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莫家施压
    莫成飞就是来找肖遥麻烦的,不管光头的死和肖遥到底有没有关系,莫成飞都会咬着这件事情不放。肖遥是一个做事小心翼翼十分谨慎的人,再加上他的身后依靠着李家,想要找到别的机会对付肖遥实在是太难了。

    即便莫成飞心里也清楚,想要通过这件事情让肖遥彻底完蛋,牢底坐穿,那明显是不现实的,所以莫成飞现在的想法也很单纯,只要能让肖遥不舒服,他就会觉得非常的不舒服,肖遥觉得越麻烦,越不高兴,他就会觉得越高兴。

    众目睽睽之下,虽然秦雪并不想把肖遥带过去,但是群众的呼声一次比一次响亮,如果今天秦雪不把肖遥带回去的话,恐怕到时候他们明天就会上新闻头条,以莫成飞的能力想要将这件事情炒大实在是太简单了。

    秦雪走到肖遥跟前,用一种抱歉的眼神看着他,还没开口,肖遥就先说话了。

    “行了,我跟你们回去吧。”肖遥说完,瞥了眼莫成飞,眼神中的寒芒,让莫成飞的心头稍微颤抖了一下。

    莫成飞有一种恼怒的感觉,他觉得自己非常的丢人,肖遥的一个眼神,都能让他感到胆寒。这算怎么回事?

    肖遥跟在秦雪的身后上了警车,扬长而去,莫成飞站在原地,脸色阴沉,他的目光依然盯着离去的警车,嘴角带着一抹冷笑。

    “莫少,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姜昆小声问道。

    “既然已经让他进去了,那就别让他出来了。”莫成飞冷声说道。

    姜昆稍微愣了愣,小声问道:“您有什么办法了?”

    莫成飞转过脸,伸出手在姜昆的肩膀上拍了拍,笑着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办法不都是别人想出来的吗?”说完,他就先迈开腿离开。

    姜昆在原地愣了愣,耸了耸肩膀,赶紧跟了上去。

    李潇潇和粉蝴蝶对视着,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忧虑。

    “肖遥应该不会有危险吧?”李潇潇问道。

    粉蝴蝶耸了耸肩膀:“谁知道呢?本来是肯定没事的,毕竟人不是肖遥杀的,警察即便想要找肖遥的麻烦,也不会找到什么证据的,但是现在不一定了。”说话的时候,粉蝴蝶的下巴扬了扬,眼神看着莫成飞的方向,“现在有人想要害肖遥,那就未知了。”

    李潇潇看着粉蝴蝶,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粉蝴蝶看着李潇潇,笑了笑:“你怎么办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有人妄图想要伤害肖遥,不管他是什么人,不管他多么的有权有势,我都会让他长埋于此。”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粉蝴蝶身上杀气暴涨,死气沉沉,好像整个人都是从死人堆里掏出来的一样。

    李潇潇听到粉蝴蝶的话,都有一种汗毛倒立的感觉,她用一种讶异的眼神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她觉得,粉蝴蝶一定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粉蝴蝶说到这,脸色稍微变了一下,接着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最后嘴角流出了一丝血迹,鲜红显眼。

    “你受伤了?”李潇潇脸色一变,赶紧问道。

    粉蝴蝶摆了摆手:“小伤,我们先回去吧。”

    “好……”李潇潇点了点头,搀扶着粉蝴蝶,两个女孩子一起坐进了奔驰车里。

    警察局里,肖遥又坐在了审讯室里那张熟悉的椅子上,在他的面前放着咖啡,瓜子,肖遥翘着二郎腿,扣着瓜子,看上去一点都不像被警察抓回来的犯人。

    “放心吧,那个家伙的身份我们已经确认了,和你说的一样,叫暴雨,是个雇佣兵。”秦雪也喝着咖啡,和坐在自己面前的肖遥说道。

    “那我可以走吗?”肖遥问道。

    “现在还不可以。”秦雪摇了摇头,“那个莫成飞专门找人盯着,他说他和那个光头是朋友,现在要告你买凶,杀人。”

    肖遥冷笑:“这个莫成飞,还真是存心找事。”

    “你都抢人家的媳妇了,人家找你麻烦,这也是正常的啊!”秦雪翻了翻白眼说道。

    肖遥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抢他的媳妇了?”

