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粉蝴蝶也敢调戏?
    海天大酒店,也是海天市最大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了。

    而且,海天大酒店还有它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这里是会员制的,想要进入海天大酒店,光有钱是不行的,还要有一定的家世,会员有五种卡,最低级的是青铜,然后是白银,黄金,钻石,最高级的就是至尊卡了,据说,至尊卡整个华夏也就之后五张而已。

    “这家酒店,看上去似乎很不错的样子啊!”走进海天大酒店,粉蝴蝶就东张西望着。

    肖遥小声道:“你什么酒店没住过,会觉得这里不错?”

    “我是觉得这里的意义不错。”粉蝴蝶解释道,“你想啊,这家酒店,有这样的门槛,那么那些来酒店的人,都等于是建立了一个交际圈,想要拓展关系,这里是最好的场所了。”

    肖遥对这里面的道道不是很清楚,不过他也没打算将这些弄清楚。在肖遥看来,这里也就是个稍微高档点的吃饭而已。

    他们刚进了酒店,一个穿着燕尾服,打着领结的男服务生就走了过来。

    “您好,几位,请出示你们的会员卡。”服务生很有礼貌道。

    这时候,方海和宋逸霖就一起掏出了口袋里的会员卡,等都掏出来之后,两人又都好奇地看了眼对方。

    他们心里都明白,对方都不是一般人了。

    方海和宋逸霖虽然都掏出了会员卡,但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会员卡却有所差别,方海手中所持有的,是钻石卡,而宋逸霖拿的,则是黄金卡,看来,在经济势力地位上,两个人之间还是有差别的。

    “用你的吧!”宋逸霖收回自己的黄金卡,尴尬地笑了笑。

    方海也点头,解围道:“恩,这张卡能打三折呢,便宜点肯定最好啦!”

    宋逸霖笑了笑,倒是有些感激。

    看到方海手中的钻石卡,服务生的脸色也稍微变了一下,赶紧道:“几位先生,还有两位女士,请问你们需要什么样的包厢呢?”他说话的语气,恭敬了很多。虽然先前他也很礼貌,但是断然比不上现在恭敬,谦卑。

    “当然是最好的了!”方海财大气粗道。

    不求最好,只求最贵,这是方海花钱的准则!安言省第一败家子的名号,可也不是白叫的。

    服务生点了点头:“请随我来。”

    五个人跟在服务生的身后,走进了电梯里。

    帝王厢,就是海天大酒店最好的包间了,一般情况下,这样的包间一般都是保留的,用于像柳市长等人来接待贵宾使用。

    不过,既然对方能有钻石卡,也算是贵客了,毕竟像至尊卡那种级别的,在全华夏也就五个人而已,钻石卡这样的,应该算是海天大酒店的顶级贵客了。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但是既然能拿出钻石卡,想必绝非一般人。

    就在肖遥等人打算进入帝王厢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了一个尖锐地声音。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给我站住!”

    听到这个声音,肖遥等人也都转过了脸。

    一个穿着白条小西装的男人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在白条西装男人的身后,还跟着五六个男人,四个女孩子。

    “你们想干什么?不知道这个包间已经被我预定了吗?”白条西装男人走到了跟前,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

    “闻少,您来了?”服务生看到这个男人,顿时变了脸上,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尴尬,“闻少,您说这个包厢被您预定了?但是我刚才看了一下,没人预定啊。”

    “啪!”他的话刚说完,那个叫闻少的男人就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妈的,老子说预定了,就是预定了,你叽歪什么?”闻少阴沉着脸,冷笑道,“赶紧把这些人全部带走,我今天和朋友在这里吃饭,明白了吗?”

    闻少的那一巴掌,确实挺狠的,服务生的嘴角都流出了血丝。但是,他却并没有大喊大叫,表达自己的愤怒,更没有挥上拳头,只是低着脑袋,默默承受着。

    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他一个服务生能得罪的起的,所以即便心里将对方从汉朝的老祖宗开始骂了个遍,脸上也不能有丝毫的不满。

    他看了眼边上的方海,结果方海却冷哼了一声。

    “既然你带我们来着了,就别想着让我们走了。”方海说道。

    服务生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能拿出钻石卡的人,能是一般人吗?他得罪不起闻少,又怎么可能得罪眼前这位?

