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是胖虎
    审讯室里,没过多久,肖遥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严浩的话很多,但是说了再多,最后还是会绕到一个问题上:让肖遥交代。

    这是一种心理暗示,只要肖遥一次口误,就会被立刻记录下来,然后就简单的多了,严浩肯定会抓着他的口误不放,将他弄进监狱里,好在肖遥的反应能力比较快,不管严浩怎么兜圈子,肖遥都会坚守着自己的阵地,咬定了光头的死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肖遥觉得这件事情本来就和自己没什么关系,所以,他说这番话的时候也是理直气壮的。

    严浩咬着牙,眼神中凶光一闪,他的耐心已经被消磨殆尽了。

    “小子,看来,你就是不愿意老老实实交代了,对吧?”一个大块头盯着肖遥,冷声说道。

    “不是,我一直都在很老实的交代。”肖遥笑了笑,“但是你们一直都不信,我再说最后一遍吧,那个光头的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你听明白了吗?”

    “你放屁!你以为你还能抵赖掉吗?”大块头一拍桌子站起身,怒目圆瞪犹如金刚罗汉。

    肖遥叹了口气:“你也别吓唬我,如果你们真的有足以让我定罪的证据,现在也不会问东问西,想要找到我的口误了。”

    肖遥的一番话,让严浩变了脸色。

    他发现,自己还是有些小看这个小子了,对方的心理素质实在是太好了,处事不变,遇事不惊,谈笑风生,好像胸有成竹一般,这让他看到了一丝不好的苗头,在这么僵持下去的话,恐怕也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的好处。

    难道,这个看上去还没多大的小子,已经是个惯犯了?严浩的心中好奇的想着,否则的话,他现在在审讯室里面对着自己这么多的警察,为什么还能如此的淡定毫不慌乱呢?

    “老大,看来这家伙是个刺头啊!”大块头附在严浩耳边小声说道。

    严浩冷哼了一声:“管他是什么刺头,这些年,我们遇到的刺头难道还少吗?不管他是什么刺,我们都得把他抠出来!”

    大块头嘿嘿笑着,使劲点头,他站起身,绕开桌子,伸出宽厚的手掌搭在了肖遥的肩膀上。

    “小子,我要是你啊,就老实交代了,顽固抵抗对你而言没有任何的好处,无非就是给你带来一些皮肉之苦而已。”

    肖遥侧过脸,用余光看着他,问道:“你们是打算对我用刑了?”

    大块头赶紧摇头,笑道:“别乱说话,我们是遵纪守法的警察,用刑这样的事情我们可走不出来,我们只是打算用一些非常规的审讯手段而已。”

    肖遥冷笑不止。

    这些人,软的不行就打算来硬的了,先是套话,接着威胁,最后直接用刑,简直就是逼供三部曲啊!

    “在你打算对我动手之前,我能说句话吗?”肖遥问道。

    大块头眼神中精光一闪,问道:“你打算招供了?早这么说嘛!咱们也就不需要浪费那么多的时间了。”

    “不是,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曾经有个姓王的警察,也是个傻蛋,想要对我用刑,最后他的结局挺惨的。”肖遥冷眼扫视着眼前这六个警察,语气淡漠道,“我虽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但是也绝对不会任人宰割,所以在动手之前,最好自己也做好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被别人卖了。”

    大块头勃然大怒,喝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不,我只是在警告你。”肖遥咧开嘴笑着,他笑起来可真是一脸的人畜无害。但是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肖遥虽然心善,但是如果被逼急了,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嘿嘿,好,很好,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了。”大块头的双手握在一起,捏的噼里啪啦响,要是换做别人,听到这样的声音肯定都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可是很显然,这个大块头提到了铁板,要是这样就能把肖遥唬住,肖遥也没必要下山了。

    “大熊,给这小子点教训。”严浩平稳坐在椅子上,冷冷说道。

    “好!”大块头早就忍不住想要动手了,因为他觉得,这个叫肖遥的家伙实在是太张狂了,简直都不把他们这几个警察当成一回事,更让他感到愤怒的是,这个家伙不害怕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回过脸威胁自己,他简直就不知道死字到底是怎么写的!这样的人,要是不给他点教训,他都能上天了!

    想到这,大熊冷哼了一声,手再次搭在了肖遥的肩膀上,用力掐住。

    然而,不管他怎么用力,肖遥都依然是面不改色,甚至闲得无聊了,还端起面前的咖啡杯喝上一口。

    更让大熊吐血的是,肖遥竟然还满脸惬意的说:“小伙子,多用点力气,这按摩力道不成啊!”

