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了然于胸
    陈道林父亲的病,听上去非常的麻烦,而且也令无数人头疼。并不是说,没有什么治疗方案,相反的,治疗方案很多,但是那些治疗方案都绕不过一条路:做手术。

    人体内的心脏,就像是跑车里的发动机,至关重要——你听过有人割肾买苹果,听过人割心脏买苹果吗?

    跟着药灵回到了济世堂,肖遥找了些药材,就将熬药的任务交给了药灵,反正这个小老头愿意当自己的便宜徒弟……

    “师傅,这药,真的有用吗?”药灵扫了眼药方,有些好奇问道。

    “当然有用。”肖遥说道,“没用的话我抓这些药干什么,耽误时间吗?”

    药灵笑道:“师傅,这样我就没办法理解了,这药方上,当归,黄芪,好像对治疗心脏病并没有什么用吧?说的简单点,这连调息心脉平和的效果都达不到。”

    肖遥看了他一眼,先放下了手中忙的事情,笑着说道:“你说的不错,这两种药本来确实难以起到作用,但是打个简单的比方,一本是一,二本是二,但是一加一,也就等于二了。”

    肖遥说的话,让药灵慢慢念叨了许久,差不多过了两三分钟,药灵才明白过来,试探着问道:“您的意思是说,这两种药加在一起,对心脏平和有不错的功效?”药灵问道。

    “正是如此。”肖遥点头。

    药灵这就明白了,喃喃自语道:“其实以前我也做过猜想,一个药性霸道,一个药性冲体,两种药加在一起,要么药性十足,要么能够中和……我觉得是后者,可是又担心是前者,所以一直都没敢尝试,毕竟这可大可小。”

    “是。”肖遥点头,“你不敢去尝试,又怎么会明白呢?”

    药灵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有些惊讶道:“师傅,这试药,自然要对症,难道您在心脏病人的身上做过实验?”

    “恩?”肖遥笑道,“你太看得起我了,我没那份底气,是我师傅做的实验。”

    药灵恍然,确实,肖遥虽然也是硬气之人,但是内心淳朴善良,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师傅,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一个问题。”药灵刚开口,肖遥就挥手打断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无非就是想问我,我的师傅是谁,我跟你说过了,其实我的师傅就是我的爷爷,但是他的名字我不能告诉你,并不是我不想说,是在我下山之前,老人家曾经叮嘱我,不让我到处宣扬。”肖遥说道。

    药灵摸着下巴问道:“为什么啊?”

    “他说,我医术太差,会败坏他的名声。”肖遥颇为气恼。

    药灵长大的嘴巴足以吞下一颗鸡蛋,肖遥这样的医术圣手,也算医术差?那自己算什么啊!简直连庸医都算不上了!

    他颇为不高兴:“师傅,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您那位爷爷,未免也太看不起您了吧?”

    肖遥摆手,眼神中精光闪烁,他的脑袋微微扬起,嘴角的微笑看上去很是淡漠,平和,似乎陷入了什么回忆中。

    许久,他又摇头,转脸看向药灵,一字一顿道:“他有资格说这番话。”

    药灵顿悟,道:“您是谁,在师爷看来,您的医术算是平庸?”

    “真是如此。”肖遥说道,“我的师傅同样悬壶济世,他也是个心善的人,怎么可能会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呢?他之所以敢做实验,是因为他有把握,即便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他也能治好。”

    药灵有些神往。

    连肖遥都如此推崇的人,那医术该到了什么样的境界啊?

    忽然,他打了个激灵。

    “师傅,我听李老爷子说,当初李潇潇是在天龙山看到你的?”药灵问道。·

    肖遥本不想点头,他知道,自己一旦点头,药灵就能猜到些什么,可是这个时候,自己不说也没什么意义,李潇潇是在天龙山上碰到他的,抵赖也没什么意义。

    看肖遥默认,药灵便如同醍醐灌顶。

    “师傅,高峰前辈的身体是否还好啊?”药灵贼兮兮说道,心里欣喜若狂。

    不管是做什么的,只要在后面加一个“圣”字,就一定是步入了巅峰的高人。

    画圣,吴道子,画龙点睛,栩栩欲生,穷丹青之妙。

    诗圣,杜甫,一株笔,如点三千夫子兵,四行诗,数十字,便是一世界。

    书圣,王羲之,豪放时入木三分,游龙若风,谦婉时,遒美健秀,翩如惊鸿。

    当代,要说到圣,必说一代神医高峰,以医入道,传闻有活死人,肉白骨的能耐,至于是真是假,谁也不知,不过即便是这样,也能看出他在内江湖的名声有多么浩大,内江湖内更是流传一句“高峰出手,阎王退让”的话。

    药灵知道自己的这个神医,其实根本算不上什么,只是一些人对自己的尊称而已,可是,谁也不敢说高峰对不起“神医”这个称谓。

    他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原本只是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年轻有为的小神医做师傅,可是却没想到,自己阴差阳错之下,竟然拜在了高峰的门下,这说出去自己的身份都得水涨船高啊!

