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叶追寻被掳走了
    叶鳐是叶追寻的堂哥,叶鳐的父亲,也是叶追寻父亲的哥哥,但是在叶家,叶追寻的父亲叶无声才是现在叶家的家主,因为叶鳐的父亲从小脑子就不太灵光,好在并不影响正常生活,而在叶鳐生下来之后,他的母亲就有些受不了了,连夜带着行李离开了叶家。

    叶家从来没有找过叶鳐的母亲,因为没有那么必要。

    留不住的人,何必在牵挂。

    握不住的沙,随手扬了它。

    叶家家大业大,想要找一个人,非常的简单,但是,他们也都明白,即便真的将叶鳐的母亲找回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他们总不能拿铁链子把叶鳐母亲拴住吧?

    叶鳐从小骨子里就有一股戾气,尽管叶无声把叶鳐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看,可是叶鳐在初中毕业之后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离开叶家去参军。好在,他虽然不喜欢叶家的任何人,但是却比较疼爱叶追寻,似乎也把叶追寻当成了他的亲妹妹,这一次,叶追寻要订婚,他得到消息之后,就立刻赶了回来。

    他不怎么喜欢方海,因为他听别人说过,方海的品行不是很好,所以他并不觉得方海能给叶追寻幸福,而现在,这还什么都没有宣布呢,方海就敢对叶家的人动手了,这让叶鳐更加讨厌方海了。

    这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梳着大背头的男人也走了过来。

    他的年纪大约在四五十岁左右,和方稠文差不多大,眼神如同鹰目般锐利。

    “他叫叶无声,是叶追寻的老爹。”方海小声对肖遥说道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仔细打量着叶无声。

    “怎么回事?”叶无声的声音有些低沉,他看着叶鳐,眉头紧皱。不管是他还是方稠文,都不希望今天会发生什么样的意外,而现在,意外似乎已经发生了。这一次来参加宴会的都是安言省的名流,他们的生意伙伴,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叶鳐和方海的身上。

    叶鳐指着方海:“他对秦满江动手!”

    叶无声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

    什么秦满江,在他的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别说方海对秦满江动手了,即便方海把秦满江给弄死了,叶无声都会想办法找关系把方海捞出来。

    一个秦满江,算得上什么?

    “叶鳐,给方海道歉。”叶无声说道。

    “不用不用。”方稠文赶紧摆手,笑着说道,“这件事情都是方海的错,怎么能让叶鳐给方海道歉呢?应该是方海给叶鳐道歉才对!”

    “我凭什么道歉?我又没找他麻烦,是他先来找我麻烦的!”方海似乎有些不悦。

    “你给我闭嘴!”方稠文狠狠瞪了眼自己的儿子。

    方海叹了口气,不敢多言了。

    没办法,谁让他怕老子呢?

    方稠文冷冷哼了一声,对叶鳐说道:“既然方海不愿意道歉,那我就代替我的儿子,对叶鳐说声抱歉吧。”

    叶无声赶紧摇头:“老方,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就是打我的脸了,咱们马上都是亲家了,你还能给一个晚辈道歉?”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喜形于色,他是一个商人,非常会把握时机,而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了回来,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时候宣布原本就该宣布的事情,也就是今天这场生日宴会的主题。

    有个脑筋转得快的人故意装作一脸不知情的样子,问道:“叶老板,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怎么就成亲家了呢?”

    他怎么会真的不知道呢?他这么说,也就是为了帮叶无声铺路,好让对方将接下来要说的话直接说出来而已。

    叶无声赞许的看了眼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满脸的得意,好像能被叶无声看一眼,都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不少人都开始捶胸顿足,后悔自己没抢着说出那番话,白白错过了一个抱大腿的好机会。

    “是这样的,今天晚上,不单单是小女的生日宴会,在这个宴会上,我还要宣布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女儿,叶追寻的婚约。”叶无声微笑着说道。

    “啊!叶老板,令千金要订婚了啊!对象是谁呢?”一个男人问道。

    另外一个男人笑着说道:“你这问的不是废话吗?先前叶老板不都已经说出来了。”

    “要真是这样的话,不管对叶家还是方家,都是一件如虎添翼的好事啊!看来,方家和叶家的江山,是要坐稳咯!”有人笑着说道。

    方稠文和叶无声的脸色都缓和了许多,而方海和叶追寻的脸色则都有些凝固了。

    边上,苏凛然对自己的女儿说道:“现在,是要宣布的时候了。浅溪,你在看什么呢?”

    苏浅溪的目光一直都盯着肖遥,听到这句话,才喃喃道:“我在想,他怎么也在这。”

    “他?你说的他是谁?”苏凛然微微一愣,“难道这里你还有认识的人?”

