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有姑娘要电话了
    肖遥的话,让童坤冷笑连连。

    “一针?你当你是神仙吗?”童坤问道。

    “我当然不是神仙,你不信?”肖遥看着他,问道。

    童坤觉得肖遥说的是废话,自己要是真相信,那不是脑子有问题吗?他虽然不是妇科病的医生,但是最简单的一些知识,他还是知道的,像痛经这样的毛病,可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否则袁又怎么会拖到现在呢?

    她可是从医学世家走出来的啊!如果这真的是什么小毛病,又怎么会拖十几年呢?

    现在肖遥说只需要一针,这在童坤听来就是吹牛,还是蹦起来吹的那种。

    忽然,他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得意的笑容。

    “好啊,既然这样,那你就让我见识见识吧!神医?”童坤在“神医”两个字上咬重了读音,看着肖遥那眼神中的嘲讽也毫不掩饰。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见识。

    “可以。”肖遥转过脸,打量了袁一眼,道,“你先坐下吧!”

    袁红着脸,走到了沙发前,并且坐了下来,她一双很有魅力的眼睛不停的在肖遥身上打转,尽管她也觉得一针想要治好自己的老毛病是天方夜谭,但是肖遥却给了她一种信任感,即便是她自己也找不出缘由。

    “师傅,一针,真能解决?”药灵小心翼翼地问道,他虽然很相信肖遥,但是却也觉得玄乎,如果肖遥是经过了一番检查才这么说的,他倒是也能理解,可是现在肖遥只是远远地看了袁一眼,就如此断言,药灵感到自己是真的没办法走进肖遥的世界了。

    “一针就可以了。”肖遥看了眼药灵,说道,“相信我吧。”

    “恩!我当然相信你!”药灵笑道。

    肖遥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烈火针,精致的盒子就吸引了童坤袁的目光。

    “你这盒子,看上去不简单吧?”袁问道,“我爷爷似乎也有一个这样的盒子。”

    “是吗?”肖遥一愣,有些好奇。

    “恩,不过,也有些不同,上面雕刻的东西不同。”袁说道。

    “你爷爷,也是中医?”肖遥笑着问道。

    “是。”袁点头。

    “那你也不相信中医?”肖遥这就有些没办法理解了,按理说,既然袁的爷爷也是老中医,那她这个做孙女的,怎么会也不相信中医呢?

    “如果当初,我爷爷愿意把我奶奶送到医院去,而不是针灸的话,或许我奶奶就不会死了。”袁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中的神伤我见犹怜。

    肖遥不知道袁的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袁脸上那抹痛苦的神色,肖遥也就没问下去。

    他掏出一根燔外针,右手捏着。

    “把腹部漏出来吧。”肖遥问道。如果这是回到几十年前,一个中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样的话是肯定会打架的,但是现在不会了,大街上露大腿露事业线的女孩都那么多,露出肚脐眼又算什么呢?

    听到肖遥的话,袁也没犹豫,挽起自己的衣服,露出小腹,也没有任何不自在的表情。她本身就是一个医生,如果觉得这是一件多么大不了的事情,还怎么对待病人呢?

    “哼,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想要弄些什么花招!”童坤也把脑袋探了过去,眼神中写满了蔑视。

    肖遥也没离他,同时,手中的燔外针开始轻微的颤抖。

    “怎么了,紧张的手都开始抖了?”看到这一幕,童坤哈哈大笑起来。

    药灵瞥了他一眼,摇了摇脑袋。这是以气渡针,和手抖什么关系?

    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这样的存在,自以为自己很聪明,结果却总是不停的向别人展现自己多么的无知——童坤就是这样的人。

    任何一个有资历的中医,都能看出这是以气渡针,他们要是听到童坤的话,肯定会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与此同时,肖遥的针已经扎了下去。

    “恩……”一针扎入,袁就闷哼了一声。

    “怎么了,袁,是不是很疼啊?要是很疼的话我们就让他停止!”童坤赶紧说道。

    “不是很疼,不对,准确的说,一点疼痛感都没有。”袁喘了口气,看了眼童坤,“一开始,是凉飕飕的,现在,又感觉很烫很胀,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她也想不出到底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感觉。

    “不要说话了,憋住一口气。”肖遥看了眼袁道。

    袁点了点头。

    半分钟之后,肖遥长舒了口气,拔掉银针,看着袁问道:“现在感觉如何?”

    “恩……没什么感觉啊。”袁一脸的茫然。

    “哈哈!没什么感觉就对了,袁琼,难道你还真以为这个家伙能把你治好了?”童坤哈哈笑道。

    “不对!”下一秒,袁就变了脸色,瞪大眼睛看着肖遥,咬了咬嘴唇道,“连先前那种疼痛的感觉也没有了!”

