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死定了!
    汤家在海天市,虽说比不上李家,莫家,但也算是个小家族了,毕竟有方家的庇护,是绝对不会被别人占便宜的。

    所以,汤家的人脉还是很广的,现在汤如知生了病,一些好友自然都赶了过来,一个个看上去愁眉不展,忧心忡忡,但是肖遥大概的看了一遍,并没有从这些人的眼神中看到真诚的关切和难过。

    简单的说,更多的人之所以会来汤家,也不过是过个场,让面子上过得去而已,当然了,也有些少数人,是真的担心。

    “思雨,小海,你们回来了?”一个中年女人走到了他们的跟前,问道,“你们出去干什么了?”女人的眼眶也同样很红,脸色有些苍白。

    “妈,我表哥说,要带我去找一个神医。”汤思雨说道。

    “神医?”中年女人脸上的表情稍微一怔,赶紧转过脸看着方海,有些激动道,“小海,思雨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找了位神医?”

    方海点了点头。

    “那你找的那位神医在哪啊?”汤思雨的母亲叫钱秋白,她得知自己的丈夫得了癌症,几度都要晕厥过去。

    虽然说现在药灵还在楼上给自己丈夫看病,但是药灵从走进汤家,脸色就一直很难看。其实他们都明白,药灵也是束手无策,如果不是因为和汤家老爷子汤齐的关系不错,他根本就不会走这一趟。

    所以,方海请来的神医,无疑成为了钱秋白最后的救命稻草。

    “他叫肖遥,就是我说的神医。”方海说道。

    “他?”钱秋白先是一愣,接着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

    很显然,她和汤思雨的想法都一样,觉得对方不靠谱,不过这也怨不得他们,毕竟不管是谁,看到肖遥都不会觉得这是一个神医的。

    钱秋白叹了口气:“小海,我知道你现在着急,但是也不能病急乱投医啊!”

    方海一脸严肃道:“舅妈,你放心,我不是那种做事不靠谱的人,既然我会把肖遥带来,那我对他就有足够的信心!”

    钱秋白叹了口气,并没有说话。

    她知道,方海也是一片好意,虽然请来的人有些不靠谱,但是自己也不能妄加怪罪。

    他们几人的对话,也将周围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听清楚了他们之间的对话,一个男人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方海,你也太能折腾了吧?你们方家家大业大的,我还真以为你能请来什么神医呢,感情就是来胡闹的?”说话的男人,年纪也就三十来岁。

    “我没有开玩笑,孙伟,我知道你来这里是不怀好意的,我也知道你和汤家有矛盾,没有把你扔出去,是因为汤家和我们方家都是重客之人,如果你惹我生气的话,我会把你直接扔出去的。”方海冷冷地扫了对方一眼说道。

    “方海,你这么说就有些过了啊!我承认,我和汤如知在生意上有些矛盾,但是我们也是朋友啊,现在他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来看望总不为过吧?”孙伟道。

    方海冷笑一声,没有理他。

    孙伟见方海不理自己,也不着急,反而看向了肖遥,问道:“小子,你多大啊?”

    “二十。”肖遥实话实说道。

    “二十?哈哈,方海还真能折腾,拉来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说是神医,方海,你到底是想要帮汤家,还是想要害汤家啊?”孙伟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人虽然都没有说话,但是他们却都露出了赞同的眼神,看得出来,他们的心里和孙伟想的都是一样的。

    方海勃然大怒,挽起袖子就要朝着孙伟冲过去,肖遥一把拽住他,冲着他摇了摇头。

    “别动怒,他就是想要你生气,你如果生气了,那就平白落了个‘恼羞成怒’的罪名。”肖遥说道。

    方海深吸了口气,他自然知道孙伟没安好心,但是听到对方这样的话,想要保持冷静,也确实有些困难。

    “别跟他做这些无用的口舌之争,不值得。”肖遥继续说道。

    方海点了点头,狠狠地瞪了眼孙伟,又转过脸看着钱秋白,说道:“舅妈,让肖遥去试试吧!”

    钱秋白摇了摇头:“现在,药灵老前辈还在楼上,他行医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插手,他会觉得,这是病人家属对他的不尊重,不信任。”

    方海还想说话,却被肖遥阻止了。

    “很多中医都有这个习惯,别着急,等一会吧。”肖遥说道。

    他现在也需要时间,想想这样的病自己到底该怎么治。

    “恩。”方海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粉蝴蝶凑到了肖遥的跟前,小声问道:“你有把握吗?”