    肖遥看了药灵一眼,说道:“你的年纪有些大了,否则的话,我倒是也不介意向我大爷爷介绍你。”

    药灵赶紧微微躬起身体,一脸虔诚道:“师傅说笑了,您的造诣,就足够我学习一生。”

    肖遥笑道:“一生?那你的时间可能得有点着急啊。”

    药灵哭笑不得,要是一般人说出这样的话,药灵肯定得生气,到了他这么年纪,最见不得别人说他年纪大,寿命短的,可是这样的话从肖遥嘴里说出来,药灵又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药很快就熬药了,肖遥也又找了些药材,凝成丹药,最后,才算是大功告成,携药灵前往医院。

    来到医院里,陈道林正在病房门口来回踱步,在他的身边,多了柳岩心和他的秘书小方。

    “肖神医,您回来了啊?”看到肖遥,陈道林就立刻迎了过去。

    “恩。”肖遥点了点头,又看了眼柳岩心,说道,“柳市长,你也过来了?我看你可不是那种喜欢逢迎拍马的人啊。”

    柳岩心笑了笑:“肖神医说笑了,我来的目的,原本是想像陈书记解释一下,毕竟您的医术和人品我都是知道的,而李潇潇是您的朋友,人品自然没有关系。”

    柳岩心说这番话的时候,态度非常和善,可是话语中的尊敬,谁都能听得出来。

    吴不克再次多看了肖遥一眼,他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家伙,保镖?那个保镖能让一个市长如此的尊敬?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咳嗽了一声,像陈道林拱了拱手:“陈书记,我看现在也没我什么事情,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他就转身打算离开。

    “站住。”肖遥忽然说道。

    “恩?”吴不克驻足,转脸疑惑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想走了?”肖遥将手中的药都递到了药灵的手里,冷眼看着吴不克,道,“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这里是医院,每个人都是想来就来,想走便走。”吴不克也不慌张,慢条斯理道。

    “哦,那你为什么要走?”肖遥说道。

    “我有自己的行程,还有些事情要做。”吴不克解释道。他并不想对肖遥做过多的解释,但是却又不得不解释,谁让陈道林还站在这呢?

    肖遥恍然大悟点头,似乎明白了过来,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看事情快要败露,打算逃之夭夭呢。”

    吴不克先是敷衍点头,等明白过来之后脸色大变,表情僵硬,背在身后的双手都颤抖不已,阴沉着脸道:“肖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哦,我当然没别的意思。”肖遥摆了摆手,“别紧张,也别激动,你这么激动,别人还以为,是我说中了什么呢。”

    吴不克面如土色。

    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他的语气很平淡,笑容和和善,但是他口中说出来的话,却像一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他感到自己的侧面传来了一阵寒意,即便不望过去,也知道这股寒意的主人是陈道林。

    “吴总,既然来了,就多坐一会吧,何必那么着急呢?”陈道林很客气的说道。

    他虚眯着眼睛,眼神中的寒意,让吴不克打了个寒噤。

    “是,既然如此,那我就多坐一会。”吴不克挤出一丝微笑,坐在铁凳子上,如坐针毡,脑门上虚汗涔涔。

    肖遥瞥了他一眼,也没多言,只是带着药灵走进了病房,在经过陈道林跟前的时候,附在陈道林耳边小声说:“看住这个人,也抓紧时间找证据。”

    陈道林微小幅度点头,脸上不动声色。

    进了病房里,药灵才忍不住开口道:“师傅,您觉得,陈老爷子忽然发病,和那个叫吴不克的男人有关系?”

    “差不多吧。”肖遥点头,“老爷子服下的不是速心丸,那别人就是恶意栽赃。从现在的角度看,吴不克是最大的嫌疑人。”

    药灵笑道:“看来,师傅已经了然于胸了。”

    肖遥瞪了他一眼:“少拍马屁,先帮陈老爷子服下汤药。”

    “是!”药灵点头站直身体还耍宝似得敬了个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