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口红没擦干净
    叶追寻觉得,自己的人生是非常奇妙的。

    前一分钟,她还觉得自己可能要死在这个老鼠到处跑的地方,现在,她就已经获救了。

    大喜大悲,忽冷忽热……这种感觉简直是太奇妙了,就好像她刚刚掉进了鬼门关,就被肖遥拉了出来一样,这简直是太刺激了。

    她看着肖遥,这一次终于忍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

    接着,她就踮起脚尖,在肖遥的脸上狠狠吻了一下。

    “么!”清脆的声音,让肖遥瞬间就傻愣了。

    他摸着自己的脸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梨花带雨的叶追寻,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这个女人在干什么啊?自己都冒着危险救了她……她怎么能这么恩将仇报呢!

    看着肖遥傻傻盯着自己,叶追寻的脸也红了起来,小声说道:“我……我就是想要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宋逸霖凑到跟前:“其实这一次不单单只是肖哥一个人的功劳,还有我。”

    叶追寻没理他。

    他兴趣缺缺回到了武惊天的跟前,搭着武惊天的肩膀说道:“看到没?这就是个看脸的世界。”

    武惊天瞪了他一眼,也不理他了。

    武惊天心里想着,你颜值才差呢!不准把我和你这样低颜值的人拉到一个阵营里去!

    肖遥摸了摸自己的脸,擦掉了上面的口红,露出了一丝苦笑:“你没事了吧?”

    “我没事……”叶追寻摇了摇头,她心里也后悔死了,刚才那可是她的初吻啊,结果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交出去了……不对不对,听自己的闺蜜说,好像只有嘴对嘴才算是接吻,亲脸颊,肯定不算的!想到这,她又安心了许多。

    这似乎也算是一种自己安慰自己了。

    “要是没事的话,咱们就赶紧回去吧,你爹妈还在等着你呢。”肖遥说道。

    “好……”叶追寻木讷的点了点头,心里暗恼,怎么说大小姐也亲了你一下啊,你怎么能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是在装不知道吗?一想到这些,她就恨得牙痒痒了。

    三个人来的,四个人回去。

    而工厂那边,武惊天也打了个电话,让省城的警局过来出来,反正这件事情是由他出面的,警方也不会找肖遥的麻烦,虽然刁海洋是被肖遥打死的。

    回到了金玉满堂,叶追寻的母亲看到叶追寻平安无事,激动地眼泪都留了下来,母女两个抱头痛哭。

    “咳咳,爱丽,你注意点自己的情绪。”叶无声看了眼自己的妻子,咳嗽了一声说道。

    “我注意什么情绪?我还要注意什么情绪?”原本还高贵端庄的刘爱丽,这个时候却就像一个泼妇一样,冲着叶无声嚷嚷道。

    叶无声的脸色有些难看,但是却又不好发作,只能阴沉着脸,不再说话。

    方稠文笑了笑,拉了把叶无声,说道:“老叶啊,这个时候,你也别多说什么了,追寻没事,她作为母亲自然激动异常,大家都是能够谅解的。”

    叶无声勉强笑了笑。

    他走到了肖遥的跟前,沉默着。

    肖遥眯了眯眼睛,也没说话。

    许久,叶无声伸出了手,握住了肖遥的右手,声音低沉,浑厚,并且夹杂着感激之情:“谢谢你,肖先生。”

    肖遥笑了笑:“不用,这是我该做的。”

    叶无声也不好说什么,他打算回去之后,就好好问问叶追寻,自己女儿和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凭借着他多年的经验来看,他觉得肖遥和自己的女儿之间关系肯定不一般,如果真的只是见过几面,那个男人会为了一个普通朋友,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的女孩闯进土匪窝里营救呢?这不是铤而走险吗?

    “这一次,绑架叶追寻的人叫刁海洋。”肖遥收回了手,开口说道。

    “刁海洋?”听到这个名字,叶无声稍微愣了愣,眼神中闪过了一道历光,寒声说道,“好一个刁海洋,好大的胆子!”

    这时候,叶追寻也满脸泪痕的走到了叶无声跟前。

    “爸,还要你没立刻打钱过去,我听到刁海洋和那两个绑架我的人说,只要他们收到钱,就会立刻撕票呢。”叶追寻说道。

    叶无声一惊:“你是说,即便那个刁海洋真的收到了钱,也不会放人?”

    “恩!他说他要报复你,好在肖遥救了我。”叶追寻使劲点了点头。

    提起刁海洋,她也是咬牙切齿。

    边上的宋逸霖推了推武惊天:“听到没?咱们两个又被选择性的遗忘了。”

    武惊天:“……”

    叶无声深吸了口气,叶追寻的话,也让他怒火中烧。

    “这个刁海洋,简直就是疯了,我不管他到底打什么注意,都必须让他知道绑架我女儿的后果!”叶无声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杀气。

    肖遥摇了摇头:“不需要了。”

    “不需要?”叶无声有些没明白肖遥的意思,还在想着这孩子说话怎么总是这么没头没脑的。

    “他已经死了。”肖遥笑着说道。

    叶无声心里一惊,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再次发生了变化,他重新打量着眼前看上去一脸人畜无害的大男孩,越发的觉得对方不简单……

    说杀人就杀人,这样的人,能是一般人吗?

