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杀了我,放了她!
    两个路口,相隔不远,一个川流不息,一个冷冷清清,灯光昏暗。

    男人打开了手中的大提琴箱,而躺在大提琴箱子里的,是一把长大约有一米二的长刀,刀刃很宽,大概有十五厘米,而且上面还雕刻着一条长龙,非常精致,看上去栩栩欲生,而刀柄上,则刻着龙头,龙神盘踞在刀刃上,气势如虹。这样的刀,恐怕除非是那种天生巨力的人能扛得起来。

    女人手中的长笛,也拔了出来,那是一把细长的剑,很薄,很细,有点像运动会里击剑项目里的剑。剑很轻柔,很锋利,在灯光下,闪烁着耀眼的银光,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有些清冷。

    “你看,我就说,他还是会回来的吧?”男人对身边的女人笑着说道。

    “恩……”女人点了点头,“是个英雄。”

    男人不语。

    “屠龙刀,倚天剑。”肖遥笑了笑,“我听过你们的名字。”

    “恩……我们确实算得上是没见过面的朋友。”男人,也就是屠龙刀,看着肖遥,裂开嘴笑道,“其实以前我就想找个机会和你聊聊,接触接触,但是我却一直都找不到那个机会,很败兴,很无奈。”

    肖遥点头:“确实,我曾经也生过这样的念头。”

    屠龙刀叹气:“我以前憧憬过很多次,我们会见面时候的场景,但是我却没想到会是这样。”

    肖遥倒是很不见怪:“世事无常,谁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做什么样的事情,不是吗?”

    屠龙不置可否。

    站在一边的倚天剑撇了撇嘴:“你们这是聊天呢?”

    屠龙刀笑了笑:“恩……很难见一面,想多说几句。”

    他们都知道,只要动手,就再也没机会说话了,不是肖遥死,就是他们死。

    倚天剑温柔笑了笑:“那你们就多说几句吧。”

    屠龙刀和肖遥对视了一眼,都摇了摇头。

    “不需要了。”屠龙刀说道,“话说完了。”

    “说完了?”

    “说完了。”屠龙刀确认道。

    倚天剑点了点头,手中的剑,指向了肖遥。

    “如果在杀手界要论资历的话,你一定是我们的前辈。”倚天剑笑着说道,“但是今天,我们不能让你活着离开,希望你能理解。”

    肖遥点头:“我明白。”

    “抱歉了。”说完,倚天剑就朝着肖遥冲了过去,没有任何华丽的招式,再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

    屠龙刀也不再犹豫,紧随其后。

    他们是夫妻,风雨同舟多年。

    很多人都不相信真爱,因为这是一个浮躁的社会,没有人愿意静下心,去感受那所谓的桑麻,清茶。但是,屠龙刀和倚天剑一定是传说中的真爱,他们原本是两个杀手集团的,而且,再对不知道对方的存钱之前,他们就已经取了这样古怪的代号。

    这是一种缘分。

    当他们相爱之后,就愿意放弃一切,脱离了原本的阻止,两个人在一起,到处躲避着追杀,最后,还是被龙凤杀手组收留了,他们终于越过一切,走到了一起。

    他们是幸福的,但是同样,他们也而是不幸的。

    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听对方说话,看对方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情,这就是一种幸福。但是他们却得在刀尖上舔血,所以他们也是不幸的……

    冷风,而肖遥的耳边呼啸,天气已经慢慢变凉了。

    他裹了裹自己的衣服,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倚天剑,以及那把散发出冰冷气息的笛子剑,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喜悲。

    一动不动,稳如泰山,任凭窗外风吹雨打,我仍袖手,冷眼天下。

    倚天剑和屠龙刀,或许就是两个极端。

    一个轻柔如落叶,一个浑厚如重石。一个温婉如流水,一个暴戾如雷鸣。

    他们两个人的默契,已经到了能让肖遥惊讶的地步,他们之间不需要任何的交流,即便是眼神的交流都不需要,就好像倚天剑猜到了屠龙刀会攻击肖遥的下盘,她手中的剑就会朝着肖遥的心脏刺来。

    又好像屠龙刀已经猜到了倚天剑会去刺肖遥的左臂,他就会抡着大刀朝着肖遥的右臂猛劈。

    肖遥没办法躲闪了,他想要左边闪,但是却又发现另外一个已经再次从右边砍了过来。

    他只能选择往后退步,拼命的往后退,除了这样,他别无办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门,或者说叫罩门,肖遥的命门被倚天剑和屠龙刀吃的死死的。

    命门这东西,不会消失,最多只能发生变化,就像原本肖遥的命门在腋下,动了一番之后,命门就到了胸口。

    他想躲开原本的命门,但是新暴露出来的命门,又已经被盯上了。

    ss级杀手,岂是浪得虚名的?

