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用千年寒虫救人
    有人说,这个世界是平衡的,就像一些风水师,经常将什么阴阳挂在嘴边,说的玄乎其玄,但是实际上也并没有那么复杂。

    人体,也是一个小的风水场,就像黄帝内经里经常提及“阴阳”二字,这也是一种平衡,不管是阳气重了,还是阴气重了,人体的风水场就会失去原本的平衡。

    气息一乱,身体想要健康当然也是不可能的。

    “阳气厥体?”药灵苦笑,“看来,比我想象中还要严重。”

    “那个,药灵,什么叫阳气厥体啊?”一边的汤齐,对这些丝毫不了解,忍不住问道。

    “就是体内已经没有阴气的存在了,人体内有两条大脉,分别是阴脉,阳脉,也有人说那叫任督二脉。”药灵解释道。

    “这个我知道!在武侠小说里经常看到。”汤齐连连点头。

    “恩,事实上也就是那么回事,肺病属于阳病,在冬天的时候,会好一点,如果在冬天还没好的话,那可能就真的好不了了,而夏季,阳气重,更是肺病发病的时候,这一点在黄帝内经里也有提到,没事的时候可以去看看。”药灵说道。

    “生病,和季节也有关系?”汤齐瞪大了眼睛,表示自己有些没办法理解。

    肖遥和药灵对视了一眼,苦笑了笑,也没继续和汤齐解释了。

    外行就是外行,一些理论,听上去确实有些滑稽,可笑,让人没办法相信,但是却有它自己的道理,只有真的从开头就慢慢了解,才能将其融会贯通。

    “师傅,你看,汤如知这小子还有希望吗?”药灵问道。

    汤齐也赶紧转过脸看着肖遥,这也是他现在非常关心的问题。

    肖遥真想摇摇头,让他们抓紧时间联系火葬场。

    肖遥的大爷爷高峰曾经号称,只要人没病入膏肓,他就都能治好,其实这也不复杂,只要没并入膏肓,就证明体内还存着一定的阴气或者阳气,那个时候,用针灸渡入劲气,保持阴阳两气平衡,在开一些固本培元的药,基本上也没什么问题了。

    肖遥不敢说这些话,是因为他的劲气还没到高峰那个程度罢了,一些理论知识,肖遥并不比高峰差。

    而汤如知现在这个情况,就属于“病入膏肓”。体内的阴气已经被阳气排挤出了体外,神仙来了也束手无策。哪怕汤如知体内的阴气还有一丝,肖遥都能想到办法,大不了将汤如知送上天龙山,让自己的大爷爷出马。

    肖遥觉得,自己也没办法了。

    刚打算说话的时候,忽然脑海中又闪过一道灵光。

    “有的治!”因为激动,肖遥的声音都提高了不少。

    药灵瞪大眼睛看着肖遥,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师傅,您说,汤如知还有的治?”药灵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肖遥说道,“你忘了,我还有千年寒虫呢?”

    “千年寒虫?”药灵一愣,陷入了沉思,接着,也是眼前一亮,激动道,“是啊!千年寒虫本身就是极寒极阴之物,阴气十足,如果用千年寒虫的话,说不定真的能在汤如知体内培育出一丝阴气呢,不过……师傅,千年寒虫这么珍贵,多少年难得一见,你要用在这里?”

    肖遥认真道:“在珍贵,也没人命珍贵。”

    在他的眼里,千年寒虫固然珍贵,但是也不过就是稀罕,珍贵的药材而已,既然是药材,那当然就要用于治病了,就像钱一样,不花出去,永远都只是一张纸,只有花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才是钱。

    汤齐听到药灵的话,也瞪圆了眼珠子看着药灵:“我说老伙计,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我儿子的命还比不上那个什么千年寒虫?”

    “倒不是这么说,但是即便用上千年寒虫,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只是有一丝的希望而已。”药灵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他倒不是觉得,千年寒虫比起汤如知的命更加重要,但是现在,这也只是个计划,有点希望,即便真的用上了千年寒虫,也不过才一成的把握,为了一成的把握,搭上千年寒虫如此珍贵的药材,在药灵看来,这分明是不理智的。

    汤齐撇了撇嘴,看着肖遥,拍着胸脯说道:“肖先生,有什么药材,您尽管用!大不了我把整个汤家都搭上去!”

    “行了吧你,老汤,说话越来越不上道了,你要是真这么说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不要说一个汤家了,你们家的资产在乘上十倍,也未必能比得上千年寒虫!”药灵没好气道。

    汤齐显然被药灵的话吓了一大跳,缩着脑袋道:“那个千年寒虫,真的那么珍贵?”