    苏浅溪这才反应了过来,刚打算开口,忽然,大厅里一片黑暗。

    “咦?怎么回事?灯怎么灭了?”

    “是啊!难道是停电了吗?”

    不少人都有些慌乱了,黑暗,总是会让人没有安全感。不少人都赶紧掏出了手机手电筒。

    “徐经理,快点去派人检查电路!”方稠文的声音传来。

    徐经理的腿一软,差点没直接摔在地上。

    他觉得,自己算是彻底的完了,这个时候,省城是绝对不会停电的,即便真的停电了,三秒钟之后就会立刻切换到自动发电机,可是到现在都没来电,可见是出了什么问题,在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金玉满堂竟然出了问题!他都恨不得一头撞在柱子上撞死算了。

    “是是是,我这就去!”徐经理也分辨不清方稠文此时在什么地方,直接扯着嗓子吼道。

    “爸爸,我好怕。”小月的声音在肖遥身边传来。

    肖遥赶紧伸出手,拉住了小月,低声说:“小月别怕,爸爸在呢。”

    小月点了点头,也紧紧握着肖遥的手。

    肖遥也打开了自己的手机手电筒,并且将手机递给了小月,小月这才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肖遥低声说道。

    “我哪知道。”方海嘿嘿笑道,“但是不管怎么回事,这对我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肖遥微微一愣,也明白了过来,这下,该有的混乱已经有了。小

    不过,下一秒,肖遥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有人。”肖遥说道。

    方海一愣,哭笑不得:“当然有人了,这到处都是人呢。”

    “不是……”肖遥摇了摇头,在黑夜中,在手机灯光的照耀下,他隐约瞧见一个黑色的身影在晃动着。

    “有杀气。”粉蝴蝶开口说道。

    听到粉蝴蝶的这句话,方海的脸色也有些凝固了:“杀气?”

    “都站着别动,我去看看。”肖遥将小月抱起来,交给了粉蝴蝶,接着就冲着那道身影的方向冲了过去。

    宋逸霖也紧紧握着李秋月的手,眉头紧皱着。

    肖遥跑了几米的距离,四下望着,但是此时大厅里嘈杂一片,根本听不出什么声音。

    就在肖遥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电路也恢复了正常,灯光亮了起来。

    徐经理满头大汗的跑到了方稠文的跟前,脸色异常的难看:“方董,电路是被人可以切断的。”

    “什么?”方稠文一愣,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徐经理没有说话,而方稠文也没有追问,笑话了,徐经理知道个屁啊?

    肖遥的眼睛四处望着,最后,倒吸了口气。

    他走到了方海的跟前,方海就立刻问道:“老大,刚才怎么回事啊?”

    “你没发现,这个大厅现在有什么不对劲的吗?”肖遥问道。

    “啊?”方海四下望了望,最后摇了摇头,“没发现哪里不对劲的。”

    “少了个人。”粉蝴蝶冷不丁说道。

    “少了人?少了谁啊?”方海愕然道,“你们可真厉害,少了个人,你们都能看见?”

    “今天的女主角不见了。”肖遥说道。

    “女主角……你是说叶追寻?”方海恍然大悟,一双眼睛到处望着,最后惊讶道,“叶追寻真的不在了……难道她趁乱跑了?”

    他们都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而他们之间的对话,自然也都被方稠文等人听得清清楚楚。

    “是啊,追寻真的不见了。”叶无声的脸色也是大变,满脸的着急。

    方稠文赶紧走到了肖遥的跟前,问道:“你刚才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发现,黑乌乌的一片。”肖遥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方海拉了拉肖遥,小声问道:“肖哥,你真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肖遥苦笑,他知道方海想的是什么。

    在此之前,肖遥是答应了方海,要帮着他搅乱这一次的订婚宴会的,现在叶追寻不见了,方海肯定是觉得自己动了什么手脚,然而,事情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肖遥什么都没做呢。

    方海看肖遥不像在开玩笑,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怪了,那是什么人在帮我……额,不对,这会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叶追寻不想和我订婚,所以溜走了?”

    “没这个可能。”肖遥说道,“如果她真的会溜走,又何必来金玉满堂呢?难道她不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的事情吗?”

    “肖遥,那你的意思是?”方稠文的目光落到了肖遥的身上问道。

    “她应该是被人掳走了。”肖遥说道。

    听到这句话,金玉满堂大厅里的人都倒吸了口冷气。

    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赶来绑架叶追寻的女儿,而且,对方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叶无声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什么?追寻被人掳走了?”叶鳐听到这句话,作势便要离开。

    “你干什么去?”肖遥问道。

    “我要去救她!”叶鳐说。

    “你现在出去,保证什么都看不到了,看对方用的手段,肯定是专业人才,能被你轻易找到?”肖遥嘲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