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我只需要一针!
    在童坤看到,他挑战肖遥,也算是西医和中医的碰撞。

    肖遥看着他,摇了摇头:“我不接受。”

    “你怕了?”童坤趁胜追击道。

    “那倒不是,你没资格。”肖遥说道。

    “你……你说什么?”童坤傻愣了数秒,看着肖遥的眼神就像看着傻子一样。

    “我说,你没资格,你凭什么挑战我?再说了,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挑战?你觉得,你赢了就代表西医比中医强,还是我赢了,就代表中医胜人一筹?”肖遥盯着童坤,问道,“难道你觉得,你是西医最好的医生?你能代表整个西医界?”

    肖遥的这句话,可谓诛心!

    童坤是说什么都不敢往下接的,他从当医生到现在,得了大大小小不少奖项,也有很多贡献,但是他绝对不敢说自己代表了整个西医,否则的话,他肯定会被很多人攻击。

    他想要代表自己的立场,但是不代表他有资格代表自己的立场!

    “好吧,我们先抛弃中西医不谈,你觉得我没资格挑战你?”童坤避开了肖遥设下的陷进,继续问道。

    面对着童坤的步步紧逼,肖遥也有些不耐烦了:“对,你说你有什么资格挑战我?你要是真有资格,当初就把汤如知给治好了啊!”

    童坤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话了,肖遥这句话,正中他的要害,确实啊,自己要是真有本事,当初就治好汤如知啊?毕竟,汤如知是肖遥治好的,人家确实有资格说句话。

    “我们在抛开汤如知的事情不谈……”童坤满头大汗道。

    方海率先忍不住笑了:“好啊,你感情把什么都抛开不谈算了。”

    “我……”

    “你什么你啊?没个本事,还出来丢人现眼,恶不恶心?赶紧滚蛋吧!”方海厌恶道。

    他也是真的发火了,当初,汤如知在他们红川医院,得到的结论只是等死,现在汤如知被肖遥治好了,他们又来汤家,想让肖遥交出治好汤如知的方法。

    方海并不是什么医生,但是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说,他被这些人彻底的恶心到了。

    他发誓,自己从小到大绝对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人!而且,肖遥的话说的很中肯,肖遥觉得,西医也没什么不好的,各有所长,但是对方就斩钉截铁的说,西医比中医强!凭什么?他们哪来的底气!

    汤如知原本还略显苍白的脸,此时也变得阴沉。

    “许超,带着你的人滚!”他浑厚有力的声音在别墅里炸开,仿佛一道道无形的声波形成看不见的波浪以他为中心往外推送。说完这句话,他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别大动肝火,对你身体不好。”肖遥说道。

    “是,神医……”汤如知点了点头,叹着气。

    “行了,你们的目的,我也明白,但是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的手法,不是你们能复制的。”肖遥摆手道,“不是我不愿意交给你们,而是交给你们,你们也学不会。”

    “学不会?”童坤道,“那你到底是说说啊!”

    “我用的是千年寒虫,但是我也只有那一只而已,而且,即便有了千年寒虫,施针者还必须有浑厚的劲气,你们都没有。”肖遥说道。

    他说的都是实话,但是他的话,在童坤和袁听来,就变了味道。

    “千年寒虫?还什么劲气?哼,你除了故弄玄虚,还会什么?”童坤不屑道。他认定了肖遥就是不想告诉他们,所以才乱说一气。

    “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直接把你们踢出去吗?”肖遥看了眼童坤,话锋一转道。

    童坤一愣,没明白肖遥的意思。

    “其实,我心里很想把他们全部扔出去,眼不见为净,但是我觉得我不能这么做,如果我这么做了,你们肯定会认为中医心胸狭隘,对吧?”肖遥说道。

    童坤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所以,我才不能这么做啊!你们不会去想,是不是你们见识短,也断然不会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所以,我不能这么做,如果真的因为我,让你们更加瞧不起中医,那我可就有大罪了。”肖遥笑道,“所以,我接受你的挑战,既然是挑战,那就得有输赢,有输赢,就得有彩头,你觉得呢?”

    童坤有些不明白肖遥的用心,不过见对方愿意接受自己的挑战了,想也没想就赶紧点头:“你说的不错,那你说说,彩头是什么?”

