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简简单单便是禅
    天龙山,山道上。..

    肖遥背着一个背包,手里牵着一个长相非常可爱,穿着白色雪纺裙的小女孩。小女孩扎着一个马尾辫,抬起了粉粉的脸蛋,瞪大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爸爸,还有多久呀?”

    “恩……还有一个小时。”肖遥笑了笑,“我抱你。”

    “不要不要。”小月使劲地摇头,“爸爸也在爬山,爸爸也累!再说了,小月还不累呢!”

    肖遥苦笑,只能点头:“那等你累的时候就告诉爸爸,爸爸抱你好不好?”

    小月本想摇头拒绝,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又点了点头:“好,等小月累了,就告诉爸爸!”

    肖遥牵着小月的手,两个人再次往前走着。

    其实,天龙山已经被开发成了一个旅游景点,上次肖遥下山的时候,走的就是大道,轻松一些,反正当时又不是很着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遇到李潇潇了。

    这一次,肖遥带小月走的是小径,要节省一半的时间,只是路比较难走。

    不过,走小径又能欣赏一些不一样的风景。

    “爸爸,这里很漂亮啊!你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啊?”小月问道。

    肖遥苦笑,忽然停下脚步,伸出手指着一株草:“小月,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不知道。”小月摇了摇头,一脸疑惑的看着肖遥。

    “这个叫夏凉草,是解暑,还能解轻微蛇毒的。”肖遥说道。

    “爸爸,那那朵花呢?”小月伸出手指着一个方向问道。

    肖遥望了一眼,说道:“那叫绿茶花,可以茶喝,活络血液,而且还有很好的提升效果。”

    小月嘻嘻笑道:“爸爸,你是不是每朵花每一棵草都认识啊?”

    肖遥点了点头,表情有些凝重,带着小月继续往前走着,并且嘴里说道:“我是被爷爷揍到大的,他非得逼着我认识每一朵花,每一棵草,你会觉得这里的风景非常的漂亮,但是对我而言,这里一点都不好看。”

    说到这,肖遥顿了顿,又忍不住苦笑:“不过说来也奇怪,我明明不喜欢这里,但是却又容不得别人说这里不好,如果有人敢在我的面前说天龙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一定会冲上去狠狠揍他一顿!”

    “哈哈!”小月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又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小月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了,她的小腿都在颤抖,每走一步,都得咬着牙。

    山路,实在是太难走了,更何况小月今年才五岁呢?

    “小月,听话,我抱着你。”肖遥说道。

    “不……”小月摇头,“我还能坚持呢。”

    肖遥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握紧了小月的手,放慢了脚步。

    “爸爸,我能坚持到山上的!”小月又说了一句,“你别担心,等我受不了了,就跟你说哦!”

    肖遥苦笑,但是他也算是看出来了,即便小月真的坚持不住了,也不会告诉他的,这么说,也无非就是为了让肖遥放心而已。

    这是一个不喜欢麻烦别人的女孩。

    小月的脸色越发的苍白,脑门上的汗珠也大颗大颗的往下落着,衣服已经贴在了身上。

    小月觉得自己的两条腿就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想要抬起腿往前迈开脚步,都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但是她始终觉得,自己还是能够坚持的,不到最后一刻,就不能向肖遥开口。

    她的心里想着,再走五分钟就好了。

    五分钟到了之后,她又想着,自己再坚持两分钟。

    两分钟又过去了,她又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再坚持三分钟的……

    她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接着就是又开始给自己树立目标。

    比如,走到最前面那棵树的底下。

    再比如,走到前面那个茂盛的草丛里。

    等到最后,肖遥轻声说:“小月,到了,看到那个小茅屋了吗?”

    小月抬起脑袋,眼神中闪过了一道明亮的光,重重点了点头。

    “需要我把你抱过去吗?”肖遥觉得,小月的脸色已经越发的难看了。

    “没事,都快到了。”小月咬着牙,强笑道。

    肖遥叹气。

    终于,走到了门口。

    他们刚停下脚步,茅屋的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一个穿着白色长衫的老头走了出来。

    老头的头发已经花白,双眼也深深陷了进去,只是眼神中依然闪烁着睿智的光,好像不管自己做什么,都逃不过这个老头的法眼。

    老头的身高大约在一米七左右,腰板子挺得很直,他经常说的话就是,腰板子都挺不直,还怎么顶天立地呢。

    老人背着手,看着肖遥,脸上带着笑容。

    “大爷爷。”肖遥说道。

    “恩……”老头点了点头,端详着肖遥,说道,“精气神又足了一些,只是这段时间荤腥吃的也太多了,火气有些大。”

    肖遥嘿嘿笑着,这段时间他几乎顿顿大鱼大肉的,怎么可能缺了荤腥呢?

