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买凶·杀人?
    西装店的门口,光头还安静的躺在地上,穿着制服的秦雪站在一边,皱着眉毛。

    昨天一个人死在了衣店门口,是被狙击枪打死的,今天如出一辙,要是这件事情解决不好的话,估计他们整个警局都会受到严惩。

    “李小姐,这件事情,又是和肖遥有关系吗?”秦雪努力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愤怒,压低了嗓子说出了这句话。

    李潇潇摇了摇头:“不能说是和肖遥有关系,只能说我们碰巧赶上了。”

    “碰巧赶上了?”秦雪的表情有些古怪,第一次说是碰巧也就算了,但是这还没隔多久呢,就又来了一次,肖遥难道就是专门给华夏警察系统添堵的吗?

    “我想应该是有人想要找肖遥的麻烦,但是碰巧这个光头挡在了肖遥的面前。”李潇潇解释道。

    她可不希望这个女警会以为人是肖遥弄死的。

    “但是,说不定就是肖遥的人弄死他的呢!”这时候,一个颇为阴沉的声音从李潇潇的背后传了过来。

    人群一一让开,莫成飞和姜昆两个人越过警戒线来到了秦雪的跟前,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其实,莫成飞也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个好。本来他只是想要让光头给肖遥这边添添堵,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就在光头打算闪人的时候,却发现了现在这件事情,莫成飞觉得,这是一次机会。

    秦雪也认识莫成飞,听到莫成飞的话,稍微愣了一下,开口问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只是在这个光头死之前,不少人都看到了他和肖遥有些小争执,光头不想理肖遥,打算转身离开,但是肖遥却紧追着不放,就在两个人产生争执的时候,光头死了,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什么吗?”莫成飞冷笑着说道。

    他并没有直接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是这样的表达,也差不多表明了他的意思。

    莫成飞的话,也让秦雪和李潇潇都皱紧了眉头。

    这个家伙,就是想要把锅甩到肖遥的身上!

    “当时你亲眼目睹了吗?”秦雪问道。实际上,她也不相信肖遥会杀光头,昨天的事情已经给她提了个醒,她更相信,是有人想要杀肖遥,却误杀了光头。

    “哈哈,并不单单只是我看见了啊,你可以问问这家店的导购,我想他们也都看到了。”莫成飞说道。

    秦雪点了点头,招了招手,叫来了一个导购员。

    一个穿着导购员制服的女孩,怯生生的走到了秦雪的跟前,小声问道:“警官,有什么事情吗?”

    秦雪看了她一眼,咳嗽了一声,郑重问道:“这位小姐,你认识吗?”她说这番话的时候,手指了指站在一边的李潇潇。

    “不认识,但是我见过。”女导购员说。

    “恩……”秦雪点了点头,心想看来这个女孩应该是目睹了整个过程,于是继续问道,“和她同行的一个男人,是不是在这个光头死之前,起了一些争执?”

    “是。”女导购员倒也是个老实人,有什么说什么,再加上她本身就是个胆小的人,警察一问,她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了。

    尽管女导购员说的都是实话,但是,这也让肖遥陷入了一种危险的境地。

    秦雪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她并不想让肖遥和光头的死牵扯上关系,但是现在,女导购员的话却已经让肖遥成为了最大嫌疑人。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和肖遥有莫大的关系,那秦雪也不会对肖遥客气,凭着她的脾气,直接将肖遥抓起来是绝对的。

    “秦警官,我想你都听到了吧?照这么说的话,肖遥可是有杀人动机的。”莫成飞哈哈笑着。

    “怎么,难道有人死了,对你而言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情?”秦雪不满的看了眼莫成飞。

    “当然不是。”莫成飞摇了摇头,“我又不是变态,别人死了,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虽然不会伤心,但是也不会高兴什么。当然了,凡事都有例外,如果是肖遥死了,我想我会很高兴的。”

    他这句话,可是毫不避讳的表达出了自己对肖遥深深地不满。

    实际上,莫成飞和肖遥之间有矛盾,这一点秦雪在很早以前就知道了,现在莫成飞会跳出来找肖遥的麻烦,秦雪也一点都不惊讶。

    落井下石这样的事情是莫成飞干的,实在是太正常了。

    “对了,秦警官,我听说,肖遥和柳市长,还有你们警察局的局长关系很不错啊!你们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会放他一马吧?”莫成飞这句话说得非常大声,目的就是希望周围的人全部都能听见。

