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态度诚恳吗?
    因为武惊天把路虎丢给了宋逸霖,最后他只能坐着直升机回去。

    方稠文和叶无声,也都带着家里的人离开了金玉满堂,不过方海道是没有回去。他已经在帮着肖遥等人在金玉满堂开好了房间。

    当他们送走了方稠文等人,折返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一边走着路,一边甩着胳膊的叶鳐。

    “他们都回去了。”肖遥开口说道。

    “哦,那我也回去了。”叶鳐点了点头,“对了,今天的事情还是要谢谢你。”

    “没什么,对了,那个叫孙凯文的,怎么样了?”肖遥似笑非笑道。

    叶鳐微微一愣,耸了耸肩膀:“反正死不了。你知道我是来找他的?”

    “这又不难猜,他前脚刚走,你后脚就跟着出去了,而且,你似乎真的很关心叶追寻。他伤害了叶追寻,你能放过他才是真的奇怪了。”肖遥笑着说道。

    叶鳐看着肖遥,忽然开口:“我能请你们吃顿饭吗?就当是感谢你吧,我不想欠别人人情。”

    “应该是叶家欠我们人情,不是你。”肖遥说道。

    肖遥这句话说完,叶鳐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似乎有些不悦,道:“叶家是叶家,我是我,不要混为一谈。”看得出来,他似乎非常介意别人这么说,甚至他不喜欢别人将他和叶家联系在一起。

    肖遥眼神一敛,点了点头:“好吧。”

    “恩,我现在也没多少钱,就去烧烤摊吧。”叶鳐苦笑,“虽然叶家有钱,但是他们的钱我从来没用过。”

    肖遥越发的觉得这个叫叶鳐的男人有些奇怪了。

    难道,他和叶家真的有很大的矛盾吗?

    在金玉满堂的后面,就是小吃一条街,也是省城比较热闹的地方,最后,一行人坐在了一家烧烤摊里,点了些吃的时候,方海又要了一箱啤酒。在订婚宴上,大家都没吃饱,现在肚子也确实有点空,即便叶鳐不请吃饭,他们都会找个地方饱餐一顿的。

    “呼,还是这个地方坐着舒服。”宋逸霖说道。

    “开着兰博基尼的大少爷,你是来体验生活的吗?”肖遥没好气道。

    “嘿嘿,我说的是实话啊,就像先前那样的环境,我实在是有些吃不下去,没什么胃口。”宋逸霖很是认真说道,“这里多舒服啊,不需要拘着。”

    肖遥摇头叹气:“不要跟我说这些,我不懂,这都是你们有钱人的恶趣味。”

    宋逸霖哈哈大笑。

    没多久,烤好的东西就一盘盘端了上来,就像宋逸霖说的那样,大家都没拘着,开始胡吃海塞,几瓶啤酒下肚,话匣子也被打开了。

    还是方海先问:“对了,叶鳐,其实我挺不明白的,大家都知道,叶无声对你挺好的啊,你为什么对他就没什么好感呢?”

    叶鳐听到了方海的话,脸色有些不自然,露出了一丝苦笑。

    “这件事情,我不方便跟你说。”叶鳐说道。

    他都已经这么回答了,即便方海还是很好奇,也不会再问下去,毕竟这是人家的**,但是,方海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一些猫腻。

    肖遥笑了笑,换了个话题,问道:“你对叶家人很不感冒?”

    “是。”叶鳐喝了口啤酒,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对叶追寻那么好呢?”肖遥好奇问道。

    叶鳐也不知道想起了温馨的画面,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道:“我的父亲,脑子有些问题,肢体也不是很灵活,所以别人背地里都叫他叶傻子,为了这件事情,我小时候经常和别的小孩子打架,包括叶家的那些人,在那个时候,整个叶家的人都会嘲笑我,那些不懂事的孩子,都会当着我的面叫我傻子的孩子。”

    说到这,叶鳐深吸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酒瓶,苦笑着说道:“所以,我就得和他们打架,可是他们人太多了,我打不过,每次浑身都是伤,追寻就会帮我包扎伤口,尽管她的手法非常的笨拙,甚至是用最简单的卫生纸包扎的。”

    叶鳐说这些的时候,大家都会心一笑,用卫生纸包扎伤口,这样的事情,很多孩子小的时候都做过。

    “在整个叶家,只有她不会嘲笑我,每次我被人打了,她都会哭哭啼啼的跑出来帮我,因为她的父亲是叶无声,所以在叶家,也没有人敢欺负她。”叶鳐笑道,“所以在那个时候,一直都是她保护我。”

    说起叶追寻保护着他,他没有丝毫的尴尬,不好意思,甚至觉得这是挺自豪的事情。

    就像是一个家长,说起自己学习好的孩子一样。看的出来,他是真的把叶追寻当成自己的亲妹妹。

    “所以,现在轮到你保护她了?”肖遥问道。

    “是。”叶鳐看着肖遥,问道,“难道不应该吗?”

    肖遥笑了笑:“应该。”说着,他端起自己面前的啤酒瓶,和叶鳐碰了一下,“为你和叶追寻的兄妹情,干一杯吧。”

    叶鳐哈哈大笑,和肖遥碰了一下,接着,就将手中的啤酒瓶喝了个底朝天,也不知道是真的因为高兴,还是因为心中有一股莫名的郁闷之情。

    肖遥愣了一下,只能苦笑着将啤酒喝干。

    叶鳐擦了擦嘴,拿起一根鸡翅膀吃着:“不管怎么样,我不希望叶追寻嫁给方海。”

    方海顿时就不乐意了:“为什么啊?我就是不明白了,以前我们也没什么交集,我更没招你惹你,你怎么就那么不乐意我呢?”

