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不介意把你手剁下来!
    肖遥的话说完,宋逸霖等人都忍不住乐了,肖遥说的不错,最起码方海和那个叫叶追寻的女孩算得上是心有灵犀了,两个人的想法一样,甚至连找来帮忙的人都是一样的。

    “哼,我还没嫌弃她呢,她倒是先嫌弃我了。”方海显得有些不高兴,一拍桌子,“肖哥,你可一定要捣乱,这样的女人我要是真的娶回家,以后不得是大麻烦了?您必须要帮忙!”

    肖遥讪笑道:“我怎么觉得,我有点煽风点火的嫌疑啊?”

    李茹看着肖遥,语气古怪道:“我觉得你就是在捣乱的,你该不会是看上那个叶追寻了,所以才想出这样的法子吧?”

    肖遥看了李茹一眼,笑着说道:“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呢?”

    李茹闻言一愣,看着肖遥,略显疑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和我一样?”

    “切,你不就是喜欢上了宋逸霖,所以才一心想要拆散你妹妹和宋逸霖吗?是不是想等着他们结束了之后,你在抓住机会趁人之危?这样的事情啊,我估计全世界也就你能做出来,可不要把我想的和你一样。”

    听到这句话,李茹气的脸都黑了,她一拍桌子站起身:“肖遥,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凭什么这么污蔑我?”

    肖遥咳嗽了一声:“难道不是吗?要不是这样的话你为什么非得跟着宋逸霖和李秋月啊?不就是想要当电灯泡吗?”

    “我没这个意思!”李茹气的脖子都红了。

    “不是这个意思?那你倒是走啊!”肖遥吃着烤串说道。

    “哼,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说完,李茹就直接转过身,走到了门口,并且伸出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回家了。

    肖遥傻愣了很久,一双眼睛都瞪圆了,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问道:“这还真走了?”

    宋逸霖和李秋月两人脸上的表情比肖遥还要愕然,其实他们两个人约会,后面跟着个李茹确实是挺别扭的,所以,李秋月和宋逸霖也想了不少办法,希望能把李茹给弄走,但是最后那些计划全部都以失败告终,因为李茹软硬不吃,但是现在,就是被肖遥这么一挤兑,她就转身离开了,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宋逸霖使劲咽了口口水,道:“她是不是有病啊?”

    李秋月使劲扭了下宋逸霖的胳膊,疼的他龇牙咧嘴:“不准这么说我姐!”

    宋逸霖无奈耸着肩膀:“但是我说的都是事实啊!肖哥就随便说两句,她就走了?”

    方海摸了摸下巴,最后一拍手,故作深沉道:“凭借着我对女人的了解和我纵横花丛多年的经验,这只能有两种可能,第一,她是被肖哥说中了心事,她本来就很喜欢宋逸霖,所以现在心里的想法被肖哥说中了,恼羞成怒了。”

    “这不可能,她要是能喜欢我,还能把我打得皮青脸肿的?还有,我能感觉的到,她从来就没正眼瞧过我,似乎在她的世界里,连她都打不过的男人,活该一辈子都得被她瞧不起。”宋逸霖说道。

    李秋月也点了点头:“是啊,我了解我姐,她只喜欢比她强的男人。”

    “嘿嘿,那就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了。”方海乐道,“她是喜欢肖哥的,所以,才急忙想要撇清自己和老宋之间的关系。”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肖遥的身上,包括李潇潇。

    “这也不可能,我和她还没见过几次面,而且上次我还和她动过手。”肖遥摇头。

    “那你最后是不是赢了?”方海问道。

    “是啊。怎么了?”肖遥问道。

    “那不就得了,你是个比她要强的男人。”方海说道。

    肖遥顿时尴尬不已,而宋逸霖和李秋月则笑眯眯地看着肖遥,不怀好意。

    “得了你,别在这装什么情圣了,你要是真有本事,就自己去把叶追寻的事情摆平了,别来麻烦我。”肖遥没好气道。

    方海指了指肖遥,转脸对宋逸霖说:“看到没?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恼羞成怒。”

    肖遥:“……”

    这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衬衫搭配着牛仔裤,背着一个黑色背包的女孩走到了摊子前,嘴里说着:“对不起啊,老板,我今天来迟了。”

    “哦,没什么,赶紧准备一下,把那边的几张桌子收拾出来,还有,将这二十根烤串送到三号桌去。”老板点了点头,看了眼女孩说道。

    “恩恩好。”女孩赶紧点头,放下了自己的背包,端起了铁盘子里的烤串,朝着肖遥走了过来。

    “您好,这是你们的……咦?肖遥,李董,你们也在这啊?”女孩看到肖遥和李潇潇,很是惊讶。

    “刘纯?”李潇潇也稍微惊讶了一下,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刘纯有些尴尬,搓着手:“我在这打工。”

    “恩?你不是还在李氏集团吗?怎么好好地来这里打工了啊?”李潇潇问道。

    肖遥也是有些好奇:“难道你不干了?”

