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狐朋狗友
    宋逸霖所练得八虎拳,内刚外也刚,气势汹汹,需要的便是强劲的身体和持久的体力,不管从哪个角度说,都不适合李秋月学习,毕竟她是女孩子,其次,想要学习也非常的辛苦,持之以恒的训练,宋逸霖知道,这个千金大小姐肯定也坚持不下来。

    肖遥笑了笑:“我学的是内家功夫,需要从小就开始练习,你也过了练武的年纪了。”

    李秋月听肖遥也这么说,只能叹了口气,不再多言了。

    “我倒是可以教你。”粉蝴蝶忽然开口说道。

    李秋月眼神中精芒一闪,赶紧问道:“真的吗?蝴蝶姐姐,你真的愿意教我啊?”

    粉蝴蝶笑了笑:“是,不过,也还是需要你腾出时间练习的,毕竟不管做什么,都需要时间,也需要下功夫。”

    李秋月使劲点头:“放心吧,我还是能吃苦的!而且现在我也没什么事情要做,每天两个小时的时间对我而言肯定无所谓啊!”

    坐在肖遥身边的小月转过脸看着粉蝴蝶,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动着:“妈妈,我可以学吗?”

    听到小月的话,肖遥和粉蝴蝶都愣了一下,两个人一起望向了小月。

    “小月,你想学武功啊?”肖遥揉着小月的脑袋问道。

    “恩!”小月嘻嘻笑了笑,“等我学好了武功,等爸爸妈妈老了,我就可以保护你们了!”

    小月的话,让肖遥和粉蝴蝶的心中都是一暖。

    “肖遥,不然,以后就让小月跟着我学一些招式吧。”粉蝴蝶说道,“女孩子家家的,有些功夫防身还是挺好的,再说了,小月现在就这么漂亮了,以后长大了肯定更不得了啊!到时候指不定有些坏男生想打小月的注意呢。”

    肖遥听了粉蝴蝶的话有些哭笑不得:“你这想的未免也太远了吧?”

    粉蝴蝶说道:“正好,小月现在就是练武的最好年龄,要是错过了,以后再想学的话,可能就要麻烦很多了。你觉得呢?”

    肖遥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却又说道:“可以教她一些东西,但是需要我来教。”

    “啊?为什么啊?”粉蝴蝶似乎没办法理解肖遥的意思。

    肖遥瞪了粉蝴蝶一眼:“你的那些招式,都是一招毙命的,杀气太重了,小月要是真的跟着你学,没什么好处的。毕竟她现在还小,以后要是真的跟别人有了矛盾,收不住手,直接抹了人家的脖子,那怎么办?”

    粉蝴蝶也觉得肖遥说的,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了。

    小月拉着肖遥的胳膊,笑嘻嘻说道:“爸爸,你真的打算教我吗?”

    “恩……”肖遥刚想说是,但是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道灵光,说道,“也不算是我教,等过两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带你去一座山上见爸爸的爷爷,到时候,就让你跟着他学习,我的爷爷不单单会功夫,还会救命治人呢,你愿意学吗?”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特殊,而且还有很多的仇人,他们没办法对自己下杀手,说不定会打小月的注意,所以让小月跟着自己,绝对不是一件好事,还不如将小月送到天龙山,反正自己的大爷爷在照顾二爷爷之余也还有些时间,可以教教小月,这对小月而言,是一件好事。

    但是,肖遥也有自己的担心,他觉得,自己现在是小月唯一的依靠,这个年纪还小的小姑娘,未必愿意离开自己,和一个糟老头在山上住着。

    不过,让他感到诧异的是,小月重重点了点头:“爸爸,我愿意!”

    粉蝴蝶也为小月的回答感到诧异,问道:“小月,你真的愿意离开爸爸,去山上住?”

    “我……我不想离开爸爸。”小月似乎也有些纠结,但是很快,眼神就变得坚定了,“我不想离开爸爸,但是我想学武功,学医术,我想成为一个厉害的医生,到时候就治好我的奶奶!”

    听到小月的这句话,肖遥和粉蝴蝶的眼神都变得黯淡了许多。

    小月之所以能下定决心,完全是为了她的奶奶而已……

    “小月可真是个好女孩啊。”宋逸霖在边上叹着气,“我以后的女儿要是能像小月这样懂事就好了。”

    李秋月掐了他一把:“你怎么就知道是女儿呢?”

    宋逸霖又嘿嘿笑着。

    这两人一打闹,车厢里原本还有些沉闷的气氛立刻被喜悦冲散了。

    最后,商务车停在了一幢别墅前。

    “这是我家。”方海拉上了手刹说道,“我得先看看我老爹老妈。”

    “恩。”肖遥点了点头,“那你去吧,我们等你好了。”

    “等我干什么?一起进去!”方海苦笑道,“就当是为我壮壮胆吧,你是不知道,虽然我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只要看到我老爹,我就有一种腿软的感觉,连话都说不出来。”

    宋逸霖乐道:“你爹经常打你啊?”

