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守株待兔
    废弃的木材加工厂,差不多已经存在了十个年头了,只是后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宣布倒闭,而工厂也废弃在了这里,原先的老板并没有将厂房拆掉,而是占着地皮,等着以后拆迁的时候拿钱。

    工厂的附近都没有屋子,就孤零零的建在这,要是有人住在这里的话,肯定会觉得恐怖异常,因为在工厂的周围,都是一片片茂盛的树林,晚上风一吹,树叶哗啦啦响着,很是阴森。

    工厂锈迹斑斑的大铁门紧闭,里面显得也很空旷,因为机器什么的早就被以前的老板给搬走了,现在偌大的工厂也就只剩下砖砖瓦瓦,另外一张桌子,还有几把缺胳膊断腿的椅子。

    头顶上,一盏微弱,橘黄色的灯光缓缓摇曳,而在灯泡下面,摆放着的一张桌子上,摆放着一碟花生米,还有一把黑色的手枪。

    桌子边上,坐着三个男人。

    “老刁,我说你这么干是不是不太地道啊?你和人家老爹有仇,抓人家女孩干什么?”一个光头男人用筷子夹了一粒花生米丢进了嘴里,然后又端起面前的白酒喝了一大口,砸了咂嘴说道。

    叫老刁的男人,也就是这一次绑架行动的主谋,他的脸上布满了皱纹,鬓角花白,眼白都夹杂着血丝。

    谁能想象得到,现在看上去如此颓然的中年男人,在一个月之前,是安言省最大的通讯集团老板,刁海洋呢?

    刁海洋将木质筷子砸在了桌子上,冷哼了一声,瞥了眼被五花大绑仍在地上的叶追寻,冷冷笑道:“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的?那个叶无声敢让我家破人亡,我就要让他付出代价!”

    光头魁梧男人笑了笑:“你真的打算收到了十个亿之后就撕票?”

    “不然呢?还留着她?”刁海洋没好气道,“你要知道,这个女人可是看到过我们脸的!”

    光头男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我倒是不在乎,反正我和我哥都是出了名的绑匪,通缉犯,绑架人这种事情,我和我哥早就是轻车熟路了,对了,你可得记住了啊,十亿,我们和你五五分,我们要五个亿的。”

    刁海洋有些厌烦道:“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我还能赖账不成?再说了,我哪怕真的不是个讲信用的人,也没胆子和你们赖账啊!”

    “嘿嘿,你知道就好。”光头得意的笑了笑。

    最后一个小胡子男人摸了摸下巴,盯着刁海洋说道:“你得记住了,我们只绑架,不杀人,所以到时候如果你要撕票的话,人你要自己杀,我们是绝对不会见血的。”

    “这也我也不知道。”刁海洋点了点头。

    小胡子笑了笑,说道:“别人都说,我和我老弟不是人,不是个东西,但是实际上,你们这种人才是最黑心的。”

    “我这叫黑心?”刁海洋脸色一沉,“我做错什么了?我哪里做得不对了?那个叶无声先找我的麻烦,害得我公司破产,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做错什么了?”

    “要不是你的公司造出来的产品不合格,让叶无声的公司有了一笔损失,他会去告发你吗?”小胡子冷笑着说道。

    刁海洋脸一红,索性保持了沉默,反正等这件事情结束了之后,他和这两个专业绑匪也就分道扬镳,从此各过各的生活,继续亡命天涯了,何必说那么多呢?

    躺在地上的叶无声也将刁海洋等人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她很想哭,但是她又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掉眼泪是一件非常没出息的事情。可是,她真的不想死啊!要不是嘴巴被人堵住了,她一定会丢掉自己以前大小姐的高贵形象,用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话去诅咒这个刁海洋。

    她还年纪,她今年才二十来岁,她还没看清楚这个世界,甚至都没来得及谈一场恋爱,怎么能现在就离开这个世界呢?

    她不想死,但是身体却被绑的紧紧的,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她有一种崩溃的感觉,觉得天旋地转。

    她在想,会不会有人来自己,自己老爹派出来的人,能不能找到自己,如果找不到的话,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死了?想到这些,她的眼眶都红了。

    工厂的一扇窗户低下,趴着三个男人。

    肖遥深吸了口气,他也没想到,那个叫刁海洋的人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即便拿到了钱,也不打算放人,还准备闹出人命,这个家伙对叶无声是有多大的怨气啊?疯了吧!

    “肖哥,咱们得动手了,不然的话,那个叫叶追寻的女孩真的得死在这了。”宋逸霖压低嗓子说道。

    “我知道。”肖遥说道,“他们有枪。”

    “有枪也没办法啊!”武惊天苦笑,“总不能就因为他们有枪,我们就一直傻等着吧?”

