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他死精
    如果肖遥不是当事人,而是一个围观者,看到女孩如此精彩的表演,他都会相信。

    这样的人,不去娱乐圈发展简直就是浪费人才,如果这个女孩成为什么女郎的话,恐怕早就已经叱咤影坛,包揽各大奖项了。

    肖遥问李潇潇相不相信自己,李潇潇保持了沉默。这就已经代表了她的立场,肖遥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他多少有些失望。

    他觉得李潇潇对自己不错,他也愿意把李潇潇当成自己的朋友,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

    什么是真正的朋友?就是了解。如果李潇潇真的了解他,那又怎么会相信如此荒唐的事情呢?

    肖遥看着眼前的女孩,问道:“你能告诉我,到底是谁让来的吗?”

    “什么?”女孩装作一脸疑惑的样子,“什么谁派我来的?肖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字面意思。”肖遥说道,“我不知道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人,但是我希望你明白,你在做一件错事,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得罪过你,或许别人给了你不少好处,让你来污蔑我,丑化我,如果你真的想让我负责,你可以去法院起诉我,或者等几个月之后,把孩子生下来,我可以去做dna亲子鉴定,你看如何?”

    “那在此之前呢!”女孩颇有些气愤道,“在此之前,你就是不打算对我负责对不对?”

    肖遥哭笑不得:“孩子不是我的,你想让我怎么负责?”

    “你还说不是你的!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女孩哭的更加伤心。

    周围人看着肖遥的眼神都燃烧着怒火,似乎恨不得扑上来把肖遥放倒在地狠狠地揍一顿。

    如果不是对方是个孕妇,肖遥真恨不得扑上去将对方揍一顿,但是他不能这么做。

    即便他心中不满,但是最起码的道德准则,也不允许他对一个孕妇动手。

    肖遥有很多种办法,比如,用银针截脉,逼女孩说出事情的真相,但是那样可能会导致对方流产,为了那个无辜的小生命,他绝不能这么做,这样一来,他就有些进退维谷了。

    他很想洗刷自己的清白,但是,因为有着这些顾忌,他又没办法动手。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潇潇,我看我们还是走吧!”莫成飞看了眼李潇潇说道,“你不方便在这里多待,免得被人认出来……”

    莫成飞话说的还算比较隐晦了,他就差直白的对李潇潇说:“嘿,潇潇,赶紧离这种恶心的家伙远一点!”

    李潇潇咬了咬嘴唇,看了眼肖遥,又看了眼女孩,不知道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莫成飞又趁热打铁,道:“潇潇,你也别想那么多,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咱们以前是不知道,可以把他当朋友,但是现在已经知道了,怎么还能继续把他当朋友呢?我知道,你是一个有是非观的女孩……”

    李潇潇依然没有说话,脚步也没挪动。

    肖遥看了眼莫成飞,忽然笑了起来。

    “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吗?”肖遥问道。

    莫成飞一愣,看了他一眼,不耐烦道:“我怎么知道?”

    “我现在很想像上次那样,用酒瓶子把你砸在地上,但是我不能那么做。”肖遥摇了摇头,似乎有些苦恼,“如果我那么做的话,别人一定都会认为我这是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了。”

    莫成飞心里洋洋得意,心里想着你知道就好。

    “让一让让一让!”这时候,一个清脆的女声传了过来。这个声音非常的好听,就像溪水缓缓流过心脏,甜美,温和。

    有人说,声音的好听,就是那种频率能让听到声音的人觉的非常舒服。这个声音的频率确实很不错。一个被妈妈抱着,却还在哇哇大哭的孩童听到这个声音,都止住了哭泣,好奇地张望着,似乎和周围的人一样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看到发出好听声音的女孩,不少男性同胞都咽了口口水。

    美女!这绝对是个美女!

    穿着一件粉红色的针织衫,里面又是一件有气质的小领衬衫,一条修身牛仔裤,完美的勾勒出了女孩细长的腿,脚下一双帆布鞋,不但不会有任何土气,反而给人一种惬意,舒适的感觉。

    精致的五官,细嫩的皮肤,还有那双有灵气的眼睛,无疑不在告诉别人,她天生就该带上“美女”这样词汇的标签。

    “天啊,哥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今天一天,竟然看到了两个美女?”

    “卧槽,是啊!这种小家碧玉型,正是我喜欢的!”两个男人小声地嘀咕着。

    女孩走到了肖遥的跟前,并且直接伸出手,抱着了肖遥的胳膊。

    “老公,这是怎么回事啊?”

