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谁让你进来的?
    方海这二十多年活的很精彩,他是安言省的头号太子,也是让很多人都感到头疼的人物。很多人都想巴结他,方海是方家未来的希望,和这样的人做朋友,那真的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但是方海却觉得自己很孤独。

    他觉得自己没有朋友。

    尽管他经常出现在一些豪门宴会上。

    尽管他穿着燕尾服,行走于高档酒会中。

    尽管他每天都趴在酒肉饭桌上和一些记不清什么名的贵公子亦或者是名媛们谈笑风生,可是他依然觉得自己很寂寞。

    他谨言慎行,因为他说出的一句承诺,就会背负上一道枷锁。那些承诺是不得不说了,他会很为难,进退维谷。

    但是这一次,他给肖遥承诺的时候,却激动异常,他觉得,自己和肖遥似乎已经有过了命的交情了。

    方海转过脸,又看着谷利兵,语气平淡道:“谷局长,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

    谷利兵还没说话,病房门口,又传来了一个浑厚有力,中气十足的声音。

    “谷利兵,你欠肖遥一个解释,欠所有人一个解释,包括我。”声音落下,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柳市长,您怎么来了?”看到来人,谷利兵又被吓了一大跳。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觉得我不该来?”柳市长冷哼一声,看了眼李老爷子,露出笑容,“李老爷子好。”

    “恩,岩心,你来了?”李老爷子看到柳市长,也露出了一丝微笑。听到这句话,肖遥才知道原来柳市长的名字叫柳岩心。

    “小海,你也在这啊?”柳市长点了点头,又装过脸看着方海,道,“你和肖遥是?”

    “兄弟!”方海直言道,“柳叔叔,你也一定要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啊。”

    “放心吧,我会的。”柳市长又点了点头,最后才转过脸看着肖遥,脸上露出了真诚的笑容,道,“神医,我也来看看你了。”

    “恩,我没事,你不用跑这一趟的,毕竟你是市长,日理万机。”肖遥脸色平淡道。

    柳岩心笑了笑:“那也的看对什么人,如果我柳岩心连自己的救命恩人都不知道探望,我就没有了仁心,没有了仁心,我又怎么可能成为一个好官呢?”

    肖遥看了柳岩心一眼,没有说话。

    “谷利兵,接下来,该你发言了。”柳岩心开口道。

    谷利兵叹了口气。

    “柳市长,看来你也受过神医的恩泽啊?废话我也不多说了,今天这件事情我确实不是很清楚,我接到消息的时候,其实我已经下班了,等我赶到了局里,才发现原来是刘富贵拖住了刑警,要求延迟出警,应该是莫成飞和他打了招呼。”说到这额,谷利兵顿了顿,又继续道,“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推卸责任,我问心无愧!”

    肖遥看着谷利兵,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却没有说话。

    谷利兵也看着肖遥,他的眼神没有躲闪,倒是略显愧疚。

    “我相信你。”肖遥笑了笑。

    谷利兵一愣,接着又是一脸的惊讶:“您愿意相信我?”

    “我为什么不相信你?”肖遥说道,“如果我早就觉得你不是个好人的话,当初就不会出手救你了。”

    谷利兵真想哭出来。

    他觉得自己确实很委屈,因为这件事情他本来就不知情,虽然他明白,如果换做自己是刘福贵的话,或许也会做出延迟出警的决定,毕竟莫成飞在海天市的能量确实不容小觑。

    可是他不是刘福贵,他也没做那些事情啊!

    这些话,他原本是不敢说的,因为他觉得,这些话连他自己都不愿相信,可是他却没想到,肖遥竟然愿意选择相信,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肖遥确实愿意相信谷利兵。

    当初谷利兵忽然在街上昏厥,就是因为疲劳过度,哪有什么贪官会有这样的毛病?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像他能从面相上看出那个叫秦朝南的老头身上有戾气一样。

    “行了,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肖遥叹了口气,道,“如果你们暂时摆不平那个莫成飞,也没事,我自己会解决的。”

    柳岩心的脸色有些难看,道:“谷利兵,现在还没确切的证据将莫成飞逮捕吗?”

    “没证据。”谷利兵满脸沮丧道,“抓到的那些混混显然统一了口径,都咬死了说不认识莫成飞,我们也没办法,再加上他们本来也没办法判刑,只能先关一段时间。”

    柳岩心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但是却又有些无可奈何,不要说谷利兵没办法解决莫成飞了,即便是他,也没办法把莫成飞怎么样。

    莫家的根,实在是太深了!

