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真人不露相
    方海的下限再一次被刷新了,他没想到,当一个人决定彻底放下脸皮的时候,竟然能不要脸到如此程度。当初汤齐愿意给汤天一家一些股份,是因为他看在汤天是他亲弟弟的情分上,不希望看到自己的亲弟弟受苦,可是现在呢?

    那点股份,竟然被对方拿出来说事了!

    他们还要不要脸啊?方海真恨不得在冲上去将对方暴揍一顿,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就因为他是方家的人,他姓方,而不是姓汤,所以,他动手显得就有些过了。

    “汤天,你给了那些董事什么好处啊?”汤齐笑着说道。

    “也没什么好处啊!我只是向他们做了一些许诺而已。”汤天说道。

    汤齐叹着气。

    “你可真是一只喂不熟的白眼狼。”汤齐说道。

    汤天耸了耸肩膀,反正事已至此,一些都挑明了,不管汤齐怎么说,他都不会介意的。

    对于汤氏集团,他势在必得!

    “二爷爷,有些过了吧?”汤思雨站起身,看着汤天,说道,“你难道就不担心,其中会有什么变故吗?”

    “变故?还能有什么变故?难不成,汤如知还能活不成?”汤天还没说话,他的儿子汤虎就哈哈大笑起来。

    “为什么不能?”忽然,一声有力的声音,从楼梯口传了过来,众人纷纷转过脸,就看到满脸苍白的汤如知,已经在药灵的搀扶下走了下来。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平息凝神,原本还有些吵闹的别墅,鸦雀无声。

    “爸!”汤思雨惊叫了一声,赶紧快步走了过去,搀住了汤如知的另外一条胳膊。

    汤如知的嘴唇都发白,脑门上满是汗珠,脸色苍白的犹如涂了一层粉黛,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女儿的脑袋,眼神中有着说不出的溺爱。

    “这……这怎么可能!汤如知,你还没死!?”汤虎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非常精彩。

    “你们希望我死,我怎么还能死呢?”汤如知笑了笑,“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们活的不畅快,所以我当然不能如你们所愿了?”

    他的言语中,充满了讥讽。

    “如知,你没事了?”汤齐看到自己的儿子站了起来,热泪盈眶。

    “爸,让你担心了。”汤如知很是愧疚,他知道,自己这一倒下,是让在乎自己的人流尽了眼泪。

    汤齐拉着汤如知的手不停地颤抖,他的心情,也是大喜过望。

    钱秋白再次忍不住,哇的哭了起来。

    不过和先前不同的是,这一次虽然也是哭,但却是喜极而泣。

    “药灵,肖先生呢?”汤齐问道。

    “他现在晕过去了,他太累了,先让他休息休息吧。”药灵说道。

    他虽然不懂得以气渡针,但是也却明白,以气渡针是非常消耗体内气的,在肖遥渡气的过程中,肖遥的脸色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等到最后一刻,汤如知刚刚睁开眼睛,他就彻底的晕了过去。

    药灵一开始被吓了一大跳,经过诊脉之后发现肖遥只是脱力了,他才松了口气。

    他再一次觉得,自己拜肖遥为师,是多么正确的决定,一个好的中医,并不指有精湛的医术,更得有舍己为人的气度,在这一点,肖遥称得上是个圣人!为了病人忘记自己,难道肖遥还配不上神医两个字吗?

    “肖先生的恩情,我们汤家记下了!”汤齐使劲地点了点头说道。

    药灵笑了笑。

    汤如知看着眼前汤天一家人,笑了笑,道:“二叔,没想到您老人家还亲自来看我啊?托您的洪福,我终于挺了过来,别人都说,人病如山倒,看来,您这一来,山都能重新搭起来啊!”

    汤天的眼神写满了阴霾,他握紧了拳头,托自己的洪福?妈的,老子可是希望你早点死的啊!

    “不对!他虽然现在没死,但是不代表他过段时间不死啊!虽然说这是癌症,但是也不是说检查出来就得死的,或许他还能挺一两个月呢?”汤虎开口道。

    药灵哈哈笑道:“行啊!那就找医生来检查检查吧,看看如知还能活多久。”

    他对肖遥的医术很有信心,而且,在肖遥晕过去之后,他也帮汤如知诊断了一下,最后确定了汤如知体内的阴阳气息已经平衡,绝对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

    “检查就检查!”汤虎咬了咬牙,他刚掏出手机,就被自己的父亲抽了一巴掌。

    “你想干什么?”汤天瞪着自己的儿子骂道。

    “啊?”汤虎也不知道,汤天为什么会突然给自己一巴掌,目瞪口呆的望着父亲,久久说不出话来。

    汤天没有理会他,而是转过脸看着汤如知,笑道:“既然药灵神医都说你没事了,那肯定是没事了,这我也就放心了。”

    “恩,多谢二叔挂念了。”汤如知笑着说道。

    汤天哈哈笑了笑,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走出别墅,汤虎就忍不住问道:“爸,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不让我给汤如知做个检查啊?”

