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你和潇潇结婚吧!
    红星楼饭店里,一群人坐在一起,正是莫成飞那一群。

    苏浅溪拿起酒杯,笑着说道:“来吧,我们得先庆祝一下,帮莫少洗洗身上的晦气!”

    “晦气?”莫成飞摸着自己的脑袋,冷笑道:“你觉得我身上的晦气还洗的掉吗?”他眼神中的凶光,让被他盯着的苏浅溪打了个寒噤。

    “这是我第三次进医院了吧?嘿,我可真是被肖遥天生克啊!”莫成飞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深吸了口气,胃部火辣辣的感觉让他觉得非常的不舒服,上次和肖遥拼酒,到最后都喝成了胃穿孔了,医生已经劝过他,让他从此以后都不要喝酒,但是莫成飞觉得,自己还不如喝死过去算了。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是真的完了。

    苏浅溪的计划,听上去似乎很不错,而且李潇潇也动摇了她对肖遥的信任,可是让他们都没想到的是,竟然又有一个不亚于李潇潇的美女出现搅了局,接着,孕妇还差点流产,一系列的变化,让他们的计划付诸东流。

    这个时候莫成飞还算是彻底的明白了什么叫计划赶不上变化。

    “成飞,看开点,天底下好女孩多得是,你也不需要非得盯着潇潇啊。”常鹏费力的劝说着。

    “呵呵,大鹏,你知道男人最贱的时候是什么吗?”莫成飞问道。

    常鹏一愣,摇了摇脑袋。

    “我可以不喜欢李潇潇,但是我没办法放弃啊,最贱的男人,就是觉得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莫成飞指了指自己,“我就是代表性人物。”

    这还是有些道理的,在很多男人年轻或者更小的时候,都发疯了一般喜欢一个女孩,一个自己永远得不到的女孩,尽管时过境迁,但是那个女孩在他们的心中依然占有一定的地位,永远都没办法忘记。

    其实,他们未必是多么的喜欢那个女孩,只是自己没得到过,没得到的,都是最好的,得到了,把玩了,看腻了,一切也都是那么回事。

    “你这是钻牛角尖。”常鹏痛心疾首道。

    他真不希望莫成飞再去找李潇潇的麻烦了,他做的已经够多了,也已经很过分了。

    “大鹏,你看看我,我进医院多少次了?这一切都是谁害的?”莫成飞冷声说道。

    “但是这一切不都是……”敞篷说到这,忽然打住,后面的话并没有说下去,目光也有些闪烁。

    莫成飞笑着将常鹏没说的话补充了出来:“你是想说,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的对吧?”

    常鹏没有说话,这也是一种变相的默认。

    “我和他没办法算了。”莫成飞说道,“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忽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看来,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你死了。”

    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姜昆夹菜的动作也犹如凝固了一般。

    四个人的眼睛都看向了门口,那个穿着黑色长袖衫的男人。

    “你……你怎么来了!”忽然,莫成飞蹦了起来,瞪大眼睛说道。

    “我为什么不能来?”穿黑色长袖衫的男人正是肖遥,走了进来,他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望着莫成飞说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麻烦,我不找你麻烦,是懒得搭理你,就像你好好坐着,一只苍蝇非得趴在你身上,你不可能因为这个,就非得弄死它吧?可是你赶走了几次,它都飞回来了,你还能忍吗?”

    莫成飞望着他,冷冷道:“你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拿回你欠我的。”肖遥笑了笑,给自己倒了杯酒,喝了下去,道,“昨天晚上王磊找我的麻烦了,你应该知道吧?”

    莫成飞没点头,也没摇头。

    他确实不知道,要说知道,也是几天早上才得到的消息,但是如果他说不知道,那简直就是一种变相的示弱。

    强大的自尊心,让他没办法摇头。

    “看来你是知道了。”肖遥叹着气,道,“我真搞不明白了,你有什么就冲我来,找我身边人的麻烦干什么?”

    “哼,也幸好你没有父母,如果你又爹娘的话,我弄不过你就先弄死他们。”莫成飞笑着说道。

    肖遥的眼神骤然变冷。

    他猛地站起身,椅子被他的身体退到了后面,与地板发出摩擦声,那种声音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而椅子的声音还没有停下,肖遥就已经冲到了莫成飞的跟前,一只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他恨别人拿他的父母说事,尽管他也不喜欢自己的父母。

    如果自己的父母真的爱自己,又怎么会轻易把自己丢了呢?

