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共同的敌人
    肖遥能感觉得出来,宋逸霖的这个女朋友,对自己似乎有些敌意。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宋逸霖是因为他的事情,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潇潇,没事。”肖遥拉了拉打算和对方争辩的李潇潇,抓了抓脑袋,有些尴尬道,“今天的事情,我确实应该感到抱歉。”

    “抱歉有用吗?”女孩冷冷说道。

    就在肖遥很是尴尬的时候,那个叫宋逸霖的男人醒了过来。

    “咳咳……秋月,我没事,你别这样。”宋逸霖费力的睁开了双眼,看了眼女孩道。

    “逸霖,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多管闲事,你怎么就是不听呢?”叫秋月的女孩有些生气,但也是因为太过于心疼。

    宋逸霖裂开嘴露出干巴巴的笑容,又转脸看着肖遥,道:“兄弟,你来了啊!赶紧坐下吧!”

    肖遥点了点头,拉开一张椅子坐在了病床前。

    “今天的事情,得谢谢你了。”肖遥说道。

    “不用谢我,你教我打架就成!”宋逸霖嘿嘿道。

    肖遥哭笑不得。

    “对了,你叫什么来着?”宋逸霖又问道。

    “我叫肖遥,他们是我朋友,刘纯和方海。”肖遥开口道。

    刘纯倒是没什么,而方海则一脸的舒坦,好像能被肖遥认可,成为对方的朋友都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

    “兄弟,这哥们是?”方海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的宋逸霖,又转过脸看着肖遥问道。

    肖遥就将宋逸霖为什么受伤的事情仔细的解释了一遍。

    当肖遥说到最后的时候,方海的脸涨得通红,最后直接拍手叫了起来:“好!好啊!哥们,你可真是汉子,为了不认识的人都能做到这一步,你这个兄弟,我也认了!”

    宋逸霖笑了笑。

    “以后你们要是还打架的话,记得叫上我啊!”方海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我别的不行,但是要说打架,我还是有些心得的,几年前,我可没少和人打架呢!”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他口中的打架,和肖遥以及宋逸霖所言的打架,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宋逸霖说希望肖遥教他打架,其实也是希望肖遥能教他功夫,而方海所言的打架,那纯碎属于混混斗殴,两者不能相提并论。

    “对了,肖兄弟,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找你的麻烦呢?”宋逸霖皱了皱眉头,好奇地问道。

    肖遥苦笑,就将自己和莫成飞之间的矛盾说了出来,不过其中也隐约了自己为李老爷子治病的一部分,要是将这些也都说出来的话,可就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了。

    “看来,那个莫成飞还真是个小人啊!”宋逸霖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寒芒,在这个世界上能让他动脾气的人还没多少,这只能说明,莫成飞的人品已经差的突破了他的底线。

    “奶奶的,我见过贱人不少,这么贱的还是第一次见,能贱到他这种深入骨髓也是难得啊!”方海骂骂咧咧道。

    肖遥只是笑着没有说话。

    “肖兄弟,你打算怎么报仇啊?”宋逸霖说道,“不然,等我出院了,咱们就直接找他去,狠狠地揍他一顿?”

    “揍什么揍啊,按我说,就直接给整死。”方海冷笑着说道。

    “整死?那不是犯法吗?”宋逸霖摇了摇脑袋。

    “呵呵,放心吧,咱们干咱们的,做干净点,我保证没人知道。”方海倒是显得有些自信满满,这也难怪,有他那样的家事,只要别太张扬,到时候可能真的不是什么大问题。

    虽然说莫家也是海天市的大家族,但是这也仅限于海天市而已。

    出了海天市,一个莫成飞,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了。

    “叮铃铃……”就在这时候,方海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皱了皱眉头,对肖遥等人报以一个歉意的表情,便走到外面接起了电话。

    等他重新回来的时候,脸色已经有些阴沉。

    “两位哥们,我这边有点事情,就先走一步了。”方海拱了拱手说道。

    “恩,你去忙你的吧。”肖遥说道,“也谢谢你来看我了。”

    “肖兄弟,你这么说可就见外了啊!”方海笑了笑,又低声说道,“派卡车想要撞死我的人,已经找到了,肖兄弟,等我解决了这件事情再来找你们,到时候,我们就好好喝一杯!”

    “恩……需要我帮忙吗?”肖遥问道。

    “不用,我自己能解决,一点小事而已。”方海笑了笑,挥了挥走,转身走出了病房。

    “肖兄弟,他走了,你们也都走吧。”宋逸霖说道,“我还是感觉有些困,这现在估计都有九点多了,早点回去睡觉吧。”

    肖遥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你确实需要多休息,那我明天再来看你吧。”

    “恩,成!”