    肖遥就像变戏法一样,忽然变出来一个手机,并且递给了叶无声,脸上带着玩味笑容。

    “这是什么?”叶无声略显疑惑道。

    “这个是我从刁海洋那里拿来的,是他的电话,我想,这对你应该有帮助。”肖遥说道。

    叶无声依旧没明白肖遥的意思。

    肖遥简直有些抓狂了,他现在非常好奇,这个叶无声的智商这么低,到底是怎么能将叶家的生意做大的,难道依靠的都是运气吗?

    “你想想,为什么刁海洋会知道你是否报了警,而且还知道武惊天帮了忙呢?”肖遥耐着性子说道。

    叶无声要是还没有明白肖遥的意思,那他就真的是白痴了,他恍然大悟,翻看着手机通话记录,上面也只有两个电话号码,一个是叶无声自己的,另外一个是未存名的电话号码,他按了通话键之后,所有人都屏息凝神。

    电话铃声还没响,一个男人就噗通跪了下来。

    “二舅,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做这样的事情,我不是人,我王八蛋,我就是个畜生,我求求你放过我……”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表情就凝固了脸上,因为他惊讶的发现,响起的不是自己的电话,而是肖遥的手机铃声。

    肖遥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挂断了电话,笑着说道:“其实,刁海洋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早就把你的号码给删除了,什么都删除了,上面也之后叶叔叔的电话号码,那个号码,其实是我的,我在来的路上存上去的。”

    跪下的年轻男人,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肖遥,恨不得扑上来将肖遥撕碎,但是肖遥却直接转过脸,压根就不去接触对方的目光。

    “孙凯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我亏待了你吗?”叶无声黑着脸,死死盯着那个男人。

    孙凯文的妈妈,叫叶敏,是叶无声的亲妹妹,也是叶家兄弟姐妹最小的一个,而孙凯文,也在光明地产里工作,并且还有个经理的职位,虽然他不姓叶,可是叶家也从来都没有亏待过他。

    叶无声怎么都没有想到,孙凯文竟然串通了外人来绑架叶追寻!

    孙凯文面如死灰,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了,大脑几乎一片空白。

    “大哥,凯文他知道错了,你就放他一马吧!我保证,从此以后他都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说话的是一个中年女人,她便是孙凯文的妈妈,也就是叶无声的亲妹妹,叶敏。

    叶无声看着自己的妹妹,深吸了口气:“你让我怎么原谅他?我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孙凯文看着叶无声,苦笑着说道:“如果不这么做,那我该怎么办?”

    “什么意思?”不少人都好奇的看着孙凯文,有些没明白孙凯文的意思。

    “因为你是光明的老板,所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叶追寻不过是个女孩子,她有什么能力从你的手上接过光明的大旗?她凭什么?难道就是因为她是你的女儿吗?当初我刚刚进去光明,都是从底层做起,可是她呢?她刚刚进公司,就是副总经理,凭什么啊?”孙凯文低声说道,“我不理解,我也没办法理解!”

    宋逸霖叹了口气:“又是个眼红病患者。”

    方海也不知道从哪,掏了根牙签,剔着牙说道:“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哎,大家族里面不都是这样,别说是表亲堂弟了,就是亲兄弟,也有为了钱财,权势,最后反目成仇的。”

    “哎,真惨。”宋逸霖叹气。

    肖遥怎么就觉得,这两个王八蛋现在就是看热闹的呢?

    叶追寻也用一种诧异的目光看着孙凯文,大概她也没想到,串通刁海洋的人竟然是孙凯文。

    “孙凯文,你真的好大的胆子,我怎么都没想到,内奸竟然是你。”叶无声苦笑无声,“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说完,他背过身,摆了摆手:“希望你妈说话算数,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了。”

    孙凯文听到这句话,赶紧站起身,如释负重,快速跑了出去。

    然而,肖遥却发现,那个叫叶鳐的男人,也偷偷跑了出去。

    他眉头一皱,看了眼叶无声,犹豫了一下,但是最后还是没说出什么。反正这都是叶家的事情,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自己帮着叶家把叶追寻救了出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他心里想着。

    再转过脸,肖遥发现粉蝴蝶笑眯眯地看着自他,脸上的笑容看上去颇有些怪异。

    “你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吗?”肖遥问道。

    “没有花。”粉蝴蝶说,“只是……口红没擦干净。”

    肖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