    “我说,你是谁啊?没看到我们闻少已经要了这个包厢了吗?你们想吃饭,赶紧到一边吃去。”闻少身后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高壮男人开口道。

    “我是谁,关你什么事?”方海冷笑,“我吃饭,还从来没人敢和我抢包厢,我也懒得管你们是什么人,我今天心情好,想请我兄弟吃饭,别跟我拽,我拽的时候,还不知道你们在哪呢。”

    他说的,可真是实话。

    虽然现在方海已经开始管家族里的事情了,但是在几年前,他可是省城第一纨绔,哪里有乐子,他就会在哪里,身边的狐朋狗友,更是数不胜数,其中不乏名家大户,所以,他有资格说这句话。

    再说了,现在肖遥他们还都在这,方海宁愿自己落了面子,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兄弟落了面子!所以,无论如何,这一次方海都绝对不会退步的。

    “妈的,你知道我们闻少是什么人吗?”高壮男人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寒光道。

    “什么人?难道不是男人吗?”方海故意装傻充愣,“哦!看来我是看错了,在下眼拙,原来这位是姑娘?”

    “你这是在找死,你知道吗?”高壮男人阴沉着脸,和他一起的那些人,也都沉下了脸,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方海,就好像方海在他们的眼里,已经如同死人了一般。

    在海天市,敢这么和闻少说话?这家伙还真是不知死活了!

    “方海,算了吧,别和他们争了,在哪吃都一样。”肖遥走到方海跟前,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方海本来都打算上去挥拳头了,但是听肖遥这么说了,也有些无可奈何,刚打算点头,闻少身后一个穿着豹纹短裙的大红唇嘲笑道:“你看看你身边那位朋友多有眼力劲,知道我们闻少是你们惹不起的,也不出去打听打听,莫家莫惊闻在海天市的地位。”

    “莫家?”肖遥等人齐声说道,都是一愣。

    “是啊!知道怕了吧?”红唇女似乎很满意对方一群人惊愕的态度。

    “哎呀!柳叶,你这么做就不对了啊,虽然我莫惊闻是海天市大少,但是你也不能动不动把我名号搬出来吓唬别人嘛!”莫惊闻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他脸上的得意和嚣张,即便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

    “莫惊闻,莫家,那莫成飞和你是什么关系?”肖遥问道。

    “那是我堂哥,没想到你还知道我堂哥啊!”莫惊闻笑了笑。

    “哦!那我就明白了。”肖遥也笑了。

    方海搓了搓手掌,道:“正好打算找你们呢,没想到你们反倒送上门了,不说莫家也就算了,既然现在你们说了,那这件事情也就没办法算了。”

    虽然肖遥说,他的仇他自己报,但是现在莫家的人都主动凑过脸给方海抽了,他要是一动不动,那也太没格调了。

    “啧啧,莫惊闻,还海天市大少,我也是笑了,这认识的女孩都是些什么人啊?啧啧,从哪个酒吧随便拉出来的吧?”方海开口道。

    他现在也有资格说这句话。

    他身后的粉蝴蝶和宋逸霖的女朋友李秋月,论姿色,简直碾压对方的四个女孩,虽然这两个女孩确实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最起码他有底气说这番话啊!

    听到方海的话,莫惊闻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了。

    主要是,方海说的不错,这几个女孩子,确实是他从附近的一家酒吧钓来的,正打算晚上带一个开房,好好探讨一下人生哲学呢,可是现在,方海的这番话,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

    而且,当他看到粉蝴蝶和李秋月的时候,也有一种被惊艳到的感觉,他敢发誓,这两个女孩绝对是自己见过最好看的,哪怕是比起什么国际女明星,也毫不逊色。

    他的心里很是嫉妒,自己贵为莫家大少,竟然还被对方压了一头?凭什么啊!

    “本来,我在想,如果你们滚蛋就算了的,但是现在,我后悔了。”莫惊闻冷笑道,“现在,你们可以滚了,这两个女孩子,得留下来。”

    方海生气了,宋逸霖也生气,肖遥的眼神中也闪过了一道寒芒。

    方海和宋逸霖都往前走了一步,打算动手。

    “等一下!”粉蝴蝶喊了一声,这两人又转过脸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粉蝴蝶一步步走到了跟前,看着莫惊闻,嫣然一笑:“你是说,要我陪你吗?”

    莫惊闻一愣,接着赶紧点了点头,他这时候才算是彻底的领悟到什么叫“一笑倾城百媚生”,这样的笑容,差点把他的魂魄都勾走了。

    “对对对,我就是打算让你和我们吃顿饭,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莫惊闻的最后一个“你”字还没说出来,脸上就写满了痛苦,并且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哀嚎声。

    粉蝴蝶穿着高跟鞋的脚,重重踹在了莫惊闻的裆部,让所有男人都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冷汗淋漓……

    肖遥无奈地叹了口气,这莫惊闻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张了疮,粉蝴蝶你也敢调戏?这简直就是找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