    当肖遥,刘纯以及李潇潇一起走出医院之后,秋月也盯着宋逸霖,道:“如果伯父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又要把你禁足了。”

    宋逸霖脸色一白,抓住秋月的身,哭丧着脸道:“你不会真的打算告诉我爸吧?他要是真的知道了,恐怕以后我们真的没办法出来了。”

    秋月翻了翻白眼,道:“你明知道后果比较严重,当初还冲上去?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惹麻烦吗?”

    宋逸霖摇了摇头:“那个人敢一个人面对那么人,而且还想着自己朋友的安全,这样的人难道不值得我帮呢?”

    “结果呢?要不是人家的话,你自己都先倒下了。”秋月苦笑道,“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家伙的身手确实很不错。”

    “恩,非常不错!我一定要找机会拜他为师!”宋逸霖眼神中闪烁着激动地光泽。

    “拜他为师?”秋月被宋逸霖的话吓了一大跳,差点没蹦起来,“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你是江南八虎拳的传人,也是将来的宗主,你竟然要拜一个外人为师?你知道这话要是传回去,你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宋逸霖撇了撇嘴:“能有什么后果?一直以来都是能者为师,达者为先,他的身手那么好,比我好多了,我就是拜他为师,又能怎么样?”

    “你这是胡闹!”秋月瞪着眼睛,道,“你要是敢真的拜那个家伙为师,我就回去告诉宋伯父,让他收拾你!”

    “可别啊!李秋月,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我父亲真的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狠狠揍我一顿了,那个老头,比谁都要不讲道理!”宋逸霖差点都要哭出来了。

    “你知道就好,可不要在想着拜师了啊!”李秋月故意说道……

    出了医院。

    李潇潇转过脸,看了眼刘纯,道:“需不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啊!”刘纯一楞,连忙摆手,“不用了,李董,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了。”

    说完,刘纯又关切地看着肖遥道:“如果你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记得要去医院啊!”

    “恩,我知道了,但是你真的要一个人回去吗?现在已经很晚了。”肖遥有些担心,刘纯毕竟是个女孩子,现在都这么晚了。

    “放心吧,我没事的,还是能打到车的。”刘纯笑了笑,心里就想打翻了蜜罐,很是甜蜜,也有些羞涩。

    “肖遥,不然你先送刘纯回家?”李潇潇随口说道。

    “恩?这倒也行。”肖遥点了点头。

    李潇潇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都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好好的,说什么废话啊?

    更让她感到郁闷的是,肖遥竟然直接答应了下来,还行,行什么行啊!不知道为什么,李潇潇的心里又是有些吃味了。

    “算了,既然是这样,那就是我们来送吧。”李潇潇说道,“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事。再说了,如果让肖遥一个人送你的话,恐怕到时候他也没办法回去了。”

    没办法,她总不能让肖遥一个人送刘纯回去吧?

    “好吧,那就谢谢李董了。”刘纯轻轻点头,表示感谢,三个人便一起上了黑色的奔驰车。

    李潇潇笑了笑,拉开车门,让刘纯坐了进去……

    莫家,别墅里,莫成飞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他坐在沙发上,手中握着茶杯,眼神中寒光闪烁。

    在他的面前,老虎和王磊则坐在他的对面,脸色都有些不安。

    “莫少,这件事情,真的不怪我们啊。”老虎苦笑着说道。

    “不怪你,怪我吗?”莫成飞冷笑不止。

    姜昆深叹了口气,也很是头疼。

    不管是老虎还是王磊,都是他向莫成飞推荐的,结果现在事情竟然搞成了这样。

    就是姜昆,也觉得自己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莫少,看来,你在海天市也未必就能手眼通天啊,我收到消息,刘福贵在半个小时前,被人在家里抓起来了,应该是被抛弃了。”王磊翘起腿说道。

    莫成飞看着王磊的眼神也变得冷漠了起来。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莫成飞说道。

    王磊耸了耸肩膀,没有多言。

    他和老虎不一样,老虎就是个混混,但是他现在已经开始洗白了,虽然开的公司还在起步,可也算是有了一些资本。莫成飞想要对付他,还是很难的。

    “我就问你,你到底能不能解决了肖遥。”莫成飞问道。

    “即便你不说,我也会对付他的。”王磊开口道,“现在,已经不是你的事情了,他打伤了我的兄弟,还让我一些兄弟蹲了号子,你觉得,我会轻而易举的算了吗?”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了?”莫成飞露出一丝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