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医院挟持
    肖遥赢了,他扶起了宋逸霖,打算离开。

    他刚刚迈开脚步,却被李功成从后面叫住了。

    “肖遥,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随便打个招呼,都不可以吗?”李功臣说道。

    肖遥转过脸,看了他一眼,停顿脚步,也露出了微笑。

    “我想装没看到你。”肖遥认真说道。

    李功成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你倒是一点都不虚伪啊!不错,不错,既然来了也就别着急走了,今天我们可没说几句话呢,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干嘛不多说几句呢?当然了,这得在你伤口被包扎好之后。”

    说完,他看了眼李兴国:“开车,送肖遥去最近的医院。”

    李兴国一愣,有点哭笑不得了。

    拜托,肖遥先前可是还和你孙女打架的好不好?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欺负你的孙女,你不让我打死他也就算了,竟然还要我把他送到医院?

    李兴国更加没办法理解自己父亲的意思了。他觉得自己的思维简直都要陷入了混乱,这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吗?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李功成瞪着自己的儿子。

    李兴国张开嘴,发现自己的老爹怒目圆瞪,只能乖乖的闭上嘴巴,叹息一声,走到了肖遥的跟前。

    “走吧。”他的声音很冷,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充满了敌视。

    肖遥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不需要。”

    “什么意思?”李兴国勃然大怒,火气腾的窜了上来,他觉得肖遥简直就是在得寸进尺!自己都已经拉下脸决定送他去医院了,他竟然还爱答不理的?怎么的,这是瞧不起自己吗!

    “你对我不满,你心中有怒火,我不敢让你开车送。”肖遥笑了笑,“我怕你为了报复我,故意出车祸。”

    “我还没到那个地步!”李兴国气愤道。

    “谁知道呢?”肖遥只是耸了耸肩膀。

    李兴国气的真想给肖遥一拳头,不过他掂量了一下,觉得自己可能不是对方的对手,索性还是选择了原谅对方……

    “那个,爷爷,还是让我开车吧!”李秋月说道。

    李功成点了点头。

    李秋月接过李兴国的车钥匙,开了一辆黑色的奔驰。

    肖遥将宋逸霖塞进了车里,自己也坐了进去,随后李秋月就发动了奔驰车,朝着医院赶去。

    “呸,什么东西!”等肖遥走了之后,先前那个黄毛男人才往地上吐了口口水,一脸鄙夷的看着远去的奔驰车。

    旁边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看了眼黄毛男人,笑着说道:“先前人家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哼,那是我懒得说!不然你以为我是怕他?”黄毛僵着脖子说道。

    西装男人只是笑了笑,也没将话说的太深。黄毛怕不怕肖遥,大家的心里都有一个数,没必要非得说穿了让自家亲戚的脸上过不去。

    黄毛见西装男人不说话了,也知道对方是给自己面子,果断选择了闭嘴。

    他可不是傻子,没必要非得让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不是?

    李兴国愤愤走回了李功成的跟前。

    “爸,那个叫肖遥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李兴国嚷嚷道,“他也太嚣张了点吧?别人都说年少轻狂,这我也能理解,但是他这……也太轻狂了吧!”

    “人家狂,有狂的资本。你有吗?”李功成笑了笑。

    李兴国也红着脸,没好说话。

    “他叫肖遥,昨天我和几个老头聚会的时候,见到了他。”李功成说。

    李兴国微微一愣,迟疑了片刻,才明白了过来。

    李功成昨天是参加什么聚会的,别人不知道,但是李兴国的心里却很清楚。

    “海天市,好像也没有姓肖的家族吧?”想了想之后,李兴国才开口说道。

    “确实没有。”李功成点了点头,“他是李乾元带去的。”李乾元,也就是李老爷子的大名了。

    “李乾元?”李兴国的眼神稍微波动了一下,开口问道,“就是那个……李氏集团的老爷子?”

