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孩子的父亲
    星月咖啡厅,就在李氏集团的对面,隔着一条马路。

    这里的环境非常优雅,价格也算亲民,再加上地段不错,这里的生意还是非常不错的。在咖啡厅的天花板上,悬放着黄色的塑料灯,造型都是五角星,而天花板又被刻意涂染成黑色,再加上正中间一轮弯月,仿佛真的置身于满天星辰的银河中,很符合星月咖啡店的主题,在这样一个浮躁,喧哗的世界,还能找到这样安静的地方,确实很不容易,这家咖啡店的老板或者是设计者,倒也算是匠心独运了。

    然而,在这样安静,惬意的环境里,无论是肖遥还是坐在他身边的李潇潇,都提不起兴趣。

    因为坐在他们面前的,是他们都不喜的人。

    “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吧?”莫成飞笑了笑,主动开口说道。

    李潇潇看了眼莫成飞,皱了皱眉头,道:“环境或许还算不错,但是,意义不大,到底如何,还是得看和什么人坐在一起。”

    莫成飞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寒芒,不过一闪而过,并没有立即表示出来。

    然而,尽管他伪装得很好,但是那不经意间阴狠的流露,还是让肖遥立刻捕捉到,不过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人家约的是李潇潇,自己只是跟着一起来的。

    “潇潇,你还是这样的性格,不开心,就是不开心,绝对不会为了对方的面子,而佯装出笑脸。”莫成飞端起面前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他的动作看上去很简单,但是却尽显贵族气息,肖遥自认为自己是学不来的。

    这是个人的习惯,家族的熏陶,虽然肖遥也不是个乡巴佬,但是说到底,他毕竟是从天龙山走出来的。

    “如果你只是想要摆出一副你是过来人,可以指点我的样子,那我想我现在就可以走了。”李潇潇说道。

    她没有去顾及莫成飞的面子,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必要。

    当莫成飞找人对付肖遥的时候,李潇潇觉得自己和对方就再也没什么情谊可言了。

    莫成飞硬压住自己内心的愤怒,说道:“潇潇,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不对。”李潇潇摇了摇头,“以前是。”

    她话里的意思已经很简单了,以前是朋友,现在,绝对不是!

    莫成飞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他真怕自己一口气顺不上来被气晕过去。

    以前,李潇潇是绝对不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这一切都是因为肖遥的出现!

    他已经将所有的原因都推脱到了肖遥的身上,却从来不会想自己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潇潇,如果我放弃追求你呢?”莫成飞忽然开口说道。

    李潇潇一愣,瞪大眼睛看着莫成飞,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着外星人一样,充满了诧异。

    “你是说真的?”李潇潇试探着问道。

    “恩。”莫成飞一脸的挫败,说道,“我已经明白了,你不会喜欢我的,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我也不需要纠结,我们还能是朋友吗?”

    李潇潇本来就是个念及感情的人,事实上她一直都很孤独,但是也当初有常鹏,莫成飞的陪伴,才度过了那么长的一段时光,所以,她很想珍惜这些朋友,可偏偏莫成飞钻了牛角尖,她无奈之下,才和对方背驰。

    如果莫成飞真的愿意放弃,不再钻牛角,两个人成为朋友是李潇潇想看到的。

    肖遥看着莫成飞,皱起了眉头。

    他的直觉告诉他,莫成飞说的肯定不是真心话,但是没有什么证据,他也不能直接提醒李潇潇,如若真的那么那样,说不定莫成飞还会说自己是想要挑拨离间。

    但是,这个家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肖遥有些想不明白。

    难道,他想让李潇潇和自己多在这里待一会?但是,这是为什么啊!对他有什么好处?所有的疑问,都在肖遥的脑海中萦绕着,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莫成飞说他想要放弃,李潇潇的态度也明显缓和了许多,看来,李潇潇也不是真的想要和莫成飞恩断义绝,只是想要保持正确的关系而已。

    肖遥百般无聊,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开始发呆。

    他实在是没办法看着莫成飞,因为忍受着一个恬不知耻的男人当着自己的面毫不在乎的装着逼,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就在这时候,一个孕妇推开咖啡厅的门走了进来。肖遥好奇多了眼,估摸着那个孕妇的孩子已经有六个月了,否则显怀不会这么明显。

    女孩的年纪不大,大概也就之后二十三四岁,她也看到了肖遥,并且直接走到了跟前。

    “你怎么在这?”女孩看着肖遥,咬了咬嘴唇说道。

    肖遥看着她,眼神中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我问你话,你回答啊!你怎么在这?”女孩的眼眶红红的,看样子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

    肖遥站起身,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好奇道:“你认识我?”

