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杀手VS雇佣兵
    肖遥不喜欢这种感觉。

    任何一个人,都不喜欢被别人算计着,操控着。肖遥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懒得人,他懒得防备,懒得小心翼翼,每天睡觉都得睁着眼睛,那是一种多么痛苦的生活啊?肖遥不喜欢,他更希望,自己的生活是平淡的,是轻松地,当然,第一点就是不要被李潇潇和粉蝴蝶拉着逛街。

    第二点,就是不要时刻提高警惕小心着别人的暗算。

    死了的那个光头,摆明了就是想要坑肖遥的,这个家伙的演技实在是太拙劣了,这样的人死了,肖遥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他想要为上次在童装店里的那个西装男人报仇。

    不为别的,就为了他提起儿子时候脸上眉飞色舞的骄傲。

    感到天台,暴雨已经落地了,他站在大厦地下,就像一只蚂蚁,但是肖遥却能看到他对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是对自己的嘲笑。

    “妈的!”肖遥一巴掌重重拍在天台边缘的金属护栏上,不锈钢护栏硬生生被他拍了一个凹痕,可见他内心有多么的愤怒。

    不过很快,他就又看到在暴雨的身后,多了一个小红点。

    那是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肖遥不用细看也知道是谁了。

    “看来和这个女人出来逛街,未必不是什么好事。”肖遥的脸上笑着,又急匆匆朝着楼下赶去。

    暴雨也没想到,自己的身后竟然会悄然无息的多一个女人。

    他转过身,眯着眼睛,脸上的表情很是平静,就像一滩古潭。

    “华夏的女孩,都像你这么漂亮吗?”暴雨的华夏语说的非常生硬,但是好歹能让人听得懂。

    粉蝴蝶嘻嘻笑着,笑的很好看,就像开在春天里洋溢在枝头的花。

    “谢谢你的称赞。”粉蝴蝶乐道,“我也觉得我很漂亮。”

    暴雨走到了粉蝴蝶的跟前,做了个绅士礼:“小姐,我能找你要个号码吗?”

    粉蝴蝶眼神骤然变冷,刘海一扬,抬着脑袋说:“我不给连话都说不好的人电话号码。”

    说完,她就朝着暴雨扑了过去。

    实际上,她更想多耽误一些时间,直到肖遥下来,但是现在她没时间了,暴雨的手已经伸进了他鼓鼓囊囊的口袋里,从形状上粉蝴蝶可以断定,在暴雨的口袋里装着一把枪。

    粉蝴蝶毕竟是个杀手,并且是个顶级杀手,她最引以为傲的是自己的速度,她就像一只轻快的云雀,眨眼间已经扑闪着翅膀飞到了暴雨的跟前,凌厉的一拳挥出,拳风涌动,仿佛加快了周围空气的流动速度,一股强大的激流,朝着暴雨袭了过来。

    暴雨眼神微敛,想也没想就往后退了一步,这是他身体的本能,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想要出手招架对方的攻击已经很难了,即便真的挡住了,那也是仓促之举,等粉蝴蝶下一次的攻击,他就没办法躲开了。

    等往后退了一步之后,他又立刻将自己身上的包甩到了一边,减轻身体的负重,同时一脚飞踹出去,朝着粉蝴蝶的胸口踩去。他是一个雇佣兵,他比谁都要知道生命的脆弱,他绝对不会因为对方是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而留手,因为那样是对自己的残忍。

    更重要的是,暴雨能感受到粉蝴蝶身上传来的危险气息,尽管他没调查过这个女人的身份,可是他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一般。

    这一脚,逼退了粉蝴蝶,他抓住机会,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解决眼前这个女人,于是一脚迈出之后并没有收回,而是直接踏了出去,身体随之而动,犹如山中疾豹,腰部往前探出,同时两拳相继挥出,打了个粉蝴蝶措手不及。

    粉蝴蝶脚下连连往后退了一步,最后退无可退,伸出胳膊挡下了对方的拳头,可是之后却再次往后栽了几步,险些摔在地上。

    她瞪大眼睛看着暴雨,眼神中写满了愕然。

    白龙枪法不错,但是身手差的一塌糊涂。

    但是这个暴雨,不单单是枪法了得,速度力道也都是上等,如果这样的人去杀手集团挂个名,最起码是sss级的杀手。

    “不错,不错。”暴雨忍不住对粉蝴蝶称赞起来,“华夏有句话,叫女中豪杰,很适合用在你的身上。”

    粉蝴蝶低声笑笑:“你快得了,快别糟蹋我们华夏的文化了。”说完,她就又朝着暴雨冲了上去,飞快踹出一脚,她穿的是高跟鞋,根子非常的尖锐,再加上她此时的速度和力道,要是踹中了目标,暴雨的身上肯定得多一个血窟窿。

    暴雨冷笑一声,拽住了粉蝴蝶的脚踝,粉蝴蝶也不着急,另外一只脚从后面扬起,这一刻她讲自己身体的柔软度发挥到了极致,从后面踹过来的脚狠狠踩在了暴雨的肩膀上,暴雨脸色大变,赶紧撒开了拽着粉蝴蝶的手,飞快往后退了几步,如果不是他躲得及时,那破的可就不是皮肉了,整个肩膀都会被高跟鞋洞穿!

