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暴雨又来了!
    银河湾步行街,人流量非常大,肖遥遇到了熟人,只是那个熟人看到了他,而他却没看到对方而已。

    这要说也不奇怪,从开始到现在,肖遥的脑袋都低着看着地面,要是能看到倚靠在保时捷上的姜昆才是真的奇怪了。

    姜昆打了电话,自然是打给莫成飞的。

    不过电话还没打出去,姜昆就先挂断了,而是先对着肖遥等三个人拍了一张照片,找出莫成飞的号码先发了条彩信过去,没多久,姜昆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莫少,咋的了?”姜昆明知故问道,这样的人最讨厌了。

    “他们现在在哪?”莫成飞单刀直入了。

    “在步行街,哦,银河湾这边。”姜昆笑着说道,“怎么了,莫少,你也扛不住了?”

    “妈的,这小子一天不死,我就浑身难受!我在这边过的生不如死,他倒好,天天混迹在花丛里,我想要的女人怎么都得不到,他直接左拥右抱,有他这么欺负人的吗!”即便是在电话里,姜昆都能感受到莫成飞压抑在内心中的怒火。

    “莫少,别那么沉不住气嘛!”姜昆笑道。

    莫成飞冷笑道:“这事不是放在你的身上,要是放在你的身上,我就不相信你现在有多沉得住气!”

    姜昆摘下墨镜,问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啊?”

    “我等会就过去!”说完,莫成飞就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姜昆收起手机,此时肖遥等人已经走出去老远了,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珠子不停的转着,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肖遥和粉蝴蝶,李潇潇,三个人似乎变成了步行街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回头率已经不是百分之一百了,是百分之几百,不少人回过头之后还想再回头多看几眼,他们确实有些没办法理解,不过也只能干巴巴看着。

    “肖遥,我觉得那件西装不错。”李潇潇指着一件西装说。

    “切,那件多土啊,我还是觉得那件银白色的不错,比较适合肖遥的气质。”粉蝴蝶在边上立刻给予还击。

    “这件不错!”

    “那件好!”

    两个人,这就又开始争了起来。

    肖遥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他被夹在中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反正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会得罪一方,最后他索性闭紧了嘴巴,反正爱咋咋的吧!

    争吵了一会,李潇潇和粉蝴蝶又都停了下来,她们似乎也意识到,这种争执非常的无聊。

    “你干嘛一句话都不说?”粉蝴蝶的目光忽然落到了肖遥的身上。

    “是啊,你干什么不说话?现在可是在帮你买衣服,你难道连自己的意见都没有吗?”

    肖遥脑袋埋了下来,哭笑不得,你们说你们的,好好的非得把我扯上干什么啊?

    “哟,哥们,好福气啊!一个人带两个妹子呢?”一个光头男人看了过来,笑呵呵说道,“那个是你的女朋友啊?”

    肖遥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肖遥觉得这个光头男人就是来找茬的。难道他就不懂得看人脸色吗?在这个时候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不是找茬是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李潇潇和粉蝴蝶的目光又都落到了肖遥的身上。

    “人家问你问题呢,你倒是快点回答啊!”李潇潇说道。

    “是啊。”粉蝴蝶也搭了一句腔。

    肖遥看了眼那个光头,没好气道:“你知道我爷爷为什么能活一百多岁吗?”

    “为什么?”光头男人一愣,没反应过来肖遥问这句话的意思,为什么也是下意识问出来的。实际上,他对答案一点都不好奇,他还是挺期待肖遥会怎么回答的。

    “因为他不管闲事!”肖遥没好气道。

    光头男人一时语结,他这才反应过来,感情肖遥是赶自己走呢……

    他刚想说话,耳朵里塞着的无线耳机又响了。

    “问他!逼着他回答!”耳机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光头男人深吸了口气,往前走了一步,继续说道:“兄弟,脚踏两条船的我见多了,但是像你这么毫无顾忌的,还是头一个啊!这两个该不会真的都是你的女朋友吧?”

    肖遥皱了皱眉头,瞥了眼这个光头男人,有一种不悦的感觉。

    他总觉得,对方似乎是来故意找茬的。

    其实再次之前,也有几个男人上来搭讪,但是看自己脸色不好之后,也都乖乖离开了,但是这个光头男人,有些得寸进尺了。

    “这是我的事情,关你什么事?”肖遥没好气道。

    “嘿嘿,确实不管我的事情,我就是好奇问问嘛!哦,难道是你觉得两个女孩子都在,所以不好回答?”光头男人笑着说道。

    他的笑容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种挤兑。

    肖遥很不高兴了。

    他的脸色沉了下来,望着对方:“你是来找麻烦的?”

