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他们李家的女婿!
    鸿鹄茶楼,仿古式建筑,一共只有两层,四面无墙,只有用黑木搭建的围栏,大约有一米高,而在四面檐角下,垂着八盏灯笼,每一个灯笼上都写着一个“茶”字,现在天气正好,只是到了冬季又或者是炎夏,茶馆的生意肯定会大受影响。

    整层二楼,攀完楼梯,一览全无,大大小小摆放着二十来张方形桌子,桌子边摆放着四章长凳,而在二楼里,有五六个老头正捧着茶杯谈笑风生,还有两三个年轻人,看到李老爷子上了楼,不少人都望了过来。

    “哈哈!老何,我就说吧,李老头肯定是最后来的那个!”一个穿着深蓝色中山装的老头对旁边穿着西装的老头说道。

    “哎,我们都习惯了。”西装老头,也就是老何,笑了笑说道,“等谁我都没性子,但是要说等老李,我是百分百有耐心的,他每次都会给我们带来惊喜,去年他带着潇潇来,今年潇潇就在李氏集团独挡一面了,要说李老头真是好福气啊,有了个好孙女,不像我,偌大的家产,无人继承。”

    “哈哈,老何,你别闹了成不?你自己有三个儿子,五个孙子,还没人继承?”跟着李老爷子和肖遥一起上楼的唐装老人隔着一段距离就朗声说道。

    “童三醒,你埋汰我是不?”老何瞪圆了眼珠子,“我家那几个王八蛋,有什么本事?哼,不过我也无所谓了,反正江山我是给他们打下来了,最后能不能守住,就不关我的事情了,反正我的棺材本,都存好了。”

    “哈哈,你的那个可不叫棺材本,那些钱要真是你的棺材本,估计你死了之后都得睡在金丝楠木里面了。”唐装老人童三醒哈哈笑道。

    老何瞪了他一眼。

    六个老人,加上童三醒和李老爷子,一个八个老头,穿西装的老何,今年估计也就六十多岁,看上去都要比剩下几个年轻一截。而且在这几个老头中,肖遥还看到了秦朝南,秦朝南冲着肖遥点了点头算打了招呼。

    在二楼,也不单单只有肖遥一个年轻人,还有两男一女,两个男人的年纪都在二十多岁,女孩的年龄看上去和李潇潇相仿。

    让肖遥惊讶的是,其中的一男一女,都是肖遥见过的。

    莫惊闻,苏浅溪!

    此时,那两人的目光也都望了过来,用一种讶异的眼神看着肖遥,显得有些震惊,肖遥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感到震惊。

    “李老头,介绍介绍你身边这位年轻人吧。”老何看了眼肖遥问道。

    “他叫肖遥,是我的朋友。”李老爷子笑着说道。

    “朋友?”那几个老头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古怪。

    肖遥的年纪才多大?这样的人,能被李老爷子当成朋友?这未免有些扯了吧?

    “咳咳,我说李老头,你不会在开玩笑吧?”童三醒也被噎了一下,下巴都快掉在了地上,“你也开始结交忘年交了啊?”

    “忘年交?”李老爷子哈哈大笑,“这么说也可以。”

    那几个老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一个穿着黑色短衫的老头一直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他才缓缓站起身,并且慢步走到了肖遥的跟前。

    他的年纪看上去大概有七十多岁,头发已经花白,看上去颇显老态,脸上的老年斑也比较严重,背微驼,眼眶深陷,但是那双眼中的精光却不停的闪烁。

    “你就是肖遥?”他缓缓开口,声音犹如洪钟,震人心神。

    “是。”肖遥点了点头。

    “我叫莫强求。”老人露出了一丝微笑,“我听过你的名字,经常听。”

    “是吗?”肖遥也笑了,丝毫不畏惧莫强求带给他的压力,相反的,他一脸的坦然,缓缓说道,“莫老爷子好。”

    “好,我很好。”莫强求没头没脑的说完,就转身坐在了先前的位置上,拿起面前的紫砂壶,又给自己倒了杯茶,不再言语,他双眼望着外面,有些出神,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肖遥……”童三醒恍然大悟,小声说道,“这小子,就是把莫成飞和莫惊闻都弄到医院的家伙?”

    李老爷子点了点头。

    童三醒眼睛变亮,嘿嘿笑了笑,不动神色地对肖遥点了点头:“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肖遥,过去坐会吧,我和他们聊聊天。”李老爷子看了眼肖遥。

    “恩,好。”肖遥点了点头,朝着莫惊闻和苏浅溪他们的那张桌子走了过去。

    看到肖遥走了过来,莫惊闻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别过脸看着窗外,和他爷爷一个德行。苏浅溪站起身,对着肖遥笑了笑,并且伸出了自己的芊芊玉手:“肖遥,你好,又见面了。”

    肖遥笑了笑,和她握了下手,他非常注意分寸,即便是握手,也只是轻轻握住苏浅溪的手指,随即立刻放开。

    苏浅溪也没觉得多么的意外,重新坐了下来。

    肖遥和他们都没什么话说,毕竟不管是莫惊闻,还是苏浅溪,对他而言都是敌人。

    “嘿,兄弟,你好,我叫展宏图。”倒是另外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也和肖遥握了下手,笑眯眯说道。

    “你好,我叫肖遥。”肖遥也露出了同样的微笑。

    “嘿嘿,我听过你的名字!”展宏图说道,“如雷贯耳啊!”

