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奇葩的请求
    方海进了审讯室,怒气冲冲到了周伟雄的跟前。

    “方少,您怎么来了?”周伟雄略显诧异,方海是安言省第一公子哥,他作为省城的警察厅厅长,不可能不认识这位太子爷,再加上他也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此时方海脸上所展现出的愤怒,让他颇为胆寒。

    “妈的。”方海直接踹出了一脚,稳稳踢在了周伟雄的腹部,周伟雄没有防备,被这一脚踹飞了出去,摔在地上抱着肚子,弓着腰的样子就像一只被烧红了的虾。

    他的脑门上满是汗珠,差不多折腾了有半分钟才慢慢缓过气,差点没直接憋死过去。

    “你他妈找死!”方海恶狠狠瞪着躺在地上的周伟雄。

    周伟雄连大气都不敢出,深怕自己再说一句话惹得方海不高兴,方海就又会冲上来给他来上几脚。

    而跟着周伟雄一定过来的严浩等人,此时也都傻了眼。

    “看什么看?把你的枪收起来!”方海盯着严浩道。

    严浩没有说话,也没有放下枪,手中的枪已经是他最后的依仗了。

    “成,有个性。”方海见自己的话没有起到作用,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残忍的微笑,他一步步朝着严浩逼近。

    “你想干什么?”严浩往后退了一步,这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

    “开枪啊,你有种就对我开枪啊!”方海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冲着严浩说道,“赶紧开枪啊!”

    严浩握着枪的手不停地颤抖着,眼前这位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如果他真的开了枪,即便没有伤到方海,估计下场也会很难看。

    “你不敢?”方海说话间,已经走到了严浩的跟前,伸出手一把握住了严浩的手腕,紧接着用力往下一扭,拽过了手枪,同时指着严浩。

    严浩的脑门上露出了豆大的汗珠。

    “方少,不能开枪!”

    “方少,您可不能冲动啊!”吕重山简直欲哭无泪了,要是方海真的开了枪,估计方海的外公肯定会把自己的皮被剥了!

    方海没有说话,他双眼死死盯着严浩。

    “方海,别开枪,别冲动了。”肖遥适时说道。

    谁也没理的方海这时候却转过了脸看着肖遥,嘿嘿笑了笑:“没事,我就是吓唬吓唬他。”

    肖遥哭笑不得,但是内心却又很是感动。如果现在严浩真的冲动对方海开了枪,那麻烦可就大了。虽然方海比较虎,但是并不代表他傻,他也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

    肖遥也是个有感情的人,方海的举动,让他心里流过了一团暖流。

    这就是兄弟!

    “肖哥,你没事吧?”方海将手枪扔到了一边,走到了肖遥的跟前,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关切问道。

    “没什么大事。”肖遥裂开嘴笑了笑,但是先前大熊那几拳头,还真让他感觉有些闷气,毕竟他也不是铁打的。

    看到肖遥的脸色略显苍白,方海的脸色就再次阴沉了下来。

    “吕叔叔,我想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处理吧?”方海看了眼吕重山说道。

    吕重山重重点了点头,本来他之所以愿意来,也就是想要还了李老爷子的人情,但是现在,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叫肖遥的男人,不但是李老爷子的子侄,和方海还有很深的关系,否则的话,方海也不会做出这个冲动的事情。

    就凭借着方海的身份,吕重山就不得不对肖遥笑脸相待。

    “走了,哥们,咱们去医院检查检查。”方海缠着肖遥的胳膊说道。

    肖遥笑了笑:“没事,我自己就是个医生,你忘了?”

    方海这才想了起来,嘿嘿笑了笑。

    李潇潇快步走到了肖遥的跟前,伸出手搀扶住了肖遥的另外一条胳膊,这让肖遥有些哭笑不得了:“我真没什么事情,你们别这样成不,弄得我自己都快觉得我自己是不是不行了。”

    方海嘿嘿笑道:“这不证明嫂子关心你嘛!”

    李潇潇脸一红,瞪着方海:“我可不是嫂子。”

    “哦,对对对,还没结婚呢,我啊,就是太心急了。”方海赶紧点头。

    他这句话一说,李潇潇的脸就更红了,肖遥也瞪了方海一眼,方海哪里会看不出其中端倪,只是嘿嘿笑着,也什么都不说。他觉得,李潇潇和肖遥之间也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情了,还是需要别人推波助澜的。

    方海觉得,这样的任务自己绝对能完成!

