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这是示威!
    金玉满堂一楼的大厅里,摆放着几十张圆桌,一些面貌姣好的女服务员端着圆盘,盘子里摆放着香槟或者红酒杯,而在大厅的中心,临时搭建了一米高的舞台。

    几十张圆桌前已经坐满了人,有一部分是叶家和方家邀请来的,更多的是自己托关系要来请帖来的,就像苏凛然,他就是求来了一张请帖,对他而言,这是一次机会,只要认识一个人,并且建立起友好的关系,都能让他在安言省混的如鱼得水,而站在他边上的苏浅溪,更是直接穿上了一件低胸晚礼服,脸上也化着淡妆,黑色如同瀑布的长发高高盘起,挂在两只耳朵上的水晶耳环,晶莹剔透。

    八点半一到,在金玉满堂的外面,烟花齐放,夜如白昼。

    而压轴的烟火更是直接拼凑成一行小字:叶小姐生日快乐。

    省城不少不明.真相的围观者纷纷猜测,这叶小姐到底是哪家的大小姐,过个生日竟然有这么大的手笔。

    这一次,前来主持叶追寻生日宴会的主持人,是现在频繁活跃在各大影视节目中的当红小生,李锋。今天的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西装,亚麻色头发打理成当今比较时尚的发型,挺拔的身姿引得不少前来参加宴会的名媛纷纷抛媚眼,并且心中盘算着是不是得找个机会花点钱请这位小帅哥吃顿饭。

    穿着白色百褶裙的叶追寻坐在台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看着四周的眼神都充满了淡漠,这是她过的最不开心的一个生日,哪怕手笔再大,不喜欢又有什么用呢?

    今天晚上的叶追寻,就像悬挂在黑夜中的明月,璀璨夺目,她一出场,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白色抹胸裙,刚刚及膝,露出白皙,富有线条美的小腿,搭配上白色的水晶高跟鞋,时尚简约,却又不失高贵,而耳朵上带着的祖母绿宝石耳环,看上去仿佛还在闪烁着绿莹莹的光泽,头发上的水晶装饰品,也在灯光下散发出纯净的光泽。

    这是一个美女。

    最起码,此刻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

    三五人聚在一起,纷纷赞叹方家公子的运气爆炸。坐在这里的年轻人,也都得到了消息,今天晚上不单单是叶追寻的生日宴会,更是宣布叶追寻和方海婚约的宴会。

    生活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的男男女女公子名媛,绝大部分都是没办法自己抉择自己的幸福,不过他们也不会觉得这是一件多么悲催的事情,既然享受了锦衣玉食,快活了这么多年,过着大多数平头老百姓羡慕不已的生活,就得做好牺牲的准备。哪有什么事情是十全十美的呢?既然得到了这么多,那就得做好失去的准备。

    只是,如果娶到一个丑女,或者是嫁给了一个挫男,那就是一件比较悲剧的事情了,只能说他们的运气不好。现在,方海的运气简直就好到爆了,即便这一次的婚姻是属于家族联姻的,但是,他最起码娶到了一个大美女啊!

    叶追寻这样的女孩,年轻,漂亮,身材好,并且富有活力,有青春气息,也不像别的大家千金那么恃宠而骄,这样的女孩,即便方海一开始不喜欢,结了婚也会爱上的,这简直就是一种幸福啊!很多人都开始羡慕方海了。

    而在大厅的另一侧,距离叶追寻有一段距离的一张圆桌上,宋逸霖戳了戳方海,嘿嘿笑道:“其实这个叶追寻也是个美女啊!你要是真娶了她,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方海看了眼宋逸霖,咬着牙说道:“老宋,这一次我让你来,是希望你也能帮着我摆脱这件事情的,可不是让你来劝我的!”

    宋逸霖耸了耸肩膀,拿了一块西瓜吃着:“其实啊,我说这些也都是为了你好,你想想啊,你以后还能遇到像叶追寻这个漂亮的女孩吗?要是错过了,说不定以后你会后悔呢!”

    “我就是娶个丑八怪,我都不会后悔!”方海沉声说道,“凭什么啊?从我被生下来的那一天,做什么都得经过我爹的批准,我哪怕吃个饭,都得看我爹的脸色,现在,我长这么大了,应该结婚了,即便是结婚的对象,还需要他来帮我挑选?以后我生孩子他是不是也得帮我啊!”

    “啪!”肖遥一巴掌拍在方海脑袋上,哭笑不得,“我说你是不是喝多了,什么混账话都说了。”

    方海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撇着嘴说道:“反正我就是不高兴,肖哥,你是没办法体会我现在的感觉,你看看,今天来的这么多人,他们为的是什么?说句心里话,我根本就不认识几个,他们都是冲着叶家,或者是冲着我爹来的,这算怎么回事啊?我自己的订婚宴,来宾我都不认识几个,你难道就不会觉得非常的奇怪吗?”

