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阳气厥体,命不久矣
    树倒猢狲散,人亡众亲离。

    汤如知如果能活下来,到时候肯定会记住这些前来探望他的人,这也算是个人情。但是现在,汤如知已经死定了,他们也就没必要在在这里待着了。

    不过,还是有一小部分,依然守在汤家。

    “妈的,一群什么东西!”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中年男人厌恶地骂了一句。接着他又快步走到了钱秋白的跟前,关切道,“嫂子,你别难过了……”

    “大黑,我没事。”钱秋白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眼神中的神伤,即便是个瞎子也看得出来。

    大黑叹了口气,但是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难道说汤如知没事?这样的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说节哀顺变?这不是找茬吗!这样犯浑的事情他可做不出来。

    “神医,麻烦你了。”汤齐强忍着泪水说道。

    还有什么事情,比白发人送黑发人还要让人悲痛呢?

    药灵转脸,看着汤齐,也深叹了口气,他伸出一只手,拍了拍汤齐的肩膀:“老伙计,也别太难过了,这就是命。”

    汤齐苦涩的笑了笑,命?难道天注定自己的儿子就该在这个年纪死?

    他不相信天,也不相信命,可是现在当一切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即便心里不服,却也无能为力,说什么人定胜天,这些无非都是屁话,即便胜了,谁又知道是不是天注定呢?

    药灵看汤齐沉默,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摇头,打算离开。

    就在这时候方海赶忙凑了上去:“外公,外公,我带来位神医!让他帮舅舅看下吧!”

    “小海,别胡闹了。”钱秋白赶紧拉住方海说道。

    方海看着汤齐,眼神中写满了期待。

    “住口!”汤齐雷霆大怒,或者说他的心里本来就有一团火,只是现在方海这个可怜的家伙成为了发泄口而已,“什么神医?药灵老爷子在这,他才是神医!我不管你请来的到底是什么人,赶紧给我带走!”

    方海一听这话,顿时着急。

    “外公,我真的没胡闹,你就让我朋友试试,可以吗?”方海说完,又走到了肖遥的跟前,拉着他的胳膊,将他拉到了汤齐的跟前。

    汤齐的脸黑如墨染。

    人家药灵还在这,他都没办法,你说你带来了神医?这不是打药灵的脸嘛!即便自己和药灵关系不错,人家也得发火吧?

    更让汤齐感到气愤的是,这个方海带来的还是个毛头小子,这不但是在打药灵的脸,还是在往死里抽啊!他真恨不得上去梦踹一脚,把方海这王八犊子送到千里之外去。

    看别墅客厅里还有其他人,汤齐都恨不得躺在地上装死,这下,他的脸也算是被方海给丢进脸了……

    “你……你快气死我了!”汤齐捂着自己的胸膛,真怕自己一口气顺不上来,跟着儿子一起去了,这样也好,最起码自己不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他看了眼药灵,却发现药灵的眼睛瞪得很大,而且脸色也有些激动,汤齐还以为药灵这是生气了,赶紧一巴掌拍在了方海的脑袋上,又冲着药灵赔着笑脸:“老伙计,我这外孙,有点犯浑,你别跟他计较……”

    药灵直冲冲走了过来,结果发生的事情却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药灵走到肖遥跟前,一把拽住了肖遥的手,满脸激动道:“师傅,您怎么来了啊!”

    肖遥笑了笑,有些尴尬。

    药灵试探着问道:“您是来帮汤家的?”

    “恩,是我这位兄弟请我来的。”肖遥指了指身边的方海道。

    “原来如此!”药灵恍然大悟,转过脸看着汤齐,道,“老伙计,哈哈!这下你儿子有救了!”

    汤齐的下巴都快掉在了地上。

    他伸出手,使劲掐了把大腿,确定自己没有做梦。

    药灵竟然拉着那个年轻的小子,还师傅师傅的叫着?到底是自己的脑袋坏了,神志不清,还是药灵的脑袋坏了?

    “不是,药灵,你说……他是你师傅?”汤齐问道。

    “是啊!”药灵可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尴尬的,毕竟达者为师,肖遥的医术好,就理应是自己的师傅,自己的前辈,年纪小又怎么样?在现在这个社会,就是因为有一些倚老卖老的不知羞,才搞得乌烟瘴气。

    到了药灵这个年纪,什么都看得开了,再说他又是一门心思的扑在了医道上,根本不会计较别人诧异的眼光,在他看来,他确实能从肖遥的身上学到很多东西,这才是他想要的!

