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汤家逼宫
    整个房间,犹如一个巨大的冰窖,即便是做了一辈子中医的药灵,这个时候也有些扛不住了,上下牙齿不停的碰撞着,发出“磕磕”声。

    “你要是不行,也出去吧。”肖遥看了眼药灵,关切道。

    “别啊,师傅,你就让我仔细看看吧。”药灵道。

    肖遥苦笑:“我是怕你坚持不住。”

    “没事没事。”药灵摆了摆手,“我扛得住!”

    肖遥见药灵心意已决,也就没有继续阻止了,只是丢下一句“坚持不住就立刻出去”,说完转脸看着汤如知,表情凝重。

    他伸出手,扼住汤如知的手腕,切住脉搏。

    “师傅,他怎么样了?”药灵裹紧了衣服问道。

    “有了一丝阴气。”肖遥舒了口气说道。

    听到这句话,药灵也很是激动,体内有了阴气,那就不再是阳气厥体了,换句话说,现在汤如知已经有了活下来的希望。

    “接下来才是大麻烦。”肖遥又露出一丝苦笑,他担心的是,自己体内的劲气未必足够。

    药灵似乎也明白了肖遥的难处,小声问道:“师傅,你有多大的把握?”

    “不足三成。”肖遥认真说道。

    “嘶……”药灵倒吸了口凉气。

    他认识肖遥的时间也不短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肖遥的脸上也会露出这样纠结的神色,以前,不管是李老爷子还是柳岩心,肖遥都是信心百倍的,但是这一次,他似乎有些犹豫了。不过,药灵也能理解,毕竟这可是不治之症,换做旁人,根本束手无策,别说三成了,一成的把握都不会有。

    “师傅,如果这一次您失败了,会不会砸了您的招牌啊!”药灵问道。

    肖遥笑了笑:“我有什么招牌?再说了,即便我有招牌,砸了又如何?难道还能眼睁睁看着他死了?”

    药灵竖起大拇指:“师傅果真高风亮节!”

    “一边去吧,别拍我马屁了。”肖遥摆了摆手,掏出烈火针,并且将针布摊开,取出一寸六分的圆针,直接刺进唐如风的气海处,紧接着,又捏出一根三寸版的提针刺进中级穴,没多一会,在汤如知的腹部处,就已经扎上了九根银针。

    这只是封住了汤如知的气穴,接着,才是开始渡气,肖遥再一次取出一根燔外针,刺进了汤如知的灵海穴,而燔外针此时也在轻微的颤动着。

    药灵瞪大眼睛看着肖遥的一举一动,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似乎只要自己眨一下眼睛,就会错过其中的关键一般……

    楼下,汤齐急的来回踱步。

    “爷爷,您说,那个叫肖遥的家伙真的能治好我爸吗?”汤思雨问道。

    “既然药灵都那么说了,那肖遥肯定有自己的把握,再说了,我觉得他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人。”先前,汤齐已经见识到了肖遥的神奇,所以对肖遥也有一分把握了。

    “有本事?”汤思雨撇了撇嘴,“但是他的年纪才多大啊?二十岁?”

    “有志不在年高,他的年纪小,不代表他就没本事。”方海看着自己的表妹,不高兴道,“思雨,不管怎么说,肖遥都在尽力帮助我们,我们难道不应该相信他吗?”

    汤思雨苦笑道:“我也希望他能治好我的父亲,但是我并不想听到他对我说尽力两个字,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方海不再言语。

    就在这时候,一行人走进了别墅里,为首的,是一个年纪和汤齐差不多的老人。

    “大哥。”老人穿着一身唐装,红色打底,点缀着黑色的话,一条金黄色的龙盘踞在上,很是喜庆,而唐装老人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

    “你来干什么?”汤齐看了眼那个唐装老人,皱了皱眉头说道。

    唐装老人笑了笑,轻声说道:“自然是商量着汤氏集团的事情了。”

    汤齐表情略微动容,道:“汤氏集团的事情?汤氏集团的事情有什么需要商量的?汤天,你想要说什么就赶紧说,我们家不欢迎你!”

    唐装老人,也就是汤天,他似乎有些委屈,道:“您可是我的亲大哥啊,怎么能对我这样的话呢?您不欢迎我,还能欢迎谁啊?”

