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上杆子当小弟
    有些有钱人,他们很想坐在烧烤摊上,喝着十几块钱一桶的扎啤,然后挽起袖子不去顾忌任何形象的撸串,但是他们也不能这么做。因为没人回去夸赞他们真性情,反而觉得他们矫情,或者是体验穷人生活的。

    常鹏这么干了,而且他吃起来还很放得开,从他嘴角的辣酱就能看出来。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肖遥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他实在是想不出来一个理由,一个对方让自己娶李潇潇的理由。

    他上辈子难道是月老不成?

    “我知道你不明白我的意思,但是你仔细想想也就差不多了,莫成飞为什么非得找你的麻烦啊?不就是因为潇潇吗?等到时候潇潇成你的老婆了,他再找你的麻烦,也没什么原因了,说不过去不是?”常鹏解释道。

    “歪理。”肖遥说道。

    “但是就是这么个道理啊!”常鹏道,“你非得那个认真干什么啊?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的都是好猫,你管这个办法怎么样干什么?只要能帮你拜托了麻烦,那不都够了吗?”

    肖遥摇头:“我不能答应。”

    常鹏瞪大眼睛看着肖遥,眼神中满是质疑。

    “难道你不喜欢潇潇?不应该啊,潇潇那么好的姑娘,你怎么就不喜欢呢?这肯定不可能,难道是潇潇不喜欢你?这也不对,我觉得潇潇对你还是有些意思的。”常鹏抓着脑袋,似乎百思不得其解。

    “我说你有完没完啊?这件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肖遥皱起了眉头,似乎已经有些不高兴了,“那个莫成飞,如果再敢找我的麻烦,我还能继续忍?今天的事情也只是给他一个教训而已,还有下次的话,我不会在犹豫了。”

    他眼神中的凶光,让常鹏有一种背脊生寒的感觉。

    “难不成,你还能杀了他?”常鹏小声说道。

    “有何不可?”肖遥冷笑连连。

    常鹏气道:“我说,你怎么就油盐不进呢?我说的法子,对你有什么坏处?”

    “可是对我也没什么好处。”

    “能让你娶潇潇做老婆,对你而言还不是好事?”常鹏抓着头发,觉得马上都要崩溃了。

    “对别人而言,或许是好事,但是对我而言,未必就是好事。我的事情你没资格管,因为李潇潇把你当朋友,所以我给你个和我坐在一起的面子。”肖遥说的话,已经很客气了。他就差没警告常鹏不要不知好歹。

    常鹏还想说话,肖遥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肖遥接起电话,问道:“找我?”

    “恩,不是我找你,是有个叫老虎的找你。”李潇潇的声音随即传来。

    “老虎?”肖遥再次皱起眉头。

    老虎这个名字,肖遥并不陌生。

    第一次,有个女孩诬陷他,就是老虎干的事情,而上一次在金满楼,和王磊一起找他麻烦的时候,也有老虎的一份,现在都已经这样了,这个家伙竟然还敢找上门?

    接着,他又有些担心李潇潇了,忙问道:“那你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但是我觉得有些奇怪,那个叫老虎的家伙是一个人来的,而且来了之后,就恭恭敬敬的在一楼等着。”李潇潇说道。

    肖遥满头雾水,那个家伙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啊?

    “好吧,我知道了,我等会就回去。”肖遥说完,挂了电话站起身。

    “喂!你要走了?”常鹏问道。

    “是。”肖遥看了他一眼道,“这是你请我的,别想让我掏钱啊!”

    常鹏哭笑不得。

    “我先前说的那些,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常鹏还是有些不死心。

    肖遥瞪了他一眼,道:“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不需要任何人对我指手画脚的,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完,他就转过身,走出了店铺。

    常鹏看着肖遥的背影,长叹了口气,使劲的灌了口啤酒,用手背擦了擦嘴,道:“还说不愿意,看看你吧,和潇潇的脾气都一样……”

    肖遥已经走远,并没有听见他说的话……

    肖遥刚回到李氏集团,坐在大厅沙发上的老虎就一溜烟的窜了过来。

    他直接冲到了肖遥的跟前,脸上带着熟络的微笑:“肖哥,你回来了啊?”

    看他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和肖遥是多少年没有见面的好朋友了。

    肖遥看了他一眼,板起脸,怒目道:“你还敢来找我?哼,难不成,还想继续找我的麻烦?”

