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手笔的龙虎堂
    武惊天的招式都是最直接明了的,大开大合,招招凶险,但是肖遥却感觉武惊天的身上没有半点杀气。

    很快肖遥也就想明白了,毕竟这个叫武惊天的家伙是从部队里走出来的,部队里,哪有什么花拳绣腿或者是以武会友,有的就是战场厮杀,有的便是一招毙命,毕竟上了战场,不弄死敌人,就会被敌人弄死,武惊天学的,自然也都是杀人技,可见,武惊天在和肖遥动手的时候已经留情了很多,最起码不是那种一招毙命的招式。

    武惊天的底子很不错,无论是在速度上还是力道上,都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能将外家功夫练到如此地步,最起码都需要三四十年,但是看武惊天的年纪,恐怕还不到三十吧?

    看来,这个叫武惊天的家伙,也算得上是奇才了。

    武惊天的拳法有迹可循,有模有样,而且拳路刚猛,进退有致,虽然他的拳法大开大合,毫无顾忌,但是却又心思缜密到了极点,每一拳都能封住肖遥的退路。

    肖遥不急不忙,身体左右摇晃,尽量不去和武惊天硬碰硬,和一个外家高手硬碰硬,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

    他就像漂在海上的舟,波浪推来,他便漂开,琢磨不定。

    武惊天挥出了三十六拳,拳风阵阵,距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粉蝴蝶等人都能感受到一阵微风拂过。

    肖遥闪躲了三十六步,往前走,往后走,往左走,往右走,但是每一步却都有自己的规律,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标准,和其余的三十五步所移动的距离似乎都是一样的,三十六步之后,他的身体不偏不移,依然站在原先的那个点。

    他就像棵草,风吹他便弯了腰。

    “你能不躲吗?”武惊天收回了拳头,站在原地喘了口粗气,盯着肖遥没好气道。

    “为什么?”肖遥看着武惊天,问道。

    武惊天抓了抓脑袋:“都说好了要比试的,你老是这么躲,我们还怎么比啊?”

    “如果还是这样下去的话,最后输掉的人是你。”肖遥看着武惊天,笑着说道,“你坚持不了多久了,你挥出了三十六拳,但是却连我的衣服都没有碰到过,再给你三十六拳也是一样,再给你七十二拳也还是一样,但是……你能继续挥七十二拳吗?”

    肖遥如此说,武惊天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

    肖遥的话,就像一把利刃,毫不留情的刺进了武惊天的心脏里。

    是的,在这么下去,武惊天必输无疑,他的招式本来便挥劲如流水,他不是永动机,他是个人,活生生的人,所以他也会累,就像先前,三十六拳之后,他气都喘不匀了,但是肖遥的脸色却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肖遥只是走了三十六步而已,他怎么会累呢?

    武惊天脸上火辣辣的,尴尬不已都不知道继续说些什么了。

    郭受在后面扯着嗓门说道:“天哥,别理他!你看他扭扭咧咧的,像个娘们一样,嘿嘿,他说你输了你就输了?我看他就是怕你了,不敢和你硬碰硬!”

    武惊天都没理郭受,这小子压根什么都不懂,只是想要帮着他收回一些面子而已。

    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现在他是处于下风的啊!这么做也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反而更加没面子。

    武惊天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不错,在这么下去的话,我确实会输,但是如果我不攻击了,那岂不是没有输赢了?”他咬准了肖遥不敢和自己硬碰硬。

    他觉得,虽然自己没办法伤害到肖遥,但是肖遥也不敢贸然出手不是?所以,只要他现在收手,他就肯定立于不败之地。

    肖遥看着武惊天,忽然笑了出来。

    武惊天微微一怔,肖遥的笑,让他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非常的不安!

    于此同时,肖遥已经大步朝着他冲了过来,速度飞快,一道强劲的风都已经逼的武惊天不得不往后退了一步。

    他脸色大变,眼神中也流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眨眼间,武惊天觉得眼前一花,胸口就传来了一阵剧痛,一股内劲直接透过皮肤,仿佛贯穿了自己的五脏六腑,但是那种疼痛却又转瞬即逝,不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往后倒飞了出去,最后重重摔在了木地板上,发出“咣当”一声巨响,引得周围人瞩目围观。

    “天哥!”郭受一阵惊讶,然后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冲到了武惊天的跟前,伸出手将武惊天搀扶了起来,接着瞪大眼睛看着肖遥,怒不可遏,“要是天哥受了伤,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呸!郭胖子,你还真把你当回事啊?我兄弟是你能警告的?”听到郭胖子警告肖遥,方海一阵愤怒,直接指着郭胖子的鼻子骂了回去。

    郭胖子是真的有些后怕了,这一次,武惊天之所以能来省城就是因为他的邀请,要是武惊天在省城出了什么问题,那武家肯定会迁怒于郭家。

    一想到这些,郭胖子的脑门上汗珠就簌簌往下落着。

    “行了,小受,我没什么事。”武惊天摆了摆手,瞪了眼郭受,没好气道,“人家已经留手了,否则的话,你以为我还能爬起来吗?”

