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巧遇方海
    周伟雄是铁了心要让肖遥吃牢饭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莫强求让莫成飞送的一百万,现在还放在他家里的保险柜里,钱都已经到手了,他要是还不做些实事,那周伟雄自己都看不过去了。

    周伟雄的话,也算是给严浩吃了颗定心丸,现在周厅长都已经这么说了,他还能有什么后顾之忧呢?

    周伟雄说到最后,还伸出手在严浩的肩膀上不轻不重的拍了拍,微笑着说道:“严浩,你小子以前就是我的老部下了,我知道你是个有能力的人,不要让我失望,你也知道,你们局里的那个副局长啊,岁数不小了,也该退位,给年轻人一些机会了,我觉得,你有能力坐好那个位置。”

    严浩听到周伟雄的这句话,眼珠子简直都散发出了绿光,可以说,刑警大队队长这个位置,他都坐了有五年之久,早就想能换个位置坐坐了,现在这就是一个机会啊!他相信,只要自己将肖遥这件事情做的漂亮些,到时候,好处肯定也少不了自己的啊!

    想到这,严浩使劲点着脑袋,用力捶打自己的胸脯做了保证:“周厅长,这件事情你就交给我吧!您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外号可是叫阎罗王的,哈哈什么肖遥,我一出手,准让他不逍遥了!”

    周伟雄和严浩对视了一眼,接着就又心照不宣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坐在审讯室里的肖遥,确实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秦雪还在安慰着肖遥:“放心吧,你是我带回来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有半点闪失的!”

    肖遥苦笑看着秦雪,这姑娘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他也只能点着脑袋,表示自己已经听见了。

    没多久,周伟雄和严浩就一起回到了审讯室里。

    “你叫秦雪,是吧?”周伟雄走到了秦雪的跟前说道。

    秦雪点了点头:“周厅长好。”

    “恩,跟我出来吧。”周伟雄说。

    秦雪脸色微微一变,看了眼站在她身边脸上冷笑连连的严浩,心里不由一沉,不过还是硬气道:“周厅长,我申请留在这里!”

    周伟雄的脸色也稍微变了一下,颇显诧异,似乎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小女警竟然还敢忤逆自己的意思。诧异之余,更多的是一种震怒,先前他在谷利兵那里已经吃了软钉子,本来就不痛快,现在连一个小警员都敢对自己叫板,这成了他发泄心中郁闷的突破口。

    “秦雪,你是个警察,我不管你和这个叫肖遥的男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你必须明白,你是一个警察,一个有纪律的警察!难道你敢公然违抗命令?”周伟雄冷眼看着秦雪,眼神寒冷如冰。

    秦雪的脑袋上被扣了这么大的一顶帽子,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是周厅长的命令,而且对方也是有批条的,从程序上来说,对方有权利让自己出去,但是,她总觉得这个周厅长还有那个叫严浩的家伙没安什么好心,自己要是就这么出去了,肖遥指不定得吃亏呢。

    一边是情义二字,一边是领导命令,秦雪有些为难了。

    “放心吧,你先出去。”肖遥也看出了秦雪的情绪,开口说道。

    秦雪看着肖遥,也不说话。

    “我不会有事情的。”肖遥咳嗽了一声。

    “恩……如果你有事就叫我,我就在门口!”秦雪仿佛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开口说道。

    “恩。”肖遥笑了笑,心里莫名对这个霸道,不讲理的女孩产生了一种好感。

    秦雪一步三回头,最后还是跟着周伟雄一起走出了审讯室。

    当审讯室的铁门被人关上之后,屋子里漆黑一片,唯一的光源就是放在桌子上的那一盏小台灯。

    “哟呵,咖啡喝上了,瓜子也吃上了,你在这里,倒是很享受啊!”严浩坐在椅子上,也就是肖遥的对面,低头看了看桌子,最后抬起脑袋,阴笑着说道。

    从严浩这脸上的笑容,肖遥就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绝对没有什么善意。

    “恩。”他只是简简单单嗯了一声,随后便闭口不言。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现在就将你是如何和海外雇佣兵暴雨取得联系,并且买通对方帮你杀人的步骤一一说清楚吧。”严浩把玩着手中的圆珠笔盯着肖遥说道。

    肖遥笑了笑:“我不认识他,他是想杀我,然后误杀了那个光头,仅此而已。”

    严浩冷笑不止:“你的嘴巴,挺硬的啊!”