    “你说这句话你还是人吗?”女孩的声音忽然提高了很多,指着肖遥的鼻子骂道,“你不是说今天要带我去做产检的吗?结果呢?我打你电话你也不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肖遥有一种抓狂的感觉。

    “我要带你去做产检?我为什么要带你去做产检啊?”肖遥哭笑不得道。

    “你是孩子的爸爸,你说为什么?”女孩咬着银牙说道。

    肖遥收起了尴尬地笑容,开始打量着眼前的女孩。

    李潇潇和莫成飞也都站了起来。

    “姑娘,你是什么人?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别想污蔑我朋友!”说这句话的是莫成飞,他怒视着女孩,轻声喝道。

    “哼,我污蔑?你觉得我是在污蔑?”女孩的脸上满是泪痕,“他是我男人,我孩子是他的,这怎么就是污蔑了?”

    她哭的有些伤心,一些在咖啡店里喝咖啡的客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纷纷站起身走了过来。

    “小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开口的是一个年纪大约在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

    “我……肖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不想认账了?你早就跟我说,要和我结婚的,现在我肚子都这么大了,一天到晚的还是看不到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女孩梨花带雨。

    “呸,小妹妹,你别哭了,这种男人啊,就是渣男!”一个都市丽人瞪了肖遥一眼,鄙夷道。

    “是啊,小姑娘,你看他那样子,还在装傻呢,肯定是和身边的女孩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所以这个时候才不敢承认吧?”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文职冰冰的男人咳嗽了一声说道。

    “哎,这种男人啊,我还真的见的多了,哼,他就是想要逃避责任,这时候还不敢承认。”一个打扮的浓妆艳抹的女孩说道。

    李潇潇皱紧了眉头。

    “你说肖遥是你孩子的父亲,那你有什么证据?”李潇潇寒着脸说道。

    “证据?你让我到哪里找证据?他是肖遥,是我男人,在天龙山长大,还是个中医,我和他在一年前认识,后来我怀孕了,他又上了山,前段时间回来了,看我肚子大了,就左右推辞,最后被我逼急了,才说要带我去做产检。”女孩着急道,“你说你长这么漂亮了,为什么还要和我抢男人啊?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是啊,这女孩子看着真漂亮,怎么还和一个孕妇抢男人呢?”

    “谁说不是呢?这种男人,真该拉出去斩了!”那个眼镜男人气愤的说道,凭什么自己还是个单身狗,这个看上去也未必有自己帅的男人,却能脚踏两条船啊?

    难道,他在床上很刚猛?他恶毒的想着……

    肖遥的脸色彻底的沉了下来。

    看来,这绝对不是什么撞脸的误会了,对方把自己了解的如此清楚,看来是下了功夫的。

    “肖遥,你真的是从天龙山上长大的吗?”莫成飞忽然开口问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对方要把自己和李潇潇约出来,并且还为了拖住自己,说什么要放弃之类的屁话了。

    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我是在天龙山长大的。”肖遥索性点了点头,承认了下来。

    “嘶……”莫成飞吸了口气,装出一脸震惊地样子,道,“你怎么能这样呢?如果真的是你做的,你就该负责啊!作为一个男人,既然管不住自己的下面,就得负责女孩的下半生,你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

    肖遥觉得莫成飞就像一个小丑。

    可是,偏偏有很多人愿意相信他的话。

    “看来,这里面也没什么误会了,事情果然是这个女孩说的这样。”

    “是啊!哎,看着小子长得挺斯文的,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那个中年妇女也叹着气说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小姑娘,你看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绝对站在你这边!”那些围观的人纷纷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李潇潇看着肖遥,不禁也有些动摇了。

    难道,事情真的是这样?否则的话,这个女孩子怎么会了解的这么清楚呢?

    但是,她又有些没办法相信。

    “肖遥,看来,我们都看错你了。”莫成飞叹了口气。

    肖遥看了眼李潇潇,问道:“你相信我吗?”

    “我?”李潇潇没想到肖遥竟然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她张开嘴巴,想说相信,但是却又说不出来。

    那个女孩子哭的那么伤心,而且说得有那么确切,她实在是有些不敢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