    说着,他还凑到了肖遥的跟前,小声说道:“肖兄弟,干的漂亮啊!能把莫成飞和莫惊闻都弄进医院,你绝对是海天市第一人!”

    肖遥稍微愣了愣,苦笑着点了点头,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叫展宏图的家伙是什么人,可是从他说的话以及话里的语气,肖遥能判断出来他和莫成飞亦或者是莫惊闻绝对不是什么朋友。

    “兄弟,咱们换个地方坐坐呗?”展宏图说道。

    “恩?”肖遥想了想,点了点头,“好。”反正他也不想和莫惊闻苏浅溪坐在一起。

    等肖遥和展宏图走了之后,莫惊闻才长舒了口气。

    苏浅溪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眉目流转:“你怕他?”

    “怕?”莫惊闻就像被人踩到了痛脚一样,压低了嗓子咆哮道,“我为什么要怕他?”

    “他来的时候,你的表情不自然,他走了,你如释负重。”苏浅溪抿了口茶,眉头微皱,似乎是觉得茶太苦了,“这不是怕,是什么?”

    “我莫惊闻不会害怕任何一个人!”莫惊闻涨红了脸说道。

    苏浅溪耸了耸肩膀:“怕就是怕,不怕就是不怕,即便你怕他,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你不敢承认,就代表你是个懦夫了。”

    莫惊闻瞪着她,那眼神简直像个野兽一样。

    苏浅溪的表情依然平淡,只是冷笑了一声,不再搭理他。

    展宏图和肖遥坐在了距离莫惊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一张桌子上,虽然隔得不是很远,但是最起码两个人之间说话,莫惊闻和苏浅溪都不会听见了。

    “肖兄弟,你真是个爷们!”刚坐下,展宏图就说道。

    他一边说完,一边唤来了服务员,点了壶铁观音。

    “为什么这么说?”肖遥问道。

    “嘿嘿,因为你敢打莫成飞和莫惊闻啊!”展宏图说道,“那两孙子,一天到晚的嘚瑟,现在总算有人收拾了。”

    “你不喜欢他们?”肖遥笑道。

    “我只喜欢女人。”展宏图瞎扯淡道,肖遥的这个问题,他没办法好好回答,毕竟他虽然对莫家两兄弟不感冒,可是也没必要直接表明自己的立场。

    在他们这个圈子里,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需要仔细斟酌。

    肖遥也明白展宏图的意思,并没有多问。

    “对了,肖兄弟,你和李潇潇的关系,已经定下来了?”展宏图问道。

    “什么?”肖遥被展宏图的话吓了一大跳。

    “嘿嘿,你就不要跟我藏着掖着了,这一次李老爷子都把你带到这了,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啊!”展宏图嬉皮笑脸说。

    肖遥越发的觉得不对劲了,低着嗓子问道:“这有什么特殊性吗?”

    “你不知道?”看肖遥一头雾水的样子,展宏图确定他不是开玩笑,才忍不住惊讶道。

    “我不知道。”肖遥摇了摇头。

    展宏图吸了口气,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这几个老爷子,每一个都是个人物,我爷爷叫展千军,是海天市展翅集团的创始人,虽然比不上李氏集团,但是在海天市也算一线企业了,而李老爷子,就不需要我多说,你知道的。而苏浅溪的爷爷,也就是那个光着脑袋的老头,叫苏武百,嘿嘿,他的身份比较特殊,是捞偏门起家的,现在也开了几家公司,慢慢洗白呢。莫强求,就是莫成飞和莫惊闻的爷爷,我也不多说了。李功成,就是那个穿着青色衣服的老头,是海天市最大的贸易公司老板,秦朝南……”

    “秦朝南不用说,我知道一些了。”肖遥摆了摆手,问道,“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这有什么特殊性?”

    “嘿嘿,这八个老头,每年都会聚一次,三年了,聚会了三次,其实,这就是一个交际圈,老头只要带个人来,就是存心让剩下的这些人认识,混个脸熟,我是我们家的独苗,我爷爷就把我带来了,去年,李老爷子带来了李潇潇,今年带来了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展宏图略有深意地说道。

    肖遥哭笑不得,他确实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会这么复杂。

    “其实,在来之前,我爷爷就跟我说了,如果这一次李老爷子带来了一个不是李家的年轻男人,那就肯定是他们李家的女婿了。”展宏图乐道,“这下,你明白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