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莫成飞的爷爷
    药灵的动作还是很快的,差不多只有五分钟,肖遥的伤口就被包扎好了。

    药灵的眼睛还是通红,小声问道:“师傅,到底是谁干的啊?”

    “咳咳,我还在这呢,药灵神医,别动不动说宰了谁了。”秦雪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

    药灵瞥了她一眼,压根就没把她当回事,秦雪也有些无可奈何,人家也就是嘴上说说,什么都没干呢,你能把他怎么样啊?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要紧,已经处理好了。”肖遥活动了一下胳膊说道。

    “恩……”药灵无奈,只能点头。

    秦雪看着肖遥,表情颇为严肃:“肖遥,如果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应该打电话报警,我知道你的身手也不错,但是总不能私下解决吧?”

    肖遥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头:“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你们……我说句你们不想听到的话,挺不靠谱的。”

    秦雪满头黑线:“你还真不客气啊。”

    肖遥眉头一挑,轻笑道:“习惯了。”

    “算了,随你吧,反正你死不掉!”秦雪气呼呼地说道。

    肖遥笑了笑,不再多言。

    秦雪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反正肖遥已经送到了,现在看来,也没什么事,也就是脸色略显苍白,这不过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的,最起码生命没有危险,更何况不管是他还是药灵,都是海天市的神医,要是肖遥真有什么事情那才是出了鬼了。

    “等一下!”肖遥站起身。

    秦雪回过头看着肖遥,好奇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能送我回李家吗?”肖遥问道。

    秦雪一阵沉默……

    她真想把肖遥放在地上狠狠踩几脚!

    他们是警察啊,是人民卫士啊,每天都很忙的啊!先前之所以把肖遥送到这里来,是因为当时肖遥浑身是血,情况危急啊!现在他都没什么事情了,还要他们送他回家?

    他把警车当成出租车吗!

    “算了,走吧。”秦雪叹了口气,决定还是送佛送到西……

    李家别墅里,挂在墙上的老钟是李老爷子的心爱之物。

    这个钟有没有李兵李坤的年纪,李潇潇是不知道的,但是她知道,这钟肯定比自己大一些。小时候她总是喜欢站在钟下面,看着钟摆摇摆,到了整点的时候,又会发生清脆好听的声音,每到那个时候,李潇潇都会拍着自己的小手笑起来。

    但是今天,坐在沙发上的她,每听见一次钟摆,心脏都会猛地跳动一下。

    钟摆摆动的幅度,和她的呼吸想契合,很巧妙。

    她的手里握着一个精致的粉红色陶瓷杯,被子上有一直米老鼠的logo,这是她最喜欢用的杯子。

    杯子里冲泡好了的咖啡,此时已经不再冒着热气,早已经冰凉。

    她的手都在颤抖。

    忽然,门铃被人按响,李潇潇赶紧站起身,迅速冲到了门口,因为速度太快,已然忘记了手中的咖啡,咖啡洒了半杯在她的裙子上。

    肖遥站在门口,看到李潇潇这副模样,不由得一愣,等明白过来之后,又是满心的感动。

    他伸出左手,接过陶瓷杯,将剩下的小半杯咖啡一饮而尽,最后啧啧嘴巴笑着说道:“还好已经凉了,不然我还不能喝呢。”

    李潇潇的目光一直盯着肖遥的右臂,鼻子一酸,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掉在了地板上。

    “我先洗个澡,换身衣服。”肖遥说道。

    “恩……”李潇潇温顺的点了点头,一句话都没多说。

    肖遥古怪的看了眼李潇潇,他觉得李潇潇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不过,他还是先一步上了楼,等他下了楼之后,已经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他垂着胳膊下了楼,看到李潇潇还坐在沙发上,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是最后一次了。”李潇潇听到了他下楼的脚步声,回过脑袋,看着他,认真说道。

    肖遥装傻充愣,坐正了身子,笑眯眯道:“什么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让我丢下你走。”李潇潇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那样的笑容看上去显得有些凄凉,“你根本不懂我,你总觉得你这样是在保护我,但是你却从来都没想过,如果你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的内心是多么的复杂。”

    肖遥沉默不语。

    “你做的没错,我很感激你,但是……你有没有问过我想不想离开?”李潇潇问道。

    肖遥还是不说话。

    “这是最后一次了。”李潇潇伸出手,握住了肖遥完好的左手胳膊,“以后我想和你站在一起,哪怕……我站在你的身后。”

    肖遥点了点头,脸色也认真了起来:“我只是想保护你的安全,因为你是我的保镖……”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潇潇打断了:“你觉得你是保镖,但是我从来都没把你当成我的保镖,我把你当做朋友,当做重要的人。”

    肖遥摸了摸鼻子不敢接话了,他在想,李潇潇这算借机表白吗?