    小月怯生生的看着老头,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称呼。

    “小月,你也叫爷爷。”虽然小月叫他爸爸,但是以他的年纪,最多也就是小月的哥哥。

    “恩……大爷爷好!”小月说完,忽然眼前一黑,身子骨一软,就要摔倒,好在肖遥还握着她的手。

    “小月,小月。”肖遥一脸的着急。

    高峰脸色微微一变,走到了跟前,从肖遥的手里接过小月,然后伸出手,握住了小月的手腕。

    “恩?怎么精气消耗的这么严重?”高峰眼神微敛,望向了站在边上的肖遥。

    肖遥苦笑着说道:“她是自己爬上山的,我想要抱她,她不答应。”说着,他末尾又补了一句,“走的是小路。”

    “哦?”高峰略显诧异,“恩……可能是从小习武了,韧性不错。”

    “大爷爷,你弄错了,其实……小月她从来都没有学过武,更没有接触过什么内劲。”肖遥硬着头皮说道。

    “什么?”这下,即便是高峰也有些不淡定了,狠狠瞪了眼肖遥,骂道,“你可真够混账的,她这么小的年纪,又没有什么内劲,你就让她自己爬上山?还不得累垮了!”

    说完,他不由分说的抱起了小月,走进了茅屋里。

    肖遥跟上。

    进了一间采光不错的屋子,高峰将小月平躺的放在了一张床上,那张床以前是肖遥睡得。

    接着,高峰就伸出手,在小月的胸口处点了两个穴道,又走到了一个用木头打造的简陋书架前,拿起了一个塞着红布的瓷瓶,将塞在瓶口里的红色绸缎打开之后,倒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塞到了小月的嘴里。

    “差不多了,估计过一会也就能醒了。”高峰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依然站在一边,没有开口。

    “没找到天灵草?”高峰说道。

    肖遥脸色一红,再次点头。

    “放心,没人会怪你的,毕竟你都不知道天灵草长什么样子。”高峰站起身,坐在了一张椅子上,又对肖遥摆了摆手,肖遥也坐了下来。

    “大爷爷,二爷爷怎么样了?”肖遥问道。

    “还好,即便真的找不到天灵草,他也不会死的,我还在这呢,他要是真得死了,也是死在我的后面。”高峰哈哈笑道。

    他倒是一个爽朗的人。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让肖遥去找天灵草,就是为难肖遥,所以,这一次肖遥空手而归,他也没什么可责怪的,因为即便是他,想要找到天灵草也还是碰运气。

    “大爷爷,我一定会找到天灵草的。”肖遥深吸了口气,认真说道。

    高峰看了他一点,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问道:“这一次,下山的感觉怎么样?”

    不知道为什么,当高峰问到这个的时候,肖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潇潇,然后就是粉蝴蝶,方海,宋逸霖……一想到这些,他的脸上就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来,确实很精彩了。”高峰微微点头。

    肖遥说道:“我认识了很多人,很多有意思的人,他们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兄弟,是我的……”他说到这,忽然顿了下来。

    他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说出自己和李潇潇之间的关系了。

    “从头开始说。”高峰说道,“看来你有故事,等着,我去沏茶。”

    说完,他就站起身,走出了茅屋,点上了火炉……

    高峰是一个茶道高手,肖遥所知道的那些皮毛,也都是跟着高峰学来的。

    高峰喜欢在茶里添加一些药材,可是在添加药材的同时,却又能保证不破坏茶水的苦涩,清香,这一点,肖遥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学不来。

    他曾经学过,他用了一样的药材,用了一样的茶叶,甚至连茶叶的片数,烧水的时间,还有水量都模仿的一模一样,可是烧好了之后肖遥一喝,味道就很古怪。他曾经问过高峰为什么,可是高峰给他的回答却让他琢磨不透。

    高峰摸着自己的白发,跟他说:“煮茶的人不一样,沏茶的人不一样,摘茶的人不一样,茶水的味道,又怎么会一样呢?”

    肖遥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二爷爷告诉他:“你和你大爷爷不一样,他是个有故事的人,你不是。”

    肖遥依然不明白。

    高峰蹲在茶炉边上,用小扇子扇着火,没多久,茶开了。

    他淋着水,走了进来,摆出了两个陶瓷碗,碗里放着茶叶和一些药材。

    “有些人喝茶,喜欢用紫砂杯,又或者是木杯,玻璃杯……各种各样,他们觉得,用高档的茶具,山上的泉水,雨前的茶叶,出来的茶叶是最好的。”高峰端着瓷碗说道,“可是,在很多年前,我们的老祖宗才不会搞得那么复杂呢!”

    肖遥哈哈大笑:“大爷爷,你真是个富有哲理的人。”

    “简简单单,便是禅。”高峰微微一笑,“现在,你该跟我说说你的故事了。”

    肖遥点了点头,等茶了一会之后抿了一口,熟悉的味道,让肖遥心中一暖。

    “一切,都得从下山说起,在下山的路上,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叫李潇潇……”

    高峰听得出神,认真,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听众。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