    一听到这句话,老虎的身体都抖了一下,两只手赶紧摆起来:“不不不,肖哥你误会了,你就是借给我个胆子,我也不敢找您的麻烦啊!”他脑门上大汗淋漓,好像还被吓得不轻。

    肖遥越发的糊涂了:“你找我到底干什么啊?”

    老虎抓了抓脑袋,然后又走回了先前他坐着的地方。

    肖遥这才发现,在那张沙发上还放着一根棍子以及一根绳子。

    老虎快速的用绳子将棍子穿了起来,背在了自己的背上,然后又重新回到了肖遥的跟前,“噗通”一声直接给肖遥跪了下来。

    “肖遥,我是有眼不识泰山,以前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真的都知道错了。”老虎一把鼻涕一把泪,这样的人不去当演员简直就是浪费。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能在社会上混得开的,大多都是演技实力派,老虎果然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啊!说跪下就跪下,绝对没有丝毫的含糊,那含着热泪的小眼睛,简直都快要将肖遥感动的泪流满面了。

    “卧槽!你到底搞什么鬼!?”肖遥哭笑不得。

    “负荆请罪啊!”老虎眨巴眨巴眼睛,“我看小学课本上就是怎么说的。”

    得,感情这哥们是小学毕业。

    肖遥摆手,不耐烦道:“你有什么招,就赶紧使出来,别跟我来这些虚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老虎更加着急了:“肖哥,我是真的来道歉的啊!如果我真的想要找您的麻烦,又怎么会一个人来呢?我又不是傻子!虽然我知道我带多少人都不是您的对手,但是我一个人来,不等于是变相的送死吗?”

    肖遥觉得老虎说的好有道理,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不过这并没有让肖遥对他放松警惕,相反的,肖遥觉得这个家伙越发的不简单了。

    有些人的心思,是最难猜的,就是那种没脑子的人。

    两个聪明人对弈,他们都可以去猜对方下一步棋到底会怎么走。但是和一个傻子对弈,那就麻烦了,因为他剑走偏锋,你永远都不知道他的心里想的是什么,或者——人家心里压根什么都没想,这样你还怎么玩?

    大厅里,人来来往往,不少不明.真相的人都望了过来,眼神中写满了狐疑,而且看着肖遥和老虎的眼神都很是奇怪。一个前台的小妹和保洁大妈交流着,小妹指了指肖遥和老虎的方向小声问道:“大妈,你说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啊?”

    大妈也是满脸的狐疑,最后小心翼翼的说:“我听说啊,现在不少人都喜欢出柜,搞什么同志,那个年轻的家伙该不会把那个跪在地上的男人完了之后不负责任吧?”

    小妹看着肖遥的眼神顿时充满了鄙夷,叹气道:“哎,看上去长得挺清秀的小伙子,怎么这么重口味呢?”

    “谁知道呢?他们城里人真会玩……”保洁大妈也是唏嘘不已。

    “哎?大妈,你说那个跪在地上的男人背着根棍子干什么啊?”小妹更加的好奇了。

    “还能干什么啊?估计是想让那个男人用棍子去欣赏他的菊花吧?”大妈翻着白眼道。

    小妹越发的恶心。

    肖遥都快被气哭了,现在人的想象力怎么都那么丰富呢?

    他踢了踢老虎,阴沉着脸说道:“你先跟我上楼,别在这跪着了,丢不丢人?”

    说完,他就率先的走进了电梯里。

    老虎也不知道肖遥这到底是原谅自己,还是没原谅自己,不过当下也不敢迟疑,赶紧快步跟了上去。

    来到了李潇潇的休息室里,肖遥坐在了椅子上,看着老虎,道:“说说吧,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虎搓手,笑了笑,道:“肖哥,我真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您实在是太厉害了,打算给您当小弟!”

    “你的意思就是说,你是上杆子来给我当小弟的?”肖遥看着他问道。

    “是!”老虎一拍手,“您可算是听明白了!”

    “明白个屁!”肖遥站起身指着他鼻子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你这么说,我就这么信了?”

    本来还是死对头,现在老虎忽然找上门,哭着闹着要给他当小弟,肖遥即便真的是个三岁小孩,恐怕也没办法相信吧?除非老虎是个疯子,还有医生开的证明!

    “肖哥,天地良心,我说的都是我心里话啊!你这边点头,那边你就是毒虎帮的新老大了!”老虎说道。其实,毒虎帮是他的心血,他也不想就这样拱手相送,但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小命,他觉得这些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