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黑色的吊坠
    每个人都是个有故事的人,无非就是故事精彩不精彩而已。..

    有些人的故事,就像一个精彩的世界,五彩缤纷,就像满天星河。

    有些人的故事,就像小学生写的日记,都是流水账,平淡,无庸。

    肖遥的故事是精彩的,所以高峰听得很出神。等最后一个句号落下之后,窗外响了一道霹雳,原本的晴天漫漫,转眼便细雨绵绵。

    “看来我做的决定是正确的。”高峰说道。

    “什么决定?”肖遥微微一愣。

    “让你下山啊!”高峰说道,“你看看,你下山之后,认识了那么多人,有了那么多精彩的故事,不过有一件事情你让我实在是太失望了。”

    “什么事情?”肖遥好奇问道。

    高峰伸出手,握成拳,在肖遥的脑袋上结结实实敲了一下:“我说你是猪吗?那个叫李潇潇的小姑娘,不是挺好的吗?你怎么就不知道带回来让我看看呢!”

    “大爷爷,现在天灵草还没找到,我无心这些。”肖遥一脸严肃说。

    “滚犊子!你要是一辈子都找不到,还一辈子都不结婚了?”高峰的情绪也就像窗外的天气,说变就变了,气哼哼道,“反正我不管,你要是在过年的时候不把小姑娘带回来,你也别回来了!”

    肖遥只能报以苦笑,真不知道这个老头的脑子里想得到底是什么。

    “对了,这个小月,是个好苗子,我收下了。”高峰看了眼还躺在床上的小月,微笑着说道。

    高峰的这一席话,让肖遥激动异常,要知道,高峰可是个眼界非常高的人,除了自己这个例外之外,似乎再也没有别的徒弟了,现在竟然会告诉自己,小月的苗子不错。

    既然高峰这么说,那小月的苗子就是真不错了!

    “肖遥,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总而言之,你只要了解一件事情,一切都是缘分,有缘无缘而已。”高峰说道。

    “大爷爷,这是给自己找推脱的借口。”肖遥说道。

    “哈哈,你就是这样,非得把自己压缩的一点空间都没有。”高峰哈哈大笑,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他看着肖遥的眼神却充满了赞许。

    “爷爷,其实我这一次下山,是有个东西想要给你看看。”肖遥说道。

    “哦?什么东西?”高峰好奇问道。

    肖遥伸出手,将放在衣服里的那本《医道玄冥》掏了出来。

    高峰稍微愣了一下,接了过去,眼神在书壳上扫了一眼,只是看了眼书名,脸上的表情就是大变。

    “《医道玄冥》……这本书怎么会在你的手上?”高峰脸上的表情非常的惊愕,就好像看到了鬼一样,接着就是大喜,喜不胜收。

    “这本书是小月的奶奶给我的,有些东西我能看懂,但是也有些东西,我还是没办法理解。”肖遥说道,“特别是里面多次提到了医气,我知道元气,知道劲气,但是,什么是医气啊?我实在是没办法理解。”

    高峰哈哈大笑起来。

    他伸出手,在肖遥的肩膀上大力拍了拍,疼的肖遥龇牙咧嘴。

    “肖遥,真不知道你小子到底是哪来的狗屎运,你知道这是什么吗?”高峰说道。

    肖遥摇头,心里想着,我要是知道了,干嘛还要问你啊?

    “不管做什么,都有个道,医道,剑道,武道,画道,兵道……诸多,而一旦入了道,那就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境界,比如药王孙思邈,便是踏足医道境界的高手。抬手间,可破千军,低下头,可乱乾坤。”

    “这么厉害?”肖遥深吸了口气。

    “就是这么厉害,这便是道!”高峰激动的连下巴上那一小撮胡子都在颤抖。

    “那,医气,就是和劲气差不多的?”肖遥问道。

    “哈哈,一样,又不一样。”高峰说道,“如果你真的有了医气,那治病救人,便犹如神助,即便是起死回生,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肖遥更加愕然了。

    他觉得,高峰的一番话几乎已经颠覆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人死如灯灭,这是高峰以前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但是现在,高峰却又告诉他,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做到起死回生,这未免也太扯淡了?

    “活死人,肉白骨,既然这句话存在,那就肯定有存在的理由,只是我还没有到那个地步而已。”高峰说道,“这本书,你先拿去,好好看,好好琢磨!”

    肖遥摇头:“大爷爷,这本书还是你留下。”

    “这……”高峰一阵犹豫,有些难以抉择。

    他是一个医痴,而《医道玄冥》对他而言,就像一个快要饿死的人面前忽然多了一块面包。

    肖遥看到高峰犹豫,似乎已经知道对方的心里想的是什么,笑着说道:“放心,这里面的内容我都已经记得很清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这倒也是。”高峰激动道,“那这本书,我就收下了!”

