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医道玄冥
    肖遥看着小月的奶奶,沉默了半响:“您也是中医?”

    “恩……也不算是中医,和小月爷爷生活了四十多年,不懂也懂了。”老人微笑着说道。

    肖遥恍然大悟,笑道:“看来,小月的爷爷是中医了。”

    说着,他深深吸了口气,道:“如果是半个月之前,我想我还有办法抱住您的性命,但是现在……我也没办法了。”

    听到肖遥的这句话,老人眼神中精光一闪,愕然问道:“你是说,如果在半个月之前,你会有办法?”

    “恩。”肖遥说到这,也有些不解了,“老人家,我没想不通一个问题,您也是中医,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呢?”

    老人笑了笑:“知道或者不知道,有什么区别呢?反正我年纪大了,行木将就了,死也就死了,再说了,你看看我现在的情况,还能买得起药吗?”

    肖遥沉默不语。

    有人说,钱买不来生命。

    他们不懂那些因为没钱看不起病的人内心深处的绝望。

    有人说,钱买不来知识。

    他们又不知道,有多少贫困山区的孩子因为没钱,没条件,而上不起学。

    又有人说,钱买不来幸福。

    他们怎么会知道,有一些真心相爱的人就因为给不起彩礼,买不起房子,最后分道扬镳。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事情是那么完美的,大俗既大雅,钱俗,俗到全世界的人都会觉得它俗,可是却又是那么的重要……

    “我活够了,也该死了,我只是放心不下小月而已。”老人叹气道。

    “奶奶,你不会死的!你要等小月长大,等小月长大了,就能挣钱了,我会带着你去看病的!”小月抽着鼻子,眼眶里都是泪水。

    老人笑而不语。

    老人希望肖遥帮她照顾自己的孙女,但是这些话她始终没说出来。

    她知道,自己说了,就是在为难肖遥,这无疑是一种道德绑架。

    所以,这些话她不能说。

    忽然,肖遥开口了。

    “如果您不在了,那小月怎么办?”肖遥如此问道。

    老人的眼神中再次闪起了一道精光,原本黯淡的眼神,今天格外的有神。

    “你的意思是?”老人的声音因为激动都有些颤抖。

    肖遥笑了笑:“我帮你照顾她。”

    小月抬起脑袋看着肖遥。

    “我想推辞,但是我又没办法推辞,这是我想要拜托你的,但是我们之间并不熟悉,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所以连拜托的话,我都没办法和你说。”老人苦笑了一声,“谢谢你。”

    “没事。”肖遥摸了摸小月的小脑袋,“我和她有缘!”

    “叔叔,你们在说什么啊?”小月带着哭腔,“奶奶是不是不要我了?”

    “怎么会呢?奶奶那么喜欢你,怎么会不要你呢?奶奶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去那里旅行,等你长大了奶奶就回来了。”肖遥微笑着说道。

    小月似乎有些不相信肖遥的话,不过好在这时候了,老人也开口了。

    “小月,奶奶怎么会不要你呢?放心吧,听叔叔的话,我以后会回来接你的。”老人微笑着说道。

    其实,老人和肖遥的想法都很简单,现在小月的年纪还是太小了,等她慢慢长大,也会明白肖遥和奶奶善意的谎言,等到那个时候,小月也能慢慢接受了,最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更重要的是,现在就将事实告诉小月的话,这可能会在小月的心里留下阴影,毕竟小月已经失去了爸妈,现在奶奶就是她唯一的依靠了。

    如果现在,最后的依靠也没有了,那小月该怎么办?

    肖遥拍了拍小月的脑袋,小声说道:“先出去玩玩吧,我和奶奶有些话说,还有……以后叫我大哥哥的好,叔叔太奇怪了!”

    “恩……好吧!”小月点头,接着就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等小月走了之后,肖遥才舒了口气,看了眼老人:“我会让人安排好,让小月先去上幼儿园,到时候也顺便把您接过去。”

    老人深处干枯的手,无力摆了摆:“你愿意照顾小月,我就很感谢你了,我怎么还能给你添麻烦呢?就让我继续留在这吧。”

    肖遥赶紧摇头:“这怎么可以呢?”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差了,哪怕当初肖遥住在山上,都要比这里强上一些,再说了,现在老人重病,几乎快要灯枯油尽了,如果让她一个人待在这里,那简直就是让老人等死啊!