    既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最好的做法就是直接保持沉默。

    李潇潇见肖遥不说话,原本已经想要脱口而出的话,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知道肖遥暂时还没这方面的意思,但是她却想不明白为什么。

    “潇潇,我下山就是为了找天灵草,等我找到了天灵草,会和你好好谈谈的。”肖遥忽然开口说道。

    李潇潇脸色一变,似乎已经明白了肖遥的意思,使劲的点了点头。

    不管肖遥最后的答复是什么,只要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那李潇潇就觉得值得了。

    对也好,错也罢。

    拒绝也好,接受也罢。

    那是一条路,只要给了自己一条路,前面坎坷亦或者是平坦,还重要吗?

    夜晚,躺在床上,肖遥枕着自己的左胳膊,透过窗户,月光正好洒在了他的脸上。

    他的嘴角,带着一丝微笑。

    其实,他也觉得李潇潇是个不错的女孩,自尊,自强,独立,似乎永远都不会畏惧任何事情,有自己的想法,或许再次之前,两个人也有小小的芥蒂,但是最后都说开了,也就都差不多了。

    肖遥想不明白,自己的身上到底有什么有点,能吸引到李潇潇这样的天之骄女……

    想的多了,他也慢慢睡着了……

    早上起床,李潇潇刚打算出门,肖遥就追了出来。

    “等等,还有我呢!”肖遥抓了一根油条塞进了嘴里,朝着李潇潇走去。

    “你今天别去公司了。”李潇潇看着他说,“你的伤还没好呢,先养伤。”

    “不碍事……”

    “碍事!”李潇潇撇着嘴说道,“成天说你是我的保镖,但是哪次我说话你会听我的?”

    “额……”肖遥语塞……

    李老爷子咳嗽了一声,冲着肖遥招了招手:“这几天还是先别去了,等伤好了再说吧。再说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即便潇潇真的遇到了危险,你也未必能保护她啊。”

    肖遥尴尬地笑了笑,还没开口呢,李潇潇就已经坐上车离开了。

    肖遥叹了口气,走到了桌子前坐了下来。

    “小子,你又受伤了?”李老爷子笑道,“看来,你这个保镖请的还值!”

    肖遥摇了摇头:“这一次,那些人是冲我来的,准确的说,我连累了李潇潇。”

    李老爷子摆了摆手:“哪有什么连累不连累,要不是因为我们李家,你又怎么会得罪莫成飞?说到底,谁也没连累谁,既然已经站在了一起,那就应该共同面对着将来要发生的一切。”

    肖遥笑道:“老爷子也会这么煽情?”

    “恩?这是煽情吗?我说的都是实话。”李老爷子说道,“赶紧多吃点,等会我带你出去。”

    “出去?”肖遥喝了口粥,“见谁?”

    “一群人,我的朋友,故人。”李老爷子说道。

    肖遥不再多问,只是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吃完饭,肖遥和李老爷子一起走出了别墅。

    “会开车吗?”李老爷子问道。

    “会,但是没驾照。”肖遥说道。

    “无所谓,能开就行,等会我找人帮你办个驾照。”李老爷子的语气很轻松,在他看来,办驾照这样的消失在他看来就是信手拈来。

    许久,车停在了海天市鸿鹄茶楼的门口。

    李老爷子和肖遥一起下了车。

    “茶楼?”肖遥问道。

    “茶楼。”李老爷子点了点头,“我们一群老人不在茶楼聚聚,还去酒吧不成?钢管舞太刺激,我年纪大了,扛不住。”

    肖遥硬忍住笑,李老爷子真是个富有幽默感的人……

    走进茶楼,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就走了过来。

    “哈哈!李老头真难请啊,每次都是最后一个来的。”穿着唐装的老人年纪和李老爷子相仿,哈哈笑道,他看了眼站在李老爷子身边的肖遥,不由愣了一下,“带人来了?”

    “带人来了。”李老爷子点了点头,“都到了?”

    唐装老人点了点头,再次打量着肖遥,眼神非常深邃,好像一个眼神,就能将肖遥洞穿。

    “莫强求也来了?”李老爷子问道。

    “来了。”唐装老人苦笑,“估计这一次,你们得打嘴炮了。”

    李老爷子哈哈大笑,也没当一回事。

    肖遥多嘴问了一句:“莫强求是?”最近他听到姓莫的人,都有些敏感。

    “莫成飞的爷爷。”李老爷子平淡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