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医院医闹
    男人的速度很快,在李功成和李兴国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已经传进了病房里同时退到了窗口。

    这时候,一群人也都相继涌进了病房里,本来还显的比较空旷的病房顿时挤满了人。

    “都给我出去!”一个医生大声说道。

    在医院里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管是不是医闹,对医院都有很恶劣的影响——来医院看个病都会有生命危险,谁还敢来?

    不过,压根就没人理他。

    肖遥本来只想袖手旁观,但是他却发现被挟持的女孩,竟然是叶追寻。

    而此时,叶追寻也看到了肖遥,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激动地光泽,不过很快就黯淡了下来,很显然,她并不觉得这个时候肖遥能帮上她什么忙。

    “爸,我们先出去。”李兴国小声说道。

    在他看来,这件事情本来就和自己家没什么关系,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给我放开那个女孩!”不过,事与愿违,本来李兴国只想各家自扫门前雪,但是混在军队的李茹却已经大喝了一声,并且挡在了那个男人的跟前,眼神中带着凌厉的光,似乎生怕对方觉得自己只是个普通人。

    肖遥的脑袋都埋了下来,他是真不知道李茹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能看得出来,挟持叶追寻的那个男人此时非常的紧张,甚至握着刀的手都在颤抖,只要自己找到对方愣神的时候,凭借着自己的速度想要救下叶追寻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现在李茹这一咋呼,肖遥就不得不放弃先前的想法了。

    李茹的一声咋呼,已经引起了那个男人的重视,他已经警惕起来了。

    “你是什么人呢。”男人苍白着脸说道。

    “我是部队的!”李茹喝道。

    肖遥一捂脸。

    这个女人难道是小学生吗?即便她真的是小学生,对方又不是你的老师,有必要对方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吗?

    他在想,李茹是不是已经认出了叶追寻,并且两人之间还有什么生死大仇,如果不是这样,李茹为什么非得把叶追寻往死里坑呢?

    叶追寻虽然有些害怕,但是却没有多么的慌张,要是换做别人的话,恐怕这个时候都会叫的声嘶力竭,可见叶追寻的心理素质还是不错的。

    其实,叶追寻真的很委屈。

    她之所以来医院,就是打算看看自己爷爷的一个朋友,结果还没多久,就被人挟持住了,她真不明白,为什么偏偏就是自己呢?

    宋逸霖拽了拽肖遥的衣服,小声说:“肖哥,你得动手啊!”

    肖遥哭笑不得,虽然他本来也确实打算动手,但是却不明白宋逸霖的意思:“为什么啊?”

    “我们习武之人,遇到不平事自然要拔刀相助了!”宋逸霖振振有辞。

    得,这是个正义感爆棚的货……

    也不知道老宋家从小都给宋逸霖灌输了什么样的思想,都这么大一个人了还活在理想世界里,似乎觉得就因为自己的身手不错就应该去锄强扶弱。

    事实上,在很多武侠小说里,宣扬的都是这样的正能量,说什么本事越大,责任就越大,可是……这是为什么啊?简单点说,宋逸霖五岁开始,就每天蹲马步,联系功夫,一个连路都站不稳的小子却得挑着水走梅花桩,而这个时候别的孩子都在爸爸妈妈的怀抱里玩闹。

    等长大了,宋逸霖有了自己的实力,有了本事,就一定要去帮助那些原本在享福的人,就因为他们遇到了不平事?这是什么道理?这纯粹就是一种道德绑架!

    “行了,你都下不了床呢,还操心什么?”肖遥还没说话,李秋月就开始训斥宋逸霖了。

    宋逸霖涨红了脸,压低嗓子说道:“男子汉大丈夫的,看到这样的事情难不成还得假装没看见?”

    肖遥的嘴角不停的抽搐着:“我怎么就觉得你是在把我往死路上逼呢?”

    这两人实在太像唱双簧的了!

    宋逸霖嘿嘿直乐。

    肖遥摆了摆手,双眼死死盯着那个男人,同时口中说道:“看情况吧。”

    这时候,先前还在说话的医生大喊了一声:“院长来了!”