    郭受被武惊天这一训斥,顿时没了声音,赶紧低着脑袋不敢多言了。

    武惊天转过脸,看着肖遥,拱了拱手,一脸真切笑容:“多谢手下留情了。”

    “我和你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好端端的,还能要了你的命不成?”肖遥笑着说道。

    武惊天笑了笑,倒是也没再多说什么,稍微沉默了一下之后,才开口说道:“这样吧,反正龙虎堂也挺大的,要是兄弟不嫌弃,就和我们一起吃顿饭,可以吗?”

    说完,他生怕肖遥拒绝,又赶紧说道:“我是真心希望能邀请你们吃顿饭的,哪怕就是为了表示我的感谢,可以吗?”

    肖遥苦笑,转脸看了眼方海,方海发现肖遥看着他,赶紧耸了耸肩膀:“我是无所谓,反正有个地方张嘴就可以了。”

    得,这话先前是肖遥说的,这么快他就活学活用了。

    方海既然都已经这么说了,肖遥也只能点头:“那就谢谢你们请客了。”

    “哈哈!那我们就走吧!”武惊天倒是个爽快的人,可能部队里走出来的人都是这样的直爽,先前发生的那些不愉快,武惊天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看他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做作。

    一行人,立刻上了楼。

    龙虎堂在三楼,在包厢的木门上,都一副木雕。

    包厢门是缕空的,雕刻着盘踞而上的一条五爪金龙,器宇轩昂,腾云驾雾,身体微微弯曲,龙须仿佛还在空中飘扬,它的脑袋微微往下探着。

    一头身形巨大的老虎,正趴在一颗石头上,抬着脑袋与其对视,即便隔空,但是仿佛空气中都弥漫着杀气,虎身上的花纹仿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两只爪子搭在石头上,拉直了身子,看上去怒容满面。

    “雕刻的人,一定是个大师级别的。”肖遥感叹道。

    听到肖遥的这番话,一边的方海嘿嘿笑道:“肖哥,还真让你说对了,雕刻的人啊,确实是在华夏享有盛名的人,而且,这还是他的封刀之作,毕竟年纪大了,眼睛花了,手也开始抖了,你知道,这就门值多少钱吗?”

    “最起码,九百三十八万。”肖遥笑着说道。

    方海听到了肖遥的话,稍微愣了一下,接着,眼神中就流露出了惊愕的神色,当初这木门刚雕刻好的时候,方稠文就问过那个老人,木门的价值如何,老人当时说的是:九百三十九万。

    和肖遥的报价,竟然只差了一万块钱,更重要的是,两个人都准确到了这个地步,方海简直有些没办法理解了。

    “行了,进去吧,一扇破门而已,有什么好研究的啊?”粉蝴蝶撇了撇嘴说道。

    肖遥哭笑不得,这扇门都有可能成为传世之作,到了粉蝴蝶的嘴里,怎么就成了一扇破门呢?

    不过,肖遥的心里也确实非常的惊讶,光这一扇门,就已经价值千万了,这龙虎堂还真是不一般啊。

    推开门,一股清香就飘了过来。肖遥仔细嗅了嗅,最后目光落到了桌子上的铜制香炉上,香炉的造型比较独特,三足,上面雕刻着几只猛兽,也不知道里面在烧着什么香,总之闻上去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宁静了一般。

    四面墙上,摆放着不少副字画,不过肖遥对那些倒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将目光落到了摆放在墙角的大花盆上。

    肖遥走到了跟前,蹲下身,仔细嗅了嗅,然后手在土里拨了拨,转过脸看着方海问道:“这里面为什么要种着一株人参啊?”

    “人参?”方海稍微愣了一下,问道,“这是人参啊?我以前还真不知道。”

    “这株人参,差不多有五百年了。”肖遥笑了笑,“一般超过百年的人参,都会被珍藏起来,而且药用价值已经非常珍贵了,看来,你们方家还真是大手笔呢。”

    “反正我老子能赚钱,不差钱,肖哥,你要是觉得不错的话,等会就把花盆抱回去呗!这里面你喜欢啥都能弄走,除了那扇门,我爹说了,那扇门是那个老头的封刀之作。绝对不能卖了。”方海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虽然这人参还算珍贵,但是对于见过不少千年人参的肖遥而言,也就是那样吧。

    看了一会,肖遥也就收回了目光,坐在了椅子上,随后便开始点菜,菜单到了武惊天那里,倒是什么菜都没点,直接点了三瓶茅台酒,等递过菜单之后,他才对肖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比较喜欢喝酒,但是在部队里,我老爹不给我喝,所以现在好不容易能出来一趟了,我想过过硬。”

    肖遥哑然失笑,点了点头。军令如山,在部队里不给喝酒是正常的,但是肖遥就想不明白了,这个家伙是哪来的酒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