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起洗澡不好吗
    肖遥不想和对方计较,更何况小月还在这里,他不想当着小月的面使用暴力。

    但是,正应了那句话,我本纯情善良,无奈生活逼良为娼。

    他道歉了,也承认错误了,可是人家不依不饶,他有什么办法?

    既然是这样,他还不如干脆一点,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这样的事情。

    鸡冠头有一种懵逼了的感觉,甚至他都已经忘记了叫喊,感受不到疼痛。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

    许久,他才颤抖着嘴唇,说出了一句话。

    “你……你敢打我?”|鸡冠头说出的这是这句万年不变的台词。

    肖遥简直都有些听腻了:“打都打了,你还问我敢不敢?有意思吗?”

    “我草泥马,你找死!”鸡冠头就像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一样,也扬起了手腕,手中的啤酒瓶,也朝着肖遥的脑袋砸来。

    一定要让这个家伙知道被啤酒瓶砸破脑袋的感觉!鸡冠头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砰!”酒瓶子碎了,变成碎片,落在了堵上,而且,也确实砸中了脑袋,这是砸中的是鸡冠头自己的脑袋。

    他又一次傻了,不单单是他,站在他身后的那几个和他一样装束的男人,也都傻了。

    他们都没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酒瓶子就在鸡冠头的脑袋上炸开了……可是他们明明看到,是鸡冠头打算用酒瓶给肖遥的脑袋开瓢的啊!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变成这样呢?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滚!”肖遥忽然收起了笑容,低声喝道。

    他这一声低吼,也让鸡冠头回过了神,然后抱着自己的脑袋,歇斯底里的后叫了起来,并且乱蹦乱跳。

    “妈的,真墨迹。”宋逸霖也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火气了,直接站起身,一脚将鸡冠头踢飞了出去,并且看着先前和鸡冠头坐在一起的三个男人,问道,“你们是不是打算报仇?来吧,一起上,解决了你们,我好继续吃。”

    那三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先冲上来。

    “赶紧的啊!”宋逸霖怒吼了一声,而那三个男人,还是没有冲上来,而是选择了往后退了几步。

    最后,那个光着膀子的男人“恶狠狠”瞪了眼宋逸霖和肖遥,道:“你们等着吧!敢打我们鸟哥,等死吧!”说完,他就将鸡冠头背了起来,说道,“现在我先放你们一马,毕竟送鸟哥去医院重要,你们给我等着!”

    说完,他们就一溜烟的离开了。

    宋逸霖愣了许久,最后转过脸看着肖遥,问道:“他们就这么走了?”

    “是啊。不然呢?”肖遥吃着鸡腿说道。

    宋逸霖无奈送肩膀:“我还以为得和他们打一架呢。”

    李秋月掐了把宋逸霖:“不准你做个暴力狂!”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她的脸上可看不到半天不高兴的神色。

    先前那个光膀子男人撂下来的狠话,根本就没人当回事,回到金玉满堂,方海还准备开着路虎去溜一圈。

    “你喝酒了,还是别开车了。”肖遥说道。

    “额,没事,就几瓶啤酒而已。”方海嘿嘿笑道,“别说是几瓶啤酒了,即便是白酒,我也不会喝多的。”

    肖遥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吹什么牛呢?拉倒吧,赶紧回去睡觉,要开车,明天再开!”

    方海满脸的委屈,只好将手中的钥匙还给了宋逸霖。

    这时候,肖遥又小声说道:“有人跟着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人,还是小心点的好。”

    方海听到这句话,身体稍微颤抖了一下,看了眼肖遥,见肖遥不像是在开玩笑,重重点了点头,说道:“肖哥,在哪呢?要不要我去揪出来?”

    “不用了。”肖遥还没说话,粉蝴蝶就先开口了,“就是个小混混而已,先前在烧烤摊吃东西的其中一个。”

    方海一听,就松了口气,哈哈笑道:“感情就是个小混混啊!那无所谓,他敢找我们麻烦不成?”

    “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别出去了的好。”肖遥说道。

    方海无奈,只能点了点头,跟着肖遥一起走进了金玉满堂。

    等他们都进去了之后,一个绿头发男人才从一个漆黑的墙角里走了出来。

    “妈的,还住在金玉满堂呢?确实是有钱人啊!”绿头发男人往地上吐了口口水,眼神中精芒闪烁,最后悄然无息的选择了离开……他觉得,自己还是尽快把这个消息告诉鸟哥的好……

    金玉满堂的大厅前台,肖遥哭笑不得。

    前台,就肖遥和粉蝴蝶两个人了,小月也被李秋月带走了。

    “你说,这方海是几个意思啊,非让李秋月带走小月,又只给我们一张房卡……他想干什么?”肖遥低声说道。

    粉蝴蝶瞥了眼肖遥,笑嘻嘻说道:“你说呢?无非就是觉得我们晚上肯定会打一炮呗!”