    “不是用钱可以衡量的,上次你为了找一支百年野人参,花了多少钱,废了多长时间?但是,即便你拉来一卡车的百年人参,也甭想换走千年寒虫!”药灵说道。

    汤齐的脑门上都开始往下落着汗珠了。

    原本他也就是觉得千年寒虫不过一昧名贵的药材,但是听药灵这么说,自己真的是倾家荡产都买不起了。

    “行了,都别说了,救人要紧。”肖遥说道。

    “恩,师傅,你说了算,反正千年寒虫是你的。”药灵笑着说道,事实上他本来就没有想要阻止的意思,他先前之所以说那么多话,目的只是希望能让汤齐记住肖遥的好,到时候好好报答,作为一个好徒弟,自然要无时无刻为自己的师傅考虑啦!

    如果让汤齐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一定会气的哇哇大叫,我们哥俩可都几十年的交情啦!你为了你的师傅,竟然连我都坑……

    掏出烈火针,取出千年寒虫,肖遥又一次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急忙运气劲气挡住这份阴寒。

    而千年寒虫刚取出盒子,几个呼吸间,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下降了一些,汤齐的身体比较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好冷啊,开空调了吗?”

    “开什么空调,这就是千年寒虫的奇妙之处!”药灵看着肖遥手上的千年寒虫,忍不住垂涎三尺。

    这可是真正的奇物啊!

    “哎,这么好的东西,用在这里,简直就是暴遣天物啊!”药灵叹着气说道。

    肖遥笑了笑,而汤齐则又是瞪了他一眼。

    “肖先生,这怎么用啊?”汤齐又打了个喷嚏,抽着鼻子问道。

    “看好了。”肖遥说完,上前咧开了汤如知的嘴,接着,就像手中的千年寒虫塞了进去,而边上的汤齐,则是瞪大了眼睛。

    “就这样?”他问道。

    “就这样。”肖遥说道。

    汤齐的内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这……这未免也太粗暴了吧!那么大的一只虫子,就这样塞进嘴里?如果不是因为他已经对肖遥建立了信任感,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将肖遥赶出去,这哪里是在救人,简直就是在谋杀啊!

    药灵似乎有些不满,对汤齐的惊讶嗤之以鼻:“你懂什么,千年寒虫遇血及化,现在应该已经变成液体,顺着喉咙流下去了。”

    “真的?”汤齐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你是真的,难道还是假的?”药灵摇了摇脑袋,懒得和汤齐说话了。

    将千年寒虫送进了汤如知的口中之后,肖遥就站在一旁,仔细地盯着汤如知身体的变化。

    一开始,汤如知的表情非常的痛苦,甚至面目都有些狰狞,如果不是因为他此时还在昏睡,定然会直接尖叫起来。可是渐渐的,汤如知就恢复了先前的平和,只是脸上起了一层肉眼可见的寒霜。

    “他怎么了?”看到这一幕,汤齐再次瞪大了眼睛。

    他急匆匆上前,想看看自己的儿子,但是刚往前迈出一步,就再次打了个喷嚏,一股冰冷将他全身包裹。

    “药灵,先让汤老爷子出去吧,这里他不方便多待了。”肖遥皱眉说道。

    “恩,好!”药灵点了点头,其实在此之前他就有这样的想法,主要是因为他觉得汤齐的废话实在是太多了,一会一个问题,一惊一乍的,烦的人脑袋疼。他为了解答汤齐的诸多问题,浪费了不少口水,可是汤如知却依然还是一副迷茫的样子,隔行如隔山,这句话一点都没错。

    汤齐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中写满了担忧,但是肖遥说的话也有些道理,此时房间里的寒冷,他已经有些扛不住了,连连打了几个喷嚏,他感觉的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出现了不适。

    药灵将汤齐送到了屋子外面,刚打算进去,手却又被汤齐抓住了。

    他转过脸,看了眼汤齐,汤齐正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药灵,眼睛通红。

    “老伙计,我儿子,就交给你了。”汤齐颤抖着声音说。

    药灵看着汤齐,眼神中写满了坚定:“如果真的有希望,我即便将自己这条老命搭上,也在所不惜。如知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没老婆,没孩子,心里早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儿子,再说了,现在还有我师傅亲自出手,成功的可能也就多了很多,所以你放心吧!”

    说完,他转身走进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