    原本的人潮迅速让开了一条小路,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快步走了进来,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班医生护士。

    “孙院长。”那个先在现场维持情况的医生快步走到了跟前。

    “怎么回事?”孙启浩扶了扶自己的眼睛,寒声问道。

    “他是江暖的老公。”医生小声说道。

    “江暖?我怎么知道谁是江暖!”孙启浩没好气道。

    “咳咳,就是上次在我们医院做阑尾炎手术,结果死了的那个。”医生解释道。

    “阑尾炎手术?”孙启浩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瞪圆了眼珠子道,“我们医院现在这么差劲,连阑尾炎手术都做不好了?”

    “不……不是。”医生的脸色变了一下,赶紧说道,“院长,这件事情张副院长是知道的,张力医生把手表落进了人家的肚子里,所以才……”

    “张力?就是张院长的儿子?他是猪吗!他做手术能把手术刀落进人家的肚子里?这简直就是草菅人命!”孙启浩怒不可遏。

    “院长,您小声点啊!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反正他们也没什么证据。”医生赶紧说。

    孙启浩怒目相对:“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看在张院长的面子上,死不认账?”

    医生摇头,解释道:“其实,我们之所以要死不认账,也不单单只是为了张院长和他的儿子,毕竟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了,那对我们医生会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

    孙启浩的脸色稍微变了变。

    能坐在院长这个位置上,也代表着他绝对不是那种喜欢意气用事的人,否则就那么大点胸襟和短浅的目光,也不可能当上院长,他也知道这个医生话里的意思,如果这件事情被传了出去,张力职业生涯被毁都是无所谓的,但是这却会给海天市第一医院抹黑,到时候他这个院长的位置恐怕也得挪一挪了。

    想到这些,孙启浩的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

    “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孙启浩咳嗽了一声,摆了摆手,说道。

    “恩……”那个医生叹了口气,走到了一边。

    他们以为自己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却忘了肖遥距离他们很近,而且他们先前说的话,也都一字不差的落进了肖遥的耳朵里,因为从小就被药水浸泡,不管是嗅觉,味觉,还是听觉,都比正常人强上很多。

    听完了孙启浩和那个医生之间的谈话,肖遥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孙启浩的第一句话说的很好,这就是草菅人命!

    于此同时,孙启浩走到了那个男人的跟前。

    “你好,我是医院的院长,我叫孙启浩。”孙启浩说。

    那个男人看着孙启浩,双眼都能喷出一团团火焰。

    “呵呵,想见你的时候,怎么都见不到你,现在懒得见你了,你却冒出来了?”男人的声音带着很浓的嘲笑。

    他说的也是事实,自从自己的妻子死在了手术台上,他就想来医院讨个说法,但是每次都会把被保安驱逐出去,甚至大打出手,他额头上的淤青,也就是这么来的。

    一想到这些,他的手就又开始哆嗦了。

    不少人的心都揪了起来,他们真害怕男人的刀会划伤叶追寻。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要是死在了这里,得多可惜啊!

    “小伙子,你先放下刀,对了,你叫秦昊是吧?”

    “你别管我叫什么!”秦昊吼道,“我就想问问你,为什么我的老婆只是来开个阑尾炎,就死在了医院里?”

    围观的那些人听到了秦昊的话,也都瞪大了眼睛。

    “什么?这小子的老婆是因为开阑尾炎死在这的?”

    “我靠!不会吧!这未免也太离谱了,这第一医院,开阑尾炎都有风险呢?”

    “嘿嘿,怪不得人家这么闹呢,换成谁不这么闹啊!”一些围观者纷纷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们说的也都很有道理,最起码最后说话的那个中年妇女还懂得“将心比心”,这个医生和院长知道吗?

    孙启浩脸上波澜不惊,似乎早就想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了,因为猜到了,他也想好了该怎么回答。

    “秦昊,我想你弄错了,事实上,你的老婆并不是因为阑尾炎而死的。”孙启浩是一个合格的演员,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脸上也写满了悲伤,“她的体质比较差,并且身体对麻醉药高度过敏,所以才不幸猝死。”

    “我不信!”秦昊扯着嗓子说道。

    “你可以不信,我们可以给你看她的检查报告。”孙启浩说道。

    秦昊有些不知所措了,虽然她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但是如果真的是孙启浩说的这样,那似乎也能说得过去……

    围观的那些人也都开始窃窃私语,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孙启浩的话了。

    忽然,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孙启浩的背后响起。

    “那,孙院长,你给的检查报告我们不看,我们要看尸检报告,可以吗?”肖遥的声音很是突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