    肖遥走到了秦雪跟前的时候,抬起脑袋看着秦雪,眯了眯眼睛,露出了真诚的微笑:“谢谢你。”

    秦雪满脸惭愧:“要不是我把你带到警察局来,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你没必要和我说谢谢。”

    “先前的情况我都知道,你没办法不把我带回来,我理解你。”肖遥认真说道。

    在西装店门口的时候,因为莫成飞的煽风点火,围观者的目光都在秦雪的身上,秦雪也顶了很大的压力,如果她不把肖遥带回警察局的话,都不知道那些围观者会如何定下结论。

    听到肖遥这么说,秦雪也很是感激的说道:“那我也谢谢你对我的理解。”

    肖遥笑着无言,三个人一起走出了审讯室。

    等肖遥走了之后,吕重山才咳嗽了一声,现在,是他该说话的时候了。

    周伟雄慢腾腾站了起来,接触到吕重山冰冷的目光之后,身体又颤抖了一下,他在盘算着,自己这个时候是不是该躺在地上继续装死。

    吕重山迈开脚步,一步步走到了周伟雄的跟前。

    “周伟雄,我就问你一句话,谁让你这么干的。”吕重山说话的声音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沉重,如山。

    周伟雄低着脑袋,避开了吕重山闪烁着锋芒的眼神,小声说道:“莫家。”

    “莫家?”吕重山一愣,眉头也皱了起来,“莫强求的那个莫家?”

    “是。”周伟雄叹气。

    吕重山也有些为难了。

    本来他还想着,将这一次牵连到的人全部整治一番,但是现在这件事情牵扯到了莫强求,那就变得麻烦了很多。海天市虽然不是省城,但是毕竟是安言省经济发展中心城市,而莫家的企业不单单是在海天市占有地位,在周边城市,也辐射了很大的能量场,如果想要将莫家连根拔起,那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是非常庞大的。

    更重要的是,如果真的将莫家给连根拔起了,到时候所出现的后果,也不是吕重山一个人能承担的,牵一发而动全身,莫家不单单只是莫家,在莫家的身后,也站着不少人,就像李老爷子能找到自己,难道莫强求就找不到别人了?

    李老爷子走到了吕重山的跟前,压低嗓子,慢条斯理道:“莫家的事情,我相信我能解决好的。”

    听到李老爷子的这句话,吕重山如释负重。他在官场上行走,时刻都要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现在就因为这件事情去找莫家的麻烦大动干戈,肯定会牵扯到一些重要的人,而李老爷子愿意将这个麻烦揽到他的身上,这对吕重山而言,也是一种解脱。

    毕竟先前,吕重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已经问出了那句话,又从周伟雄的口中得到了答案,如果他什么都不做,那他多没面子啊?别人肯定都会觉得他无作为,害怕莫家,现在好了,李老爷子开口了,他也不需要再有那样的担忧了。

    吕重山知道,自己又欠下了李老爷子一个人情。

    “周伟雄,跟我回省城吧。”吕重山看着周伟雄说道。

    周伟雄的灰头土脸,点着脑袋,他知道,等自己跟着吕重山回到省城之后,等带着他的就是一场浩大的劫难了……

    走出了警察局,肖遥舒展开胳膊,长长吸了口气。

    他觉得,警察局外面的空气都是新鲜的。

    “你真没事?不需要去医院?”李潇潇显然还是不太放心肖遥的身体。

    “真没事,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肖遥看了眼李潇潇,“倒是我破坏了你原本要参加的宴会。”

    “宴会不重要。”李潇潇说道。

    方海吹了声口哨:“是啊,宴会哪里有你重要啊?”

    李潇潇又瞪了他一眼:“不说话不会死!”

    方海哭丧着脸,欲哭无泪:“肖哥,你快管管你媳妇……”

    肖遥苦笑,但是为了避免李潇潇的尴尬,还是迅速转移了个话题,对方海问道:“你怎么也来了?难道是潇潇去找你的?”

    “这倒不是。”方海摇了摇头,“这一次,纯属偶遇。”说着,方海又看了眼李潇潇,道,“我说嫂子,你这么干未免也太不地道了吧?”

    “怎么了?”李潇潇一脸的迷茫,因为有些好奇,所以都没来得及计较方海对自己的称呼。

    “我兄弟有了事情,你不先打电话给我,反而去找吕重山那个老狐狸,可不就是不地道吗?”方海幽怨道。

    李潇潇笑了笑。

    方海忽然想起了什么,抓住了肖遥的胳膊,说道:“哥,我忽然想起来了,有件事情得你帮我!”

    肖遥一愣,问道:“什么事情?”

    “后天,我要和别人订婚……”

    方海刚说着,肖遥就惊讶道:“你要订婚了?这可是大事啊,成,我肯定帮你忙,是帮你放炮还是帮你烧饭,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对了,你怎么之前也没跟我和老宋说过啊?也太地道了,更气人的是,你在此之前还跟我说你没有女朋友,要不要脸了?”

    方海看着肖遥,脸上的笑容简直比哭还要难看。

    “肖哥,我不需要你帮我做饭,也不需要你帮我放炮,我希望你能在我订婚的那天……想办法大闹订婚现场!”方海认真说道。

    肖遥:“……”

    他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哥们,我长这么大了,也有不少人提出要我帮忙,但是……你这是最奇葩的!”肖遥好半天才换过了气,“我说你的脑子是不是有泡啊?是你订婚啊,不是你前女友订婚,更不是你的敌人订婚,你让我去捣乱?”

    方海叹了口气:“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得,先找老宋出来,咱们三个人喝酒去,我再跟你们仔细说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