    汤天气恼,又是一巴掌抽在了汤虎的脸上。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难道你想告诉汤如知,告诉所有人,我们都盼着他死吗?有些事情,大家都明白,那无所谓,但是,如果我们说的太过分了,那就过了!你懂不懂?”

    汤虎点了点头,可是心里却泛着嘀咕,先前我们和汤齐都把话说到那个地步了,还不够明显吗……不过,这些话他也就是在心里想想,为了不挨巴掌,他是打死都不会说的。

    等汤天等人都走了之后,还留在汤家的那些人,一个个都冲到了汤如知的跟前。

    “如知,你真的没事了?”叫大黑的男人激动道,他眼神中流露出的激动和开心,绝对不是蓄意装出来的。

    “我没事了。”汤如知深吸了口气,扫了眼还留在汤家的那些人,并且牢牢的将这些人的样子全部记了下来,有的时候,人总得跌倒一次,因为只有在跌倒的时候,你才会看到到底哪些人会上来扶你,而哪些人会在后面踹你几脚。

    “行了,你还是赶紧上楼休息休息吧!这刚醒过来,可不能太累了。”钱秋白看着自己的丈夫,温柔道。

    “好。”汤如知点了点头,又转过脸,看了眼大黑等人道:“各位兄弟,我还是得休息休息,所以,就不方便陪你们多聊了!”

    “行!”大黑笑道,“你现在就得多休息休息,等你好了,咱们就好好吃一顿!”

    “那是当然!”汤如知笑道。

    送走了大黑等人,汤如知自己也上了口,看到躺在床上的肖遥,汤如知深吸了口气。

    “救我的人,应该就是这位先生吧?”汤如知说道。

    “恩。”药灵点了点头,“也不可能是我,我没那么大的本事。”

    汤如知笑了笑,拱手道:“无论如何,也多亏了药灵前辈的帮助,否则的话,我现在就是一个死人了。”

    药灵苦笑道:“我先前说的,也不是谦虚,因为我真的什么都没做,都是我师傅救你的,小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不是什么谦虚的人。”

    汤如知略显惊讶,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汤齐看了眼脸色苍白的肖遥,又忍不住问道:“他真的没事吧?”

    “他肯定没事!”这时候,粉蝴蝶也跟上了口,她站在门口,说道,“你们让他休息休息就好,别打扰他了。”

    “好好好。”虽然汤齐也不知道粉蝴蝶是谁,但是他却知道,这个小姑娘是跟着肖遥一起来的,看他们的年纪相仿,估计是情侣呢。

    只是,药灵并不认识粉蝴蝶,先前肖遥和粉蝴蝶一起进来的时候他也没看见,这时候他忍不住问道:“姑娘,你是?”

    “药灵爷爷,她是肖遥的……朋友,恩,应该是朋友吧?”方海解释道。

    药灵似乎也听出了方海的弦外之音,恍然大悟,冲着粉蝴蝶弯腰道:“原来是师母啊!”

    “师母?”粉蝴蝶哭笑不得,不过,她觉得这个称呼还是挺不错的,于是点了点头,“恩,行了,你们先别说那么多了,赶紧让肖遥休息吧!”

    “是是是,师母说的对!”药灵赶紧点头,这时候的他,哪里还有半点海天市神医的气度,完全一个马屁精……

    众人在楼底下聊了很久,汤如知也换了个房间休息,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脸色也好看了许多,最起码不像先前那样苍白了,汤齐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赶紧带着汤如知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差不多又过了两个小时,肖遥才从楼下下来。

    “肖遥,你醒了?”看到肖遥下楼,所有人也都围了上去,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着英雄一样。

    “恩,我醒了。”肖遥打了个哈欠,看了眼方海问道,“你舅舅怎么样了?”

    “应该是没事了,但是我外公不放心,又带着他去医院检查了。”方海说完,又很是激动道,“肖哥,你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这一次,方海对肖遥的称呼再次发生了变化,从肖兄弟,直接变成了肖哥,可见他对肖遥的感激和佩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