    “是啊,大爷爷,您这么说,我爷爷该多难过啊!”一个年轻的男人嬉皮笑脸道。

    “大伯,我爸说的不错,他是您的亲弟弟,您这么说,似乎有些过了。”汤天身后的一个中年男人开口说道。

    汤齐冷冷地扫了这些人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讥讽。

    他和自己弟弟,汤天一家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当初,他们兄弟两个合伙开公司,结果汤天为了一己私利,竟然直接卷走了公司的钱,丢下了一个烂摊子让汤齐收拾,如果不是汤齐的性格坚韧,恐怕早就已经被逼的跳河了。

    当他再次看到汤天的时候,无奈之下,也只能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毕竟不管怎么说,汤天都是他的亲弟弟,即便他心里不满,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雨过天晴了,还有什么能放不下的呢?

    可是汤齐后来就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汤如知刚刚倒下,汤天一家就有了行动,先是将消息放出去,接着又将汤如知的心腹亲信全部隔离了出去,只是因为现在汤家太忙,汤齐没时间去管那些事情而已。

    没想到,现在汤天一家竟然自己找上门了!

    “汤虎,我问你,和林氏集团的项目,是你要求终止的?”汤齐看着汤天的大儿子,也就是先前说话的中年男人,开口问道。

    “是的。”汤虎点了点头,微微弓了下腰,道,“我觉得,合同方面还有些问题。”

    “有问题?”汤齐勃然大怒,道,“那是如知谈好的,能有什么问题?再说了,他不是拍板了吗?他才是公司的董事长,你一个经理,有什么资格叫停!”

    汤虎不急,不恼,笑着说道:“大伯息怒,虽然堂哥是董事长,但是,他也没意识到他的疏忽,不然您把他叫下来,我和他好好聊聊?”

    “放肆!”汤齐怒喝了一声,声音犹如滚雷。

    汤如知现在的情况他们真不知道?还下来谈谈,怎么谈?他们这就是欺人太甚!

    汤齐气的身体都发抖,钱秋白赶紧走过去,搀扶住汤齐,小声说道:“爸,您别太生气。”说完,她又转过脸看着汤虎,道,“汤虎,你不要太过分了,如知现在什么情况,我不相信你真的不知道!”

    “恩?堂哥出什么问题了吗?”汤虎抓了抓脑袋,有些好奇,接着,又一拍脑袋,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是哦,我听说,堂哥已经快不行了,哎呀!那我们赶紧把家产给分了吧?”

    方海终于忍不住了,他站起身,直接走到了汤虎的跟前,并且伸出手,拽住了汤虎的衣领。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方海沉声说道。

    “松手。”汤虎寒着脸,“怎么说,我也是你的舅舅,你就这么对我?”

    “舅舅?嘿,我可没把你当我的舅舅。”方海一脚踹在了汤虎的腹部,他年轻,气血方刚,这一脚直接将汤虎踹在了地上。

    “你……你敢打我!”汤虎瞪大了眼睛看着方海,有些愕然。

    “我打你了,又怎么样?”方海冷笑着说道,“给你个盘子,你还真好意思躺进去装蒜。”

    “你……你放肆!方家的种,果然都这样啊!”汤天大怒,瞪圆了眼睛说道。

    “嘿,老头,我们方家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啊?不就是我爸也不给你好脸色看,你心里不爽吗!”方海冷笑连连道。

    汤齐叹了口气:“小海,这没你的事情。”

    “外公!”方海有些着急了,还没开口,就被汤齐挥手打断了。

    “我说了,没你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二外公,你不能这么说话。”汤齐说道。

    方海叹了口气,自己的外公都这么说了,他也没办法,只能悻悻坐了回去。

    汤齐看着汤天,眼神中写满了淡漠。

    “说说你们今天来的目的吧。”汤齐浑厚的声音说道。

    “没什么目的,现在,汤如知倒下了,我们总不能让汤氏集团落到方家手中吧?”汤天说道,“再说了,我们在汤氏集团,也有一些股份,这大哥你也是知道的。”

    汤天在汤氏集团,确实有些股份,这也是当初汤齐给他们的,当初的汤天一家,很是落魄,汤齐不忍心,还是伸出了援手,给了汤家一些股份,让他们一家的日子能好一点。

    可是现在汤天提起,汤齐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他意识到,自己当初的心软,似乎快要酿成大祸了。

    汤天继续说道:“所以,我希望汤虎能继任汤氏集团的董事长,董事会那边已经通过了,接下来,就等您的签字了。”

    说完,他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汤齐。

    汤齐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扔了出去。

    “我不同意。”汤齐说道。

    “你不同意,恐怕也不行,现在,董事会已经投票通过了,朝不可一日无君,当然了,也不是没有办法,你可以让汤如知爬起来,继续担任董事长。”汤天笑道。

    “你这是逼宫?”汤齐竖眉道。

    “恩?”汤天笑了笑,说道,“大哥,你要是非得这么想的话,那我就只能这么告诉你了,是,我就是在逼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