,紧接着又是一脚踹出,踢在了裴小雅的小腿上,这个时候的他,可顾不上怜香惜玉了。

    狭小的车厢里本来就不利于行动,两个人的动作幅度也不是很大,但是这对肖遥而言却是非常有利的,虽然对方的身手不错,但是交过手之后,肖遥就发现其实裴小雅是一个外家高手,而对外家高手而言,动作幅度越大,蓄起的力道也就越大,可是肖遥就不需要,因为他用的是内劲。

    “砰!”裴小雅的拳头,和肖遥的拳头撞在了一起,肖遥倒是没什么大碍,但是裴小雅的身体却已经半躺在了椅子上,她脸色微微一变,似乎也意识到肖遥的不简单,立刻伸出手,掏向了先前被她放在后坐的背包。

    肖遥脸色微微一变,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背包里放着什么,但是敢肯定的是,那里面装着的一定是武器,要还是匕首,那还好说,如果是一把手枪,那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肖遥就危险了。

    所以想到这,他立刻趴了下来,将裴小雅压在了身下,而另一只手也按住了裴小雅的手腕。

    “找死!”裴小雅另外一只手也被肖遥压着,心里着急,弯曲了膝盖,朝着肖遥的腹部砸了过来。

    “妈的,你还真狠啊!”肖遥之所以说裴小雅狠,是因为这个女人竟然打算用膝盖撞击他的小弟.弟,这未免也太侮辱人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