    肖遥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巴,然后认真的对严浩说:“不,挺软的。”

    严浩:“……”

    省城,精武茶楼。

    李老爷子坐在一张椅子上,而李潇潇就坐在他的身边。

    李潇潇几次想要开口,但是李老爷子却一直都不说话,只是闭着眼睛,她也只能保持沉默。虽然心中牵挂还在海天市的肖遥,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爷爷肯定是在等谁。

    从他们到省城,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但是李老爷子要等的人还是没来。

    许久,一个服务员领来了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他的年纪并不是很大,也就五十来岁,身材微微有些臃肿,不过不至于说是肥胖,他的眼神有些锐利,就像一只盘算在高空伺机而动的鹰隼,头发打理得很是整洁,一双皮鞋也擦得铮亮。

    “老爷子,您怎么来了啊?”男人走到了跟前,冲着闭着眼睛的李老爷子开口说道,说这番话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很是和善。

    李老爷子缓缓睁开眼,看了眼男人,皱起眉头:“你小子,现在敢让我等你了?”

    “哈哈,老爷子,我这不是抹不开身吗?官大了,事情也就多了,我总不能撂下千八百人自己溜了吧?”男人说话无拘无束,声音浑元,很有力量。

    “坐下吧。”李老爷子说道。

    听到这句话,男人才“哎”了一声,坐在了李老爷子的对面。

    “你现在不需要带保镖?”李老爷子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才开口说道。

    “恩,带了,不过都在外面,见您,我带着保镖像话吗?”男人笑着说道。

    “吕重山,我废话不多说了,这一次来省城,是想让你帮我个忙。”李老爷子打开天窗说亮话,单刀直入。

    听到“吕重山”这三个字,李潇潇才打了个激灵,这不是副省长的名字吗?

    这个时候,她才开始重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这个看上去满脸温和,谦卑有礼的男人,竟然是安言省副省长?

    “哈哈,老爷子说笑了,您让我办事,直接吩咐就好了,哪里还需要您亲自跑一趟啊!”吕重山笑着说道。

    李老爷子摆了摆手:“这一次,这个忙非你不可了。”

    吕重山似乎也意识到,这一次李老爷子来找自己,并不是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说到底,吕重山和李老爷子之间还真没什么交情,否则的话吕重山也不会晾李老爷子这么长的时间,他之所以愿意过来,完全是因为吕家欠李老爷子一个人情而已,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在他们这个身份上而言,人情是非常珍贵的财产。

    吕重山深吸了口气,这么多年,李老爷子都没找他办过事情,这是第一次,但是吕重山和李老爷子也都明白,这是最后一次了。

    “老爷子,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如果我能帮的上忙,一定会帮的。”吕重山低声说道。

    “恩……”李老爷子点了点头,继续说,“你们省警察厅的人,想要冤枉我一个子侄,我希望你能出面调解一下,如果我那位子侄真的有罪,自然是要定罪,我也不会让你犯原则上的错误,但是,如果我那个子侄没错……”

    “如果他真的没错,我也断然不会让人冤枉他!”吕重山接过话说。

    李老爷子放心的点了点头。

    “我现在就准备车,去一趟海天市吧。”说完这句话,吕重山也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总的来说,这件事情算不上什么大事,李老爷子也没有为难他,这倒是一个还人情的好机会,这个人情还了,他也算是如释负重了。

    电话打完,三个人就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刚推开门,迎面撞上了一位熟人。

    “哟!吕叔叔,您也在这啊!”碰上的年轻人对吕重山笑着问了声好,接着又看到了站在吕重山身后的李老爷子和李潇潇,忽然一惊,赶紧凑到了跟前,“嫂子……哦不是,李小姐,李老爷子,你们也在这啊!吕叔叔,你和他们都认识啊!”

    “方海,你好。”李潇潇笑了笑。

    “恩恩,你也好你也好!”方海哈哈笑着,原本以李潇潇的身份,方海根本不会瞧上眼,但是现在不一样,这可是自己大兄弟未来的女朋友啊!

    “方少,您认识他们?”吕重山好奇道。他对方海说话的时候,才算是真的谦卑有加。虽然这毛头小子自身没什么实力,但是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人,可一个个的都恐怖如斯啊!

    “当然认识了!”方海笑了笑,随口问道,“李小姐,你们怎么来了啊!”

    “我是……肖遥遇到了些麻烦,被人冤枉了,可能还会坐牢,我爷爷带我来找吕叔叔,希望他能帮上些忙。”李潇潇简单说道。

    一听这话,方海的双眼瞪如铜铃,大声道:“什么?我兄弟被人冤枉了?谁干的!妈的!哪个不开眼干的!?老子非得弄死他!还让我兄弟坐牢,坐他祖宗十八代!走走走,咱们赶紧走!”他看上去比李潇潇李老爷子还要着急万分,火急火燎。

    “方少,咱们不是还得喝茶吗?”方海身后一个年轻男人小心翼翼说。

    方海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喝什么茶,喝你妹啊!你是水牛吗?我兄弟都被人欺负了,还喝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