    “放心吧,我们会有机会的。”肖遥笑了笑,带着武惊天和宋逸霖绕到了厂房的门口。

    武惊天和宋逸霖都弄不明白肖遥的意思,但是他们知道,肖遥既然这么做,那就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所以,两个人也都不再询问什么,只是安静的等待着。

    终于,肖遥等待的机会来了。

    酒喝多了,那就得上厕所,人有三急。

    光头先站了起来,摆了摆手:“你们先等着吧,我去上个厕所。”

    “切,懒人上磨屎尿多。”刁海洋的心里咒骂着,但是嘴上也不敢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毕竟自己还要和这两个人合作,如果得罪了他们,那就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刁海洋虽然公司破产了,但是他是一个生意人,没必要为了一时嘴爽去冒这样的风险。

    光头男人站起身,脚下步伐有些虚浮,左右摇摆,走到了厂房门口,并且拉开门走了出去。

    就在他刚走出去准备解裤带的时候,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光头脸色一变,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吓了一大跳,酒也瞬间被吓醒了,要不是他的心理素质不错,这一会肯定得直接被吓尿了。

    他想要说话,但是无奈捂住他嘴巴的那只手,用了太大的力道,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呜声,接着,就感觉脖子一痛,意识慢慢模糊,最后双眼闭上了。

    肖遥将光头扔到了一边,掏出了他身上唯一的一把黑色小口径自制.手枪,长舒了口气。

    “肖哥,漂亮!”宋逸霖竖起了大拇指,压低了嗓子说道。

    肖遥笑了笑。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武惊天问道。

    “等。”肖遥说道。

    “等什么啊?”武惊天大脑没反应过来,他还真算不上是个聪明人,怪不得别人都说武痴武痴,一旦痴迷了,真的是脑子都不好用了。

    宋逸霖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当然是等他们出来找人了,他们一出来,我们就有机会了。”

    武惊天恍然大悟,乐呵道:“这不就是守株待兔吗?”说完,他再次站在墙角,坐等里面的人出来。

    三分钟之后,小胡子放下了筷子,脸色有些不对劲了。

    “小光怎么还没回来?”小胡子嘀咕道。

    “可能是上大号吧,急什么?那么大的人,还能走丢了不成?”刁海洋又吃了口花生米,开口说道。

    听了刁海洋的话,小胡子点了点头,也镇定了不少。

    又过了十分钟,光头还是没回来,小胡子终于坐不住了。

    “我去找找他。”小胡子说道。

    “好吧,你去吧。”刁海洋嘴上说着,心里却嘲笑小胡子脑子有毛病,光头那么大的人了,只是出去上个厕所而已,没准是喝多了掉进厕所里了,还需要专门去找?即便你们兄弟情深,也没必要这么秀吧!

    小胡子也懒得理会刁海洋,直接掏出了腰上的手枪,放缓脚步朝着门口走去。

    他和光头都是行走在刀尖上的人,既然决定吃这口饭,那想要活得久一点,就必须提高警惕,光头半天都没回来,小胡子就变得有些疑神疑鬼了,而且他也不会觉得这是缺点,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只有小心谨慎,才不会在阴沟里翻船。

    只是,他还是高估自己了,他刚刚走出厂房,就被肖遥用枪托砸到在地,不过,在小胡子到底的时候,肖遥并没有接住,发出了“噗通”一声,厂房里的刁海洋脸色一变,立刻站起身,抓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枪,神经迅速绷紧。

    “小胡子,你怎么了?”刁海洋扯着嗓子说道。

    没有人回答他。

    刁海洋一脸的紧张,他并没有立刻冲出厂房,而是走到了叶追寻的跟前,伸出手将叶追寻从地上拉了起来,漆黑的枪口对准了她的脑袋。

    在枪管碰到脑袋的时候,叶追寻的身体都稍微颤抖了一下,她第一次觉得,死亡离自己是这么的近。

    “什么人,赶紧给我滚出来!”刁海洋歇斯底里道。他的内心已经被恐惧所占满,而大声吼叫,也算是一种给自己壮胆的方式。

    “妈的。”脾气一向很好的肖遥,这时候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和宋逸霖以及武惊天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都深吸了口气,一起走进了厂房里。

    见一下子多了三个年轻人,刁海洋的脸色更难看了。

    “你们是什么人?”刁海洋拖着叶追寻往后退了一步说道。

    “你猜啊。”宋逸霖似乎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耍宝的机会,在这一点上,肖遥觉得自己有必要钦佩这个家伙。

    “我猜你妈!”刁海峰似乎已经陷入了癫狂的状态,大吼了一声,枪口调转对准了宋逸霖,并且手指已经扣动了扳机,一颗铮亮的子弹,从枪管里喷出,并且伴随着点点火花,在这样的环境里看上去似乎都有些刺眼。

    “小心!”在刁海洋调转枪口的时候,肖遥就已经意识到对方要做什么了,赶紧一脚踹在了宋逸霖的屁股上,将这个愣头青踹到了一边,而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倒了下来,从光头那里弄来的枪,也在摔倒的过程口扣动了扳机。

    “砰!”一声枪响。

    “砰!”刁海峰缓缓倒地。

    他的脑袋上多了一个漆黑的血洞,此时还在往外面渗透出淡黑的血液,他的双眼睁大,可能在失去呼吸的那一刻,都没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方到底是怎么找来的,渐渐,瞳孔慢慢扩散,直到最后彻底的失去了呼吸。

    “呼……”肖遥长舒了口气,擦了把脑门上的汗,赶紧站起身,走到了叶追寻的跟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