    “没觉得啊。”肖遥说道,“这也只能证明,你的交际圈比较小而已。”

    “也不能这么说,如果来的是这些人的儿子,我肯定都认识。”方海说道,“以前看到个笑话,说的是看鸟腿,猜鸟的名字,我肯定是没有这样的本事,但是我能看到他们的儿子,猜出他们的老子。”

    肖遥哈哈大笑。

    李锋站在台上,说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估计都是事先写好的台词,也没有几个人会愿意听。他们等得是一个**,而**,自然就是方海和叶追寻两人之间的婚事了。

    什么生日宴会,那只是挂在摊子前面的羊头而已,谁不知道今天晚上卖的是狗肉呢?

    肖遥喝了口饮料,眯着眼说道:“方海,你以前有没有把哪个女孩子的肚子搞大啊?”

    方海愣了愣:“什么意思?”

    “要是有的话,我倒是不需要想那么多了,有人来捣乱多好啊!”肖遥哈哈笑道。

    方海恍然大悟,一拍脑袋,然后气急败坏跺脚道:“你说的是啊!这种事情我以前怎么就没干过呢?”

    肖遥:“……”

    这时候,两个男人朝着他们走了过来。那这两个男人,肖遥也都认识,正是前段时间在海天市见过面的秦满江和曹浩。

    “你怎么在这?”曹浩直接开口问道,“谁让你进来的?”

    肖遥一愣,问道:“我不能进来吗?”

    “呸!你个小保镖,知道今天是什么场合吗?是你能来的地方?”曹浩还没说话,站在边上的秦满江就率先表达了自己对肖遥的不满。

    “是我让他来的,你们有什么意见?”方海转过身,冷不丁说道。在他们说话之前,方海都是背对着他们坐着的,现在看到方海,曹浩和秦满江的脸色都变了一下。

    “方……方少?”曹浩稍微愣了一下,虽然他是叶家的人,但是他只是旁系而已,而方海,则是方家的大少,方稠文的独自,他站在方海的面前,根本抬不起头。

    要是早点看到方海的话,他们根本就不会过来了。

    “你叫曹浩吧?我知道你。”方海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在和我兄弟聊天,你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屁放完了就快点走。”

    “他是你兄弟?”曹浩的脸色就跟吃了屎一样难看,本来他还打算在自己的地盘上教训下肖遥,但是现在,计划似乎还没有实施,就得宣布破灭了。

    秦满江也有些着急了,指着肖遥,冲着方海说道:“方少,你怎么能和这样的人交朋友呢?”

    “我和什么样的人交朋友,和你有什么关系?”方海似乎有些怒了,他愤怒不是因为秦满江说的话,而是秦满江用手指指着肖遥,这是对肖遥的不尊敬。

    他直接站起身,一把抓住了秦满江伸出来的手指,往下扳着:“你指什么指?我兄弟是你能指的吗?”

    秦满江的脸色一瞬间变成了猪肝色:“疼……疼……方少,您快放手。”

    “我做什么还需要你教我?”方海更不高兴了,不但没有松手,反而加大了力度。

    曹浩在边上急得满头大汗,但是却又不敢出言,就像方海说的那样,方海做什么,还需要他们教训?而且,要是方海真的把他们揍了一顿,估计叶家也不会帮着他出头的,首先是不值得,其次,用不了多久,方海就是叶家的女婿了,也不算是外人,即便叶家护短,也不会找方海的麻烦不是?

    想到这,曹浩觉得简直就是摆放在桌子上的悲剧。

    “住手!”这时候,一个有力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个穿着银白色西装的魁梧男人皱紧眉头,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方海,放开秦满江。”三十来岁的男人沉声说道,声音里好像都带着一定的气势。

    他大步流星,走到了方海的跟前。

    “叶鳐,你是在命令我?我看你是在部队里待得时间太长,脑子都待出毛病了吧?”方海冷笑着说道。

    叫叶鳐的男人眉头一皱:“放肆!”说完,他便伸出手,朝着方海的手腕捏了过来,好在这时候,距离方海最近的宋逸霖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立刻站起身,一巴掌拍在了叶鳐探出来的胳膊上,叶鳐也没想到宋逸霖会忽然伸手,被这刚猛的一掌拍中之后,脚下练练往后退了几步,显些没直接摔在地上。

    他站立原地,眯着眼睛,眼神中精芒点点,盯着宋逸霖。

    “嘿嘿,叶鳐,你再来啊!老子兄弟也在这呢,仗着人多,想欺负我呢?”方海松开了秦满江的手,接着一脚踹在了秦满江的腹部,秦满江被这一脚踹在地上,好半天才爬起来。

    方海的举动,让叶鳐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

    他已经让方海住手了,结果方海还给了秦满江一脚,这是在打他的脸,这是在示威!

    这边的大动作,也将不少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而远处的方稠文和叶家人,都站起身,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方海和叶鳐互相瞪着对方,谁也没有选择退步,这个时候,谁先退步,谁就落了下乘。

    “这是怎么回事?”方稠文到了跟前,沉声说道。

    方海看了眼自己的老爹,没有说话,依旧站如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