    “就是他。”李功成点头。

    “可是,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关系不成?”李兴国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不浅啊,否则的话,李乾元又怎么会带着肖遥去茶楼呢?再说了,他甚至为了肖遥,不惜和莫家翻脸,难道这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吗?”李功成说完,摆了摆手,“这太乱,说不清楚……”

    李兴国点了点头,也没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是开始思索起来……

    医院里,肖遥经过了简单的包扎也就没事了,不过却被医生警告,接下来绝对不能再进行剧烈运动,肖遥倒是没多说什么,因为这本来就是句废话,他也是个医生,比谁都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是因为来医院,不就是因为自己没办法包扎吗?杨过也没办法自己给自己剪手指甲不是?当然,这说的是断了手之后的……

    到了病房里,宋逸霖已经醒了过来,他虽然没受什么伤,可是脸色却很苍白,仿佛大病初愈,这也难怪,他体内的劲气已经挥散一空了。

    “肖哥,谢谢啦!”宋逸霖看到肖遥,笑着说道。

    肖遥坐到了病床前,看了眼宋逸霖:“你太冲动了,如果先前不是我恰好到了,你无休止的打下去,知道最后会怎么样吗?”

    “脱力是最轻的了,严重点的话,还有可能气冲气海,导致气息混乱从而毙命。”宋逸霖尴尬道。

    肖遥瞪了他一眼:“你也知道?”

    “我爸以前和我说过这些,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就那样了。”宋逸霖有些无奈道。

    李秋月在边上眨巴眨巴大眼睛,听到肖遥和宋逸霖先前的谈话时候也被吓了一大跳,她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会如此的严重!

    “肖哥,我不是说不让你来了的吗?怎么你还来了啊!”宋逸霖略显无奈,而且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充满了歉意,先前发生的事情虽然他晕过去了不清楚,但是在肖遥没来之前,李秋月也简明扼要的将事情的经过阐述了一遍。

    肖遥笑了笑:“既然你都说我们是兄弟了,那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能不来吗?”

    宋逸霖重重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了感激:“谢……算了,兄弟之间,不需要说谢谢!”

    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被人推开。

    “爷爷,爸,姐,你们怎么来了?”看到李功成,李兴国还有李茹走了进来,李秋月赶紧站起了身。

    “怎么的啊,难道我们不能来吗?”李功成笑道。

    李秋月赶紧摇头。

    “你爷爷担心肖遥等包扎好了之后懒得回去了,就让我带着他来了。”李兴国对自己的女儿解释道。

    李秋月恍然大悟,肖遥倒是有些哭笑不得。

    “肖遥,你的伤没事吧?”李功成的眼神落到了肖遥的身上,开口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没什么大碍。”

    “恩……”李功成有些有些拘束,晃了晃胳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他和肖遥在此之前也没什么交际,虽然他很想了解肖遥,想知道李老爷子为什么这么看得起肖遥,可是到了跟前,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爷爷,有什么你就说吧。”毕竟不管怎么说,李功成都是李秋月的爷爷,而自己有宋逸霖又是朋友,兄弟,该有的称呼还是要称呼一下的。

    “哈!也没什么,其实我就是有些好奇,你和那个莫成飞到底是怎么起的冲突啊?”李功成问道。

    “也没什么,一点小事。”肖遥说。

    李功成看了肖遥一眼,也就没多问了,他知道,肖遥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浪费太多的口水,再说了,他和肖遥也只是第一次见面,人家没必要说自己为什么他就得说什么啊?

    “哼,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李茹撇了撇嘴,一脸的不高兴。

    她看着肖遥的眼神还是充满了敌视。

    肖遥也没理他。

    “姓肖的,等你伤好了,我还要和你再较量一下!”肖遥无视,让李茹非常的愤怒。

    “没兴趣。”肖遥简明扼要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说了出来。

    “你别太过分了!”李茹气的满脸通红。

    “你不是我的对手。”肖遥看了他一眼。

    李茹真恨不得将肖遥按在地上揍!

    就在这时候病房外的走廊,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和尖叫声。

    “恩?怎么回事?”李兴国走到了病房前,打开房门,随即一个声音就传了进来。

    “都别过来!谁过来我就弄死她!”在病房外,围着一大群人,而被那群人围在中间的是一男一女,男的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挟持着一个穿着白色小西装的女孩,而在女孩的脖子上,抵着一把银光闪闪的小尖刀。

    此时,李兴国打开了病房门,男人的余光瞥到了之后,立刻拖着那个女孩走进了病房里,一步步退到了窗口,身体依墙站着。

    李兴国满脸的错愕,自己只是开个门打算看看热闹而已,怎么他就冲进来了?

    “都给我滚开!”男人挥了挥手中的尖刀,冲着李兴国和李功成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