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痛打落水狗
    方海觉得自己做到了说话算数,就像他说了给莫成飞的脑袋开瓢,他就这么去做了,不过他的心里也有些不满了,而且他也将自己的不满说了出来:“怪了,电影里的演的那些,酒瓶子砸在人家脑袋头上的时候,酒瓶子不是都会碎的吗?为啥没碎呢?”

    跟着莫成飞进来的雷炎等人,都是满头的黑线。

    妈蛋,你都把莫成飞的脑袋砸出血了,不去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还在纠结着为什么酒瓶子没碎?这合适吗?

    莫成飞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发黑,差点晕了过去,好半天,他才慢慢缓了过来,他决定等会一定要去一趟医院,看看自己有没有脑震荡。

    “你……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莫家的大少,莫成飞!你竟然敢对他动手!”雷炎的嘴唇都在颤抖着,他们那些人都在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在海天市,竟然还有人敢对莫成飞动手?他们到底是愣头青,还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因为他们后进来的,所以先前莫成飞对方海所表现出的恭敬,他们并未看到。

    “你闭嘴!”莫成飞转过脸,瞪了眼雷炎,雷炎心里非常委屈,我可是在帮你说话啊,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还凶巴巴地瞪我,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呢?

    不过,他还是听了莫成飞的话闭上了嘴巴,毕竟就是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得罪莫成飞啊!

    莫成飞呵斥了雷炎,又转过脸看着方海,咬了咬牙道:“方少,前几天我们还在饭桌上相谈甚欢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相谈甚欢?”方海笑了,“谁和你相谈甚欢了?再说了,和我相谈甚欢的人多了去了,难不成每一个我都要笑脸相对?你愿意讨好我,我就叫你一声莫成飞,认你这么朋友,你惹了我兄弟,还找人找他的麻烦,那对不起,你在我的眼里就是一坨狗屎!”

    混在方海这个圈子里,很少会将话说到这种地步的,但是方海是真的生气了,得知找人对付肖遥的人是莫成飞之后,他都恨不得将那天和莫成飞坐在一起吃的饭菜全部吐出来。

    方海他们一直都明白一句话,那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一直以来,方海也都信奉这句话,不管他和别人有多大的矛盾,能大事化小,就大事化小,毕竟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是有实力的,逼得狠了,不是什么好事。再说了,因为方海的身份,他做任何事情考虑的两个字都是低调,除了叛逆的时候不懂事有些跋扈了,现在的他已经好很多了,开始变得稳重,成熟了。

    但是今天,他还是没忍住冲动了一把。

    莫成飞听了方海的意思,稍微眯了眯眼睛,伸出手擦了擦脑门上的血,道:“你的兄弟?你说的难道是肖遥?”

    “不错!”方海点头,撑着腰说道,“他是我的兄弟,难道你有意见吗?”

    莫成飞确实有些惊讶,他冷笑了笑,但是却又将自己内心中的不满压了下去,毕竟现在的莫家,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和方家抗衡。

    “方少说笑了,您认识一些兄弟,我又没资格去管。”莫成飞说道,“但是我不明白,你就因为他,拿酒瓶子砸了我的脑袋?”

    方海叹了口气,一摊手,有些无奈道:“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了,我先前才说,如果你敢来,我就用酒瓶子给你的脑袋开瓢,结果我话音未落,你就来了,我总不能言而无信吧?你知道的,混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别的都不重要,但是信誉是绝对不能丢的。”

    莫成飞眼神中阴冷的光芒一闪而过,道:“方少说得对,如果没别的事情,我现在就去看医生了。”

    莫成飞的话,让方海脸上的表情凝固住了。

    许久,他才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好。”

    莫成飞笑:“谢谢方少。”说完,他便转身就走。

    “等一下。”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莫成飞的背后传来。

    莫成飞停下脚步,转过脸看着肖遥,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凭什么走?”肖遥放下筷子,走到了莫成飞的跟前,问道,“你走之前,问过我了吗?”

    莫成飞脸色一变,冷声说道:“难道你们觉得,这还不够?”

    “我们?”肖遥笑了,“注意你的用词,方海之所以用酒瓶子在你的脑袋,是因为他对你不满,他的人品还算不错,所以看不惯你的品行,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莫成飞摇了摇头:“我不明白。”

    “简单的说,刚才那一下,是方海自己的意思,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发誓,绝对不是我让他那么做的。”肖遥一脸认真地说道。

    莫成飞抽了抽嘴角,说道:“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得饶人处且饶人吗?”

