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好大的威风
    严浩举着枪,指着肖遥,脸上的微笑写满了得意。

    那几个被肖遥打倒在地的警察,一个个也都爬了起来。

    “妈的,小子,你继续狂啊!”大块头走到了肖遥的跟前,一拳头打在了肖遥的背上,这一拳几乎包含他全部力气,也是发泄出心中郁闷之气。

    肖遥被这一拳头打的倒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了身体。

    “嘿嘿,你还手啊!你不是很能打的吗?打啊!”大块头阴笑说道。

    肖遥眯着眼睛,眼神中杀机浮现,死死盯着大块头。

    大块头被肖遥这样盯着,入坠冰窖,他觉得被肖遥这样盯着,就像是被一只凶猛的野兽当成了即将到嘴的猎物一样,这让他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眼神如刀,直捅心脏。

    大熊打了个寒噤,咽了口口水,硬气道:“看什么看?妈的,是不是觉得老子对你太仁慈了?”

    说完这句话,他又冲到了肖遥的跟前,再次挥出了拳头,砸在了肖遥的腹部,肖遥再次往后退了好几步,险些脚下一滑摔倒。

    这是对他的侮辱,最起码在肖遥自己看来,这个叫大熊的男人实在侮辱他。

    “你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肖遥的声音都透露出了一股寒气。

    严浩裹紧了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审讯室里的温度下降了好久,就跟开了空调一样。

    一直以来,都是严浩欺负别人,但是这一次他觉得自己被别人欺负了,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小毛头欺负了。

    这让严浩觉得,这也是对他的侮辱。

    “不要停,继续打,我倒是想要看看,他的骨头到底有多硬。”严浩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盯着肖遥,对大熊说道。

    大熊重重点了点头,嘿嘿笑道:“好嘞,这就交给我了!”

    他觉得,打人什么的最喜欢了,特别是打一个自己讨厌的人。

    大熊的话音刚刚落下,他就朝着肖遥再次冲了过来。

    他的身材比较壮,速度就慢了一些,等到他冲到肖遥跟前的时候,肖遥的嘴角忽然浮现了一丝冷笑。

    大熊看见了这个笑容,他出拳的速度都慢了一些。

    “咔!”肖遥一只手快速抓起了先前的咖啡杯,挡在了的面前,大熊的拳头将玻璃杯直接轰碎,咖啡倾倒在他的手上,水珠沿着手臂像只吸附在墙壁上的壁虎一样动着。

    “好拳!”有个警察拍案而起。

    “是啊,大熊的拳风果然刚猛!”另一名警察也是赞不绝口。

    大熊真想骂娘,难道你们就没有看到老子的手已经破了吗?

    严浩眼神中寒芒一闪:“你敢动手?”他的手指放在了扳机上。

    肖遥冷笑了一声,抓住了还站在自己跟前的大熊,将大熊拉到了自己的跟前,而另外一只手握着已经咖啡杯的碎片,玻璃抵在了大熊的脖子上。

    “放开大熊!”

    “放开他!否则我就开枪了!”剩下那几个警察,脸色都变了。

    大熊脸白如纸,他能感觉得到,玻璃尖锐的口子已经划破了自己的皮肤,在往下刺一点,恐怕明天的新闻就是:警察在审讯室被犯人割喉。

    他不想看到那样的新闻,要是真有那样的新闻,他也看不到了。

    他的双腿不停的颤抖着,来了一阵尿意。

    “小兄弟,你……你放开我,要是我真的死了,你也活不了。”大熊颤抖着声音说道。

    “你刚才可不是叫我小兄弟的。”肖遥冷笑说道,“再说了,即便我真的死了,不是还拉了个垫背的吗?我觉得我不亏。”

    大熊心说,但是我亏啊!

    严浩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眼神冷冽。

    “放开他,我数三个数。”严浩说道。

    “队长,你想干什么?”大熊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的队长似乎根本就没打算救下自己,他更想让子弹从自己的身体里横穿而过,打在肖遥的心脏上。

    “放心吧,大熊,不会有事的。”严浩笑着说道,“因公殉职,你的家属也会得到一笔抚恤金。”

    要不是因为大熊此时还被肖遥挟持着,他一定会冲上去把严浩放在地上狠狠地踩几脚。

    因公殉职?这说的还是人话吗?妈蛋,我家属不想要这笔抚恤金,还是让你爹娘拿你的那份吧!