    “政治婚姻,一大半都不会幸福。”叶鳐盯着方海,认真说道。

    “那不是还有一小半吗?”方海嘀咕道。

    叶鳐稍微沉默了一下,许久,才缓缓开口,一字一顿:“我不会让她去冒险。”

    方海哭笑不得,说道:“你就放心吧,我也没打算娶你那个宝贝妹妹。”

    叶鳐一愣,问道:“你是认真的?”

    “当然。”方海看了看边上的肖遥,“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问问肖哥啊!”

    叶鳐好奇的看着肖遥。

    肖遥对着叶鳐点了点头:“是这样,其实这一次我来省城的任务,就是要搞破坏,只是没想到我还没开始呢,就有人帮了我这个忙。”

    叶鳐舒了口气:“既然是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又吃了一些,他站起身,说道:“肖遥,今天的事情,我还是要说一句谢谢,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先离开了,单我已经买过了。”

    “恩。”肖遥也站起身,目送着叶鳐离开。

    等他坐下来之后,就听坐在他身边的粉蝴蝶说道:“看他的样子,有一股江湖味。”

    “什么叫江湖味?”肖遥问道。

    “说不清,道不明。”粉蝴蝶摇头。

    肖遥无语。

    “对了,老宋,等会你把车钥匙给我,让我感受一下装着防弹玻璃的路虎到底是什么样的。”方海抹了抹嘴说道。

    宋逸霖说:“武惊天不是说了,过段时间也要送你一辆吗?”

    “我得先过过瘾不是!”方海嬉笑道,“话说,那哥们也真是个大方人啊,三辆路虎,说送就送,合我的脾气!”

    宋逸霖没好气道:“人家愿意送车,也不是看着你的面子啊。我感觉得出来,他挺喜欢练武之人的,肖哥和他打过,我也和他打过,他都输了,也服气了……不然等下次有机会,你也和他练练?”

    方海打了个哆嗦使劲摆手:“还是算了吧,我对打打杀杀的一点兴趣都没有——还是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比较适合我。”

    “呕……”宋逸霖作势欲呕。众人哈哈大笑。

    “我说隔壁那桌的,你们能别吹牛,逼了吗?”肖遥等人的邻桌,坐着四五个年轻男人,其中一个鸡冠发型的男人忍不住说道。

    方海转过脸,看了他一眼,笑道:“你说我们啊?我们什么时候吹牛.逼了?”

    “还送路虎,还一送送三辆……我说哥们,你不吹能死啊?你要真是个有身份的人,还会坐在这里吃东西呢?”鸡冠头男人冷笑着说道。

    宋逸霖没好气道:“我们是不是吹牛,和你有什么关系?”

    “和我没关系啊,我就是受不了别人当着我面吹牛.逼,你不服?”鸡冠头说道。

    其实,鸡冠头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他发现坐在自己身边的女朋友,听到肖遥等人的对话之后,眼神就收不住的往肖遥那边瞥,这让他觉得非常的郁闷。

    而且,他觉得自己的女朋友简直没脑子,这些人要是真的都那么牛.逼,还会和自己一样,坐在烧烤摊上吃东西?

    “哈哈,鸟哥,你也别这么说嘛!人家毕竟是带妹子出来的,当着妹子面吹吹牛,这不是挺正常的吗?”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哈哈笑道。

    鸡冠头点了点头:“你说的还真的挺有道理的,那我就原谅他们了。”

    方海眉头一皱,就要起身。省城第一太子爷,什么时候被别人这么说过?不过他还没站起来,肖遥的手就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别和他们计较,没必要。没看过垃圾人定律吗?别因为这样的人倒了我们的胃口,破坏我们的心情。”肖遥说道。

    肖遥觉得不是一个怕事的人,他只是觉得,和那些人产生矛盾是一件非常幼稚的事情。他有实力,他是下一代杀手之王,也是医王高峰的徒弟,所以他有自己的格调,有自己的王者之星,一天到晚和这些地痞流氓生气……那不是脑子有问题吗?

    枪林弹雨,肖遥都走过来了,难道就因为这些人的几句嘲讽,就忍不住自己的火气了?

    不是肖遥怕事,而是一个成年人,是绝对不会和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计较而已。

    然而,他不计较,不代表别人就不会计较。

    鸡冠头等人听到肖遥的话,更是怒火中烧。而火气本来就很大的鸡冠头,直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手里拎着个啤酒瓶,走到了肖遥的跟前。

    “小子,你刚才说什么?现在给我认错!”鸡冠头说道。

    人活在世,不就是争一口气吗?

    肖遥转脸,看了他一眼,咧开嘴笑了笑:“对不起,我错了,可以了吗?”

    鸡冠头一下子就傻住了。他觉得,剧本上应该不是这么写的啊?

    “你……你以为认错就可以了吗?”鸡冠头底气不足说道,“你这态度不诚恳啊!”

    肖遥忽然起身,手中也多了个酒瓶子,直接砸在了鸡冠头的脑袋上。

    “啪”的一声,酒瓶碎了,鸡冠头的发型乱了,脑袋也破了。

    “这下,态度诚恳吗?”肖遥慢条斯理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