    想到这,肖遥想到了个办法,赶紧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找到了药灵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肖遥把地址告诉了药灵,让他带些人来之后,就立刻挂断了电话。

    “小子,我能问你个问题吗?”等肖遥挂了电话,老人才忽然开口。

    “什么?”肖遥看了老人一眼问道。

    “你为什么要给自己找麻烦呢?”老人好奇道,“这件事情本来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你愿意请小月吃饭,这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毕竟这个世界上需要帮助的人太多了,你忙不过来。”

    肖遥拉开一张落满灰尘的意思坐了下来,沉吟了片刻开口道:“其实,要说起来也很简单,在此之前,我想给小月点钱,但是她拒绝了,她说,您告诉她,做人要有最起码的骨气。”

    “这句话打动你了?”老人微笑不语。

    “要说打动,似乎就有些扯远了,但是最起码我知道,能说出这样话的孩子,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善良的人。”肖遥深吸了口气,“我做医生,只有一个准则,坚决不救有戾气之人,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没有一颗善心,那就没必要去救,因为救了一个人,会害到很多的人,但是我帮了小月,我相信她以后也一定会帮到很多人。”

    老人点了点头,她颤颤巍巍的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一个布包,递给了肖遥。

    肖遥接过布包,稍微捏了捏,能确定的是,这里面装着的是一本书。

    “这是?”肖遥好奇问道。

    “你知道,小月的全名叫什么吗?”老人沉默了片刻,忽然开口。

    “不知道。”肖遥摇了摇头,他也没想过要去问那些。

    “她叫孙满月。”老人说。

    “孙满月?”肖遥念叨了一句,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名字,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同之处。

    “她们是孙家的传人,有个老祖宗,叫孙思邈。”老人说道。

    肖遥“嚯”的站起身,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孙思邈,事实上,现在知道这位的人并不多,但是,肖遥却很清楚。

    药王,孙思邈,唐代著名的医药学家,小时候因为体弱多病,最后才开始学医,可是却没想到竟然成为了一代药王,在那个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年代,他在历史上记载的就活了一百岁,实际上还有很多偏史,野史,都说他活了一百四十一岁,更离谱的还有说他活了四百多岁,至于事实,也没人知道。

    即便他真的只活了一百岁,也非常罕见了,即便在现在这个社会,也是比较稀少的存在。

    而孙思邈,并不单单只是在医药上有所成就,他还有一个身份,是个道士,这样的说法要是放在现在可能就有些迷信了,既然这是一个精通养身的医药学家,又怎么会相信那些迷信的东西呢?事实上,孙思邈不但是个道士,还精通佛学。

    而且这还是一个脾气古怪的人,据说在当时唐太宗李世明还想给孙思邈官职,但是却被孙思邈直接拒绝了,孙思邈一心扑在了医药学上,根本无心钻研其他。

    “您是说,小月是孙思邈的后人?”肖遥倒吸了口气。

    “是,而且是主脉。”老人点头,“这本书,是孙思邈所著的,一代代抄写,复印,至于有没有遗漏的地方,我也不是很清楚了。”

    肖遥打开布包,这是一本已经散了线的书,看上去也有些年份了,纸张发黄,甚至还有几页被水浸湿过,字迹有些模糊。

    “《医道玄冥》”肖遥念出了书壳上的四个字。

    “恩,我对中医,也只是一知半解,即便是小月的爷爷,也有些看不懂,但是我相信你能看懂。”老人说道。

    “为什么您会这么觉得?”肖遥忽然觉得好奇,“小月的爷爷钻研医学多少年,他都看不懂,您觉得我会看懂?”

    “因为你有道骨。”老人忽然严肃了起来,“若无根骨,心中无神,则天空晦暗。天生道骨,举头三尺,则手可遮天。”

    肖遥摇头:“太玄妙,小子不懂。”

    “你会懂。”老人笑笑,“这么多年了,我看了太多太多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大部分都是中医圣手,他们想要拜小月的爷爷为师,想要学习一二,但是……你也看到了,我们现在住在这个地方。”

    肖遥恍然。

    “小月的爷爷不在了之后,小月的父母就出车祸死了,这本书,也就没了着落,或许,这也是一种缘分。”老人说完,就侧转了脸,不再多言。

    没多久,药灵带着人来到了这里。

    “师傅……”药灵走到了肖遥的跟前,小声说了一句,他转着脑袋四下望着,也有些迷糊,不知道肖遥为什么会把他叫到这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