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她一定姓孙!
    肖遥说的话,并没有任何得夸张亦或者是艺术加工。的小说

    他说的都是事实,因为这几个警察在搬动展宏图的时候,压根就没顾及过展宏图的感受,一根肋骨硬生生被扳断,并且刺破了内脏,此时造成内部大出血,如果不及时抢救的话,展宏图肯定免不了个英年早逝的结果。

    能碰到自己,真是他运气好!

    八根烈火针刺入穴道之后,肖遥也渡入了劲气,护住了展宏图的体内经脉和内脏,而第八根银针刺入之后,展宏图伤口上的血也被止住了,整个过程,也不过只花了两分钟的时间,其实找穴道,刺针,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不过,肖遥还得渡入劲气,就得浪费一些时间了。

    “他……他的血被止住了?”秦雪瞪大了眼睛,有些愕然道。

    “恩,不过,还是得等救护车快点到。”肖遥看了秦雪一眼说道。

    “他能坚持多久?”秦雪问道。

    “估计,两三个小时。”肖遥心里算了一下,开口说道。

    “两三个小时?”秦雪大惊,道,“时间绝对的充足!看来,你救了他一条命。”

    肖遥摆了摆手,“我和他也算是认识,而且,也比较投缘,举手之劳而已。”说着,他从边上拎了一瓶矿泉水,洗干净手上的血液,随即站起身,说道,“不要在轻易移动他了。”

    “恩,我知道。”秦雪使劲点头。

    和秦雪一起的那些个警察,表情都有些呆滞了。

    仅仅只是几根针扎进去,就能让展宏图停止大出血,这未免也太神奇了?

    陈铭的嘴角几乎都在抽动着,想起自己先前说过的那些话,他都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什么叫丢人?这才叫丢人啊!还说人家不行,赶紧滚蛋,可是现在呢?事实就摆在他的面前,人家用精湛的医术,往他的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他索性退出了人群,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免得还得被人嘲笑。

    事实上他想的也有些多了,肖遥压根就没打算去嘲笑他,甚至说,肖遥都不记得他先前说过些什么了。

    说的简单点,肖遥压根就没把他当一回事。

    “对了,你先前说,海天市最近这段时间以后不少孩童失踪了?”肖遥看了眼秦雪问道。

    “恩……昨天又接到了一通报案,已经是第八个了。”秦雪眉头紧皱,义愤填膺,“可能是有一批人贩组织潜入我市,有计划的开始拐孩子。而且,失踪的孩子都是在五岁以下的,超过了五岁的一个都没有。”

    肖遥也皱了皱眉头,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抓到了那些人,肯定会直接开枪打死!”他们拐走的,或许只是一个孩子,但是破坏的,却是一个大家庭,他们似乎从来都不会考虑孩子家人的感受,难道连最起码的将心比心都没有吗?

    或许,他们只是失去了最起码的良心。心都没有了,还怎么将心比心呢?

    “恩……现在省里也开始高度重视了,我想,用不了多久就会破案的。”秦雪勉强笑了笑。

    肖遥耸了耸肩膀:“这都是你的事情了,在这件事情上,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就给我打电话。”

    “好,谢谢你了。”秦雪笑了笑。

    肖遥转身离开。

    上了路虎车,肖遥也将先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刚说到一半,他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药灵打来的。

    “怎么了?我马上就到海天市了。”肖遥接起电话说道。

    “师傅……”药灵说了这两个字,就停顿了下来。

    “怎么了?”肖遥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他直接将话筒音量调到最低,虽然他现在开的不是免提,但是,在安静的包厢里,药灵说什么话,大家也都能听见。

    “师傅,那个老人……走了。”药灵说道。

    肖遥沉默了很久,一直握着电话。

    他看了眼被粉蝴蝶抱在怀里的小月,心就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一样。

    小月没有奶奶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奶奶了,最后的一个亲人,也撒手人寰了。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最后吐出了三个字:“知道了。”说完这三个字,他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粉蝴蝶问道。

    肖遥强笑了笑:“没什么。”

    粉蝴蝶看了眼肖遥,最后点了点头,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既然肖遥不说,那肯定就是不方便说。

    车厢里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沉闷,肖遥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看着窗外,方海等人也都察觉到了不对劲,一个个都保持了沉默。

    到了楚海市,车停在了粉蝴蝶家的楼下。

    下了车,肖遥对粉蝴蝶说:“带小月上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

    粉蝴蝶微微一愣,看了眼牵着自己手的肖遥,似乎明白了什么,重重点了点头,带着小月上了楼。

    “老大,怎么了啊?你接了一通电话之后,脸色就有些难看了。”方海小声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月的奶奶去世了。她唯一的亲人,不在了。”肖遥说道。

    众人也都沉默了。

    虽然他们对小月接触的不是很多,但是小月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讨人喜欢的女孩,昨天晚上是李秋月带着小月睡觉的,只是一晚上,她都觉得自己应该早点结婚,然后和宋逸霖生一个像小月这样的女孩子了。

    “我们过去看看?”方海问道。

    “恩。”肖遥重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路虎车再次发动,最后停在了济世堂。

    今天的济世堂,关着大门,门外挂着一张写着“停止营业”的牌子。

    敲开门,开门的是药灵的胖徒弟。

    “师爷,您来了?”胖徒弟看到肖遥,赶紧说道。

    “恩。”肖遥点了点头,“老人还在吗?”

