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折腾一夜!
    洗完澡的肖遥,身上还穿着今天穿着的衣服。

    “你这衣服都不换吗?那里面好像有浴袍。”粉蝴蝶看着肖遥问道。

    肖遥笑了笑:“没出汗。

    粉蝴蝶看了肖遥一眼,眼神有些古怪,轻声笑道:“你该不会是担心我会把你吃了吧?拜托,我是个女孩子,你是个男人,难不成你还觉得我一个小女孩家家的能占你便宜不成?”

    肖遥尴尬笑了笑,他的心里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行了,我也去洗澡了。”丢下这句话,粉蝴蝶就扭动着腰肢走进了浴室里,没多久,就听见了哗啦啦的水深,肖遥也就躺在床上,听着水声,心脏都加快了跳动。

    这时候,房门被人敲响了。

    肖遥站起身,心里想着,难不成方海他们睡不着,还想着半夜来串门?不过很快,肖遥也就推翻了这样的想法,因为方海既然让李秋月把小月带走,又让他们住在大床房,肯定是觉得自己和粉蝴蝶会做一些不健康的事情,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扰的。

    但是,不是方海他们又会是谁呢?自己在省城似乎也没有别的朋友吧?

    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的几个男人,肖遥眉头稍微:“你们是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猴哥说完话,拳头就已经朝着肖遥的面门砸了上去,他在想,在这个短的时间里,肖遥肯定不会做出什么反应的,所以这个时候,就是一招击中的好时机,如果自己一拳就ko了对方,身后的这些小弟一定会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吧?

    想法是美好的,但是现实是残酷的,他挥出去的拳头,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直接落在肖遥的脸上,而是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握住了手腕处。

    他拼了命的想要将自己的手收回来,但是他越挣脱,对方握住手腕的力气就越大,就像被一把铁钳夹住了一样。

    猴哥涨红了脸,都恨不得立刻嚎叫出来。

    “你是什么人呢?”肖遥冷冷看着猴哥,沉声说道。

    “我……”猴哥的脑门上溢满了汗珠,嘴角也不停的抽搐着,随着肖遥握住他手腕的力气越来越大,他的脸色也就越发的苍白。

    “妈的,都给我上啊!”猴哥大吼了一声。

    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年轻人,这才如梦初醒了一般,赶紧挥着拳头气势汹汹朝着肖遥扑了过来。

    肖遥眼神中寒芒一闪,很是生气。

    这些人是不是神经病啊?自己都没见过他们,他们就对自己动手,怎么能一点道理都不讲呢?即便大家有什么仇的话,也得说出来啊,如果真的是自己的错,自己也是能认错的啊!

    想到这些,他的怒火也腾地窜了上来,直接凌厉踹出了一脚,踢在了猴哥的腹部,将他蹬飞了出去之后,又侧转过身,躲开了一个男人的攻击,接着往前迈了一步,一拳砸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你们这群野蛮人!”肖遥怒气冲冲地说。

    说完之后,他就毫不留情的踹出了一脚,再次踢飞了一个男人。

    其实他已经留手了,如果他真的拼尽全力的话,这一脚就能让那个瘦弱的男人肝肠寸断。

    没多久,五个男人就被肖遥弄翻在地了。

    他们一个个抱着自己受伤的地方,躺在地上来回滚着,哀嚎不已。

    “妈的,我说你们是不是神经病啊!来找我的麻烦,总得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吧?”肖遥走到了那个猴哥的跟前,伸出手踩住了对方的手掌。

    “啊!”猴哥又是一阵哀嚎,脑门上青筋毕露,张大的嘴巴口水黏在一起。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肖遥寒声说道。

    他已经失去了最初的耐心。

    “啊!”猴哥还是只顾着喊叫,他的大脑都一片空白了,他能想到的就是,自己的手掌是不是已经快要碎了。

    “嘿嘿,不说是吧?有底气!我挺崇拜你这种人的。”肖遥笑眯眯说道。

    实际上,猴哥的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你以为老子不想说吗?在老子说话之前,你能不能先把脚挪开啊?

    “疼,疼,疼……”猴哥不停地说着,每说一个字,他都要到吸一口凉气。

    “我管你疼不疼呢!赶紧说!”肖遥说道。

    “我……我是小鸟的……我是小鸟的朋友。”猴哥艰难地说着,没说几个字他都要停顿一下。

    “我他妈知道谁是小鸟?”肖遥更加生气了,也用力踩了踩,再次让猴哥惨叫了起来。

    “就是你们在烧烤摊打的人啊!快点松手……松脚,疼死我了!”猴哥是真疼,最起码他现在流出来的眼泪非常真实。

    肖遥松开脚,然后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哎呀,我刚才踩到你脚了啊?不好意思啊,我没注意的。”

    猴哥心里想着,不好意思?你脸上可是连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看不出来啊!他要是真的相信肖遥的鬼话,那才是真的出了奇。

    “你是谁啊?”肖遥问道。

    “我……我叫小猴,大家给点面子的都叫我猴哥。”小猴开口说道。

    “猴哥?”肖遥闻言,脸色微微一变,然后一脚踹在了猴哥的肚子上,将其踹飞了出去。

    “妈的,你就是拐弯抹角的骂我是猪八戒对不对?”肖遥很是生气说道。

    他觉得,这个叫猴哥的家伙,实在是太不把自己的智商当回事了,这样的人,怎么能不揍一顿呢?