    方海钱秋白等人,也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肖遥。

    “这小子,还跟我藏着掖着!”方海咬着牙说道。

    钱秋白拽了拽自己的女儿:“思雨,我没做梦吧?”

    “妈,你当然没做梦了。”汤思雨被自己母亲弄的哭笑不得,不过她的一双大眼睛,也在肖遥的身上打转,美目中流露出奇异的色彩。

    看到汤齐诧异的目光,药灵咳嗽了一声,皱眉说道:“我说老汤,你到底搞什么鬼?我师傅来了,你还不带着他上楼?”

    “啊!好好好,我带他上楼……”汤齐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凑到跟前,看着肖遥,小声问道,“敢问,您尊姓大名?”

    “肖遥。”肖遥语气平淡说道。

    他也有些哭笑不得,被汤齐这样的老人如此尊敬的称呼,他觉得很古怪。

    “肖先生,您好,请随我来!”汤齐弯腰伸手请道。

    “恩。”肖遥也没客气,走上了口,汤齐还傻愣在原地。

    “赶紧走吧!”药灵拍了拍汤齐,说道,“虽然我没有办法,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师傅也没办法,看来,天无绝人之路啊!”

    “但是……你确定他治得好吗?”汤齐抓了抓脑袋问道。

    药灵怒目圆瞪,道:“老东西,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我师傅?我跟你说,你说我医术不行,我能忍,你说我年纪大老眼昏花,我也能忍,你说我长得丑,我还能忍,但是你要是敢说我师傅不行,我分分钟和你拼命!”

    虽然药灵说的话有些滑稽,但是汤齐却敢确定,药灵绝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汤齐心里很是惊讶,他和药灵认识不少年了,他也深知自己这位老朋友的性格,如果肖遥不是有真本事,药灵根本不会多看一眼的。

    “好吧,既然是这样,我确实又有希望了!”汤齐深吸了口气,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虽然先前他对肖遥就已经足够尊敬,但是那也只是看在药灵的面子上,毕竟药灵先前都说了那些话,他要是还不把肖遥放在眼里,就是驳了药灵的面子。

    药灵和汤齐,再次一起上了楼。

    楼下,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他们依然没有回味过来。

    “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被称作大黑的男人,咽了口口水,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震惊?诧异?这些远远不够!

    这简直已经颠覆了他的人生观,就好像忽然有个人冲到他跟前举出无数个证据证明地球不是圆的一样。

    钱秋白也看着方海,低声问道:“小海,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我的兄弟。”方海的脸上写满了得意。

    先前,这些人都用一种看不起的眼神望着自己,即便是自己的舅妈和表妹,都觉得自己是在胡闹,可是现在他们全部都变了一张脸,他的心里自然有着说不出的暗爽了,好像让他们惊讶的不是肖遥,而是自己一般。

    汤思雨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我们都是他是你兄弟,但是我们想知道他的身份啊!”

    “我也不清楚。”方海就像泄了气的皮球道。

    他只知道,肖遥是李潇潇的保镖,现在住在李家,别的一概不知,或许用他们方家的情报网,也能查到一些,但是这就是对肖遥的不尊重,既然方海已经把肖遥当成了自己的兄弟,就断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你不知道?”汤思雨长大了嘴巴,“你不会在和我开玩笑吧?”

    “他是什么人很重要吗?”方海正色道,“我不管他是什么人,我也不在乎他是什么人,他是我的兄弟,我知道这一点就够了。”

    “这是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是不成熟的脾气。”钱秋白严肃道。

    方海看了眼自己的舅妈,笑了笑:“舅妈说的不错,这是我们年轻人的脾气,我们年轻人的想法,不成熟,但是……我确实年轻啊!”

    众人不再言语。

    楼上,肖遥看着躺在床上的汤如知,眉头紧皱。

    这是一个看上去非常儒雅的男人,五官端庄,浓眉密发,鼻梁高挺,只是身材有些消瘦,充满了文人气息。

    但是他的脸色,却非常难看,五官望五脏,气弱如断肠。

    肖遥望了半天,又为汤如知把脉,望舌苔,看眼白,听气息,药灵先前虽然已经检查了一遍,但是却并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和观念告诉肖遥,那样可能会导致肖遥产生错误理解,反而不好。

    等了许久,肖遥才重新站直了身体。

    “阳气厥体,命不久矣。”肖遥语气沉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