    “恩。”胖子点了点头,说道,“师傅说了,得等你来了之后,再把老人家送到火葬场去。”

    “好。”肖遥惜字如金,说完这个字之后就走进了济世堂。

    在一间采光不错的屋子里,肖遥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老人,她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寿衣,安静的躺着。

    药灵带着自己的几个徒弟站在一边,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看到了肖遥之后,大家都招呼了一句。

    “她走的时候很平静,最后的遗愿是,希望您照顾好小月,然后教她医术,不要让孙家后继无人了。”药灵走到了肖遥的跟前说道,“还有,她不希望自己死之后太张扬,就直接推去火化,然后入土。我想……她可能是担心小月听到什么风声。”

    肖遥看了药灵一点,说道:“还有别的了吗?”

    “倒是没什么了。”药灵说道,“而且……师傅,其实我已经知道她是什么人了。”

    “哦?”肖遥微微一愣,“你认识她?”

    “我不认识她,但是我知道,孙家是怎么没落的。”药灵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肖遥心头微微一颤。

    他转过脸,看着药灵,柳眉紧蹙。

    “告诉我,你还知道些什么。”肖遥说道,“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其实也没多少,小月的爷爷,曾经也是个名医,和我虽然没什么交集,但是名字还是都听说过的。”药灵苦笑道,“后来,有个男人找到了孙神医,希望能和他合作,具体合作什么,我也不清楚,我知道的就是,孙神医拒绝了那个男人,并且将对方赶了出来,不久之后,孙神医就得了一种怪病,从此一命呜呼,而小月的父母,也都发生了意外。”

    肖遥冷笑了。

    药灵虽然没敢用肯定的语气阐述出他自己的观点,但是就凭药灵说的这些,肖遥就已经有了方向。

    “那个男人,是什么人?”肖遥走到了老人的跟前,背对着药灵说道。

    “蒋天路,蒋氏集团的老板。”药灵说道。

    肖遥微微一怔,忽然转过身,目光如炬:“那个蒋氏集团的老板,善于用蛊的人?”

    “是他。”药灵点头。

    蒋天路这个名字,肖遥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他之所以来到李家,也就是因为李老爷子当初中了蛊,而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蒋天路。

    肖遥咬紧了牙关,脸色阴沉,眼神中弥漫着无边杀机。

    “蒋天路……如果真的是他,我会把他欠孙家的,全部拿回来!”肖遥的声音好像都得带着一股子狠劲,“包括他的命!”

    医者,仁心。虽然肖遥不是那种被人欺负之后依然选择忍气吞声的人,但是,也绝对不是心狠手辣之辈。现在肖遥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表示他彻底的愤怒了。

    药灵很少看到肖遥愤怒,即便看到,那也只是不高兴。

    可是这一次,药灵觉得肖遥已经怒气冲天,杀气腾腾了。

    蒋天路,夺命阎王……即便是阎王又能如何呢?作为一个中医,去与阎王夺命又如何!

    “肖哥,要是需要的话,就跟我说一声,我立刻找我外公,把那个什么蒋天路抓起来!”方海嚷嚷道。

    “没用。”药灵说道,“以前柳市长也着手调查过蒋天路,但是这个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处理的非常干净,柳市长也没办法抓到什么把柄。”

    方海脸色一苦:“看来,这还真是快难啃的骨头……”

    “切,实在不行的话,我就潜入他家里,直接把他弄死。”宋逸霖耸着肩膀说道。

    “为了那样的人,背上一条人命,值得吗?”肖遥问道,“如果这一切真的和他有关系,要动手也是我动手。”

    宋逸霖苦笑。

    “行了,先不说这些了,就按照老人说的那样,火化,入土。”肖遥深吸了口气,开口说道。

    葬礼,简简单单,一点动静都没有。

    参加葬礼的人,也就是济世堂的药灵和他的几个徒弟,再加上肖遥等人。

    “老人家,小月很听话,我会把她照顾的很好的,或许,等十几二十年之后,在这个世界上会多一个悬壶济世的女神医。”肖遥看着墓碑,微笑着说道,“她一定姓孙。”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