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时日无多
    肖遥觉得自己真的很委屈。

    不过,他也不会将别人的冷嘲热讽太放在心里,如果一个人活着时刻都要在意被人的冷言冷语,那还是为自己活着吗?那样的生活实在是太累了,肖遥一点都不感兴趣。

    很快,菜都端了上来。

    女孩并没有立刻狼吞虎咽,而是侧过脸眼巴巴的看着肖遥。

    “吃呀,还在等什么呢?”肖遥笑着说道。

    女孩这才露出了笑容,赶紧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你吃慢点,没人跟你抢,别那么着急。”肖遥哭笑不得。他被小女孩这风卷残云的架势给吓坏了,真怕她会噎到。

    肖遥在一边问道:“你爸爸妈妈呢?”

    “他们都去世了,只有我奶奶带我。”女孩一边吃饭,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

    肖遥点了点头,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五张一百的,他身上也就这么多钱了,谁没事怀揣几十万到处乱转啊?

    他将钱递到了女孩的跟前,女孩使劲摇头,并且端着饭碗做到了一边。

    “我奶奶说,做人要有骨气,我可以饿了要饭吃,但是我不能拿别人的钱。”女孩一脸严肃地说道,“其实以前我都是吃别人剩饭的,因为那是人家不要的,不算是施舍。”

    肖遥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他还真没想到,这样的话是从一个女孩的嘴里说出来的。

    她才多大?四五岁吧?

    肖遥深吸了口气,看着继续吃着饭菜的女孩,心就像是被一根针扎了一样。

    “哼,臭要饭的,还那么多道理,还有骨气?真是笑死我了。”先前那个嘲讽肖遥的男人,这个时候又继续开口了。

    女孩似乎有些不高兴:“姜明,你说话注意点。”

    说完,女孩又对着肖遥赔着笑脸。

    肖遥摇了摇脑袋,也没太当回事,这样的人多了去了,如果遇到一个就要揍一个,那估计自己连吃饭睡觉都省了——实在是忙不过来啊!

    “什么说话注意点,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哼,现在的这些人,就是喜欢装可怜,说不动这个小女孩就是想要放长线钓大鱼呢!”说着,他还斜着眼睛看了眼肖遥,阴测测道,“我估计啊,也就这种傻蛋会当真!”

    他的话,也被女孩听在了耳朵里,女孩吃饭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最后直接停了下来,握着筷子的时候,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眶通红,低着脑袋。

    肖遥站了起来。

    他一步步走到了那对情侣的跟前。

    “对不起,耽误你们吃饭了。”肖遥对着女孩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女孩的脸都红到了耳朵根,满脸的挑花。

    天啊!一个男人笑起来怎么这么好看啊?她的心理活动就是这样的。

    “妈的,你干什么啊你!”看待自己的女朋友竟然对着一个男人犯花痴,那个年轻男人心里的怒火彻底的爆发了,他一拍桌子站起身,冲着肖遥吼道,“赶紧给老子滚远点,别耽误老子吃饭了,否则别怪我削你啊!”

    女孩赶紧拉了拉叫姜明的男人:“姜明,有话好好说,别发这么大的脾气啊。”

    “啪!”女孩的话刚刚说完,姜明就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

    “妈的,你个浪.蹄子,到底什么意思?怎么了,看上人家了,想要跟他跑?”姜明说着,又是一巴掌甩上去,不过这一次,他的手腕却被肖遥掐住了。

    “你给老子撒手!”姜明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却发现肖遥的手简直就像一把铁钳,紧紧夹着他的手腕,自己拉扯的越厉害,对方掐的就越紧,最后都忍不住哀嚎了起来。

    “其实,他刚才打第一下的时候,我就能拉住,但是我没那么做。”肖遥看着那个女孩,一脸正色道,“或许只有这样,你才会更加了解你眼前的这个男人。”

    女孩傻愣了数秒,最后才恍然明白了过来,使劲点了点头,眼睛里夹杂着泪花。

    如果肖遥挡住了第一下,那姜明可以说,其实他刚才也就是佯装一下。

    只有巴掌彻底的落在了她的脸上,她才会对这个男人彻底的死心。

    她站起身,拿起手中的黑色皮包,盯着还在哀嚎的姜明:“我们结束了!”