    “哈哈,当然不是,我又不认识你,干嘛要找你的麻烦啊?”光头男人赶紧摆手。

    “行了,我们的事情不需要你管,你可以去一边玩了。”粉蝴蝶没好气道。

    先前和李潇潇不对付,主要是粉蝴蝶心里不痛快,现在肖遥和李潇潇之间还是什么关系都没有呢,凭什么李潇潇就私自将肖遥当成她的私人专属啊!这才有了矛盾,但是现在,有人想要借这件事情挑拨什么,粉蝴蝶就得有大局观了。

    光头男人有些措手不及了。

    耳机里,那个男人又说话了。

    “别管那么多了,先撤吧,肖遥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光头男人真想摘掉耳机一脚踩碎然后骂娘了。

    妈的,是你让我来的,先前那番话也是你让我说的,现在看麻烦了,就不想再管了,让我闪人,我现在怎么闪啊?

    “好吧,既然是这样,那就是我多管闲事了,三位,再见。”光头摆手,撒腿就要走。

    “嘿,想走了?”肖遥冷笑一声,也朝着光头冲了过去,两个人刚走到门口,肖遥的手就已经抓住了光头的手臂。

    “你不是很想知道答案吗?别着急走啊,哥们给你说说?”肖遥说话的时候,也看到了光头耳朵里塞着的耳机,顿时明白过来,这个家伙明显是受人指使的嘛!

    “妈的,你快点给我撒手!”光头男人想要甩开肖遥的胳膊,但是肖遥抓住他胳膊的手却像一把铁钳,无论光头男人用多大的力气,都没办法甩开肖遥。

    “是谁让你来的。”肖遥冷声说道。

    “没人派我来,我都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光头男人的脸色非常难看,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暴露了莫成飞,到时候即便肖遥不找他的麻烦,莫成飞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肖遥刚打算开口,脸色却大变,他感觉一股阴冷的寒风裹紧了自己的身体,刺激着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好像从天上猛然淋下一盆冰冷刺骨的凉水,手脚都被冻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肖遥迅速做出了本能反应,身体直接躲到了光头男人的身后。

    “砰!”在肖遥身后的一片大玻璃变成了碎片,吓得周围人惊叫着。

    粉蝴蝶的瞳孔也骤然手速,赶紧拽着李潇潇,躲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暴雨!”肖遥咬着牙说出了这两个字。

    还好这段时间自己提高了警惕,否则的话,这一次自己又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那颗狙击枪射出的子弹,从光头男人的脑门上直接穿过,打在了玻璃上,此时的光头,已经失去了呼吸,他的双眼瞪大,可能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直接甩开了光头已经失去生机的身体,看向了对面的一幢大厦,脚下飞快朝着那个方向移动着。

    大厦的第六层,一个躲在厕所里的男人摘掉了脸上的蛤蟆镜。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身姿挺拔,大约有一米九左右,身上满是充满了爆炸性的肌肉,蓝色的眸子闪烁着精光,金黄色的头发,在斜耀的阳光下,金光闪闪。

    “!”他用自己的母语骂了一句脏话,双手在狙击枪上飞快的动着,还没多久,本来差不多有一米多长的狙击枪直接变成了一堆零件,整个过程差不多也只用了三十秒,这简直就是一种艺术!

    作为一个专业的狙击手,这项技能几乎是必不可少的。

    暴雨,世界上最贵的雇佣军,甚至是雇佣军之王。白龙说的不错,他是一个非常狂妄的人,但是他有自己狂妄的资本。

    退役之后,成为了一名雇佣军,做了多少次的任务,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失手过,可是这一次,他失手了,而且还失手了两次!

    他讲零件塞进了一个木箱子里,提着箱子走出厕所,走进了楼梯,但是他并没有选择下楼,而是在上楼。

    一直上了天台,他快步走到了天台的边缘,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找出了一个金属盒子,拉出一头吸在天台上,金属盒子就跟卷尺一样,他等系好了之后,纵身一跳,手中的金属盒子也放出了绳子,暴雨就像一只蜘蛛吊在空中缓缓下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