    肖遥的脑门上,汗水簌簌落下,面对着如此强大的敌人,他有些无可奈何。

    他的心里逼着一团火,一团足以焚尽天下的火,他想一拳挥出去,但是却又发现迎上自己拳头的是一把利刃。

    他只能选择暂避其锋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逍遥你平静全力的躲闪。

    屠龙刀和倚天剑的眼神中都流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亏你是杀手之王,难道你只会躲吗?”倚天剑怒道。

    肖遥赶紧为自己解释:“我不是杀手之王,我爷爷是,不然你们去找他?”

    倚天剑没理他,速度也越来越快。

    肖遥心里暗暗着急,此时的他,大脑飞速运转。

    这是一个四局,一个没办法全身而退的局,肖遥想清楚了……

    忽然间,肖遥猛然顿住了身子,他不再往后退步了,而是逆流而上。

    他猛然往前冲了一步,任凭着倚天剑手中的长剑从自己的右臂横穿而过,身体也突进到了两人的跟前,嘴角的意思冷笑,在深夜中看着犹如鬼魅一般。

    忽然间,他一拳挥出,强盛的劲气带来一阵强劲的风,吹乱了倚天剑的头发。

    “砰!”这一拳头,结结实实搭在了倚天剑的身上,她的身体倒飞了出去。

    带着劲气的一拳,不要说是倚天剑一个女人,即便是屠龙刀,也未必挡得住。

    “小天!”屠龙刀一惊,顿时大怒,并没有立刻去管倚天剑,而是朝着肖遥发疯了一般挥动着手中足有百斤中的长刀。

    “嗖,嗖,嗖!”

    长刀劈开了一层层空气,破空声听上去都让人感到胆寒。

    这一刀若是砍在了人的身上,恐怕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都会立刻脱落吧?

    肖遥皱紧了眉头,也同样咬紧了牙关。

    他伸出手,握在了那把长笛剑上,接着,用力一拉,将那把剑从自己的胳膊上拽了下来。

    “砰!”

    刀与剑拼在了一起,暗夜中火花四溢。

    “啊!”屠龙刀大喝了一声,身体凌空而起,从上而下,再次猛劈了下来,形成泰山压顶之势,仿佛势如破竹!

    肖遥皱着眉头,硬生生接下了这一刀,手中的剑剧烈的颤抖着。

    他只感觉,自己的虎口仿佛被震裂了一般。

    若让谁凄凉,必让他癫狂。

    现在的屠龙刀,已经癫狂了。

    原本,肖遥之所以只能选择后退,就是因为屠龙和倚天剑两人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死局,他没办法硬碰硬,只能选择退步。可是现在,倚天剑不在了,他的压力自然也就没有了。

    屠龙刀确实是个强劲的对手,但是却并不是一个聪敏的对手。

    这是一个非常豪爽的人,也有些一根筋,因为倚天剑受了伤,所以他便杀红了眼。

    一个杀红了眼的人,在肖遥看来就是一头蛮牛,没有任何威胁力……可惜的是,肖遥也受了伤,速度慢了很多,已经没办法选择退让,只能和屠龙刀硬碰硬。

    屠龙刀能耗得起,但是他不能,时间越久,对他就越不利——他的胳膊,此时还往外渗透出血迹呢。

    屠龙刀不知疲倦,在朝着肖遥扑来,肖遥不推不让,也迎了上去。

    屠龙刀一刀横劈,横扫千军。

    肖遥脚下一点,身体跳了起来,就像一只轻盈的燕子,身体直接腾空了将近一米七的距离,这样的距离,似乎有些恐怖了。

    当他快要落下的时候,双脚又重重踩在了厚实的刀上,借着这股力气,他直接从屠龙刀的头顶跃了过去。

    屠龙刀大惊,赶紧转过脸,只是他刚转过脸,肖遥的拳头就已经砸了上来,稳稳地毁在了他的脸上。

    “砰……”屠龙刀庞大的身体摔在了地上,又往后滑了几米的距离,才勉强停稳了身形。

    “噗……”屠龙刀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忽然吐出了一口血,染红了地面……

    肖遥看着他,脸上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连那双眸子,都没有任何情感的波动。

    “杀了我,放了她。”屠龙刀伸出手,指了指躺在另一边的倚天剑,开口问道。

    肖遥没有说话。

    “杀了我,放了她!”屠龙刀大声吼了起来,他的双手使劲捶打着地面。

    “给我一个理由。”肖遥说。

    “我死了,她也威胁不到你了。”屠龙刀说道,“就像她输了,我就撑不下去了。”

    肖遥低着脑袋,陷入了思索……

    屠龙刀不敢说话,生怕惹得肖遥不高兴,对方会直接拒绝自己的请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