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还给你开瓢
    肖遥确实反感这个孕妇,但是他却没办法看着六个月的婴孩胎死腹中。

    肖遥虽然是个中医,但是他却从来都不会说什么中医不能见死不救之类的话,有些人值得救,有些人不值得救。

    这一点,肖遥非常清楚。

    “你想干什么?”莫成飞忽然大叫了起来,说道,“难道你想杀人灭口吗?那个女孩都已经这么惨了,你竟然还想下毒手?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朝着肖遥扑了过来。

    肖遥听到他的声音,转过脸看了他一眼,而莫成飞伸出的手,正打算夺走肖遥手中的烈火针。

    “找死!”肖遥还没动手,站在肖遥身边的粉蝴蝶就已经寒芒一闪,一脚踹在了莫成飞的身上,莫成飞惨叫了一声,身体直接飞了出去,摔在了一张咖啡桌子上,巧的是,那张桌子上正好放着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而咖啡也全部洒在了他的身上。

    下一秒,星月咖啡厅里就传出了鬼哭狼嚎的声音。

    围观的那些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粉蝴蝶,心里想着,这还是女人吗?这暴发力未免也太可怕了吧!一脚就把一个成年男人踹出去,这得有多大的力气啊?那些人也都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肖遥,心里想着,如果这女孩真的是这家伙的媳妇,这哥们估摸着在家里过的也不舒坦吧?

    想到这些,那些原本对肖遥满心妒忌的男人,倒是都开始同情肖遥了。

    “你想要救人的话,就动手吧,放心,只要我在这,没人能打扰你。”粉蝴蝶瞥了眼肖遥说道。

    “谢谢。”肖遥笑了笑,开始聚精会神的在女孩身上扎着针。

    “小伙子,你这是干什么啊?”那个中年妇女还是忍不住问道。

    “救人。”肖遥看了她一眼,语气平淡道。

    “我看我们还是赶紧叫救护车吧!你这……”虽然她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她的意思所有人都明白,肖遥也就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却用银针给别人针灸,不管怎么看都觉得不靠谱啊!

    要不是先前有了莫成飞的前车之鉴,估计他们也都会上前阻止。

    “哼,我看,他就是想要害死那个女孩子!”那个都市丽人抱着胳膊说道。

    “是啊,一个小屁孩子,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中医了?”另外一个男人也说道。

    肖遥直接将这些声音全部屏蔽了。

    李潇潇看着肖遥,眉目流转。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先前仿佛做错了什么。

    看着肖遥扎针的背影,她的心里仿佛受到了什么撞击。

    别人都对肖遥的医术表示质疑,但是,她却不会质疑,一个能让药灵都称之为师傅的人,医术会差吗?这些人不了解肖遥而已。

    但是当她想到这句话的时候,却又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他们不了解肖遥,那自己呢?

    如果自己了解他,为什么都不敢确定那个女孩和肖遥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呢?

    想到这些,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失落的神色……

    她想这些乱七八糟事情的时候,肖遥手中的银针已经扎在了女孩的梁门,太乙,天枢三大穴中,并且通过银针为媒介,开始往女孩的体内渡入劲气。

    没过多久,肖遥的脑门上也还是冒汗了,毕竟渡气很消耗自己的体力和劲气。

    看到肖遥的身体都在发抖,粉蝴蝶也有些关切道:“你没事吧?”

    “没事。”肖遥摆了摆手,擦了擦自己脑门上的汗,继续着先前的动作。

    “哼,装蒜,明明知道女孩快要流产了,还拖着不送到医院去,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啊!”那个都市丽人继续冷声说道。

    “你他妈给我闭嘴!”肖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骂道,“打扮个像个人样,怎么说的都是不会人话?你长眼睛到底是干什么的?你看她现在这副模样能坚持到医院吗?”

    都市丽人没想到肖遥竟然会直接开口骂自己,顿时涨红了脸,胸口也大幅度的起伏着。

    “你……你敢骂我!”都市丽人气的身体都在发抖。

    “他也只是骂你几句而已,如果你还不闭嘴的话,我不介意把你直接扔出去。”粉蝴蝶冷冷扫了那个都市丽人一眼,冷冰冰地说道。

    都市丽人顿时没了声音。

    先前粉蝴蝶出脚将莫成飞踹飞出去,她看的也都是清清楚楚,如果这个女人也给自己来上一脚,恐怕自己真的会直接飞出去吧?为了自己的小命,她还是机智的选择了闭嘴。先前她之所以叫得那么欢,就是因为肖遥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隐忍,她自然而然的觉得这个男人挺好欺负的。

    有些人就是这样,一昧的退让,隐忍,不但不会让对方悔改,反而还会助长对方嚣张的气焰,而这个都市丽人,显然就属于那一类。先前肖遥不说话,她就蹬鼻子上脸,现在肖遥因为心烦发火了,她也不敢吭声了。

    这种人啊,骨子里就是贱!

