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童二蛋
    海天大酒店,帝王厢外的走廊里,一片寂静。空气就好像凝固了一般,除了已经痛晕过去的莫惊闻之外,其余人的脸上都是写满了惊愕。

    除了肖遥,所有人的眼神也都直勾勾地盯着粉蝴蝶。

    “肖兄弟,我发誓,这绝对是我见过最彪悍的女人了。”方海咳嗽了一声郑重说道。

    肖遥叹了口气,也只能报以苦笑。

    毁在粉蝴蝶脚下的男人还少吗?肖遥就知道不少于五六个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太监,看先前粉蝴蝶的脚力,估计莫惊闻以后的“性福”也算是彻底的完了。

    不过,肖遥也没有丝毫的惋惜,调戏谁不好,去调戏粉蝴蝶,这不是找死吗?

    “你……你难打闻少?”高壮男人往后退了一步,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在颤抖。

    “打都打了,还问敢不敢?我不但敢打他,还敢打你呢,你要不要试试?”粉蝴蝶瞥了那个男人一眼,冷笑着说道。

    高壮男人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被粉蝴蝶这么一瞪,他都有种后背生寒的感觉,他可不想自己和莫惊闻一样,毁在对方的高跟鞋下!

    “雷少,怎么办?”一个长发男人走到了告状男人的身边开口道。

    “什么怎么办?”高壮男人一愣,问道。

    “还能是什么怎么办?我们现在该怎么对付他们啊!”长发男人道,“如果我们现在就这么算了,到时候莫家肯定会迁怒我们的,虽然闻少在莫家不是很受待见,但是他毕竟是莫家的人,现在闻少变成了这样,莫家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叫雷少的高壮男人,也恍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这么算了!”雷少使劲点了点头,说道,“必须把这些人全部抓起来交给莫家,否则的话,难保莫家不会找我们的麻烦!”

    “恩!”有了雷少那句话,他身后的那群人也都明白了过来,一个个黑着脸,盯着肖遥等人,眼神中流露出了阵阵寒意。

    粉蝴蝶也走到了肖遥的跟前,装作可怜模样道:“我这样,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啊?”

    肖遥还没说话,方海就先拍着胸脯开口了:“不麻烦不麻烦,哈哈!做的太漂亮了,这样的事情交给你这样的女孩子做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毕竟我可做不出来,你放心吧,到时候如果有人敢拿这件事情找你的麻烦,你就说是我干的!我倒是想要看看,莫家还敢找我的麻烦不成?”

    肖遥苦笑,心里想着,这个方海是一点都不了解粉蝴蝶啊,这样的女人,会害怕一个莫家?只要她愿意的话,一晚上的时间,就足够让莫家上下全部丢掉生命。

    “那可就谢谢你了啊!”粉蝴蝶笑了笑道。

    “不用谢我。”方海说完,又扫了眼黑着脸看着他们的那几个男人,道,“怎么的?想找我们麻烦?那就赶紧上来啊,正好解决了你们,我们就可以去吃饭了。”

    “小子,你是什么人呢?”雷少觉得,自己动手之前还是要问清楚,毕竟对方在明知道莫惊闻的身份之后还敢动手,肯定不是一般人了,他得掂量一下,对方是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我?”方海笑了笑,“我只是外地人而已。”

    “外地人?”雷少一听,松了口气,满脸狞笑,对方不是海天市的什么大人物,他也没那么多的顾忌了,当下,他便大手一挥,“兄弟们,给我上!”

    “好!”他身后的剩下五个人,连带着雷少一起,都朝着肖遥等人冲了上来。

    “哼,找死!”方海并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也率先冲了上去,肖遥担心方海会吃亏,毕竟这小子可没什么武功底子,别说是自己了,宋逸霖弄他都只要一只手。

    宋逸霖刚想冲上去,结果就被他身边的李秋月给拉住了。

    “你想干什么啊?你身上的伤可还没好呢,这刚刚出院的,难不成又要打架?”李秋月皱着眉头说道。

    “哎呀秋月,你赶紧放开我啊,我兄弟都上了,我不上算是什么怎么回事啊?”宋逸霖有些着急了,“再说了,先前这些家伙还想要你留下来陪他们,就单单是这句话,我也得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啊!”

    宋逸霖前面说的话,李秋月也没听进去,但是后面的话,却让李秋月脸一红,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会为了她怒发冲冠呢?