    猴哥想要哭,但是眼泪都已经被哭干了,我什么时候有这个意思的啊?明明是你的想象力比较丰富好不好?他觉得自己的肠子简直都快要被踢断了。

    猴哥真后悔今天来金玉满堂帮着小鸟出头,本来他就觉得肖遥等人只是普通人,也不会有什么厉害的地方,自己肯定能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对方集体拿下,还能让小鸟欠下自己一个人情。

    可是现在猴哥知道自己错了,错的简直都有些离谱,对方根本就不是省油的灯,一个人轻而易举的弄翻他们五个人,这还能是一般人吗?

    “行了,我也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了,赶紧给我滚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否则的话,我不会像今天这样,这么仁慈的。”肖遥说道。

    猴哥等人听到这句话,都赶紧站起身,如蒙大赦一般,每个人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了走廊,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靠,不去参加运动会,还真是浪费人才啊!”肖遥目瞪口呆。

    这时候,浴室的门也被打开了。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穿着浴袍的粉蝴蝶,然后就赶紧别过脸,不去看那个妖怪,嘴上说道:“你还真能沉住气啊……”先前那么大的动静,肖遥才不相信粉蝴蝶真的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她明明知道自己在和别人打架,竟然还能安心的在里面洗澡。

    “从来就只有你欺负别人,谁能欺负到你啊?”粉蝴蝶眨了眨眼睛,“我有什么可担心的?”

    肖遥哭笑不得,但是却又无力反驳。

    重新关上房门,肖遥还是不敢抬起脑袋去看粉蝴蝶。

    虽然粉蝴蝶穿着浴袍,但是粉红色的宽大浴袍却依然难以遮住粉蝴蝶那如莹白美玉般的肌肤,每一寸肌肤,都仿佛在灯光下闪耀着。

    “咳咳,你赶紧去睡觉吧。”肖遥说道。

    “哟,以前也没发现你是这么心急的人啊!”粉蝴蝶嘻嘻笑道。

    肖遥简直都要抓狂了。

    他才不相信粉蝴蝶会真的搞不懂自己的意思呢!这个女人明显就是在装傻啊!

    他索性走到了窗前,然后拎起一张枕头,扔在了地上,接着就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粉蝴蝶看了眼肖遥,无奈叹了口气,只能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肖遥侧着身体,心里很是惊愕。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啊!现在屋子里,可还躺着一个男人呢,她竟然能如此的淡定……难道她就不担心自己对她做出些什么吗……

    第二天,一早,肖遥和粉蝴蝶来到了楼下的餐厅里,正好遇到了方海等人。

    他们每个人看着肖遥的眼神都怪怪的,然后古怪的笑着。

    肖遥摸了摸自己的脸,一阵好奇:“我脸上有花吗?”

    方海嘿嘿笑了笑,凑到了肖遥跟前,小声说道:“肖哥,昨晚睡得不是很好吧?”

    肖遥微微一愣,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他昨天晚上睡得当然不是很好了,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和一个穿着浴袍躺在床上的女孩共处在一个屋子里,谁敢说自己能睡得很好?

    “嘿嘿,肖哥,昨天,很累吧?”方海说道,“您可真厉害,竟然能折腾一夜!”

    肖遥闻言,终于明白了这个家伙心里想的是什么,然后一巴掌拍在了方海的脑袋上。

    “老子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干!什么都没干你懂不懂?”肖遥说道。

    粉蝴蝶忽然凑到了他的跟前,吹了口香气:“什么都没干?难道你很想干吗?看来,你现在非常的后悔啊?”

    肖遥索性直接转过身去吃饭了……

    等肖遥走了之后,宋逸霖也走到了方海的跟前。

    他抬起脑袋,注视着肖遥的方向:“大海,肖遥说他什么都没干……你信吗?”

    方海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谁信谁是傻,逼!”

    宋逸霖嘿嘿一乐:“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心照不宣,脑子里装着的都是一样的念头……

    吃饭的时候,肖遥低着脑袋,都懒得去接触方海和宋逸霖的目光,没多久,耳边响起了清脆如同银铃般的声音。

    “肖遥,中午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

    肖遥抬起脑袋,看到叶追寻站在自己的面前,稍显惊讶:“你怎么来了?”

    叶追寻嘻嘻笑了笑:“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肖遥放下筷子,问道:“好好的,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啊!”

    “答谢你的救命之恩啊!”叶追寻说到这,稍微有些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我也是被吓坏了,一时竟然没想起来,所以今天一大早就来找你了,你中午应该有时间吧?这也是我父亲的意思。”

    在边上的方海冷不丁插嘴:“其实啊,在古代,一般女孩子报答救命之恩的时候,都是以身相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