    听到这句话,童坤的笑容瞬间凝固,犹如时间静止了一般。

    “不疼就对了,如果你还疼的话,我这一针不是白扎了?”肖遥收起烈火针,笑道。

    袁看着肖遥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外星人,她到现在都没明白肖遥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身体是自己的,疼不疼,她比谁都要清楚,那股温烫感消失了之后,原本自己那个地方的疼痛感,也彻底消失了。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这怎么可能!”童坤大声说道,“袁,你好好感觉一下,真的不疼了?会不会只是暂时的错觉或者是麻痹感?”

    “我也是医生,我很清楚我的感觉。”袁瞥了眼童坤,略显不满,难道这个家伙很希望自己痛吗?

    童坤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了,只是嘴中依然喃喃:“不对,不对,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可是到底是哪里存在问题呢……”

    他压根就不相信袁的老毛病是肖遥一针治好的,只是觉得肖遥肯定在什么地方做了手脚。

    “你想知道哪里有毛病吗?”肖遥问道。

    “想!”童坤想也不想直接点头说道。

    “那就是你的脑子有毛病了。”肖遥笑着说道。

    听到这样的回答,众人都是哈哈大笑,即便是袁也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童坤憋青了脸,道:“你到底是怎么做的?”

    “中医的玄妙,不是我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肖遥轻描淡写道。

    “可是这根本不可能!”童坤抓狂道。

    “有什么不可能的?”肖遥忽然提高了音量,道,“中医本来就是化腐朽为神奇,在你看来不可能,但是在我看来这根本没什么难度。现在,你自己也看到了结果,却依然嘀咕着不可能,这除了证明你无能,庸碌,还能说明什么?!”

    童坤顿时没了声音。

    方海看着童坤,冷笑道:“你现在就甭管可能不可能了,赶紧履行先前的承诺吧!”

    “这……”童坤低着脑袋,脸色煞白。

    “怎么,难道你想说话不算数?”方海眼神中寒芒一闪,凶光乍现。

    “那当然不是!”童坤打了个寒噤,他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戾气,如果自己真的敢说话不算数,恐怕,对方就忍不住会上来动手了。

    “先前我们一直忍你,就是不想让你觉得我们是恼羞成怒了,现在我们赢了,如果你不打算履行自己的诺言,我们不介意动手。”肖遥说道,“先礼后兵,是华夏的传统。”

    童坤的身体都稍微颤抖了一下。

    “输了就是输了,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童主任,赶紧说吧!”红川医院的院长许超也有些不耐烦了,先前就童坤叫的最欢,也算是把肖遥给得罪死了,这让他怒不可遏,现在,他还想说话不算数,要不是因为童坤是他的人,他都想上来踹一脚。

    “我说!”童坤咬了咬牙,低着脑袋道,“中医不比西医差!这总行了吧?”

    “还有两遍。”肖遥抬了抬眼皮道。

    “姓肖的,你不要欺人太甚!”童坤也彻底的愤怒了。

    肖遥猛然站起身,快步走到了童坤的跟前,并且笔直踹出了一脚,将童坤踹了出去。

    “砰”的一声,摔在地上的痛苦抱着自己的屁股哇哇大叫。

    “剩下的两遍不用你叫了,记住,我可不是恼羞成怒啊,而是因为你不打算履行诺言,我才给你点教训的。”肖遥一脸认真地说道。

    童坤的肠子都悔青了,如果早知道肖遥会动手,自己还不如爽快点把剩下的两遍都说一遍,反正都开口了,也不差多说几遍。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

    粉蝴蝶扎巴扎巴眼睛看着肖遥,嘴角微微上扬,她知道,即便童坤真的履行了承诺,肖遥也会找个借口把这一脚踹出去的。

    他早都想动手了,只是一直忍着而已。

    “送客吧。”汤如知开口道。

    方海嘿嘿一笑,搓了搓手,走到了跟前,将躺在地上的童坤拎了起来,直接丢到了门外,又回过头看了眼许超,道:“许院长,还有那个女医生,你们不需要这样吧?”

    许超赶紧点头,讪讪笑了笑,为了不被方海扔出去,他觉得自己还是走出去体面一些。

    袁站起身,看着肖遥,认真问道:“我会离开,但是在此之前,你能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吗?”

    粉蝴蝶边上吹了个口哨,很不文雅的说:“哟,有姑娘要电话了啊!”她说话的语气,竟然酸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