    “不是不是。”刘纯赶紧要头,“我还在李氏集团工作呢,只是我还在实习期,一个月就一千块钱的工资,没办法只能在晚上找份工作,多挣点钱了,否则的话,一千块钱还不够我交房租的。”

    听到这,李潇潇和肖遥才恍然大悟。

    刘纯这个时候也尴尬不已,她也没想到,自己在烧烤摊打工竟然会被自己的老板还有肖遥瞧见。

    “恩……这样啊。”李潇潇点了点头。

    “刘纯,你快点啊!”老板看到刘纯在一张桌子上停了下来,还在和客人聊天略显不满。

    “哦!来了!”刘纯应了一声,将盘子放下之后,转身就离开,去收拾另外的桌子了。

    方海看了眼刘纯的方向,道:“这姑娘,长得也挺不错啊!”

    肖遥瞪了她一眼:“人家是好女孩,你可别打主意了。”

    方海满脸的委屈:“肖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啊!我也是好男孩啊!纯洁的像纸一样呢!”

    宋逸霖笑道:“却是像纸,用过的卫生纸吧?”

    方海等着宋逸霖:“我们现在还在吃饭呢,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啊?”

    宋逸霖嘿嘿笑着。

    肖遥看了眼刘纯的方向,微微叹了口气。这是一个好女孩,这句话也是他的心里话。凭借着刘纯的长相,在公司里她的追求者很多,肖遥相信,只要刘纯愿意,想要找个有钱人做男朋友根本没什么难度,但是刘纯却并没有这么做,依然在坚持着自己的梦想,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单凭这一点,就值得肖遥去敬佩她。

    世界上有梦想的人很多,但是能坚持到最后的又有几个呢?

    李潇潇看了眼肖遥,小声说道:“明天我会和人事部说一下,让刘纯转正的。”

    肖遥一愣,笑了笑,感激看着李潇潇:“谢谢了。”

    李潇潇也笑着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不是个滋味,因为……他是为了别的女孩谢自己的。

    “刘纯,赶紧再去把这五瓶啤酒送到五号桌去。”刘纯刚收拾好两张桌子,还没来得及休息老板就有开口了。

    “哦,好!”刘纯点了点头,一只手拎着两瓶啤酒,走到了五号桌子前,又跑了第二趟,将第五瓶啤酒也递了过去,不过刚打算走的时候,手腕却被五号桌的客人拽住了。

    “嘿嘿,小姑娘,别那么着急走啊,不然陪我们喝一杯吧?咱们做个朋友怎么样?”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身材略微肥胖,头发稍显稀疏,一双贼目不停在刘纯的身上打着转,最后索性毫不掩饰的望着刘纯胸口凸出的敏感地方,一双咸猪手在刘纯的手上不停的揩着油,脸上的笑容旁人一看就知道他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先生,我不喝酒,我还要去工作。”刘纯脸色通红,想要抽开自己的手,但是无奈对方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纵使刘纯使出了吃奶的劲,也没办法将自己的手从对方的手中抽出来,只能干着急。她的心里只能祈祷着,祈祷着肖遥不要看到这一幕,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丢人了。

    “不会喝酒?”中年男人直乐,“没事,不会喝,咱们可以慢慢学嘛!我教你啊?”其实他心里想的是,不会喝酒多好啊?要是你太能喝,那不是很没意思吗?

    坐在中年男人对面的一个光头壮汉心里羡慕不已,心里后悔万分,想着要是早知道能这样的话,自己就该先下手的,现在好了,给自己这个朋友先得手了,看着小姑娘的手那么软,摸起来一定很舒服吧?

    一想到这些,他就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最后,他也下了狠心,伸出了自己的手,朝着刘纯穿着牛仔裤的腿探了过去。

    “啊!”刘纯被吓了一大跳,赶紧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光头壮汉的咸猪手。

    她的做法,让光头壮汉勃然大怒,心里想着凭什么啊?凭什么自己哥们都能摸了,自己还不能碰碰大腿啊?

    想到这,他直接站起了身,再次伸出手,朝着刘纯逼近,刘纯又气又羞,无奈自己的一只手还被中年男人拽着,想要继续往后退都没有办法。

    光头壮汉眼见近在咫尺,口水都快留在了地上,就在快要得手的时候,他的手腕被忽然探过来的一只手紧紧掐住。

    “啊!”光头男人发出了一声惨叫,他觉得自己的手骨都快要被对方给捏碎了。他抬起脑袋,看着掐着自己手腕的男人,歇斯底里道,“疼,疼……快点放手!”

    “知道疼了?”肖遥冷声道,“我还以为你喝多了呢?”说完,他便松开了手,可是光头壮汉原本就在拉扯着,肖遥这招呼都不打直接松开手,光头壮汉连连往后退了几步最后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又发出了一声哀嚎。

    肖遥转过脸,看着那个中年男人:“如果你还不松手的话,我不介意把你的手剁下来。”

    中年男人先是一愣,接着又借着酒劲壮着胆子道:“你吓唬谁呢?”

    肖遥狞笑,再次伸出手,化拳为掌,劈在了中年男人的手腕上,骨骼断裂的“咔嚓”声之后,又是一声哀嚎响起。

    中年男人抱着自己右手的手腕,又蹦又跳,痛苦嚎叫,听上去颇有些凄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