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只是个保镖?
    叶追寻很委屈,她觉得自己说的这番话都是为了肖遥好,但是人家根本就不将她的话当成一回事,这不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是什么?肖遥的态度,让她非常的不高兴,所以现在,她索性直接什么都不说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她鼓起小嘴巴,坐在椅子上,不去看肖遥。

    肖遥的话,让秦满江和曹浩都忍不住拍起了手:“兄弟,果然是个痛快人,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不喝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肖遥笑了笑,打开二锅头,对着嘴巴就吹了起来。

    咕咚……咕咚……

    没多一会,二锅头的瓶子就见了底,他将空酒瓶放在了桌子上,擦了擦嘴巴,脸上的表情非常坦然,曹浩和秦满江死盯着肖遥,希望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不痛快的表情,可是结果却让他们很失望。

    好像肖遥喝的不是二锅头,而是白开水。

    “兄弟,你没事?”秦满江问道。

    肖遥笑了笑:“一瓶而已,不碍事。”

    秦满江和曹浩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惊恐,他们忍不住怀疑,这个肖遥是不是变态,又或者,这二锅头是不是假的。

    如果让莫成飞知道他们内心的想法,一定会觉得他们还是太年轻了……

    和肖遥拼酒,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叶追寻也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捂着小嘴,惊讶道:“你真没事?”

    “我没事。”肖遥看着秦满江和曹浩,目光冰冷,“现在,轮到曹总和秦总了。”

    秦满江和曹浩满脸的苦色,他们后悔了。

    秦满江张开嘴,刚想说一些推脱的话,却被肖遥直接抢先了。

    “我想,秦总肯定也是个爽快的人,一定不会言而无信吧?”

    “肖遥,快点给秦总道歉!你怎么能这么说秦总呢?秦总能做到光明地产总经理的位置,那自然代表他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李潇潇颇为愤怒地说。

    她这当然不是在责怪肖遥,而是和肖遥唱着双簧,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秦满江和曹浩还怎么推脱?

    叶追寻似乎觉得还不够,强忍着笑意,说道:“李董说笑了,你说的不错,秦满江和曹浩都不是言而无信的人,如果他们真的会说话不算数,我也会将这件事情告诉我的父亲,我们光明地产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会影响到我们公司信誉的人坐在办公室里。”

    叶追寻的话,已经算是在威胁曹浩和秦满江,事实上,也是因为他们今天做的太过了,只是先前叶追寻也不好多说什么,可是如果秦满江和曹浩真的不愿意喝酒,那就等于将自己的小辫子丢给了叶追寻。

    这样的话,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曹浩和秦满江也不会往心里去,可是现在,这句话是叶追寻说的,他们就不得不重视了,因为叶追寻确实有这样的能力。

    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那秦满江和曹浩一定会买一大瓶当饭吃!

    “曹总,我……”

    “哈哈!秦总啊,我知道你酒量好,那你就先喝吧,我不胜酒力,我的那份,你也随便带了吧。”秦满江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曹浩抢了先。

    秦满江听了曹浩的话,仿佛已经陷入了呆滞,许久他才反应了过来,都恨不得将曹浩扔到地上狠狠地踩几脚。

    这说的还是人话吗?什么叫他的酒量不行,难道自己的酒量就很好?即便自己的酒量真的很好,连续喝下两瓶二锅头,这也得送到医院去吧?不胃穿孔才是出了奇的!

    “曹总,我也不能喝这么多啊!”秦满江带着哭腔说道。

    这一次,光明地产的人来海天市,虽然秦满江才是主要负责人,但是说到底,他只是个小喽啰而已,确实,他是总经理,而曹浩和叶追寻也只是个副总,可是人家的身份不是自己能比的啊!一个是董事长的女儿,一个是董事长的外甥,自己拿什么和他们玩?

    “怎么了,你不愿意?”曹浩脸一沉,语气也有些冰冷。

    “不是,当然不是。”秦满江赶紧摇头,经过仔细斟酌,他发现自己这杯酒还真的得喝,否则,曹浩发怒了,自己以后的日子肯定会很难熬。

    他打开一瓶二锅头,深吸了口气,脸上肌肉僵硬,一副上了刑场的模样。

    “快点喝,像个男人一样,别磨磨唧唧的。”曹浩夹了口菜说道。

    秦满江已经在心里骂娘了,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就是送进医院里,但是现在,这个曹浩未免也太过分了吧?这是什么意思?老子都愿意帮你喝了,你不可怜我也就算了,竟然还好意思出言催促我?