    就在这时候,审讯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你们在干什么!”冲进来的秦雪脸色大变,赶紧走到了跟前,并且挡在了肖遥的跟前,怒视着严浩,“严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没看到我的人被他挟持了吗?”严浩说道。

    秦雪看了眼肖遥,眼神中也有些疑惑。

    “他们先动的手。”肖遥简单说道。

    他本来都没有向秦雪解释的必要,因为他知道,秦雪在这个时候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他觉得,秦雪现在最起码是真的关心自己。

    “你先放开他吧,肖遥,这对你没好处的。”秦雪咬着嘴唇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

    秦雪有些不解:“你难道想要和他们作对吗?”

    肖遥转过脸,看着她:“不是我想要和他们作对,是他们想要和我过不去,即便我放了他,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你还没明白吗?”

    秦雪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

    忽然间,她掏出了自己腰间的配枪。

    枪口直指严浩。

    严浩脸色一变,肖遥也略显诧异。

    “严队长,放下你的枪。”秦雪阴沉着脸说道。

    严浩的脑门上流下了汗珠,这是他绝对没想到的,秦雪,这个小警察,竟然敢拿枪指着自己?难道她也疯了吗?

    在此之前,他只是觉得肖遥是个比较疯狂的人,但是却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比肖遥更加疯狂的人,秦雪这样等于是将她的前程都给毁了!

    “我再说一遍,放下枪。”秦雪说道。

    严浩没有听秦雪的话放下枪,但是他握着枪的胳膊不停的颤抖着。

    肖遥深吸了口气。

    “秦雪,这不关你的事情。”肖遥说道。他现在自身难保,更不想把秦雪拖下水。

    “这就关我的事情!你是我带回来的。”秦雪钻了牛角尖,对肖遥的话置之不理。

    肖遥苦笑。

    这个时候,周伟雄也带着一批警察走了进来。

    看到眼前这一幕,他先是疑惑了一阵,接着就是震怒。

    “好啊,嫌疑犯竟然敢袭警,挟持警察,好大的胆子!严浩,你还在等什么?就地击毙了!”周伟雄开口说道。

    严浩苦笑,不过也没说话。

    “秦雪,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指错人了?”周伟雄见秦雪的枪指着严浩,不由问道。

    “没有。”秦雪冷哼了一声,“他们私自对肖遥用刑,肖遥忍无可忍才反抗的。”其实,她也不知道先前倒带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知道,肖遥其实是一个比较能沉得住气的人,除非是把肖遥逼的太紧了,否则的话,肖遥也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

    带着海天市警察局刑警队的谷利兵也走了进来。

    “谷局长,还不让你手底下的人放下枪,你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吗?”周伟雄瞪着谷利兵说道。

    “放下枪。”谷利兵说。

    周伟雄洋洋得意,严浩也是一脸的高兴,瞪着秦雪:“听到了没?赶紧放下枪!”

    谷利兵咳嗽了一声:“严浩是吧?我是让你放下枪!”

    周伟雄和严浩那洋洋得意的笑容都凝固在了脸上,他们都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秦雪听到这句话也是满脸的高兴,最起码这个时候,自己敬重的局长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谷利兵,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周伟雄盯着谷利兵。

    “我当然知道。”谷利兵笑了笑,“我不但知道我在做什么,还知道你在做什么呢。我再说最后一遍,放下枪。”

    严浩对谷利兵的话置之不理,因为他的背后还站着周伟雄,有周伟雄在,谷利兵凭什么对他指手画脚的?

    他们动也不动,谷利兵也毫不诧异。

    他抬起自己的右手,随意摆了摆,站在他身后的一群警察都掏出了自己的枪,对准了跟着严浩他们一起来海天市的那几个警察,漆黑的枪口,冷峻的面庞,一时间,局面再次陷入了僵持。

    周伟雄的表情非常难看,就跟吃了屎一样,他没想到,这一次的事情竟然会变得如此棘手,也不知道这个谷利兵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以后,海天市的局长会换人的。”周伟雄说道。

    谷利兵笑了笑:“也许会,但是最起码现在,我还是海天市警察局的局长。”

    周伟雄没有说话了,这里是海天市,这里是海天市警察局,虽然他是省城的警察厅厅长,但是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还是人家说了算,强龙不压地头蛇。

    周伟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衣服也已经被汗水浸湿,头发贴在了脑门上。

    这时候,该来的人,终于来了。

    “嘿,省城警察厅厅长,好大的威风啊!”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肖遥松了口气,不过也有些好奇,这个小子怎么也跑来了,他不是已经回省城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