    而周围围观的那些老百姓,听到这句话都变了脸色。

    这段时间,网上流传着不少新闻,大部分都是一些阔少打死人,结果却又因为身份不一般,可以逃出法网的事情,对老百姓而言,这样的人是可恨的,这让他们深刻的感受到这个社会对而他们而言是不公平的,所以,他们的内心都会对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情有一股怨气。

    而莫成飞这一番话,无疑是给围观者的心中加了一把火,让他们压抑在心中的那股怨气爆发。

    “嘿嘿,我说呢,敢杀人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啊!能认识警察局局长和市长,杀个人算什么?”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阴阳怪气说。

    “可不就是,这样的人必须严惩!不行,我得录下来,到时候发在网上。”另外一个西装男人使劲点头,并且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启了录制系统。

    姜昆咳嗽了一声,推波助澜道:“警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如果你们真的要因为肖遥的身份不一般而放过他的话,我第一个不服!”

    “对!我们都不服!”周围人纷纷义愤填膺。

    李潇潇盯着莫成飞,开口道:“莫先生,你现在就盖棺定论,未免为时过早了吧?现在还没确定肖遥是不是凶手呢,你直接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肖遥的身份上,是不是有些不妥?”

    “是啊!我也没说他肯定是凶手啊。”说到这,莫成飞还不忘补充了一句,“当然了,现在肖遥的嫌疑是最大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莫成飞说的不错,现在,肖遥的嫌疑确实是最大的,虽然李潇潇知道这件事情和肖遥没有什么关系,可是手上没有任何的证据,如果继续说下去的话,只会让周围围观的人更加确信肖遥是真正的杀手,这绝对不是什么聪明的做法。

    李潇潇明白了这一点,索性就保持了沉默。

    “李小姐,你也别着急,莫成飞说的不错,我们警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但是也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说到这,秦雪转过脸,望着莫成飞,冷笑了一声,“莫少,别着急,我们会给所有人一个交代的,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肖遥做的,我一定第一个把他抓起来。”

    “恩,我相信警察。”莫成飞点了点头,抱着肩膀笑而不语。

    这时候,肖遥和粉蝴蝶已经走了回来。

    不单单是他们两个人,肖遥还拖着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一起走了回来。

    此时,暴雨还没有死,只是后背已经鲜血淋漓,血肉模糊,任凭谁被人在水泥地上拖行了数百米,估计都是这样。

    “肖遥!”李潇潇赶紧走了上去,关切道,“你没事吧?”

    肖遥摇了摇头。

    秦雪也走了过来,她看了眼被肖遥拖着的男人,好奇问道:“这个人是谁?”

    “凶手。”肖遥语气平淡道。

    “哈哈!真有意思,你说他是凶手?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是凶手啊?”莫成飞凑到了跟前,哈哈笑道,“你该不会随便拖个老外,就说这是外国的杀手吧?这未免也太扯了,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第一个是不信!”

    “对!我也不信!”姜昆使劲点头。

    周围围观的人听莫成飞和姜昆这么说,也都使劲点头:“对啊,这谁信啊!一个老外还专门跑到华夏来杀人?他脑子有问题啊!”

    暴雨如果能站起来的话,一定会站起来将这些围观人全部都揍一顿,你们的脑子才有问题,你们全家脑子都有问题!

    “你说他是凶手?”秦雪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不过还是问道,“那你有证据吗?”

    “证据?”肖遥想了想,拎了拎暴雨的背包,“这里面都是武器,这个背包是他的,这算证据吗?”

    “都是武器?”秦雪带着白色橡胶手套,接过背包,将背包里的东西全部取了出来。

    一把被拆开了的狙击枪,一把匕首,一把手.枪,还有一些绳锁,这一切都表明了这个国外人的身份,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有什么证据去说这些东西都是这个外国人的!

    “这些东西我都会带会去,然后检测指纹,如果这些东西真的都是这个外国人的,我想,这件事情和你也就没什么关系了。”秦雪说道。

    “谁说的?”莫成飞再次开口了,“难道,这就能排除肖遥是买凶·杀人的嫌疑吗?如果他就是看自己暴露了,所以才将自己收买的人暴露出来送给警察,从而洗清自己的嫌疑呢?”

    秦雪不满道:“那莫大少,你的意思是什么?”

    “我能有什么意思?最起码也得把肖遥带回去一起调查吧?”莫成飞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