    说完,她夺门而出。

    “燕燕!”姜明很是着急,肖遥笑了笑,也松开了他的手。

    姜明刚想追出去,却又被肖遥拽住了衣服。

    “想跑?你们还没买单吧?”肖遥乐道。

    站在门口观望的饭馆老板感激的看了眼肖遥。

    “你他妈找死!”姜明简直都快要被肖遥给气疯了,他见过欺负人的,却没见过这个欺负的人。

    说话间,他已经抬起了脚,朝着肖遥的胸口踹了过来,这一招是街头小混混惯用的招式。

    肖遥冷笑一声,在姜明刚刚抬起脚的时候,他也迈出了腿,一脚踹在了姜明另一只腿的膝盖上,姜明一阵吃痛,身体失去平衡最后直接跪在了地上发出了“咣当”一声,吓得那个小女孩一大跳。

    “别害怕,这个大哥哥在跳踢踏舞呢。”肖遥笑着解释道。

    小女孩愣愣点了点头,反正她也不知道什么叫踢踏舞……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姜明冲着肖遥吼道。

    “你是谁关我什么事?我还没说你知道我是谁呢!”肖遥没好气道,怎么现在的人都喜欢说这句话啊?难道已经成为了一句网络流行语了?

    “你……你狠!”姜明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这一次是踢到铁板了,要说站起来继续打,那和找死也没什么区别,最后,姜明满脸怒气的将两百块钱拍在了一边的桌子上,转身离去。

    肖遥耸了耸肩膀,坐在了先前坐着的位置上。

    “叔叔,我吃好了。”小女孩放下了碗筷,冲着肖遥说,说完之后她还很配合的打了个嗝。

    “我能把剩下的饭菜打包带走吗?”女孩又问道。

    “当然可以。”肖遥点了点头,并且向饭馆老板讨来了塑料袋。

    “恩恩,我要带回去给我奶奶吃!”女孩笑嘻嘻说道。

    肖遥无奈叹了口气。

    装好了饭菜,肖遥拎着几个塑料袋,牵着小女孩的手:“走吧,叔叔送你回家。”其实肖遥觉得,自己这个年纪当大哥哥还差不多……

    “恩,好!”女孩使劲点头,带着肖遥往家里走去。

    小女孩的家,离饭馆并不是很远,大概只隔了两条街,而这里也是海天市的棚户区。

    棚户区,也就是脏乱差的地方,房屋质量差,平房面积大,使用年限长,并且交通也不便利,治安更是差的不成样。

    跟在小女孩的后面,肖遥在棚户区里走着,不少人看到小女孩都会笑笑打着招呼。

    七转八转,在肖遥快要晕了之前终于到了小女孩的家里。

    这是一件看上去已经建造了不少年的瓦房,木门已经烂了一块,门口的水泥板翘了起来。

    “叔叔,进来吧!”女孩拉着肖遥走进了屋子里。

    房屋很小,也很潮湿,虽然是白天,但是屋子里还是有些昏暗。

    瓦房的面积不是很大,也没什么房间,进了第一道门,也就一览无遗了。

    “小月回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西墙拐角,有一张木加床,挂着白色的蚊帐,只是蚊帐也破了几个洞。

    “奶奶,有吃的了!”小女孩赶紧走到了跟前。

    她走到了窗前,因为身体比较爱好,并不是很高的木加床基本上也到了她的胸口处。

    老人翻转过身子,睁开黯淡的眼睛,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布满沟壑的手在小月的脑袋上摸了摸,这时候她的余光才瞥到了肖遥。

    “这位是?”她是问小月的。

    “他是叔叔,请我吃饭的!”小月说道。

    老人愣了愣,明白了过来,看着肖遥,也露出了笑容:“谢谢您。”她的声音很干涩,也很虚浮。

    肖遥走到了跟前,皱紧了眉头。

    “您……”刚说了一个字,肖遥就闭上了嘴巴,伸出手在老人的腿上捏了捏,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老寒腿了,再加上前段时间又摔了一下,没办法下路了。”老人解释道。

    肖遥点了点头,实际上,老人的两条腿从膝盖以下已经没有了直觉,而且骨骼严重变形。

    “谢谢您请小月吃饭,她已经饿了几天了。”老人说道。

    “没事。”肖遥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牵强,他伸出手,握住了老人的手腕,最后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用一句直接点的话说,老人已经时日无多了。

    “您这是把脉吧?”老人眼神中精光一闪问道。

    肖遥一愣,点了点头。

    “你是中医?”老人问道,“现在愿意学中医的人,可不多了。”

    “是这样。”肖遥笑了笑。

    “那你能看出我的毛病吗?”老人问道,她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说话的语气似乎是一种考验。

    肖遥想了想,最后也没说出口。

    “看来,你是知道的。”老人乐道,“我的身体,我自己也知道。脉搏不稳,中气不足,人脉干枯,阳气不足,时日无多了。”

    肖遥大惊,老人说的这可都是中医的专业术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