    “恩。”肖遥这才松了口气。

    “走,跟我去看看你的二爷爷。”高峰说道,“现在你二爷爷又多了一丝希望,等我能将这本书融会贯通之后,我想,到时候也不需要什么天灵草了。”

    肖遥笑,点头站起身。

    跟在高峰的身后,两个人走进了另外一件屋子。

    刚走进屋子,肖遥就感到一阵寒冷,他忍不住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打了个喷嚏。

    在一张木架床上,躺着一个年纪大约在六七十岁的老人,老人的脸色很是苍白,胸口佩戴着一块漆黑的玉佩,而在老人的身上,还布满了一层寒霜。

    玉佩名叫寒水玉,是难得一见的宝贝,也多亏了这枚玉佩,才能压制住二爷爷体内暴躁的内劲,否则的话,即便有高峰在,二爷爷也不能坚持这么久了。

    “他还是和我下山之前一样。”肖遥说道。

    “恩,一样。”高峰点头。

    肖遥深吸了口气,走到了跟前,他想伸出手握住二爷爷的手腕,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一旦接触二爷爷的身体,就会有一股冰冷的寒气冲进自己的体内,破坏自己的气息。

    “二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天灵草的。”肖遥深吸了口气,认真说道。

    “我说了,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高峰说道。

    肖遥沉寂不语。

    在华夏,有三大高手。

    第一个,坐镇京城,据说,现在在一个神秘部门里,守住着整个国家的安全,已经步入了破天境。

    第二个,就是此时躺在床上的老人,也就是肖遥的二爷爷,巅峰时期,也突破到了破天境,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他被人打伤,并且退步到了撼天境,他是破天境下第一高手。

    第三个,谁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只知道他是华夏虎王,力拔山河,因为体质特殊,所以也卡在了撼天境,似乎是去寻找突破的契机了。

    “大爷爷,你还是没告诉我,当年,到底是什么人打伤了二爷爷呢。”肖遥问道。

    高峰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还记得我以前和你说的吗?”

    肖遥苦笑:“你跟我说,只有我到了破天境,才能告诉我。”

    “是。”高峰说道,“现在告诉你,你要是想着去报仇怎么办?即便你聪明一点,知道不能去报仇,但是这也给你心里添堵,对你的修炼没有任何的好处。”

    肖遥知道大爷爷说的都是事实,所以也没办法反驳。

    “下山。”高峰忽然说道。

    肖遥微微一愣,道:“我还想多待一会呢。”

    “时间差不多了,你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高峰说道,“我希望等你下次下山的时候,是带着天灵草下山的。”

    “如果我没有找到呢?”肖遥表情凝重。

    “那就等过年!”高峰很是严厉地说。

    肖遥哭笑不得,但是内心却又感动:“大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的!找不到,我就成为华夏第一人,让整个华夏的人都帮我找,要是还找不到,我就做世界第一人,让整个世界的人帮我找!”

    他说的声情并茂,气势冲天。

    高峰就对他摆了摆手:“赶紧滚犊子,别跟我搁这吹牛.逼!”

    肖遥觉得自己的大爷爷一点都不可爱!

    肖遥刚走出茅屋,高峰又开口了。

    “等一下。”

    肖遥停下了脚步,不解地看着肖遥。

    高峰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接着就转过身,走进了茅屋里,等他再次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漆黑的木匣。

    他将木匣递给了肖遥。肖遥打开木匣,在木匣里,装着一个黑色的吊坠,似乎是用某一种金属打造的。

    “这里面,藏着你身世的秘密。”高峰说道。

    “我的身世?”听到这句话,肖遥的身体都颤抖了一下,心里五味具杂。

    “我本来不想给你的,因为这也有可能给你带来危险,但是我觉得,需不需要,应该是你做决定。”高峰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他看着手中黑色的吊坠,愣了很久。

    吊坠的造型是一把黑色的剑,冰冷,剑刃上,还刻着一条小龙,虽然图形很小,可是看上去却又栩栩欲生。肖遥相信,这绝对出自名家之手,最起码也是大师境界的雕刻者。

    肖遥将吊坠戴在了脖子上,这也算是他给高峰的回答。曾经,肖遥很好奇,为什么自己的父母把自己丢在了天龙山上,他觉得自己还是别去找他们的好,最起码,一辈子都别见到他们了。他的想法是这样,但是当真的给出他选择之后,他还是没办法狠心。

    “走。”高峰摆手,转身走进了茅屋。

    肖遥在原地待了许久,最后转身。

    雨,越下越大,肖遥却走得很慢。

    他消失在雨帘里,身影朦朦胧胧。

    高峰依靠着门槛,眺目远望。

    许久,躺在床上的小月忽然开口:“爷爷,爸爸走了吗?”

    “走了。”高峰依然看着门外,“你早就醒了,对吗?”

    “恩……”小月翻身,下床,眼睛里带着泪花,“我怕爸爸走的时候我会难过。”

    高峰转脸,露出微笑。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