    也就在她愣神的时候,宋逸霖就已经挣脱了出去,并且冲进了人群里。原本的脱力,休息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至于身上的那点小伤,对于接受过抗击打训练的宋逸霖而言,也算不上什么,所以当他冲进人群里的时候,就宛若一只下山猛虎,拳拳生风……

    虽然方海没什么功夫底子,但是因为身体素质不错,再加上前些年也算是身经百战,一般人也没办法奈何的了他,当他刚刚把第一个男人放倒之后,剩下的几个人也都已经躺在地上抱着自己受伤的地方痛苦地哀嚎着。

    他瞪大眼睛,看着已经走回来了的肖遥和宋逸霖,幽怨地撇了撇嘴:“动手那么快干什么啊?我这才刚刚热身结束呢。”

    肖遥和宋逸霖也都是笑而不语。

    方海对付一个人还好,但是如若对付两个人的话,恐怕就要吃亏了。

    跟着这几个男人一起来的女孩子,此时早就已经逃得无影无踪,肖遥等三人也都没去管她们,他们是男人,尽管那几个女孩先前比较叽歪,他们也不能对女孩子大打出手不是?

    那个服务生,看着眼前的一幕,已经有些痴呆了。

    他们,竟然在海天大酒店斗殴?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更让他感到背脊生寒的是,这件事情他似乎还有一份责任,如果不是他带着肖遥他们来帝王厢的话,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如果这件事情被经理知道了,自己免不了被开除啊!

    一想到这些,他的眼睛里都带着泪花。

    “行了,这些软脚虾解决了,咱们也该吃饭了。”方海拍了拍手说道。

    “恩,那是当然。”肖遥笑了笑。

    一群人,推开帝王厢的房门走了进去。

    方海站在门口,又冲着那个服务生说道:“还看什么啊?赶紧去吩咐厨房做菜啊!点菜的话,就免了吧,你们帮我配,十个菜就好了。”

    服务生眨了眨眼睛,他在想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听错了什么。

    这些人在海天大酒店打了架,竟然还想着吃饭?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你……你们还要吃饭?”服务生试探着问道。

    “你说的不是废话吗?我们不吃饭,来这里干什么?”方海似乎有些生气。

    看到方海生气了,服务生赶紧使劲点头:“是是是,我这就去吩咐厨房做菜。”

    说完,他就逃也是的离开了。

    一群人刚刚坐下没多久,包厢的门就再次被人推开了。

    一个穿着西装的人走了进来,他的年纪大约在四十来岁左右,皮肤黝黑,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几个保安。

    “就是你们几个,在海天大酒店打架的?”西装男人皱着眉头说道。

    “恩?如果没别人和我们一样,在同一时候打架的话,那应该就是我们了。”方海点了点头,丝毫不慌乱,道,“有什么事吗?”

    “跟我们走一趟!”西装男人冷笑道,“也不问问海天市的老板是谁,竟然还敢在这里打架,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不知死活?”方海站起身,盯着那个西装男人,说道,“你们老板不就是童家那小子吗?哼,他现在应该也不在酒店,打电话给他,我倒是想要看看,我在这打架了,他能把我怎么样。”

    黑西装,也就是海天大酒店的经理,脸色当时就变了。

    对方知道海天大酒店的老板,但是却依然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而且听他的语气,似乎并没有将自己的老板放在眼里。

    他觉得,对方要么就是有恃无恐,要么就是愣头青,可是看对方的样子,似乎不会是后者。

    “请问,您是?”经理咳嗽了一声,试探着问道。

    “我是谁,你还管不着。”方海摆了摆说,“你不打电话,我打。”

    说完,他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童二蛋?我现在在你手底下的海天大酒楼里呢,和人打了一架,现在你们的经理带着保安要抓我们了,我就问你你打算怎么办吧!”方海咬着牙说道。

    海天大酒楼的老板,叫童钊,也是省城的公子哥,老爹是省城市长,家里也有些企业,但是海天大酒店却是他的私人产业,因为童钊身份特殊,所以一般情况下,也没人敢在海天大酒店闹事,但是现在,方海来了,他还需要给童钊面子?

    经理的脑门上已经开始往下溢出汗珠了。

    在童家,童钊上面还有个姐姐,所以童钊在家里也是排行老二,但是,现在竟然被别人指着鼻子叫童二蛋?

    方海看了眼经理,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童二蛋要和你说话。”

    经理伸出手,颤颤巍巍地接过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