    “你就别说话了。”那个中年妇女也教训了起来,指了指躺在桌子上的孕妇说道,“你没发现她的脸色正在好转吗?”

    都市丽人一愣,顺着中年妇女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发现那个孕妇的脸色似乎真的慢慢恢复了红晕,在先前,她可是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如纸的啊!

    她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肖遥,心里想着,难不成这个家伙真的有两把刷子?

    周围的人,似乎也都明白了过来,纷纷点头称赞。

    “看来,这个小子也不是胡来啊!”那个眼镜男人点头说道。

    “是啊,哎,不过,那个女孩的脸色虽然好看了许多,但是那个男人的脸色怎么显得有些苍白啊?”一个穿着白色外套的女孩好奇道。

    眼镜男人想了想,说道:“我听一个老中医说过,一些针灸高手,在针灸的时候还会运气功,难道他会这手……”

    许久,肖遥终于松了口气。

    “肖先生,谢谢你。”孕妇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肖遥,用虚弱的声音说道。

    “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什么事情了,如果不放心的话,还可以去医院做个检查。”肖遥说道,“等会我给你开一个安胎药,保住胎气。”

    “恩!”孕妇使劲地点了点头,满脸的感激,接着,又是满脸的愧疚,“肖先生,对不起,先前是我诬陷你了……”

    肖遥笑了笑。

    “其实……我也是受人之托的,有人给了我五万块钱,让我配合他演这场戏,就是想要让那个叫李潇潇的女孩怀疑你,讨厌你,甚至远离你。”孕妇尴尬地说道。

    这时候,莫成飞也直接爬了起来,并且冲着女孩大声说道:“你不要胡说啊!”

    “你给我闭嘴!”粉蝴蝶又瞪了莫成飞一眼,道,“你着急什么?”

    “我……我什么时候着急了!”莫成飞的脖子都红了一圈,却依然僵着脑袋说道。

    “哼,看来,我先前给你的教训还是不够深刻啊!”粉蝴蝶说着,就朝着莫成飞走了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莫成飞的脸色大变,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几步,脸上写满了畏惧。

    先前粉蝴蝶的那一脚,已经让他有种骨头都散架的感觉了,如果对方还给自己来一脚,那自己还能活着吗?

    一想到这些,他就有种后背生寒的感觉。

    不过,这时候粉蝴蝶已经冲到了他的跟前,并且直接伸出手,拽住了莫成飞的衣领,同时一拳毁在了对方的肚子上。

    莫成飞惨叫了一声,身体直接弯了下来,就像一只煮熟了的虾一般。

    众人纷纷在冒冷汗,这……这也太暴力了吧!

    “告诉我,是谁让你陷害肖遥的。”李潇潇走到了孕妇的跟前,开口道。

    “是……”孕妇稍显犹豫。

    “不管是谁,我都可以保你平安,如果谁来伤害你,我李家定然不惜一切代价替你报复!”李潇潇坚定说道。

    听到李潇潇这句话,孕妇才松了口气,指了指莫成飞,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众人心里都有了答案。

    “我靠!原来是那个家伙啊!”那个眼镜男人说道,“怪不得先前他那么大的反应,还想阻止这位先生救人呢!”

    “就是啊,看上去还挺正派的一个人,怎么会这么下作呢?”那个中年妇女也很是愤怒。

    肖遥点了点头,表情有些凝重。

    莫成飞此时正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肚子哀嚎着。

    “把他交给我吧。”肖遥看了眼粉蝴蝶道。

    “恩!”粉蝴蝶点了点头,她看得出来,此时的肖遥是真的动怒了。

    粉蝴蝶走开了,肖遥居高临下,站在了莫成飞的跟前。

    他的眼神四下张望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许久,他脸上露出了笑容,并且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当他重新走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个空瓶子。

    肖遥伸出手,将躺在地上的莫成飞拉了起来。

    “还记得我先前说的是什么吗?”肖遥笑眯眯地问道。

    莫成飞还没来得及说话,脑袋上就传来了一阵剧痛。

    “哗”的一声,肖遥手中的酒瓶子已经碎了一地,而在莫成飞的发际线处,也留下了一条血迹。

    “我先前说过,等事完了,我还给你开瓢!”肖遥恶狠狠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