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我挑战你!
    肖遥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了片刻,气海中的劲气还算恢复了一半。他握了握拳头,苦笑连连,这确实不是人干的事情,气海的气被抽空,就像脊骨被斩断,全身绵软无力,如果那个时候有人想要害他,不要说是龙凤杀手组的杀手了,哪怕只是一个普通人,肖遥都只能任人宰割。

    没过多久,汤齐和汤如知也从医院赶了过来,而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神医,神医啊!肖先生,您可真是当之无愧的神医啊!”汤齐走到了肖遥的跟前,一把拽住肖遥的手使劲的握着,激动地热泪盈眶,虽然先前药灵就告诉他汤如知没事了,但经过了西医的检查之后,他才能更加的安心。

    药灵不满地咳嗽了一声:“喂喂喂,老汤,怎么说话呢?你以前不是都叫我神医的吗?”

    他真想一脚踹过去,虽然说汤如知的病是肖遥治好的,但是你也不能转脸就把我给忘了吧?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啊……

    汤齐这才想起来,尴尬的笑了笑,也没说话。他知道药灵也不是真的生自己的气,毕竟大家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要是真的因为这点小事就不高兴,心生芥蒂,又怎么会成为朋友,并且将关系维持这么久呢?

    汤如知看着肖遥,眼神通红,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拼命地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肖先生,谢谢你!”

    肖遥看了他一眼,道:“谢我就算了,以后少抽点烟吧。”

    “恩!”汤如知赶紧点头,他也算是从鬼门关转了一圈,以前的他总是抱着一种侥幸心理,可是经历了这一遭,他也下定决心开始戒烟了。

    这时候,跟在汤齐和汤如知身后的一个年纪在五十岁以上的男人,快步走到了肖遥的跟前,表情略显激动:“您就是肖遥,肖医生?”

    “是我。”肖遥点了点头,打量了眼对方,好奇问道,“您是?”

    “哦!我是海天红川医院的院长。我叫许超。”对方做着自我介绍道。

    肖遥看了眼药灵,药灵解释道:“红川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也是海天市最贵的医院。”

    肖遥笑了笑,看了眼许超许院长,道:“不知道你找我什么事情?”

    “是这样了,我们得知,您治好了汤先生的肺癌,所以想要取取经。”许超搓着手,笑着说道。

    接着,他又为肖遥介绍他身后的两人,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叫童坤,是海天市红川医院的肿瘤科主任,而另外一个年轻女孩,则是肿瘤科的一声,叫袁,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很有气质,长长的头发扎着马尾,翘在脑后。

    “你们要向我取经?”肖遥笑了笑,道,“我想你们得失望了,因为我的治疗方法,你们没办法复制的。”

    “没办法复制?”那个童坤,也就是肿瘤科主任,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高兴道,“我看,你是不打算说吧!”他的语气,颇为不善。

    肖遥看着他说道:“我说的是实话,相不相信是你的事情。”

    肖遥确实没说假话,要说治好汤如知,最重要的还是那条千年寒虫,现在重新找个和汤如知一样的病人,肖遥也是没有办法,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了千年寒虫,他的劲气就算多么浑元,也没什么用。

    再说了,就算不说千年寒虫,单单是劲气,他们这些医生也没办法做到。

    “切,你们这些中医啊,就是这样,有点小门道了,就全部藏在肚子里,生怕别人知道,和你们抢饭吃。”童坤冷笑道,“所以,你们中医才没有西医发达!”

    肖遥本来有些愤怒,但是却又有些无可奈何。虽然现在,也有了不少的中医学校,中医学院,可是像那些在华夏内江湖赫赫有名的中医圣手,却都不会去那些地方任教,就像药灵这样,医术虽然比不过肖遥,但是在内江湖也算是佼佼者,否则的话,也不会有神医的名号,可是让他去什么学校教书,恐怕是不可能的。

    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很多圣手都有一种观念,教了徒弟,饿死师傅,就像一些古武功夫一样,一些家族门派,都是传儿不传女,传内不传外,就是担心别人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还有一些原因,就是有的时候,中医也有些玄乎了,阴阳脉,气息,等等,都不是那么容易解释的。

    “童科长,说话注意点!”许超似乎也看到了肖遥的脸色不是很好看,转过脸斥责童坤。

    “童科长也没说错什么啊!既然有这样的方法,直接推广难道不是更好吗?这才是造福全人类。”那个叫袁的女医生也开口道,“作为一名医生,就要有救死扶伤的胸怀,什么好的方法,都藏着掖着,这样的人也不配为医!”