    肖遥摇了摇头。

    他确实没把握,这样的病,不是一针就能扎好的,而且他还要观察病人,看看癌细胞到底扩散到了什么地步。

    他坐在沙发上,大脑飞速运转着。

    “小海,虽然你以前做事一直都很牢靠,但是这一次,我想你真的有些胡闹了。”钱秋白见肖遥离他们有些距离,才对方海小声说道。

    “舅妈,我对肖遥真的有信心。”方海苦笑着说道。

    “有信心?你觉得,他能有多大的能耐?或许他真的会医术,但是他的年纪毕竟摆在这里,即便是从小还是学习医术,又能有多精通呢?”钱秋白道,“即便是药灵老前辈,钻研中医数十年,也觉得很是棘手,他才二十岁,他能有什么把握?”

    “就是就是!”汤思雨也连连点头,坚定自己的立场。

    方海抓了抓脑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肖遥如此有信心,所以,他没办法说服自己的舅妈和表妹。

    “舅妈,等会等药灵下楼了,就让肖遥试试,哪怕只是试试,可以吗?”方海严肃道。

    钱秋白似乎有些犹豫。

    她对肖遥是一点信心都没有,否则的话,也不会认为方海是在胡闹,让肖遥上去试试?这不是给别人看笑话吗?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不知道孙伟那些人会怎么笑话汤家呢,他们肯定会觉得,自己家是病急乱投医了。

    事实上,孙伟等人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孙总,您说,那个汤如知还能活下来吗?”一个穿着花纹衬衫的短发男人凑到了孙伟跟前,小声问道。

    “活下来?他要是能活下来,那就是医学奇迹了,这几年的肺癌的人不少,你看过有几个人能活下来的?”孙伟冷笑着说道。

    花纹衬衫献媚道:“等汤如知倒下来,汤家的那些公司,还不得都落尽您的手里?汤老头也就汤如知一个儿子,他都是一把老骨头了,定然不可能再次执掌大局,那剩下的也就是钱秋白和她女儿,妇道人家,能有多大作为?”

    孙伟点了点头,这也是他的期望。

    等汤如知倒下了,他就可以开始蚕食汤家的产业了。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只要这边汤如知咽气,他那边就会展开行动!方海也不会为了一个已死之人维护海天市的汤家吧?

    “我现在担心的是,汤家到时候会不会将所有资产交给方家。”花纹男人叹了口气说道。

    “哼,这已经不可能了,如果在此之前的话,或许方家还会有些行动,可是方海这小子,却在胡闹,你想啊,他找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子,能做什么?难不成那小子还真是神医?等到时候汤如知死了,我就将这件事情放出去,旁人的想象力是可怕的。”孙伟说道,“在汤如知临死前,方家找了一个小伙子冒充神医来给汤如知看病,这是原版,可是传多了,版本也就不一样了,方家如若还敢执掌汤家,旁人怎么看这件事情?”

    花纹衬衫男人恍然大悟,冲着孙伟竖起了大拇指:“孙总就是孙总,高,实在是高啊!”

    孙伟哈哈大笑,他很享受被人吹捧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一个靠近楼梯口的男人忽然开口喊了起来。

    “药灵下来了!”

    众人纷纷转脸,朝着楼梯口望过去。

    两个老人一起走了下来,一个是药灵,还有一个面容憔悴的,自然就是汤家的老爷子,汤齐了。

    看他们两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

    “看来,药灵也是束手无策了。”孙伟的眼神中闪烁着精光道。

    下了楼,钱秋白等人就都走了过去。

    “爸,神医,怎么样了?”钱秋白开口问道。

    药灵看了眼钱秋白,沉着脸摇了摇头,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是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所有人都吸了口气,连药灵都没办法,看来,汤如知是真的死定了。

    “嫂子,我忽然想起来,我公司还有些事情,我得先走一步了。”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冲着钱秋白拱了拱手,说完就转身离开。

    “哎呀!老爷子,嫂子,我家里也有些事情,我也得先走了。”又一个人离开。

    他们就像是领头羊,两个人走了,剩下的人也都走了,还有一些连告别都懒得告别。原本还显得有些拥挤的客厅,空出了一大半。

    钱秋白等人的脸色,难看的不能再难看。

    孙伟阴笑道:“看来,汤如知是真的死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