    “那个刘福贵,可以抓了。”柳岩心开口道,“今天的视频,已经被有心人传到了网上,我们必须得给出一个交代,刘福贵是海天市警察局的副局长,把他推出去,也差不多了。”

    “恩,我明白。”谷利兵的脑门上溢出了汗珠。

    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肖遥选择相信自己的话,恐怕自己的下场也和刘福贵一样,不然,为什么柳市长早不说晚不说,偏偏等这个时候才说要办刘福贵呢?这里面还是有些玄机的,但是既然柳市长愿意网开一面,他也不会多问什么。

    刘纯此时已经彻底的傻愣了。

    这来的都是什么人?警察局的局长,还有市长,而李老爷子,肯定也是李潇潇的爷爷,李氏集团的创始人了……肖遥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他能认识这么多的人呢?

    刘纯也不清楚,但是她明白,自己和肖遥之间似乎有着一段难以逾越的距离……

    “潇潇,帮我办出院手续吧,我没什么事。”肖遥说完,就已经坐了起来。

    “你真的要出院?”李潇潇问道。

    “恩。”肖遥的语气有些坚定。

    李潇潇自知自己没办法改变肖遥的决定,只能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李潇潇出去之后,剩下的人也都走了出去,肖遥把门关上,穿上自己的衣服,随后才打开门。

    “肖遥,你真的不需要在多住院观察吗?”柳市长问道。

    “放心吧,我也是医生,我不会拿我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肖遥一阵苦笑,他之所以会晕过去,只是因为自身脱力,并且体内劲气全部使用完了,气海处于空白状态而已,本身并没有什么毛病。

    “好吧,那我也不多说了。”柳市长道,“我还有个饭局,就不和你多说了,但是你也记住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就尽管给我打电话。”

    “恩,我明白……”

    柳岩心走了,谷利兵也没有多待,急着去处理刘福贵,和肖遥打了个招呼之后,便走出了医院。

    李潇潇办完出院手续,刚好遇到打算回家的李老爷子。

    “潇潇,我问你,那个叫刘纯的女孩,和肖遥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李老爷子对这个问题还很在心。

    “他不是说了吗?只是朋友吧。”李潇潇低着脑袋说道。

    “吧?看来,你也不确定啊。”李老爷子叹气道,“这个问题你怎么能不看重呢?哎,要是肖遥被别的女孩子抢走了,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李潇潇脸一红,两只手抓着衣角道:“爷爷,你说什么呢?我和肖遥又没什么关系,即便他和那个刘纯真的有什么关系,也是他自己的事情啊,我们能插手吗?”

    李老爷子没说话,只是露出一丝笑容,道:“你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

    李潇潇又沉默了。

    “行了,我得先回去了。”李老爷子叹了口气,一脸严肃道,“你得记住我说的话,看紧一点啊,你就先别回去了,肖遥说要去看看那个陪着他一起打架的小子,你也跟着去吧!”

    李潇潇哭笑不得:“我跟着去干什么啊?”

    “你说干什么?那个叫刘纯的女孩都没走呢,难道你打算走?”李老爷子有些不悦道。

    李潇潇赶紧举手投降:“好好好,爷爷,我不走,我等会带着肖遥一起回家,可以吧?”

    “这还差不多!”说完这句话,李老爷子就走出了医院。

    李潇潇重新回到病房门口,肖遥和刘纯以及那个方海也没离开。

    “潇潇,和我一起送进医院的小子在哪间病房啊?我得去看看他。”肖遥开口道。

    “他就在你隔壁的病房啊。”李潇潇说道。

    “哦?恩,那走吧。”肖遥道。

    那个叫宋逸霖的小子,虽然在此之前和肖遥没什么交集,但是人家却是为了他,才被打伤的,肖遥要是不去看看,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激之心,心里还真说不过去。

    推开隔壁病房的门,肖遥就看到了还躺在床上,脸肿的像猪头一样的宋逸霖,而那个穿着白裙,皮肤白皙宛若白玉的女孩,则满脸关心的守在床边。

    听到开门的声音,女孩转过脸,看了眼肖遥,眼神有些冷漠。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女孩冷声说道。

    肖遥愣了愣,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怎么说话呢?肖遥是来看望你朋友的,你凭什么赶人?”李潇潇皱紧眉头,往前迈出一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