    肖遥脸涨得通红,狠狠瞪了眼粉蝴蝶。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妖精!

    他看了眼前台小姐,问道:“帮我再开一间标准间吧。”

    “对不起,肖先生,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哪怕是双人间也没有了。”前台小姐彬彬有礼说道。

    肖遥满头黑线:“你们这么大的酒店,都住满了?”

    “是的。”前台小姐点了点头。

    肖遥有些崩溃了。

    “算了,一间就一间吧,我没什么意见的。”粉蝴蝶说道。

    肖遥心说,我有意见啊!要是别的女孩,我倒是也无所谓,但是你简直就是个女妖精好不好?

    叹了口气,毕竟人家没房间了,肖遥继续说下去,也还是在为难人家,只能耸着肩膀和粉蝴蝶一起走进了电梯里。

    等肖遥和粉蝴蝶都离开了之后,一个前台才问先前说话的女孩:“不是还有房间吗?你干什么骗人家啊!”

    女孩翻了翻白眼:“你当这是我的意思?这可是我们小老板亲自交代的。”

    “方少?”前台微微一愣。

    “是啊,不然你以为还有谁?”女孩苦笑,“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玩什么游戏。”

    前台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别想那么多了,有钱人的想法,不是我们能理解的。”

    “恩……”

    拿着房卡,上了五楼。

    “房号,五二零,就是这一间了。”肖遥看了眼房卡,核对了一边信息说道。

    “五二零,肖遥,你有没有觉得非常有情调啊?”粉蝴蝶笑着说道。

    肖遥打了个哆嗦:“并没有。”

    粉蝴蝶白眼一翻:“切,真没意思。”

    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间屋子,看上去还不错啊。”粉蝴蝶到处望着说道。

    “哪里不错了?”肖遥望了望,倒是也没别的哪里特别的,以前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住的都是希尔顿,在高规格的酒店,也不会让他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是啊,你不觉得床好大吗?想怎么滚就怎么滚。”粉蝴蝶说道。

    肖遥:“……”他觉得,自己和粉蝴蝶说话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要是让方海听到了粉蝴蝶的话,一定会忍不住邀功,开玩笑,这可是大床房啊,床能不大?哥们我还不是担心你们动静太大了,担心你们会滚下床吗?

    反正肖遥是绝对不会感激他的。

    “你先去洗澡吧,你洗完之后我在洗。”肖遥说道。

    “那么麻烦?”粉蝴蝶好奇问道。

    “不然呢?”肖遥问出这句话,就有些后悔了,不是说好了不再和粉蝴蝶沟通的吗?

    “不然我们一起洗好不好啊?”粉蝴蝶凑到了肖遥的跟前,小脸微微上扬,眼神中碧波荡漾,口吐若兰,身上的清香,倾入肖遥的鼻孔。

    肖遥打了个寒噤,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你不去,我就自己先去了啊!”肖遥说道,“玩笑开多了,就没意思了。”

    “好啦好啦!你这个开不起玩笑的人,你先去洗吧。”粉蝴蝶摆了摆手,说完就做到了床边,打开电视,但是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一打开电视,电视节目都是量两只豹子正在光天化日之下,恬不知耻的开始交.配……

    肖遥赶紧钻进了浴室里。

    粉蝴蝶换了个台,放着肥皂剧,看了眼浴室方向,撇了撇嘴,颇有些幽怨地说:“哼,我才没开玩笑呢……胆小鬼!”

    酒店的大厅里,五六个男人走了进来。

    他们走到前台,问道:“先前三男两女,还带着一个小女孩的那些人,都住在哪里啊?”

    前天小姐微微一愣,大脑迅速做出了反应,知道对方找的就是方海等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你管我们是什么人呢!老子问你话,你是真听不懂还假听不懂啊!”绿发男人凶巴巴说道。

    前台小姐被他这副狰狞模样吓得心脏乱跳,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看上去瘦不拉几的年轻男人手中就多了一把亮铮铮的短刀,在她的眼前晃着。

    “别问我到底是什么人,我就问一句话,他们现在到底在哪里,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说,但是,杀人我虽然不敢,可是毁容我还是敢的,你希望自己的脸上多一条刀疤吗?到时候你倒是可以选择跟我混,我们给你起个外号,叫刀疤姐好不好?”男人笑着说道。

    “他们在五二零!”女孩赶紧说道。

    一个女孩,最关心的无非就是自己的外貌了。而且,金玉满堂的前台小姐颜值还是很高的,所以,这个女孩也算是一等一的美女,她可不希望自己的脸真的被划破成为什么刀疤姐,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啊!

    “嘿嘿,早说嘛!”瘦的像柴一样的男人点了点头。

    “嘿嘿,猴哥,还是你有手段!”绿头发男人赶紧拍着马屁。

    猴哥点了点头,手一挥:“走!哥带你们去给小鸟报仇!对了,留一个人看着她们,别给她们报警或者是通知保安。”

    “是,猴哥!”光膀子男人使劲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