    “李潇潇啊!”秦雪笑道,“要不是因为你的话,或许现在李潇潇都已经是莫成飞的老婆了。”

    “李潇潇不喜欢莫成飞。”肖遥摇了摇头。

    “你说的不错,李潇潇确实不喜欢莫成飞,但是他们那样的人,有几个是因为喜欢对方而选择结婚的呢?”秦雪眨动着眼睛问道。

    肖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实际上,就是这样,要不是因为你,李老爷子还是会让李潇潇嫁到莫家去,即便李潇潇不喜欢莫成飞,这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你出现了,而且,李老爷子还很看好你,他觉得你比莫成飞更有前途,所以,他更希望自己的孙女能嫁给你。”秦雪抿了口咖啡说道。

    肖遥抬起脑袋看着秦雪,一字一顿:“我现在只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走。”

    “等我们找到能排除你买凶,杀人嫌疑的证据的时候。”秦雪说道。

    肖遥低着脑袋,又不言语了。

    警察局局长,谷利兵的办公室里,谷利兵坐在椅子上,脸色非常的难看。在他的面前,坐着两个人,两个他都得赔着笑脸的人。

    “谷局长,那个肖遥,到底是什么怎么回事?”莫强求穿着一件唐装,看着谷利兵,手中抓着一根龙头拐杖,脸上没有表情却又不怒自威。

    “莫老先生,这……”谷利兵想要开口,为肖遥辩解两句,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坐在莫强求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挥手打断了。

    “谷利兵,我知道你和那个肖遥之间关系不浅,但是现在绝对不是你们搞什么人情,特殊化的时候,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吗?”说话的中年男人,左眉上长着一颗黑痦子,三角眼,一张圆脸满是颤抖着的肥肉。

    他的一双眼睛不停地闪烁着精芒,脸上的笑容看上去非常和善,实则暗藏凶险。

    “周厅长,你说的有道理,我虽然和肖遥有些交情,但是倘若人真的是肖遥杀的,那我也绝对不会留情。”谷利兵笑着说道。

    “你明白就好。”周伟雄点了点头,他是省城的警察厅厅长,即便谷利兵是海天市警察局局长,周伟雄也是他的上司,可以说,谷利兵个人的前途,都完全掌握在周伟雄的身上,只要周伟雄高兴,明天就能让谷利兵升职,如果周伟雄不高兴,那谷利兵的仕途也就危险了。

    周伟雄觉得,既然谷利兵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上,肯定也是个懂得左右逢源的人,他相信,谷利兵一定已经明白了自己话里的意思。

    实际上,周伟雄并不想淌这趟浑水,但是这一次,是莫强求亲自打的电话,而且,还送来了能让周伟雄心动的好处,所以周伟雄才特地跑到了海天市。

    他并不知道肖遥是什么人,只觉得,凭借着自己的身份,想要让肖遥牢底坐穿,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到这里一站,随便给谷利兵施加点压力,即便是没证据,到最后不也都有证据了?

    可是,谷利兵接下来说的话,却让他觉得脸上无光了。

    “我们警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但是也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如果肖遥真的有罪,那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但是如果他是清白之身,我也绝对不会冤枉他的。”谷利兵郑重说道。

    莫强求冷哼了一声,周伟雄脸色煞白,恶狠狠瞪了眼谷利兵,冷声说道:“谷局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谷利兵平淡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你屁股低下这张椅子坐着不舒服了啊?”周伟雄话里的意思还算隐晦,但是谷利兵也听出来了,这就是威胁!

    谷利兵咳嗽了一声,虎视着周伟雄,冷哼一声,开口说道:“椅子合不合适,我自己知道,如果这张椅子真的不合适,我也会主动离开,去找一个适合我的地方。”

    周伟雄一拍桌子,“嚯”的站起身,指着谷利兵的鼻子张口便骂:“谷利兵,谁给你的胆子?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

    谷利兵笑了笑:“您是谁,我当然知道,但是,我也清楚的知道我是谁,我是一个警察,作为警察,我就该有自己的职业准则。”说完这句话,他挑衅一样看着周伟雄,“周厅长,您是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周伟雄还真不敢说谷利兵说的不对,谁知道对方有没有开着什么录音设备呢?做警察的,不管对什么人都得小心翼翼,多长个心眼,不小心被人抓住了小辫子,那麻烦可就大了。

    周伟雄还想说些什么,莫强求就摆了摆手:“这件事情,就不麻烦谷局长了,周厅长,我们先走吧。”

    “恩。”周伟雄阴沉着脸,点了点头,站起身跟着莫强求一起走了出去。

    谷利兵长舒了口气,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苦笑连连,莫强求都动手了,看来这一次莫家是真的准备咬着这件事情不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