    “还真不是。”方海摇头,“我爹从来没打过我,要是打过,也是十几年前了。”

    “那你还怕他?”宋逸霖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他确实不打我,但是只要我犯了错,就立刻断绝我的零用钱,然后让我进小黑屋子里思过。”方海说道,“我皮糙肉厚的,还真不怕他打我,反正也就疼一会,但是进小黑屋子,还有断绝.经济,这就太狠了!”

    众人都是大笑。

    方家的别墅,很是气派,准确的说,这更是一幢小庄园,当他们的车刚停在门口的时候,电动铁门就已经打开了,两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保安站在门口,走方海等人走到跟前的时候,两人一起弯腰:“少爷好。”

    方海随手将手中的钥匙丢了过去,一个保安就去泊车了。

    在别墅的前面,左边是一片游泳池,而右边,则是一块小鱼塘,站在边上都能看见里面窜动着的鱼苗。

    别墅是欧美式建筑,一共三层,而在别墅前面,种着几棵风景树,倒是个乘凉的好地方。树下面,铺上了草皮花圃。

    别墅的门是开着的,也不知道是原本就开着,还是别墅里的人已经知道方海回来了,所以才开的门。

    走进别墅里,一个穿着佣人服的中年女人就走到了方海的跟前。

    “少爷,你回来了啊?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吗?”中年女人笑着问道。

    “恩,秋姨,我爸在家吗?”方海小声问道。

    “在书房呢。”秋姨说着,又叹了口气,道,“少爷,这一次你得小心点了,老爷似乎挺生气的。”

    “他又生什么气啊?”方海无语道,“我看他简直就是个气筒。”

    肖遥等人都憋着笑。

    “哎,今天晚上你都要订婚了,结果你又跑出去了,老爷找不到你,能不生气吗?”秋姨说着,又凑过了脑袋,小声道,“还有啊,你在海天市做的事情,老爷也都知道了。”

    “他知道了。”这下,方海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了,一脸愤愤道,“肯定是吕重山说的!”

    肖遥笑着说:“人家卖给了你那么大的面子,怎么可能不告诉你家里人呢?他这是邀功,人之常情。”

    方海叹气:“你说的我也明白,我只是没做好心理准备而已。”

    “这还要心理准备?”宋逸霖插嘴道,“你就做好挨骂的准备就好了。”

    方海瞪着他。

    “行了,咱们上楼吧。”方海说道。

    “我们一起上楼?”宋逸霖问道。

    “不然呢?”方海说道,“有外人在,估计我爸也会给我留点面子吧?”

    这下,肖遥等人也都彻底的看出来了,方海是真的挺怕他老爹的,怪不得即便不喜欢那个叶追寻,也不敢公然违抗他老爹许下的婚约。

    这倒是让肖遥等人都有些好奇了,方海简直就是个混不吝,能让他如此忌惮的方稠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一行人,上了楼,最后,停在了书房的门口,方海站在门口,咳嗽了一声,深吸了口气,伸出手敲了敲门。

    “进。”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方海硬着头皮推开了门。

    书房里,一个带着一副老花镜的五十来岁中年男人坐在一张椅子上,手里放着一本书,此时还在看着,手中的钢笔,在看到一些精彩的地方还会划下线做笔记。

    方海等人进来,他头也没抬,但是听到的脚步声多了,他也忍不住抬起了脑袋,发现自己的书房里站着这么多人,脸色稍微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缓和了,盯着方海问道:“你是不是怕我骂你,所以带了些朋友?”

    方海嘿嘿笑着,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哼,你还嫩着呢,跟我玩这一套?”方稠文笑了笑。

    他笑起来,脸上的皱纹也都显了出来。

    “爸,我先介绍一下我的朋友吧,这个是肖遥,然后是粉蝴蝶,宋逸霖,李秋月,还有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叫小月。”

    “叔叔好。”

    “爷爷好!”小月也很乖巧的点了点头。

    方稠文对着他们点了点头,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他站起身,摆了摆手:“大家都先坐下吧。”

    “恩。”书房里,就摆放着黑色真皮沙发。

    个人坐下来之后,方稠文又招了招手,对方海说道:“你过来,坐我跟前。”

    方海硬着头皮,坐在了方稠文书桌前。

    “你好大的胆子!”方海刚坐下,方稠文就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脸上写满了愤怒。

    方稠文拍桌子的时候,方海的身体都颤抖了一下,显些没直接歪倒。

    “哼,你真把你自己当回事了?还敢打警察,让吕重山帮你办事……你有什么资格?你靠的不就是你外公吗?如果不是因为你外公是安言省的一把手,人家吕重山会搭理你?”方稠文冷声说道,“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就为了你的那些狐朋狗友?”

    方海本来一直都是低着脑袋拎着耳朵受训的,但是听到最后一句话,他“嚯”的站起身:“爸,肖遥不是狐朋狗友,他是我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