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心脉丹
    肖遥坐在床边,而躺在床上的陈老爷子,身上已经插满三十六针银针。

    陈老爷子的气息平稳,没有丝毫不适,反而比起先前,脸色倒是红润一些。与之相反的是肖遥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他体内的劲气只剩下不到两成,事实上,如果将两成劲气也都渡入老爷子体内会更加把握,可肖遥不愿意那么做。

    体内没有丝毫劲气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而且还要过很久才能恢复过来,肖遥不愿意在体会那样的感觉,反正陈老爷子的病不是多么麻烦,没必要非让自己受那份不该受的罪。在救人之前,他也得为自己考虑一下不是?

    “师傅,如何?”药灵站在一边,只能干着急,没有办法插手,即便心中想要帮肖遥一把,却也只能在心中想想,嘴上问着。

    “经脉早如枯木,精气涣散,气血不足,说真的,即便我治好了老爷子的心脏病,恐怕他也是时日无多了。”肖遥说道。

    药灵点头,微微一笑:“对陈道林而言,老爷子寿终正寝,远比死于病痛来说的好,最起码他的心里也算多了一份慰藉。”

    说到这,药灵深深吸了口气,苦叹道:“别人都说,陈道林孝顺,他也确实孝顺,但是孝顺也有个度,现在的他已经没了度,就因为别人都说他孝顺,老爷子年纪大了,到了年纪,即便离开,也是正常,可是陈道林却依然为了老爷子的病奔波。”

    “陈道立不是傻子,他知道,即便治好了老爷子,老爷子也活不了多久,可是他依然还是这么做了,为的不就是别人都说他孝顺吗?”药灵说完最后一个字,眼神中充满了嘲弄,可能是觉得陈道林愚蠢,又可能为那些为了别人而活的人惋惜。

    肖遥摆手,低声说道:“这就不管我们的事情了。”

    “师傅说的是。”药灵严肃点头,“我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肖遥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言。

    拔出最后一根针,肖遥终于长舒了口气。

    “走吧。”肖遥道。

    “他没事了?”药灵问道。

    “恩,对了,那颗药丸等会丢给陈道林,等老爷子醒了之后,再让他服下,效果会更好。”肖遥道。

    药灵点了点头,跟着肖遥一起走出了病房。他们刚走出病房,陈道林就心急火燎的迎了上来,殷切的目光看着肖遥,嘴上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想说什么谁都明白。

    “老爷子没事了。”肖遥说道,“如果你不放心的话,等会可以带着老爷子做个检查。”

    “恩。”陈道林点头,却也有些愕然。

    一边的医生,也就是叫穆亮的医生,已经凑到了跟前,说道:“我等会就安排一下,给老爷子做个检查!”

    “好。”肖遥说完,药灵走到了陈道林的跟前,将那枚丹药递了过去。

    “这药,等你爹醒了之后再给他服下。”药灵眼皮子都没抬。

    “是。”陈道林唯唯诺诺,小心翼翼对待这眼前这两位大神。

    既然肖遥说老爷子没事了,那就是真的没事了,毕竟人家没必要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处。

    肖遥走到李潇潇的跟前,说道:“我们也该回去了。”

    李潇潇笑了笑,两个小酒窝看上去很是可爱,她的玉手在肖遥的脑袋上抹了抹,嫣然道:“没带纸巾,就用手帮你擦汗了,累吗?”

    “还好。”肖遥想要躲开,但是觉得自己躲开似乎很不给李潇潇的面子,只好站着不动,身体都有些僵硬。最难消是美人恩,这句话说的一点不错,肖遥就觉得自己此时很尴尬。

    肖遥转过脸,看着陈道林,低声说道:“陈书记,我想,我们应该可以走了吧?”

    他话里的意思,就是询问陈道林是否对李家还有敌意,只是这番话不方便明说,否则就等于拿刀架在陈道林的脖子上,陈道林怎么说也是个市委书记,肖遥语气太过于生硬,会让对方没办法下台。

    “肖神医说笑了,你们想走的话,自然可以走,但是我觉得你们如果不着急的话,就看完了戏再走吧。”陈道林说道。

    肖遥眉头轻轻往上一挑,道:“陈书记的意思是,有眉目了?”

    陈道林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似乎还在等什么。

    没过半分钟,陈道林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低声说道:“都进来吧。”

    挂了电话,五六个警察跟在谷利兵的身后走了过来。

    谷利兵到了跟前,看了眼肖遥,露出一丝笑容,不过片刻就又一脸严肃,开口说道:“抓起来!”