    大爷爷安慰他,说让他别把事情想的那么糟,或许他的父母只是去世了呢?

    肖遥听到大爷爷的话楞了许久,他愣是没听出来,大爷爷这句话他有安慰的成分。

    “你是下定决心,和我死磕到底了?”肖遥问道。

    “是,又如何?”莫成飞抓着肖遥的手,想要将对方掐住自己脖子的手挪开,但是他发现对方的力气出奇的大,尽管自己使出了浑身力气,又掐又切,但是却依然没办法撼动对方。

    “好,很好!”肖遥哈哈大笑起来,加大了手劲。

    莫成飞的身体慢慢悬空,因为喘不过气,脸色涨得通红,脑门上的青筋也凸显了出来,表情看上去狰狞可怖。

    他的双脚不停的摇摆着,想要挣脱开肖遥的手,他觉得,在这样下去自己很快就会窒息而死。

    他没有求饶,不是因为他不畏惧死亡,而是因为他说不出话……

    “肖遥,快点住手!”常鹏大声喝道。

    “你算老几?”肖遥转脸看着他说道。

    “我……你如果真的杀了他,你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常鹏也没想起来自己算老几,自己是独生子女,能算老大吗?他知道,自己说这些也没什么用,虽然他也觉得莫成飞做的过火了,但是说到底,这都是他的朋友,他没办法看着自己的朋友是在自己面前。

    肖遥冷哼一声,随手将莫成飞扔到了一边。

    他在深夜酒吧杀手,能算正当防卫,尽管这是有谷局长和柳市长的帮忙。

    但是如果他真的在这里杀了莫成飞,即便方海的老爹也帮忙,想要将肖遥摘出去都很难了。

    他是一个分得清轻重的人,自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莫成飞弄死。

    “如果你只是在找我的麻烦,我或许只会将你的脑袋开瓢,因为这说不清楚谁对谁错,你觉得我耽误了你的事情,那我或许错了,但是,你不该对我身边的人动手。”肖遥盯着莫成飞,背着手居高临下道,“这是一次警告,如果下一次,你还敢对我身边的人动手,我会拧断你的喉咙,你可以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说完,他便转身走出了包厢。

    常鹏赶紧冲到跟前去,将莫成飞扶了起来。

    莫成飞坐在地上,大喊大叫:“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他仿佛陷入了癫狂一般。

    常鹏叹气,对姜昆和苏浅溪道:“把他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

    “好!”苏浅溪和姜昆赶紧点头,这时候,两人才彻底回过神来,快步走到了莫成飞的跟前,架住了他的两条胳膊。

    莫成飞的腿已经软了,站都站不起来。

    常鹏快速走出了包间,叫住了肖遥。

    “肖兄弟,我想我们可以谈谈。”常鹏说道。

    肖遥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头:“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也不能这么说,我和潇潇依然是朋友,但是莫成飞也是我的朋友,我想要兼顾两头,很困难,我们未必是敌人。”常鹏说道。

    肖遥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跟着常鹏走出了饭店。

    在红星楼的对面,是一家烧烤店,常鹏和肖遥走了进去。

    “老板,来一打啤酒,五十根羊肉串,五个猪蹄,再来两个猪腰子!”常鹏坐了下来,就大声说道。

    “好嘞!”老板心里大乐,这可是大生意啊!

    肖遥也坐了下来,看着常鹏,说道:“没想到你们这样的人,还会来这样的地方吃饭,看你的样子似乎还驾轻就熟啊?”

    “我们这样的人?”常鹏摇头,“我和莫成飞不是一样的人。”

    “那你们还能成为朋友?”别人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谁见过猪羊老虎做朋友的?那都是童话故事里骗小孩子的,要是真的能成朋友,那老虎每天回家吃什么啊?

    常鹏深吸了口气,看着肖遥,问道:“肖兄弟,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肖遥哭笑不得:“得亏你不是女孩子,不然我准以为有人给我发好人卡了。”

    常鹏哈哈大笑,正好这时候啤酒已经送了上来,他给自己开了一瓶,又给肖遥开了一瓶,递过去的时候说道:“我觉得你确实是个好人,莫成飞做的,有些过了,可是没办法,谁让我和他是朋友呢?”

    肖遥不置可否,开口问道:“说说吧,你叫我来,到底是什么事。”

    “你和潇潇结婚吧!可以吗?”常鹏说道。

    肖遥瞪大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