    听到女孩的话,周围的人都在吸着冷气。

    她刚才叫那个男人什么?老公?卧槽!这还有没有天理啊!这个王八蛋到底脚踏了几条船?

    肖遥看着女孩,只能苦笑。

    这个粉蝴蝶,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你怎么来了?”肖遥小声问道。

    “我想来找你啊,结果隔着玻璃看见咖啡厅人很多,就想过来凑凑热闹。”粉蝴蝶说话地声音很小,小到只有和她脸贴着脸的肖遥才能听见。

    “小姑娘,你没弄错吧?你说他是你老公?”那个中年妇女有些惊讶道。

    “是啊!”粉蝴蝶点了点头,“不然呢?”

    “咳咳,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吧?你这个男朋友,在外面偷吃,把那个女孩子的肚子搞大了。”有个男人好心说道。

    “放屁!这怎么可能!”粉蝴蝶说翻脸就翻脸,瞪着那个男人说道。

    美女就是美女,即便是生气,也让原本垂涎三尺的男人心头一颤。

    “怎么不可能呢?”那个孕妇黑着脸,遇到这样的变故,她也有些疑惑,不过想起先前莫成飞的叮嘱,她只能继续说道,“我说的就是事实,还有,你凭什么叫我男人老公啊!”

    “他本来就是我领了证的老公!”粉蝴蝶看着女孩,冷笑道,“你说他把你弄怀孕了,对吗?”

    “是!”女孩咬着牙说道,一脸的坚定。

    “哈哈!我还真是笑了,你知道我和我老公结婚多久了吗?这么多年,我们一直都没孩子,到医院检查,医生说他死精,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你还说他把你弄怀孕了?”粉蝴蝶笑道。

    肖遥发誓,要不是看粉蝴蝶在帮自己的份上,他一定会把粉蝴蝶狠揍一顿。

    这个女人,到底是在帮自己,还是黑自己啊?死精?你才死精呢!这样的话你也能想到!

    粉蝴蝶的话,让周围的人都一脸的惊讶。

    “小姑娘,你不会再开玩笑吧?”那个中年妇女惊讶道。

    “开玩笑?我会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吗?难道我希望没孩子吗……”说到这,粉蝴蝶也梨花带雨了。

    作为一个杀手,不错的演技是必不可少的。

    场面彻底的混乱了。

    有人觉得,粉蝴蝶是在说假话,也有人觉得,那个孕妇是在说假话。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你为什么要平白诬陷我男人?”粉蝴蝶的眼神中带着杀气,看着那个孕妇说道。

    杀气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又没办法否认它的存在。

    有些人,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让被盯上的人感到入坠冰窖。

    粉蝴蝶是一个合格的杀手,再加上那个孕妇没什么心理承受力,她的一个眼神,就让对方感到背脊生寒,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她的喉咙一般。

    “行了,我也懒得和你废话了,哼,我现在就报警!”说着,粉蝴蝶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不,不是……”女孩有些慌神了。

    本来,情况都是一面倒的,但是忽然出现了这样的变故,让她感到不安。

    她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巧不巧的是,正好撞在了一张椅子上,身体也失去平衡摔在了地上,她发出了一声惨叫声,捂着自己的肚子表情痛苦不已。

    这倒不是演的了。

    “呀!怎么不禁吓啊?”粉蝴蝶笑了。

    肖遥皱紧了眉头,赶紧走到了女孩的跟前,伸出手抓住了女孩的手腕。

    “粉蝴蝶,过来搭把手,把她抬起来。”肖遥转脸说道。

    “干嘛?”粉蝴蝶有些迷惑不解。

    “她要流产了!”肖遥大声说道。

    “什么?不是吧!”粉蝴蝶也被吓了一大跳,“我靠,我一句话就能把她吓流产?我也太厉害了吧!”

    肖遥哭笑不得,这和她说了什么话有什么关系?本来这个女孩就有了六个月的身孕,这么一摔,没事才怪呢!

    “啊!啊!我肚子好疼……”女孩撕心裂肺的叫着,她也抓住了肖遥的手,“救救我,救救我,我知道你是中医,我求你救救我……”

    肖遥就是她的救命稻草了。

    肖遥叹气,和粉蝴蝶一起把她抬到了一张长桌上。

    “你想要干什么?”粉蝴蝶问道,“你不会真的打算救她吧?”

    “为什么不能救?”肖遥看了她一眼问道。

    “她先前还在陷害你啊!”粉蝴蝶气笑了,她真不知道肖遥到底是怎么想的,反正如果她是肖遥的话,铁定会撒手不管的。

    “她有孩子,孩子是无辜的!”肖遥说完这句话,就已经掏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烈火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