    “如果你输了,就大喊三声,中医不比西医差,而且立刻走人,从此以后不要在发表任何不利于中医的言论,如何?”肖遥说道。

    “恩?”童坤稍微犹豫了一下,他心里很排斥西医,甚至他认为,西医都是些骗人的小把戏,这样的事情,他还真没办法做出来。

    但是一想到,肖遥是绝对不可能赢自己的,所以又展露出了笑容,点头道:“可以!那你输了呢?”

    “我输了?”肖遥问道,“你想让我怎么做?”

    “把治好汤如知的方法授权给我们!当然了,只能授权给我们红川医院!”童坤说道,这可是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哈哈!我也是笑了,先前还说,肖遥心胸狭隘,有治疗的方法藏着,不推广,那你们怎么就不让肖遥去推广,而是授权给你们一家医院呢?”方海哈哈笑道。

    童坤脸一红,没想出反驳的话。

    袁也是皱了皱眉头,看着童坤的眼神充满了不满。

    先前要推广的那些话,可是她说的,而童坤现在的话,不是在打她的脸吗?这让她觉得非常不舒服。

    “反正我就这么条件,你们就说接受还是不接受吧!”童坤咬着牙说道。

    “不接受。”肖遥摇头,“我先前已经告诉你们了,只是你们不相信而已,虽然我觉得我不会输,但是这对你而言不公平,我不想占你便宜。”

    童坤的眼珠子都红了。

    这不还是摆明了不想说吗?难道这一次,自己等人真的要铩羽而归了?

    “这样吧,你要是输了,你就说中医不如西医,如何?”童坤道。

    “不行,我没办法昧着良心说话。”肖遥又是摇头。

    童坤都快要被肖遥给气哭了,他并没有觉得肖遥说的是实话,他觉得,对方这就是赤果果的嘲讽自己!

    什么叫昧着良心说话?这本来就是实话!

    “你真墨迹,跟个女人一样,说个像样的条件,否则的话,我也就不搭理你们了。”肖遥的耐心也被彻底的磨光了,不耐烦道。

    童坤很委屈,自己明明已经说了很多条件,但是都是你不答应好不好?

    他深吸了口气,说道:“那就等会再说,先开始吧。”

    肖遥点头:“这也行。”他指了指站在一边的袁,继续说道:“那就看看,谁能用最简单的方法治好她吧!”

    “她?”童坤一愣,问道,“她有什么病?”

    “她有痛经的毛病。”肖遥笑着说道。

    童坤猛然一愣,转脸看着袁,而袁则满脸通红,低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

    “袁,他说的是真的?”童坤问道。

    “是……”袁尴尬的要死,但是内心也非常惊讶,她这几天过的都不舒心,就是因为那几天来了,痛经的毛病,从十几岁的时候就有了,虽然她尝试了不少方法想要治好这个毛病,可每次都毫无用处,也只能放弃。

    这也是她的秘密,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是废话,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把这样的事情告诉别人呢?所以,她才会感到惊讶,看着肖遥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看出来的。”肖遥笑道。

    “看出来的?”袁显然难以接受这样的回答。

    “是,中医的望闻问切,看你的脸色,就能看出来,巧的是,这几天正好是你的经期。”肖遥说道。

    袁更加尴尬了。

    童坤表情骇然,不单单是他,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肖遥,眼神中写满了不可置信,唯一保持淡定的,也就是药灵了,不要说肖遥了,就是他,通过袁的脸色,也能看出一二,只是不敢断定而已。

    “你……真的是看出来的?”童坤问道。

    “是。”肖遥点头。

    “这不可能!你一定是提前知道的!”童坤猛地蹦了起来,就像收到了极大的刺激一样。

    如果肖遥真的是看出来的,事实上,挑战还没开始,他就已经输了,因为他一无所知。

    “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她?”肖遥笑道。

    童坤脸色难看。

    “行了,说说吧,你的治疗方法是什么。”肖遥咳嗽了一声,问道。

    “我……”童坤想了想道,“我可以开一些药给她,然后在做一系列检查,等掌握了原因,才能开始治病。”

    肖遥摇头,叹气。

    “怎么,难道你有好办法?”童坤不悦道。

    “一针。”肖遥看着他,信心十足道,“我只需要一针!”

    众人再次吸气……

    袁也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肖遥,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药灵倒是有些忐忑,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小毛病,即便是中医,也得仔细检查下吧?肖遥检查都不需要,就直接说一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