    他身后五六个警察一拥而上,将本来还在隔岸观火的吴不克按在了地上。

    他的隔岸观火,本来就是装出来的。

    陈道林看着吴不克,说道:“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些什么,说你心思缜密吧,你要是真有城府,现在也不会被抓起来了,要说你没有头脑,可是你每一步走的都很好。”

    吴不克脸上不起波澜,强笑道:“陈书记,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家那个保姆啊,没见过什么世面,说的都是家乡的土话,别的都挺好,办事也利索,就是胆子太小了,谷局长手底下的警察吓唬她,说如果什么都不说,就得被枪毙,她就全部说出来了。”陈道林笑着说道。

    吴不克的眼神明显波动了一下,却继续故作镇定:“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肖遥先开口了,他看着吴不克,摇了摇脑袋,有些恨铁不成钢说道:“你真对不起你这个名字,什么吴不克,你能克住什么?克老婆?既然想要装出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那你最起码得有点底气吧?随便说几句,你就按捺不住自己情绪了,既然按捺不住,就别忍着了,因为看着实在是太假了。”

    吴不克愤怒地瞪了他一眼。

    “你一定在想,即便那个保姆真的什么都说了,和你也没什么关系,毕竟你从头到尾都没露面,只是吩咐一个小混混去和那个保姆接头的,可是你难道就不知道,你找的那个小混混,胆子比保姆的胆子还小吗?”陈道林笑着说道,“当然了,你可以觉得,我现在都是在和你开玩笑,因为这已经不重要了。”

    说完,他转过脸看了眼谷利兵,沉声说道:“带走。”

    “是!”谷利兵点头,吩咐人将吴不克押了出去。

    吴不克面如死灰,虽然他还没有到最后一步,但是他同样也明白,以陈道林的身份,是绝对不会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抓人的,否则的话,被有心人抓住这一点,陈道林的仕途就变得岌岌可危了。所以现在陈道林既然会让警察来找自己,就代表对方已经有了把握。

    “没想到,还真的是吴不克搞的鬼。”李潇潇略显颓然,“商场如战场,一切都太复杂了。”

    “你难道很简单吗?”肖遥看了李潇潇一眼,问道。

    李潇潇很是无奈:“我以前一直都很简单,但是没办法啊,你以为吴不克这样的人,我是第一次见吗?我见得多了,我摔的不知道多少个跟头,才慢慢站稳了脚根,就跟婴儿学步一样。”说着,她伸出手指了指吴不克离去的方向,道,“如果我不聪明一点,恐怕早就被他们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所以,你不喜欢你现在的生活状态?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可以找个喜欢的人嫁了。”肖遥笑道,“相夫教子或许也很适合你。”

    “烧得一手好开水,也能相夫教子?”李潇潇反问道。

    肖遥低下脑袋:“当我什么都没说……”

    一边的江建华,咳嗽了一声,看着肖遥问道:“肖先生,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

    肖遥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问道:“什么事情?”

    “我就是想知道,您先前给陈书记的药丸,对治疗心脏病有用吗?”江建华问道。

    肖遥先是一阵疑惑,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过来,道:“你这问的是废话,如果没有用的话,我干嘛要做?不过,这要配合我的针灸,还有先前的汤药,才能发挥到治本的作用,否则的话,淡淡一可药丸,只能做到缓解疼痛,治标不治本,没有什么意义。”

    江建华脑海中灵光一闪,继续问道:“您的意思就是说,您先前的那颗药,和我们的速心丸差不多?”

    “别乱说!”肖遥一瞪眼,“我弄出来的药,要是和你们的速心丸差不多,那我干脆一头撞死好了!”

    江建华尴尬不已。李潇潇看了眼江建华,似乎也明白了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转脸接着江建华的话问道:“肖遥,也就是说,你的药丸,比起速心丸强上很多是吧?那我们能不能批量生产呢!?”她问这句话的时候,都有些激动,如果真的能批量生产,那又是一个大商机啊!

    李小冉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她很是紧张的看着肖遥,结果让她大失所望。

    “批量生产?恩,没什么难度,反正药材都很常见,也不是很麻烦。”肖遥说道,“这种药叫心脉丹,是我师傅创造的,不过你们拿去用也无所谓。”

    “真的?”李潇潇激动不已。

    “那是当然。”肖遥说道。

    “好!”李潇潇点头,道,“心脉丹我们会抓紧时间研制出来,并且迅速投入市场。”虽然现在一切都还没开始,但是李潇潇却相信,等到心脉丹问世之后,绝对会遭到疯抢,最起码在海天市是这样的,有陈道林这样的活广告在,很快整个上流社会都会得到消息,那些人最不缺的,也就是钱了。

    吃水不忘打井人,她又看着肖遥,说道:“这一次,又是你帮了我,这次就不说别的了,哈利药厂的股份,有你的百分之四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