    你还是不是人啊!此时秦满江的内心无疑是崩溃的。

    肖遥笑吟吟地欣赏着眼前的戏份,最后还是在秦满江开口前说道:“秦总,还是算了吧。我先前发现,这种二锅头不是很好喝,您可能喝不惯。”

    秦满江听到这句话,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声音都有些颤抖:“你是说,我不用喝?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真觉得这二锅头不好喝啊?”

    “恩,不好喝。”肖遥说道。

    李潇潇看了肖遥一眼,略显感激,她已经猜到肖遥的想法是什么了。

    秦满江深深地舒了口气,如蒙大赦一般,使劲点头,赶紧放下手中的酒瓶子,好像他拿着的不是酒瓶子,而是一块烫手的铁一般。

    “恩……酒还是不要再喝了,对了,秦总,您觉得这一次我们和你们的合作?”肖遥颇有深意问道。

    “哈哈,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了!你们是海天市最大的公司,我们想来这里开发,你们肯定是首选啊!”秦满江哈哈笑道。

    他的心里对肖遥充满了感激,可以说,如果肖遥不开口的话,这两瓶二锅头他是无论如何都跑不掉了,所以别说什么合作了,要不是因为曹浩和叶追寻在这,他都恨不得将光明地产的低价透露给对方。

    “恩,那就好。”肖遥点头,不再多言。

    曹浩虽然心里有些不满,但是也不敢在开口了,万一肖遥要和他喝酒怎么办?所以,此时保持沉默才是最重要的。

    出了这档子事情,秦满江和曹浩也不敢在动什么歪心思了,饭桌上,就和李潇潇签订了合同,而吃饭的时候,叶追寻一直盯着肖遥,就好像看着外星人一样。

    她觉得,肖遥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

    即便秦满江喝了两瓶二锅头,到时候,也一定会记恨李氏集团,记恨肖遥,到时候,想要和睦的合作,很是困难。

    而且,秦满江真的喝了酒,对肖遥而言也没什么好处,无非就是心里爽一把而已。

    叶追寻在想,这一切是不是这个男人或者是李潇潇算计好了的,如果真的是这样,只能说他们太可怕了!

    什么样的人,才能将一切计算到如此的天衣无缝,能做到这样进退有致,步步为营?叶追寻已经下定了决心,尽量将肖遥挖到光明地产去,别的不说,光是这份镇定,这酒量,就能在商业上闯出一番成就啊!

    茶余饭后,也要就此结束了。

    出了酒店,肖遥和李潇潇刚打算走,叶追寻开口了。

    “等一下!”

    李潇潇和肖遥同时转过身,有些疑惑的看着叶追寻。

    叶追寻走到了肖遥的跟前,笑着说道:“你叫什么来着?”

    “肖遥。”肖遥语气平淡,波澜不惊。

    “恩……我想和你谈谈,能借一步说话吗?”叶追寻问道。

    挖人这件事情,总不能当着李潇潇的面说吧?

    肖遥有些疑惑,转过脸看了眼李潇潇,李潇潇心里也有些好奇,不过还是对肖遥点了点头,人家的这点面子,她不能不给。

    跟在叶追寻的身后,两人重新走进了酒店里。

    “叶总,有什么,你就直接说吧。”肖遥笑着说。

    “恩……”叶追寻点了点头,问道,“你现在在李氏集团,待得习惯吗?”

    “还好啊!”肖遥说道。

    “你年薪多少?”叶追寻问道。

    肖遥抓了抓脑袋,越发的不明白叶追寻的意思了,他本身就不是什么经理,自然猜不到叶追寻是打算挖他。

    “我一年……一百来万吧!”肖遥算了一下,一个月十万,一年,大概有一百多万了。

    “一百来万?”叶追寻心里暗忖,这年薪确实不低了,看来李潇潇也是个慧眼如炬的人,肖遥确实也值这样的价格。

    “我给你五百万!”叶追寻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我给你五百万,聘请你来当我们江南地产的副总,主要负责海天市这一块,你看怎么样?”

    肖遥这才明白了叶追寻的意思,感情对方会这是让自己跳槽啊!

    他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道:“我想,你要失望了,事实上,我对商业这一块一窍不通,我也不是李氏集团的什么经理。”

    肖遥是明白了,但是他说的这番话,却让叶追寻有些迷糊了。不是经理?这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你不是李氏集团的经理,那你是李潇潇的什么人?”叶追寻问道。

    “我啊?是个保镖。”肖遥微笑,说完,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叶追寻,依然愣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

    这样的人……只是个保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