    他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恶狠狠盯着粉蝴蝶:“你可真是个凶狠的女人啊!怪不得你们华夏人都说,最毒妇人心!”

    “看你唧唧歪哇,就像个女人一样。”粉蝴蝶没好气地说。

    暴雨裂开嘴,表情也变得狰狞,他挥舞着犹如婴儿脑袋大的拳头,朝着粉蝴蝶杀气腾腾迈着大步冲来,就像一辆装甲车一般。

    粉蝴蝶稍微往后退了一步,定住了身形,此时的暴雨已经到了她的跟前,拳头朝着她的脑袋狠狠砸了过来。

    这一拳要是挥中,定然辣手摧花。

    粉蝴蝶迅速往右边侧转着身体,躲开了暴雨的拳头,拳风虎啸,刺痛着她的脸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从手腕踹来了一阵剧痛,低下脑袋瞥了一眼,也不知道暴雨什么时候变得招,竟然扣住了她的手腕。

    粉蝴蝶眼神中杀机浮现,另外一只手从自己的腰部掏出了一把造型独特的三棱匕首,朝着暴雨狠狠刺去,可是这一击却并未得逞,虽然刺破了暴雨的胳膊,可是另一只手腕也被暴雨抓住了。

    “小丫头,你这是找死!”暴雨狰狞着脸低吼了一声,就像一只野兽,说完这句话他踹出了一脚,直接踹在了粉蝴蝶的腹部,粉蝴蝶的身体倒飞了出去,好在并没有摔在地上,而是摔进了一个柔软的怀抱里。

    “你没事吧?”耳畔轻声的关切,让粉蝴蝶心头一暖。

    她转过脸,痛苦的哼唧了一声,眼神含情脉脉,蕴含春梅,白色贝齿轻启,声音犹如雀儿低鸣:“死肖遥,老娘都疼死了!你怎么不再迟一点来!”如果粉蝴蝶这个时候愿意说一句温柔点的话,场面肯定会非常的温馨,就像言情小说里那些静止了的镜头一样。

    肖遥裂开嘴笑了笑,将粉蝴蝶放在了墙角,伸出手点了点粉蝴蝶胸腔前的两个穴道,主要就是遏制粉蝴蝶此时的疼痛蔓延。

    不过,粉蝴蝶的脸上却升起了两团红晕。

    “急什么嘛!现在还摸?等回去了之后,老娘让你摸个够还不行嘛!”粉蝴蝶娇嗔道。

    肖遥哭笑不得,不过这也不怪粉蝴蝶,只要是这两个穴道的位置实在是太不合适了,都在胸腔位置。

    “行了,先休息一会,等我帮你报仇吧。”肖遥站起身,看着肖遥。

    暴雨叹了口气。

    “真不想和你面对面交手。”暴雨说道,“其实,我知道你是谁,我也挺敬重你的,所以,我才只是想要用枪杀了你,如果我活生生把你打死的话,对你而言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我也于心不忍。”

    肖遥往地上吐了口口水。

    暴雨微微一愣,小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让你丫别吹牛.逼!”肖遥说完,脚下一点,身体化作一道黑影就朝着暴雨飞了过来。

    暴雨心头微微一颤,他能感受得到,一股磅礴的杀气正在侵蚀着自己的身体。

    他伸出手,同样握成了拳头,朝着肖遥挥出的拳头砸了过来。

    他就不相信,自己的力气还没有眼前这个瘦弱的年轻人大。

    “咔嚓”一声,从两人中间传来,暴雨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阴沉,扭曲,好像受到了极大的痛苦一般。

    先前和肖遥对拳,最后的结果是他的胳膊都被肖遥打脱臼了。

    暴雨心中一沉,他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小看这个华夏男人了,可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机会离开,唯一能做的就是硬碰硬,看谁才能笑到最后。

    “砰!”暴雨再次挥出一拳,打在了肖遥的肩膀上,其实他知道,自己这一拳肖遥是完全能躲开的,他这么做也无非是想要逼退对方,为自己夺得一丝喘息的机会而已。

    可是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肖遥不退反进,硬生生用他的身体挡下了自己的拳头,同时,肖遥的拳头也砸在了暴雨的胸膛上,肖遥依然站在原地,而暴雨,却被这一拳直接轰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大厦的墙上,最后滚在一边。

    肖遥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眉头威拧,这个大块头的力气,还真是大得吓人啊!要不是自己的身体素质好,这一拳可能就会让自己骨头散架了。

    暴雨在地上抽了抽身体,他伸出双臂撑着地面,想要爬起来,撑在地上的两条胳膊也在不停的颤抖着,脑门上大汗淋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