    “你这是在向我求饶?”肖遥笑问道。

    “如果你愿意这么认为的话,那就算是吧!”莫成飞说道。

    “砰!”

    肖遥直接举起放在桌子上的一个酒瓶,砸在了莫成飞的脑袋上,这一次,酒瓶子碎了,而莫成飞也彻底地晕了过去。

    整个包厢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肖遥的身上,却只见肖遥裂开嘴,冲着躺在地上的莫成飞说:“不好意思,我没听过这句话,我只记得什么叫痛打落水狗!”

    说完这番话,肖遥转过脸,冷冷地扫了眼雷炎等人。

    “还愣着干什么?把这家伙拖到医院去吧,我估计,莫惊闻那个家伙一个人在医院也等着急了。”

    雷炎等人一惊,迅速回过神来,七手八脚将莫成飞抬了起来,逃也似地离开了帝王厢。

    肖遥坐了下来,长舒了口气。

    “肖兄弟,干得漂亮啊!”方海竖了竖大拇指,“我和他也算是一个圈子里的,所以,我也没办法把事情做的太绝了,他已经放低了姿态,选择了忍气吞声,如果我继续往前走的话,就有些过火了。”

    肖遥笑了笑,但是笑容却又有些无奈。

    “我觉得,我先前还是太小看这个家伙的。”肖遥说道。

    “确实。”方海也收起笑容,深吸了口气,“这小子,很能忍,他和我以前见过的那些大少都不一样,最起码先前如果我是他的话,挨了我的酒瓶子,听了我的话之后,就会立刻冲上来拼命,但是他没有……”

    “肖遥,那个叫莫成飞的家伙,确实不是一般人。”粉蝴蝶眯了眯眼睛,说道,“他的克制能力很强,如果他下定心思对付你的话,会非常的难缠,如果我是你,最好让他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

    她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非常平淡,就好像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可是,和她坐在一张饭桌上的方海和宋逸霖,都忍不住吸了口凉气。

    他们忽然发现,这个漂亮的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先前那触目惊心的一脚,让他们两个现在还有种汗毛倒竖的感觉,现在她说让莫成飞消失,脸色也是如此的淡然,虽然他们经常打架,可也从来没想过要将谁置于死地。

    肖遥没有说话,眼神中都没有丝毫情绪上的波动,就好像没有听见粉蝴蝶的话一般……

    饭局结束之后,粉蝴蝶并没有离开,而是就在海天大酒店住下了。

    肖遥等人,一起走出了酒店,出了酒店,说了几句送别的话,肖遥就打车离开了,方海也开着车离开,最后只剩下李秋月和宋逸霖。

    “逸霖,肖遥和他那个朋友,都不是一般人。”李秋月忽然开口道,“你知道,为什么肖遥最后还动手吗?”

    宋逸霖一愣,摇了摇头。

    “他在激怒莫成飞,他知道,莫成飞的城府有些深,所以他必须打破这个局,人嘛!害怕的不是危险,但是他们却不得不为隐藏起来的威胁而提高警惕,就像肖遥,他不会害怕一只猛虎,但是他却担心一只隐藏起来的毒蛇,他想要让莫成飞暴怒,明面上和他对立。”李秋月叹气道。

    “什么意思?”宋逸霖没办法想那么多,追问道。

    “没什么意思,他就是要让莫成飞愤怒。”李秋月耸了耸肩膀,“还有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真的见过血的那种,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能分辨出来。”

    “你想说什么呢?”宋逸霖笑了笑,“想让我离他们远一点吗?”

    “如果我这么说的话,你会听吗?”李秋月露出一丝苦笑。

    “他们是我的朋友,我不管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但是我知道,他们对我没什么坏心眼,这就够了。”宋逸霖眼神坚定道。

    “你说的不错,他们对你很坦率。”李秋月叹了口气,“或许,他们真的会成为你的益友……”

    宋逸霖伸出手,拉住了李秋月的手,眼神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开口柔声道:“秋月,我知道,你也把我当成一个没长大的孩子,甚至你的想法和我的父母都一样,但是你要知道,我已经长大了,我明白我要做什么,我也知道我需要做什么。”

    李秋月看着宋逸霖,内心仿佛受到了什么碰撞。这是宋逸霖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

    许久,她露出了笑容,撒娇道:“好呀!既然是这样,那我以后就做一个小鸟依人的女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