    大熊的脸色都变得铁青了。

    这是什么?这是对他最为直接的侮辱啊!他真想把自己的配枪掏出来,直接将肖遥的脑浆崩出来!

    “大熊,你在做什么?用点力气啊!”看得出来,现在严浩也有些生气了。

    大熊的力气,严浩是知道的,很多一开始嘴硬的老油条,到了大熊的手心里,都会被捏的哭爹喊娘,肖遥看上去比较消瘦,在严浩看来,大熊的手掌刚放在肖遥的肩膀上,肖遥就应该露出痛苦的神色才对,所以,严浩觉得大熊肯定是放水了。

    “对对对,用点力气。”肖遥乐不可支。

    大熊咬着牙,加大了手中的力度,肩骨是人体比较脆弱的骨骼部分,按理说,只要自己稍微加点力气,都能让肖遥叫苦不已,现在这种情况,也让大熊有些懊恼和郁闷。

    “妈的,我就不相信老子还治不了你了!”大熊收回了手,握成了拳头,就朝着肖遥的脑袋砸了过来,他是真的被逼急了。

    肖遥眼神一变,迅速站起身,原本挂在两只手上的手铐忽然脱落,脱落的非常自然,这一招就惊呆了剩下的五个警察,还没等大熊反应过来,肖遥就已经扣住了大熊的拳头,并且凌厉的踹出了一脚,狠狠踢在了大熊的腹部,大熊偌大的身躯直接倒飞了出去,砸在了一张椅子上,结实的木架椅子直接应声而碎,变成了木块。

    “就这点实力,还想对我动手。”肖遥笑了笑。

    大熊挣扎着爬了起来,满脸的羞愧,他自己的大脑都是一片空白,自己竟然被一个消瘦,年轻的小子一脚踹飞了,现在自己的这些同事肯定觉得自己是纸糊的了吧?

    “哈哈,大熊,你今天是不是没吃饭啊?”

    “是啊,你到底在搞什么啊?难道你连这小子都打不过?”几个警察肆无忌惮的对大熊开始了疯狂的嘲笑。

    大熊脸涨得通红,怒视着他们。

    接着,大熊又转过脸看着肖遥,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他隐约觉得,这个看上去平和的小子,非常不正常!

    “我是什么人?”肖遥一乐,道,“我是胖虎。”

    “胖虎?”大熊一愣,摸不着头脑道,“胖虎是谁?”

    严浩的嘴角不停的抽动着,恶狠狠瞪了眼大熊:“你他妈给我闭嘴!”

    大熊被严浩这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了一大跳,赶紧噤声,心里却还在想着胖虎到底是何方神圣……

    “嘿嘿,大熊,你回去看看哆啦a梦就知道胖虎是谁了,简单的说,胖虎就是成天欺负大熊的人。”一个年轻马脸男人笑着说道。

    严浩摆了摆手,盯着肖遥,道:“你这是袭警,你知道吗?”

    “知道。”肖遥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严浩问道。

    “不知道。”肖遥一笑。

    严浩冷哼了一声,手一挥,另外四个警察,都朝着肖遥扑了过去,犹如饿虎扑食一般。

    肖遥倒是不惊不慌,身体往后退了一步,先是躲开了一个警察的攻击,紧接着迅速踹出了一脚,踢飞了一个男人,同时身体迅速往前挪了几步,一拳砸在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腹部,被肖遥拳头击中的男人,就像一只被烧红了的虾子一样弓起了腰,嘴里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找死!”另外两人分别从两侧夹击,想要让肖遥退无可退,可是肖遥压根就不吃他们这一套,直接一个侧身,躲开了两人的攻击,同时扣住了两人的手腕,用力往后一拉,两个警察撞在一起,脑袋撞着脑袋,险些没直接晕过去,可嘴里的哀嚎声也让人听着毛骨悚然。

    不过下一秒,肖遥就站住不动了,一把黑色的手枪,顶着他的身体。

    “打啊,再打啊!”手枪的主人严浩阴笑道,“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身手在好,一枪撂倒,你可以试试,到底是你的速度快,还是我的枪快。”

    肖遥皱紧了眉头,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的杀机。

    他强稳住心神,平淡道:“你不敢杀我。”

    “是吗?”严浩讥讽道,“那要是因为你袭警了,妄图逃走,我才开的枪呢?”

    肖遥无言以对。

    现在,这里面都是严浩的人,到底是什么回事,也都是严浩说了算,肖遥虽然觉得严浩未必敢开枪,但是他绝对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做实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