    她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她说的这些话,和指名道姓也没什么区别了。肖遥说了,那就是有胸怀,不说,那就是小人!

    这就是把肖遥往死路上逼啊!

    肖遥的脸色如抹寒霜,他看了眼那个女孩,没有说话。

    “放肆!”药灵喝了一声,道,“你们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师傅?我师傅难道说的还不够仔细吗?他的办法,你们没办法复制,耳朵聋还是没听懂?”

    “没办法复制?好啊,既然是没办法复制,就把方法说给我们听听,我们倒是要看看,凭借着如此发达的西医,中医有什么手法是我们没办法复制的!”童坤也是火气大,他认识药灵,但是在他的心里,被海天市很多人称之为神医的药灵,并没有什么实力。

    他只不过会一些医学上的皮毛而已,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肖遥笑了,只是他的笑容不管怎么看,都不是那么的和善。

    现在,在医学界,中医并没有占据多大的地位,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你生病了,你是去中医馆,还是去医院打个吊针或者是吃点药?

    其实,并不是中医就真的不发达,而是中医讲究的是内外兼修,气与内生,一个小感冒,又是煎药又是针灸或者拔火罐的,谁受得了呢?

    肖遥是一个中医,他的大爷爷也是中医,自小,他就跟着高峰学习中医。即便他医术让很多人折服,但是他却明白自己还没有掌握到中医的真谛,精髓。这就像爬山一样,爬得越高,睥睨众生,才会发现原本的自己是多么的渺小。

    越高,越渺小。

    但是现在,他受到了侮辱。

    “你先前说,中医没什么手法是你们不可能复制的?”肖遥看着童坤,眼神犹如利刃。

    “是!”童坤并没有退却,反而瞪大了眼睛和肖遥对视。

    “好,很有底气。”肖遥点头。

    汤齐看到红川医院的人和肖遥剑拔弩张,肠子都悔青了。

    其实,他们汤家在红川医院,也占有一定的股份,所以当红川医院的院长说要来见见肖遥的时候,他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下来,可是他却怎么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他知道,如果自己没办法妥善解决好这件事情的话,肖遥也算是被自己得罪死了。

    他是一个会察言观色的人,虽然肖遥脸上带着笑容,但是眼神中的愤怒,却很是明显。

    “许超,你赶紧带着你的这两个医生走!”汤齐开口喝道。

    许超心急如焚,他转过脸看着童坤和袁,道:“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赶紧给肖先生道歉啊!”

    他真是后悔死了,早知道会这样的话,他说什么都不带童坤和袁来。

    童坤在医学界有一定的地位,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说“德高望重”却一点都不为过,要不是他愿意下血本,都很难将童坤拉到红川医院来,而袁,医术也很是不错,出生于西医世家,并且在海外留学多年,从小就开始接触医学,再加上她的爷爷,在世界都是享有盛名,他也没办法得罪。

    “道歉?”童坤冷笑道,“我找不出一个道歉的理由。”

    “你……”许超顿时着急。

    “许院长,您也别多说了,我觉得,童科长说的没什么错。”袁也开口道,她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许超脑门上满是汗珠。

    “肖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为之的,如果知道是这样的话,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他们来的。”汤齐满头大汗,都不敢抬起脑袋直视肖遥。

    方海直接走到了跟前,开口道:“现在请你们立刻离开,否则的话,别怪我叫保安了。”

    “呵,这是气急败坏,准备赶人了吗?”童坤笑道。

    他的样子,好像一个打了胜仗的将军,眉宇间满是得意。

    “你觉得,中医不如西医?”肖遥看着童坤,饶有兴趣道。

    “是。”童坤道,“难道你觉得不是吗?”

    “西医,确实有长处,但是这并不代表,中医就毫无用处。”肖遥说道,“我是个中医,但是我不排斥西医,我从来都不会觉得,西医不如中医。”

    “那是因为西医确实很强!”童坤挑眉道,“难道不是这样吗?”

    肖遥微微一笑:“那你等百年之后,到底下问问你们老祖宗,在几百年上千年前,他们生病看的是中医,还是什么杰克啊迈克尔什么的医生。”

    “你这是人身攻击!”童坤勃然大怒。

    肖遥也无所谓,反正他本来就有些生气,如果这个时候童坤敢动手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将对方踢出去,只是在动手之前,自己也得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不是?

    童坤的胸口大幅度的起伏着,许久,他忽然笑了出来,道:“好,既然这样,那我挑战你,你敢不敢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